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當真是修鍊的聖地啊!」

這裡的景色,在林天霄看來,就算是用人間仙境來形容也不為過。不由心中感慨,他住的地方,離這也沒那麼遙不可及,卻是相差甚遠啊。

林雲翔在台階前停了下來,回頭看著林天霄說道:「怎麼,許久沒來,羨慕了?你當初不是吵著鬧著,非要搬到你那紫霄院嗎?」。

林天霄當然記得,他以前也是住在這林軒殿的。不過自從十二歲搬出了林軒殿,住進了紫霄院以後,這還是他第一次來林軒殿。

mt_adplace_blog_post_img

他依稀記得自己搬離這裡的情形。六歲的時候,他修為不再上升,林宗澤並沒有讓他搬出去。其他人長老雖有不滿,但都被林宗澤擋了回去,久而久之,也就沒人再多說什麼了。

即便如此,林天霄還是在閱遍藏經閣的書籍之後,主動要求搬了出去。雖然這裡靈力充沛,對修鍊大有裨益,但是於他來說,根本沒有任何幫助,與其在這裡天天面對別人的冷嘲熱諷,還不如搬離了這個是非之地。

雖然對於這些冷眼,他根本不在乎,但是能少看見這些讓人討厭的人,以及那鄙視的眼神,當然是最好了。

林宗澤本來是不同意的,但拗不過林天霄的決絕,便順著他了。於是他就選了一個偏僻的院落,那裡雖然靈力稀薄,但這對他沒有什麼影響。反而平時甚少有人前去,倒也落個清凈。

因為素來喜歡紫色,加之名字里有個霄字,所以林天霄給他的院落取名紫霄院。

林天霄淡淡開口:「羨慕嘛,倒是談不上。時光荏苒,回首以往,昔日的場景猶如就在昨日。只是突然間,有些感慨罷了。」深邃的眼神看向了天際,似乎穿梭了時空一般。

林雲翔本想刺激刺激他,讓林天霄好好修鍊,沒想到卻得到這樣的回復,原本他心中想好的話,此時卻是不知道怎麼說了。

林雲翔心中驚奇,怔怔地看著這個,這幾年整體花天酒地的兒子。對上他深邃的眼神,裡面有別樣的光芒跳動,雖然只是瞬間,卻是讓林雲翔覺得,這眼神中有股滄桑之感,感覺比自己還老氣橫秋。

突然之間,林雲翔發現,自從林天霄醒來以後,他再也看不透了,似乎有種錯覺,眼前的林天霄,比他經歷的還要多。

當然,話說回來,他也沒看透過。

林雲翔回了回神,沒有多想,在他看來這一切只是錯覺,可能是最近精神太緊張的原因。

「走吧,不要讓你爺爺等太久。」林雲翔說完,放開氣勢,籠罩著林天霄,向台階邁去。

「恩。」

林天霄拉回了思緒,收回了目光,跟在林雲翔身後,邁上那刻滿神紋的台階。

沒人知道此時此刻,他是怎樣的心情,心中又在想些什麼。

走完了九十九級台階,他們來到了一個寬闊的平台,平台上面有五個搭好的比武場。

此時,他們看見不遠處,一扇青色的大門上刻著氣勢磅礴的三個紅色的大字:林軒殿。

大門前站著一老者,他們知道,那就是林宗澤。

林雲翔趕緊帶起林天霄來到其跟前。

林雲翔一邊行禮,一邊恭敬地說道:「父親,我把霄兒帶過來了。」

「爺爺!」林天霄則隨口叫道。

林宗澤點了點頭,算是應聲了。

林宗澤,看了一眼林天霄,隨後對林雲翔說道:「雲翔你先回去吧。我和單獨霄兒聊一會。待會兒我自會派人送他回去。」

林雲翔行完禮:「是,父親,那孩兒就先行告退了。」準備離開。

在經過林天霄身邊的時候,微微停頓了一下,然後小聲地說道:「不准沒大沒小,不準惹事!否則看我怎麼收拾你。」

林天霄看著林雲翔,聳了聳肩,嘴角微微一笑,並沒有說話。

見得林天霄的模樣,林雲翔抬起拳頭狠狠的比劃著,林天霄轉過眼神,完全無視。

林雲翔氣得牙痒痒,額頭青筋暴露,但有林宗澤在,他只好平復了一下心情,無奈地離開了。

待得林雲翔走去,林宗澤看向了林天霄。林天霄瞬間覺得,自己像是被一隻野獸盯住的獵物,稍有放鬆立刻就任人宰割。

林天霄微微抬起頭,眼神中沒有絲毫的懼意,深邃的眼神,對上了林宗澤犀利的雙眼,兩人之間似乎有電光火花在舞動。

片刻以後,兩人都是收回了眼神。

林宗澤不由地誇讚道:「好,很好。有膽識,即便是你父親,他都不敢如此正視我的眼神。」眼中滿是欣賞。

「您老氣勢非凡,我這是不知者無畏!」林天霄靜靜的站立著,不冷不熱地回應著。

「好一個不知者無畏。小東西,什麼時候這麼老實了。你父親已經走遠了,少在我面前裝模作樣了。」林宗澤對著林天霄說道,看不出有什麼表情變化。

林宗澤剛說完,就見得林天霄沒個正行,還真以為他改了性了。

「沒有啊,只是許久沒來,有點不習慣而已。我還以為許久不見,你已白髮蒼蒼,有些神棍的感覺了。沒想到之前見了,還是這般模樣。對了,老頭,你找我幹什麼啊?難不成是說賭注的事情?」林天霄撇了撇嘴,雙手搓了搓,眼中滿是期待。

「怎麼,你是咒我早點死不成?以我現在的實力,想保持什麼樣的樣貌不行,即便現在化成和你年輕的模樣,都沒人敢說什麼。丹藥的事情會在你成人禮之前給你的。」林宗澤嘴角抽了抽,臉色一變,被林天霄氣得鬍子飛揚,狠狠地說道,顯然被氣的不輕。

離自己的成人禮只有一個月,所以丹藥的事情,林天霄也就不再多問了。

林天霄雙手一攤:「小子哪敢。爺爺你青春正貌,身強體壯。倒是可以再考慮,納幾房年輕美貌小妾。」表情猥瑣至極。

林宗澤雙目微撐,瞪著林天霄:「臭小子,敢取笑我,討打是不是?」

林天霄翻著白眼,滿不在乎地說道:「不敢不敢,只是您老人家好像很久沒有單獨找過我了?我算一下,有四五年了,怎麼今天有閒情逸緻,連續找我兩次啊?」

「你有什麼不敢的啊?我怎麼聽著你的話,渾身就那麼不舒服啊。你這小子是明褒暗諷啊。」林宗澤學者林天霄以往的口氣,打趣道:「另外你這是在怪我嘍?你是家裡的大忙人啊,天天公務繁忙,整天看不見人影啊,我是想找也找不到您老人家啊。」

林天霄聽得林宗澤學自己以前的口氣和話語,甚是怪異。對於林宗澤的話,他當然知曉其中的含義。此時也是滿臉黑線,心中一萬頭草泥馬,奔騰而過。

「怎麼樣?這裡的靈力要比你那濃郁許多吧!」

林宗澤正了正色,看向林天霄,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我又不是沒在這裡住過,當然知道。再說了,傻子都知道,我那紫霄院是整個林家靈力最稀薄的地方。」林天霄鄙夷地說道,一副『這話要你說,當我是白痴啊』的模樣。

「那你可知道,為什麼這裡靈力這麼如此濃郁?」林宗澤眼神微眯。

林天霄搖了搖頭:「不知!」

「那是因為,這裡有一座四級聚靈陣。」

「什麼?」

林天霄驚呼道,這顯然是他沒有想到的,眼中有一絲興奮與期待。這麼多年,他從來沒有聽說過這件事。

林天霄的表情落在林宗澤的眼中,眼神深處有一絲精光閃過。

「當然這還不是最重要的。」

林宗澤再次開口,看不出任何錶情,但卻是完全勾起了林天霄的注意了。

「這還不是最重要的?」林天霄看著林宗澤,期待著他的回答,大氣都不敢出。

「最重要的是:林軒殿下面有兩條極品人靈脈!」

。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娛樂之從群演到影帝最新章節、娛樂之從群演到影帝我是小牛牛牛、娛樂之從群演到影帝全文閱讀、娛樂之從群演到影帝txt下載、娛樂之從群演到影帝免費閱讀、娛樂之從群演到影帝我是小牛牛牛

我是小牛牛牛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娛樂:演員的自我修養、娛樂之從群演到影帝、攤牌了我就是隱形富豪、娛樂之演員的自我修養、

。 因為多了一群拖累的緣故,費舍爾的隊伍行進速度又慢了許多,直到在加勒河谷地區分別之後,輜重隊伍的速度才重新提了上來。

當然,在這期間艾倫與他的族人們收穫也不小,一個多月時間相處學習下來,已經讓艾倫可以自如地騎在馬背上,不用擔心會掉落下來。雖然,艾倫還不能做到自由馳騁,更別說像騎士那樣騎在馬背上作戰了,可是至少通過學習騎術,讓艾倫知曉了許多坐騎的好處。

作為實用主義者,艾倫在綠野部落從來不喜歡族人們畜養大型的牲畜,除非這些牲畜對部落的發展有用,又不消耗族中生產的糧食。所以,到現在綠湖村中飼養最多的,還是可耕種土地,又能用草料養活的耕牛,就連啃草的山羊都飼養很少,更別說什麼拉車的馱馬了。

因為,在艾倫看來,部落族人勞動力一大把,養些牲畜還不如把養牲畜的糧食省下來,多採買收養點地精,更能積攢部族底蘊。

不過,當初人類騎兵的風采,讓艾倫的想法有了一點動搖,然後這一次百名蛇蜥騎兵的衝鋒,更是給艾倫心理帶來了劇烈的衝擊。原來,成規模建制發起衝鋒的騎兵,殺傷力是如此強大,那鋼鐵洪流從地面上經過,發出雷鳴般的震動,將迎面阻擋的敵人、目標,一掃而空,所向披靡,彷彿沒有任何事物能阻擋洪流的奔騰步伐。

如果說,之前艾倫只是心中意動,有了想要組建騎兵的想法,那麼現在的他內心中,對於這個想法便有了無比的信心,就算眼前困難重重,恐怕也無法阻攔他的腳步。

艾倫的性格就是這樣,當想法、信念徹底堅定之後,剩下的便是化作行動,將其實現了。

正好,費舍爾藉著救援蘇尼特部落,並護送他們前往加勒河谷的機會,狠狠敲詐了對方一回,直接獲得了對方部落辛苦畜養的數千頭牲畜一半的份額。當然,因為長途跋涉,又遠離斯諾彌部族地盤的關係,費舍爾主動放棄了對方部落的幼小牲畜,最後所得的牛馬生出也有將近兩千數量。

這麼龐大數量的牲畜,對於輜重隊伍而言,雖說收穫不少,可實際上帶來的麻煩也多,每天不但要花人手去照看,同時還要花費些糧草飼養。

而過了加勒河谷之後,就算是進入了人馬三大王庭部落之一的達延汗部落地盤,也是最靠近人類王國的版圖了。從這之後,輜重隊遭遇到惡魔侵襲隊伍的規模越大、次數也越發頻繁,費舍爾哪裏還敢把多餘人手用在放牧上。

此時的他,心中已經有些後悔了,貪圖一時的便宜反而給自己帶來了這麼大的麻煩。

所以,為了解決其中的麻煩,費舍爾乾脆對這一路上有功勞的戰士們發放獎勵。艾倫跟蔻兒這些地精少年們,也因為戰鬥時的戮力殺敵,獲得了費舍爾獎勵的一人一頭優質蒙多戰馬。

蒙多戰馬,蘇尼特部落樹百年來一直培育出來的優良馬種,從戰馬肩峰往下到地面,有着一米5-6高度的蒙多戰馬,艾倫這個身高將近兩米的壯漢往上一騎,腳脖子距離地面都還拖得老高,正是適合熊地精高度的戰馬。

「轟隆隆~~~」

一隊飛馳的半人馬戰士,從斯諾彌輜重隊伍周圍呼嘯而去,隨着越來越接近達延汗部落王庭所在的素土湖地區,半人馬巡邏的隊伍也更加多了起來。

面對斯諾彌這樣前來支援的荒野部落,這些半人馬勇士們往往帶着冷淡疏遠的面容,從來很少跟費舍爾他們打招呼,除了例行檢查腰牌、勘文之外。

當然,艾倫他們還在進入素土湖地界之後,遇到了好幾撥來自荒野大部落的輜重隊伍,大家一起匯合成龐大的車隊,緩緩朝着達延汗部落的王庭所在行去。

達延汗部落王庭德日格,人馬語中意為旭日升起的地方,據說早年間是半人馬之神碦戎封神之地,所以向來被半人馬們視為最神聖的地方。

素土湖,緊靠着德日格,為德日格這座草原王庭提供著豐富的淡水資源,也是周圍密如蛛網的無數溪流枝幹交匯之地。

遠遠望去,德日格彷彿沒有什麼特別,沒有恢宏的建築群,也沒有高高聳立的城牆,唯一有的就是那一座座獸皮、木材打造而成的氈帳,延綿不絕地延伸十數裏外。

尤其是最近這一年多來,無數的半人馬部落奉三大王庭號召,還有荒野各地部落支援的部落隊伍到來,更是讓德日格王城中的氈帳達到了頂峰。

斯諾彌的支援隊伍到來,在德日格王城裏並沒有掀起多少波瀾,甚至就連接待費舍爾的半人馬官員,都是在費舍爾他們等待了半個多魔法時之後,才姍姍來遲。

雙方簡單交接了一下補給物資之後,半人馬官員便將費舍爾他們帶到了王都南部的外圍的一處空曠草原上,隨便划拉了一塊地方,撂下一句話說是他們的休整區后,就這麼離開了。

望着遠去的半人馬,費舍爾的眼神中充滿了不滿,但是很快,他又重新調整好了心態,吩咐著麾下的隊員開始安營休整。

原本,艾倫以為,他們會在德日格這裏休整一段時間,可是沒有想到,兩天之後他們的隊伍便在費舍爾的號令下,準備重啟征程,往更南方的前線推進。

到了此時,他們這一支隊伍又要被打散,其中一支500多人的隊伍,就將重新踏上歸途,因為他們已經完成了運送物資的任務。而剩下的1000人隊伍,則會在費舍爾的帶領下,加入到由半人馬傳奇將軍阿赫馬德·貝克統帥的5萬大軍中,一番整備之後南下參與到阻擊惡魔軍隊的戰爭中。

「都給我聽好了,現在給你們安排的隊列,將會是接下來你們投入戰鬥的時候,需要保持的陣型!!」

「誰要是敢胡亂行動,搞亂了你們隊伍的陣型,我就把你們的腦袋給擰下來,當便壺用!!!」

「記住你們身邊的同伴面孔……」

「聽明白了嗎?」

「是~~」

「好~~~」

雖然這一路上,費舍爾已經在有意地打磨整合這一群烏合之眾了,但是真要上戰場的時候,他還是得服從阿赫馬德將軍的命令,將他這一千數量的隊伍,組合成一個穩定的方陣,以便在戰場上更好的作戰。

此時,費舍爾黑著一張枯槁的巨魔面孔,兇狠地對排成了一個散亂方陣的隊伍大聲呼和著。而回應他的,則是一群散漫的、參差不齊的紛亂之聲,讓費舍爾本就青黑色的臉龐又暗淡了幾分。

唯一讓他有些欣慰的,還是方陣後方屬於斯諾彌部落的500勇士,此時隊列規整,神色肅穆,這才是值得費舍爾信賴的隊伍。

艾倫與他的12名族人站立在隊伍的中前段,萊納德與湯姆則被分離了出去,留在了阿赫馬德將軍的施法大隊中,倒是讓艾倫少了些擔憂。畢竟,萊納德作為施法者,不可能奮戰在最前線,而是被集中起來放於後方。至於湯姆這個矮個子的地精,也因為費舍爾的照顧,被派做了萊納德的護衛,隨同一起置於中軍後方。

至於艾琳這個丫頭,則被費舍爾安排在了斥候隊,並不直接參與作戰。

大規模的軍隊陣列作戰,自然不能像冒險者那樣紛亂,想要發揮數量的優勢,就得有整齊花藝的方陣,發起集團式的衝鋒或者防禦,才能體現其價值。

艾倫他們這一路上的表現,讓費舍爾很滿意,尤其是艾倫跟蔻兒她們服從安排,又有着很強的紀律性,所以費舍爾在排列陣型的時候,將他們這一隊人給放在了方陣的中前段。雖然,艾倫他們與最前列的戰士相隔不過2-3排得距離,但是到了戰場上,這2-3排陣列的差距,往往會是活人與死人的距離。

說白了,大家都清楚,位於方陣最前端的隊伍,從來都是方陣的炮灰士兵,真到了接戰的時候,這些人往往會在與敵人交鋒的第一時間,便淪為戰場上的第一批犧牲者。

「散開~~~~」

「列陣~~~」

一次次不止疲倦地練習,艾倫與蔻兒她們這群族人個個眼神嚴肅而認真,不認真的傢伙往往都會被艾倫一個爆栗給打得嗷嗷叫。為了能讓少年們在戰場上多一分活下來的機會,艾倫這也是費盡了心力了。

就這麼操演着的同時,又等待彙集其他的援兵隊伍,一個月後艾倫他們才抵達了與惡魔廝殺的最前線陣地。

遠遠地,便能聽到各種嘶吼殺戮、刀鋒交接、沉悶如雷的腳步聲,天空中一道道硝煙衝天飛起,那是施法者們的火球術、閃電球等等法術造成的焰火,在燃燒着屍體、草原。

沒有任何野生的動物,敢在這片土地上立足,就連天空中那些向來以腐肉、死屍為獵物的禿鷲們,也都躲得遠遠地。

不時,有一陣陣威壓傳來,天空上幾道孤零零的身影時而交錯時而分離,往往在交錯之時便會在天空中現出一番異象,籠罩半個天際,那是傳奇強者們在互相鉗制。

「就地駐紮!!!」

數萬人的隊伍,悠悠長長,等到安營紮寨的時候,放眼望去彷如看到了達延汗部落王都德日格一樣,全部是密密麻麻的氈帳連綿不絕。

從前線戰場撤下來的戰士們,臉上佈滿了麻木、冰冷等情緒,看都不願多看新來的援兵一眼,只顧著到頭便睡,或者是一手抓着一條條羊腿、牛肉,大快朵頤地補充著能量。

只有在激烈的戰場上堅持下來一個月以上的勇士,才能算是一名合格的士兵。而很顯然,此時艾倫他們這一支剛剛從後方馳援而來的勇士,哪怕是強如艾倫這樣的高階戰士,也全然沒有在蔓莎城這些和平地帶,人們對他們的敬畏。

個體的實力,除非是跨越了凡人界限的傳奇以上,否則在數以萬計的軍隊廝殺面前,完全沒有施展的餘地。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