可是後來發現,好像自己想得太天真了,這個還真的不行,在傳送到一定程度后,發現他們就支撐不了了,所以只能放棄傳送,不過凡楊發現,雖然只是接受了一半,但是對他們的幫助,卻是很大的。

凡楊不知道自己的體質是不是和他們不同,但是自己好像變化真的沒有他們的大,看着二寵在接到一半后,臉上露出痛苦的表情,凡楊放棄了傳送,細看起他們的變化起來,他也是第一次這樣做,生怕將他們弄壞了。

還好的是,自己停手后,他們就恢復了正常,沒有那樣痛苦,並且開始消化起自己傳送的知識和感悟,隨着他們慢慢的消化,他們自身也開始發生了變化,本來有血脈限制的特性也完全打開了,看到這一點凡楊點了點頭。

因為這樣的事情,和他猜想的一樣,只是沒有想到自己這樣傳承給他們,他們也會打破血脈限制,那以後這二寵可能就超越他們的先輩了。

mt_adplace_blog_post_img

看着隨着他們的融合,氣勢開始有了變化,不過他們變化的同時,外面的天像也開始發生了變化,這時修行界的很多人,都看向一個方向。

普通人沒有什麼感覺,或者說王境以下的人,都沒有發覺到變化,可是王境以上的人,都感覺到了天像的變化,只是他們不知道是誰突破到了至尊境,並且聲勢還這樣浩大,雖然好多萬年都沒有人突破了,但是前一位突破,他們還是有感應的。

那次比這次聲勢小太多了,不過很多人都以為是凡楊突破,所以有些人開始慌了,如果真凡楊的話,那他們的好日子真的就沒有了,如果擴廣擴能器,只是讓凡楊瓦解他們的勢力,那現在凡楊突破到至尊的話,要拿下他們,那就是隨時可以拿他們開刀了。

雖然很多事,幫得很隱秘,但是不代表別人不知道,特別是凡楊還會時間能量的能情況,要知道鎮守一族的事情是誰做的,太容易了,這點他們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所以現在只能期待不是凡楊吧,不然他們真的沒有活路了。

這時域外軍那邊,看到這樣聲勢浩大的異像,他們都有些羨慕,因為他們中很多都沒有突破,還有就是他們發現就算自家將軍在突破時,都沒有這樣。

那個將軍,你說這會不會是凡楊突破了,感覺這樣的氣勢有些驚人啊!

「一會雷罰那不得嚇死個人,感覺好像有些危險的樣子。」

應該不是凡楊,雖然你們只感覺到了一股氣勢,但是我能感覺得出來,明明是兩股,應該是他的那兩個寵物吧!

沒有想到,他們都突破了,不過看到自己的屬下后,又感嘆的說道:你們還真是貓狗都不如,凡楊家的貓和狗都突破了,你看看你們,都沒有一點羞愧之心嗎!

「如果是我的話,我是丟不起那個臉的。」 萬幸的是,林天成見機行事的快,在天妖大陣成型的瞬間就退出了虛空之門。

林天成看著四周封鎖起來的天妖大陣,以及身上氣勢因為融入了四周妖獸一族強者變得更加強大的塗山赤尾,林天成眉頭緊鎖,腦中急轉。這塗山赤尾自己顯然不是對手,竟然如此,那不如暫避鋒芒再說!

想到這裡,林天成沒有絲毫猶豫,一扭頭,腳踩神魔劍,瞬間衝過身後的罡風帶,暫避鋒芒。塗山赤尾見林天成竟然跑回龍冢之內,臉色頓時一變,即便他此時短暫的接住眾人的實力將境界攀升了一個境界,但是依舊不能做到無視罡風,所以他根本無法過去對岸。

而且因為罡風的存在,即便是他激發的術法也無法去到對岸,也就是說,他沒有辦法威脅到林天成!

對岸,林天成將翁老重新放了出來,無奈的和他說了一下目前的情況。

畢竟,翁老身為六重天的老人,見多識廣,或許他會有辦法針對塗山一族施展出來的天妖大陣。

「天妖大陣?呵呵……小子,你也不知道是運氣好還是背,塗山一族向來很少出手,這天妖大陣更是他們族內的不傳之秘,能施展這種領域陣法的,無一不是族內至關重要的人物。」

「而且……天妖大陣一旦發動,就會從附近的妖獸身上汲取靈力壯大己身,在沒有擊敗施法者之前,你是休想突破大陣出去的!」翁老凝色道,「現在怎麼辦?」林天成撇了撇嘴,聳了聳肩,「你都把話說到這份上了,我能怎麼辦?先休息一下吧,剛剛和黑龍王打了一架身上靈力還沒有徹底恢復呢,不然我剛剛都想試試能不能直接用神魔劍斬了他的天妖大陣!」

翁老聞言一臉苦笑,「天成,你這也太胡來了吧?狀態都沒恢復好你剛剛就敢帶著我過去?」

「害,這不是沒事嗎,緊張什麼,過來座,淡定一點!」

「我怎麼淡定?對面可是有三位七星道祖境啊,而且每一個但拎出來都比你之前斬的那位雲飛揚要強的多!」

「嗯嗯……你說的是,但是他們單拎出來還能強過黑龍王不成?我連黑龍王都斬了,我還怕他們?」

聞言,翁老一頭黑線,這不是抬杠嗎?不過……為什麼我卻覺得他說的很有道理的樣子?

「不對……你沒聽懂我話里的重點,對面有三個,三個七星道祖啊!」

林天成一點不慌,微微一笑,「好了,管他幾個,反正現在他們也過不來,你就安心歇息,順便想想怎麼出去才是正事,過去的事情就讓他過去吧!」

翁老臉色怪異的憋了半天,無奈的嘆了口氣說道,「我算是服了你了,我沒有辦法破天妖大陣!」

天妖大陣的防禦能力,林天成已經從翁老口中得知了,在沒有擊敗塗山赤尾之前,攻擊大陣是徒勞的。

不過好在林天成雖然沒有辦法擊敗塗山赤尾,不過塗山赤尾一樣沒辦法過來這邊,被罡風生生阻隔在對岸。

「翁老,你說這懸崖下會不會有其他出去的路?」林天成好奇的問道。

「小子,你要瘋啊,你想幹什麼?」翁老臉色頓時大變,聽林天成的話就知道他在想什麼主意。

「沒什麼,我總覺得這懸崖下面應該有什麼東西,畢竟之前我以為罡風是神魔劍的守護所以才沒當回事,但是現在你也看見了,神魔劍已經歸我了,按理說這罡風就會消失才是,可是並沒有,所以我在想,這罡風很可能和神魔劍沒什麼干係,這下面,應該有什麼東西,這才是罡風存在的因素!」

「的確如此,不過你不是想下去吧?那太危險了!」

林天成微微一笑,「我就下去看看,反正我有神魔劍,危險不大,萬一遇到什麼,至少逃跑沒什麼問題。」「小子,我知道你是個不聽勸的主,但是答應我,千萬小心,你要下去也行,這些就給你吧!」翁老從自己身上將自己穿戴的裝備盡數脫了下來。

「你……這是?」林天成一臉納悶的看著翁老。

「我知道你這神魔劍會吞噬武器,之前我看見他吞噬了玄鐵棍,想必應該是能讓它變得更強才是,反正現在我也不用戰鬥,在這也沒什麼危險,不如就先讓你變得更強大,這樣你下去也更安全一點!」

「這樣……不好吧!」林天成不好意思的說道。

「沒什麼不好的,反正我現在身無分文,以後你養我!」翁老哈哈大笑道。

「呵呵……行,以後你就跟著我混吧,有我一口吃的,絕對不會餓死你的!」林天成大笑道。

耽誤了一陣子,林天成終於準備好站在懸崖旁,深吸一口氣,「老頭,我下去了!」

……

懸崖的深度遠比林天成想象的更深。

林天成飛了半天,也不曾見到底部,反而四周的罡風越來越強,讓他心中沒有底氣。

「神魔劍,你還頂不頂的住?」

「放心吧,這點罡風算不了什麼!」

有了無極劍的確卻回復,林天成心中多少也算是有了些底氣,周身有神魔劍布下的黑色霧氣阻隔罡風影響。半天後,林天成終於到達谷底,這讓林天成不得不感嘆這懸崖之深,要不是有神魔劍這不知品階的神物在,他終其一生估計也來不了這谷底。

或許是因為罡風的原因,這谷底沒有絲毫活物,就連一株植被都不存在,四周都是灰黑的岩石。

只見地底的岩石有不少的裂縫,那些罡風就是從裡面吹出來的直入天際!

「我說怎麼越往下,罡風越強,感情這罡風是自下而上的!」

「小子,我現在還沒有完全恢復巔峰之態,你別找死去裂縫之中,就在這谷底看看,在這有我在你就是絕對安全的!」神魔劍適時打消了林天成找死的想法。

聞言,林天成有些可惜的嘆了口氣,所謂聽人勸吃飽飯,當下也就放棄了去裂縫中一探究竟的想法。

沒有神魔劍,別說裂縫中,就是這裡的罡風也足以將他吹散,神魔劍都說了不能去,那自然是不能去了!

仔細查看四周,林天成也並未發現什麼異常,只有一條筆直的小道,不知通往何處。

「神魔劍,你對著下面了解多少?」

「知道的不多,我降臨這裡的時候還沒出現這樣的情況,這罡風是怎麼形成的我也不清楚!」

「好吧,那看來藏寶圖不是你放出來的,說明這龍冢之內還有至寶!」林天成說道。

林天成手持神魔劍走進小道,看到眼前景象,頓時愣住了。因為他在小道的盡頭看見了一個盤膝而坐的人!

雖然那人看起來狀態不是很好,身上髒兮兮的就像是乞丐一般,但是這都不是重點。

重點是,這裡是谷底,四周都是足以讓人神魂消散的罡風,竟然有一個渾身衣衫襤褸,披頭散髮的人?

要不是林天成目力驚人,發現對方均勻微微起伏的胸口,都以為這是具屍體!

…… 陸浮空的魂體迅速返回陸府,倒也沒花多長時間。

他趁夜色悄悄潛入陸府的密室,這裏就是無名陣圖預設的傳送地點。

此等超乎常理之事,顯然不能讓外人知道。

誰能保證陸府里沒有其他家族勢力安插的眼線呢?

所以,在密室里才最保險。

陸豪傑此刻重傷垂危。

他正躺在密室的床上,全身上下傷痕纍纍,到處都是劍氣劃破的傷口,猙獰可怖。

此外,傷口處還止不住地湧出鮮血,似乎是想要把這些猙獰的傷痕盡數掩蓋。

如果用一個字形容陸豪傑的現狀,唯「慘」字而已。

陸浮空此刻也有些後悔。

「我這一波是不是坑爹坑慘了?」

「應該不能怪我吧!」

「如果沒有我畫的陣圖,老爹這一次肯定十死無生,現在起碼還留着一口氣!」

「讓老爹吃點苦頭也好,省的他天天閑的沒事幹,變着法兒坑我!」

「慘,真的慘!還是先給老爹治療一下吧!」

「多虧有我,不然陸家說不定就倒了!」

漸漸地,陸浮空說服了自己。

陸豪傑現在還活着,功勞全是他的。

幸好陸豪傑此刻昏迷不醒,如果讓他聽見了陸浮空的自言自語,肯定當場吐血身亡。

自己從小養到大的親兒子,明知此行有身亡的危險卻不告訴他,這簡直就是沒良心啊!

陸浮空現在也回來了,陸豪傑依舊昏迷不醒,下一步就是醫治陸豪傑。

陸浮空閱盡皇都書籍,而他本身更是記憶力超群,所以學識極其淵博。

這些年來,陸浮空不知道讀過多少丹方醫譜,所以具備極為紮實的理論基礎。

治病救人肯定是沒問題的。

當然,這些都不重要。

因為這些基礎的方法根本沒法把一個將死的宗師拉回鬼門關!

陸浮空現在是魂體狀態,沒有元氣可以利用,索性直接用魂力護住陸豪傑的心脈。

心脈不絕,陸豪傑就能始終吊著一口氣,不至於就此枉死。

然後,陸浮空直接調用魂力,將自己房間內種的那根草拿來。

這根草是陸浮空於天路上隨手拔回來的,在天路上算不得珍貴的東西。

但天路極有可能是飛升上界的通道,常人根本無法靠近,哪怕是修鍊至圓滿的大宗師也不行!

所以,這根草不一般!

陸浮空先前在陸豪傑的手背上刻畫陣圖時就曾說過,只要陸豪傑吃下這根草,就能直接突破至大宗師。

這句話絕對不是開玩笑的。

宗師境界名為養魂境,就是不斷蘊養靈魂以增強靈魂的強度與韌性。

當養魂境宗師將靈魂蘊養的一定程度,就能感應到自己的靈魂,這就是突破大宗師之境的標誌。

陸豪傑的修為之所以遲遲卡在宗師圓滿,就是因為靈魂強度不夠,還不足以讓自己感知。

而這根不知名的草就蘊含着非常磅礴的靈魂力量。

陸浮空估計,陸豪傑只需要吸收煉化其中的十分之一,就足以突破至大宗師。

如果能夠吸收完全,陸豪傑的靈魂強度將遠超其他大宗師,而他之後的修行也會更加容易。

陸豪傑此刻正昏迷不醒,顯然不具備吸收煉化草中靈魂力的能力,但是陸浮空可以幫他。

陸浮空隨意將這根無名小草捏碎,引導其中的靈魂力湧入陸豪傑體內。

陸浮空的修為遠超大宗師之境,煉化這股靈魂力十分容易。

但是,如果直接將這股靈魂力與陸豪傑的靈魂相容,他也根本無法吸收。

更何況,這樣也沒法醫治陸豪傑身體上的傷。

突破大宗師之境是靈魂層次的提升,不會直接影響身體。

所以,陸浮空準備用這些靈魂力滋養陸豪傑的肉身,療傷的同時還能提升陸豪傑的身體強度。

縱使的大宗師,也無法直接動用靈魂手段,戰鬥也是依靠體內的元氣爆發。

但是宗師和大宗師的修行卻是以靈魂為主,這一點頗為奇怪。

陸浮空曾經就想過這個問題。

他覺得,可能是功法和靈技等的斷層,導致修士不知道怎樣使用靈魂力。

但是,陸浮空的修為來源於掛機升級系統,系統也沒有教他任何修鍊功法和靈技。

所以,他也無能為力。

至今,陸浮空能用的攻擊手段都是從各個地方學來的功法和靈技,就連魂體的運用都是他自己摸索出來的。

所以,他也無法證明自己的猜測。

不過這些都不重要,反正陸浮空現在也遇不到他隨手殺不了的人,根本沒必要擔心戰力問題。

至於其他令人頭疼的問題,與他何干!

還是讓後來人自行參悟吧!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