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霧瞬間掩蓋整個擂台。

墨韻看著這一幕眼睛不由得跳了跳,

忍不住看了一眼在一旁老神在在的王玥,

在心裡不由的想到當初那場戰鬥,

mt_adplace_blog_post_img

「不會吧。。。宗瀅那麼好的孩子也會玩手段了?」

而在水霧中的墨萊也不敢大意,

雖然看不見對方在那,

但這不妨礙她攻擊,

只見她周身暴起雷電,

劇烈的電擊擊打在水霧上瞬間分解,

這種方法不但可以化解宗瀅的水霧,

還能把雷電當做觸鬚去感應周遭的事務,

有這個水霧在,

哪怕宗瀅不走近,

只是去掉結界那傳導出去的雷電都夠她喝一壺。

可惜她什麼都沒電到,

只是等結界散去后只見宗瀅正抱著一個蓄力完成的炮口對著自己說,

「結束了。」

「才怪呢!」

說著墨萊就想再次位移到宗瀅身邊攻擊,

但讓她驚訝的是自己的空間能力突然不好使了。

只見宗瀅為了確保墨萊被打中還專門給她罩了個結界防止她亂跑,

才收起炮口對著墨萊笑嘻嘻的說,

「服不服~」

「服了服了,快解開。」

墨萊不高興的敲了敲結界,

然後對著宗瀅說,

「你變得好厲害啊,這才多久。」

「阿玥教的好。」

宗瀅笑嘻嘻的解開了結界,

然後上去拉著她的手,

「不要生氣了,要是在範圍大點的地方我可抓不住你。」

「哼。。。」

墨萊小孩子脾氣的哼了一聲,

然後還是小聲問,

「真的有那麼厲害么。。。怎麼做到的?」

宗瀅看著渴望知道的墨萊,

想了想入夢球的經歷,

忍不住打了個哆嗦,

然後慘白著小臉微笑的說,

「你不會想知道的。」

「哎?但是。。。」

看著宗瀅的樣子,

墨萊更好奇了,

忍不住追問,

但還沒說出來,

就被宗瀅抓住肩膀,

笑眯眯的看著她再次重複剛剛的話,

「你不會想知道的。」

看著宗瀅的表情,

墨萊不由得吞了口唾沫把想要說的話又咽了回去。

不知道為什麼,

剛剛宗瀅的樣子,

就和韻姨生氣時候的笑容一模一樣。

所以哪怕再好奇,

這種時候墨萊都問不出口。

「嗯~這樣才對,我們回去吧~」

看著墨萊這個樣子,

宗瀅滿意的點點頭,

拉著墨萊就往回走。

突然好像想到了什麼返頭問,

「你真的要和智代打么?」

「她原來叫智代啊。」

墨萊似乎被宗瀅的話瞬間帶偏想了想后認真的說,

「當然要,難得的機會不打打實在太浪費了。」

看著墨萊這個樣子,

宗瀅也不好再說什麼,

只是同情的點點頭說,

「你加油。」

墨萊有點不明所以,

但這時候她們已經回到了王玥那邊。

墨韻看著兩個小傢伙回來有些感嘆的看了眼宗瀅,

又笑眯眯的墨萊問,

「知道怎麼輸的么?」

「知道。」

墨萊似乎一點都不在意輸的事,

點點頭說,

「在水霧的時候宗瀅建立了一個隔絕空間的結界,我的移動手段失效了。」

「那應該怎麼應對?」

「最好是在水霧起來的時候就退出水霧的範圍確保不會被周遭的靈力混淆感知。」

墨萊如實的解答到,

然後不滿的看了一眼王玥說,

「可是擂台太小了,要是大一點我才不會輸的那麼快,哼。」

看著墨萊這樣王玥淡定的吐槽,

「看我幹嘛?又不是我讓你輸的,我又不是你哪怕地方小我也有的是方法應對。」

「你!」

被王玥懟了一句的墨萊氣不打一出,

明明這傢伙和大多數人說話都挺好聲好氣的,

為什麼對我就這樣,

不過墨萊也沒有委屈的意思,

只是氣呼呼的看著小智代說,

「你也來吧,我沒消耗什麼靈力可以繼續,早點打完早點脫離苦海。」

在她的看法里,

這個和白琪白霖差不多大的小傢伙也是受苦的一員,

是被王玥逼著打擂台的,

她可是墨韻說了,

她和宗瀅要打夠五十場才算結束,

而且還要至少達到執行者的程度才能參加,

雖然執行者的到達要求其實並不苛刻,

但也不是那種弱小的妖精能當上的。

可以說這五十場其實不輕鬆,

只不過她沒有注意宗瀅和王玥那古怪的表情,

而小智代墨萊對自己那麼說眼睛亮了一下,

立馬點頭,

「好呀好呀~」

拉著有點不明所以的墨萊就又往擂台的方向走,

墨韻掃了一眼面色古怪的宗瀅和王玥,

好奇的看著小智代說,

「這孩子很喜歡戰鬥?」

「不止。。。」

瓊微笑的回答了墨韻的問題,

「這孩子和宗瀅是一樣的擂台數,不過到現在為止,她還是全勝。」

說到這瓊喝了一口茶繼續說,

「這其中包括大妖怪級別的執行者。」

墨韻看了看瓊,

又看了看遠去的小智代,

臉上也一臉古怪,

「也就是說那十場全是宗瀅輸的?」

「是的韻姨。」

被別人這麼談論自己,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