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玲瓏轉過頭去看向劉志山:「劉伯父,你我兩家都是同一時期白手起家的,當日事情發生的時候我的確在場,劉家兄弟其實並不是與人陶知意結下了梁子,而是陶宛如賣慘蠱惑兩位哥哥。」

「所以兩位哥哥才想著要給陶宛如出頭,最終惹上了陶知意。」

「可是陶知意不過只是一個帶著孩子的女人而已,在京城裡可是沒有任何靠山的,要是沒有人在背後給陶知意做靠山,您說陶知意敢這麼動手嗎?」

好一個陶宛如!搬弄是非!還陷人於不義之中,自己的兒子因她而死,她卻半分動容都沒有!還在這裡胡攪蠻纏!

mt_adplace_blog_post_img

「伯父不知道,我之前是在陶家做奴婢的,這兩年有了機會,求了夫人這才能出來自立門戶,可是您也知道,這幾年以來京城裡一直都有新人出現,這些大家族裡沒有一個能出來的扛的人,咱們這些沒有背景的,就是任人宰割的螻蟻。」

這話一下就捅進劉志山的內心裡去了。

陸玲瓏這話說的不假,陶鴻興這些年來背後地里的小動作他也有所耳聞,保不齊自己的兒子就是這個人故意弄出來的!

陶宛如沒有想到陸玲瓏會這麼顛倒是非黑白,所有的鍋都讓他們一家都背了。

「伯父!之前我爹還想著與您一起做生意的,怎麼可能會對您下黑手!您千萬別聽心小人讒言!」

聞言,劉志山冷冷一笑,身後的幾個兄弟也按耐不住了:「大哥,我看沒有必要跟這個人廢話!什麼陶知意,根本就是假的,不知道這老東西從哪裡弄出來的高手,還給了易容丹,一個五年前就已經被候府給拋棄的人,陶鴻興為什麼還要過來請人回去?」

分明就是給自己的行為找一個借口!

劉志山眸子一眯,手中靈力漸漸聚集。

千鈞一髮之際,賀景蕭突然現身。

「諸位,這其中是不是有什麼誤會?」

來的路上,已經有人告訴他陶家的事情了。

劉志山是被人蠱惑了,所以才會有這樣的想法。

「賀公子與陶家姑娘有婚約的事情全京城人盡皆知,今日賀公子過來不會是想著要給陶家開脫吧?」

賀景蕭眼神有些閃躲,那一日,他倒是發現陶宛如並不像表面那樣溫婉,在受到威脅的時候,這個女人表現出來的很辣連他都自愧不如。

賀景蕭抬起頭來看向陸玲瓏,瞳孔地震,這人的臉怎麼就好了?這麼快?

「我今日來並是為了為誰開脫,劉家好不容易在京城穩住根基,劉老爺也不想所有的努力全都白費吧?」

這話一出,劉志山身後的人不服。

察覺到身後的動靜,劉志山將人攔住:「賀公子今日的意思是要替賀家說話咯?」

賀景蕭微微眯眼:「今日我三方說法不一致,這裡面是有疑點。我賀家雖與陶家有婚約,但是也不能讓任何一方受了欺負。」

賀景蕭扭過頭看向陸玲瓏,眼神發狠:「京城,也不事任何人能撒野的地方!」

聽聞當年賀景蕭出現極強天賦的時候,第一學院的最高級別老師前來拜訪,當日便將賀景蕭收入門內。

因此,賀景蕭在京城和第一學院內,都是聲名赫赫。

劉志山想了想,現在得罪賀景蕭也不是什麼好事。

只是殺兒子的仇不共戴天!

劉志山看了一眼賀景蕭:「賀公子既然發話了,我自然應該給你個面子,今日我就讓陶家的離開,不過賀家三日之內不能給我劉家一個解釋,我定然不會放過陶家的人的!」

話音剛落,劉志山頭也不回帶人離開。

出門之後,劉志山的表哥開口:「今天就這樣放過陶家嗎?」

劉志山看了一眼旁邊的小商販。

他也不想放過殺害自己兒子的兇手,只是現在賀家都卷進來了,有些事情也不好辦。

「這一次就看看賀家那邊查出來什麼吧。順便再去查一下那個陶知意的情況。」

等人都走了以後,陶宛如這才看向陸玲瓏。

「陸玲瓏,本小姐現在才知道,會咬人的狗不叫。你給我記住了,從今日過後,你我再也沒有任何關係!」

巴不得沒有關係呢!

陸玲瓏輕蔑的笑了笑:「從始至終我都沒有想過要與你們陶家有任何關係。現在總算是好了。陶宛如,你別得意的太早。這個世界上有一個陶知意,說不定還會有第二個陶知意,你天才少女的名頭很快就保不住了。」

話音剛落,陶宛如立馬跟上來:「你這話什麼意思?」

整個京城裡面還能有誰比她厲害的?

不可能!

她不能讓那個人出現!

陸玲瓏冷笑了兩聲:「沒什麼意思,再見了陶家小姐。」

因為陶家的事情,陸玲瓏一早就從陸家離開了。

等人走了以後,陶鴻興這才看向陶宛如,一拍桌子:「你說,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那劉家兄弟,當真是因為你指使他們?」

王氏深吸一口氣:「老爺,你這是說的什麼話,宛如怎麼可能會跟劉家的人有所往來?」

「放肆!宛如就是一直被你寵愛,所以有些時候都不知道該做什麼!」

自從見了陶知意以後,爹爹對待自己喝娘親都是陰陽怪氣的。

她不過就是天賦不高而已,又不是個廢物。

這個世界當真是玄幻了。

她有時候都懷疑,陶鴻興是不是她的親爹。

「爹!我就再怎麼糊塗,也不至於跟劉家的人走的近,更別提當日賀景蕭還在唱,我跟劉家兄弟撒嬌做什麼?這一切,分明就是陸玲瓏那個賤人與陶知意的陰謀詭計!」

賀家在京城的地位不低,她是腦子秀逗了才會想著去跟一個半路才起來的劉家關係密切。

「爹爹,你知不知道最近京城有沒有什麼天才少女進城?」

除了陶知意以外的。

陶鴻興看了一眼陶宛如,這孩子從小就展現出天賦來了,「這些事情你都不需要去管,自從你契約了神獸青鸞以後,修為就一直停滯不前,你是不是應該想象怎麼才能讓自己突飛猛進一波?」

別人家的孩子在契約了神獸以後修鍊如有神助,可是宛如卻一直停滯不前。

王氏心裡陡然一緊,生怕再有什麼紕漏的地方,趕忙開口對陶鴻興到:「自然的,宛如現在一直都在勤加努力的休息。」

「你身為天才少女,按理說我也能夠讓人幫忙直接送你進入第一學院,可是你自小就說過要靠自己的實力進去。爹爹覺得,這也是一個揚名萬里的號機會。」

話音剛落,陶宛如下意識的抓緊自己的衣角。

自己的天賦根本就是假的,自己根本就沒有那麼厲害!

可是,話都已經說出去了,現在再反悔已經是來不及了。

「行了,前線那邊還有事情,剩下的事情你們兩個仔細想想,別把應該放在正事上的重心放到不相干的人身上。」

等人走了以後,陶婉茹看向王氏:「娘親,你現在說我應該怎麼辦吧?爹爹也在逼迫我,我看賀景蕭也對我起了疑心。除此之外,還有那個陸玲瓏關鍵時刻掉鏈子!」

今日要不是陸玲瓏從中攪局,他們又何必鬧成現在這個模樣?

王氏是打心眼裡疼愛陶宛如的,「你放心,娘竟然能夠想出一個萬全之策,五年前將人推下山崖,就算五年後回來了,又能如何?」我眉頭緊蹙,這些人明顯是死了很久的,可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呢?

還沒給我機會多想,這些人就如同受了什麼指令一般朝着我們撲了過來。

楊東直接抬腿踢去,這些人就如同沒什麼重量一般,被直接踢的倒飛了數米,像一塊紙板一般飄飄悠悠的倒在了地上。

沒過幾秒之……

《陰屍帝命》285章王半仙死了(四更) 霎時間,滿天光明聖雷朝着天豹就轟擊過去。

威力無窮,天地動蕩。

葉天傾就如同是滅世的戰神,端的是無敵之威。

恐怖,大恐怖!

周圍所有的修者,在此刻也都感應到葉天傾的修為,其實並不是帝尊,只不過是半步帝尊。

但這並沒有誰敢瞧不起他,反倒是全都是無比震撼和驚恐的看着葉天傾。

他們都不敢相信,這般威力的攻擊,乃是從一位半步帝尊的身上釋放出來的。

他們都震驚的倒吸涼氣。

「天哪,這真的是帝尊的戰力嗎,這是不是有點太恐怖了?」

「是啊,這簡直是不可思議,簡直是要逆天啊。」

「我的親娘啊,這也太無敵了吧。」

「是啊,無敵之威捨我其誰,這到底是何方神聖啊?」

「恐怖,好恐怖啊!」

「這傢伙真的是半步帝尊嗎,這半步帝尊能有如此戰鬥力,天豹似乎都要站架不住了啊?」

眾修者驚呼說道。

此刻!

天豹在光明聖雷的轟擊之下,的確是抵抗的很辛苦。

眾修者驚呼,覺得難以置信。

其實葉天傾也有點不敢相信,不敢相信這天豹竟然如此之弱。

實話實說!

天豹的武器雖然很強悍,乃是一柄當之無愧的神兵利器。

但他的戰鬥力卻有點差強人意,至少不是正常的帝尊三品該有的戰鬥力。

葉天傾很詫異的看着他。

但很快他就想明白了。

這裏是什麼地方?

這是罪血之地啊,資源貧瘠的地方,天豹在這裏他的修鍊功法和修鍊的過程,肯定不如外面那些大宗門的修者。

都是帝尊三品。

但外面大宗門的修者,他們有宗門為其尋找最合適他們修鍊的功法,更是在修鍊的每一個過程都有長輩的扶持和幫襯,避免走彎路、

天豹和那些修者相比。

或許他的優勢就是他乃是在一場場大戰當中磨礪出來的,乃是在血與火當中磨礪出來的。

戰鬥經驗無比豐富,比罪血之地之外的修者,戰鬥經驗都豐富幾倍,甚至是數十倍。

但要說功法和修鍊的精湛程度,他就遠遠不如外界修者了。

也正是這個原因,使得天豹雖然有帝尊三品的境界,但是他的真是戰鬥力,並不能夠達到帝尊三品。

在動手之後葉天傾覺得。

天豹的戰鬥力,面前也就是帝尊二品,距離三品還有很大的距離。

「這天豹也沒有我想像當中的難對付啊,對付他還是很輕鬆的啊。」

葉天傾輕聲嘀咕,

天豹在面對一道道恐怖的光明聖雷的時候,整個人都表現的很狂暴。

他瘋狂的攻擊。

「啊,啊……」

他宛若是瘋掉似得。

光明聖雷不斷的朝着他轟擊過去,他就抬起方天畫戟,瘋狂的抵擋。

「哈哈,天豹你也沒有那麼強大啊,我若是這樣不斷的遠程釋放雷霆之力,你可就要被活活累死了。」

葉天傾大笑着說道。

所有修者都無比驚駭。

是啊!

天豹根本就無法靠近葉天傾,按照這樣的戰鬥節奏,葉天傾只要是保持距離,只要是這樣不斷的釋放雷霆那天豹光是抵擋,就要消耗乾淨體內真氣,身死道消了。

天豹也意識到這點,他臉色無比的難看。

「啊,你這樣的戰鬥算是什麼男人。」

「有膽量的話就跟我近身搏鬥,像是個真男人那樣,堂堂正正的跟我打一場!」

「啊,啊……」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