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都清楚,很多時候在娛樂圈的人脈其實比演技更加有用,原身戲演得好無可厚非,但是他的為人處世能力太差了,大學期間只知道研究演技,與同班同學的關係也平平,畢業后就不再聯繫。

蘇鈺印象中原身大學同學發展最好的,現在已經居身一線了。

蘇鈺並不清楚其他人具體是怎樣走向成功的,但是他卻清楚的知道自己並不能依靠他們來接近謝青安,更何況在娛樂圈裡,朋友,有幾分可信,多是利益交往,況且蘇鈺和他們也完全沒有什麼情分。

八點半,洗漱完畢的蘇鈺穿著一身黑色的休閑服下樓去買早餐,蘇鈺長得好,其實不論穿多廉價的衣服都顯得很是風度翩翩,儀錶堂堂。

mt_adplace_blog_post_img

下樓后他便被周圍一眾大爺大媽圍觀,好在他們只是遠遠看著並不上前搭訕。

蘇鈺根據記憶中找到原身經常吃的那家,是一對關係很好的老夫妻開的,原身在這裡住的這段時間裡基本上都是在這裡吃早餐,一是為了照顧兩位老人的生意,二是這家著實便宜好吃,一籠包子只要十元,皮薄肉多,一碗濃稠的黑米稀飯也只要一元錢。

蘇鈺還沒走到小攤前,遠遠看見他的老奶奶便大聲的和他說著話:「小蘇,奶奶好久都沒看見你了,最近是有什麼工作要忙嗎?」

蘇鈺聽到老人的話知道她是和自己說便快步走了幾步,走到老人面前,笑著臉不紅心不跳的撒謊說:「奶奶,我最近在拍一個新戲,所以有些忙。」

老奶奶笑著真心為蘇鈺開心,不過她也有些擔心「是嗎?有事情做是好事情,但是可不能不顧身體啊。奶奶之前在電視上看到你了,你爺爺偏偏說不是你,」老人說話間從兜里拿出手機遞到蘇鈺面前「你看我都拍下來了,你說說是不是。」

老人拿出的是一台智能機,蘇鈺不禁感慨老年人的手機都比自己的要實用,蘇鈺拿過手機看到裡面正是原身之前出演的一個小配角,只有幾分鐘的鏡頭,他穿著校服一副青澀的模樣,也虧得老人能夠認出。

蘇鈺笑的溫柔將手機還給老人「是我。」

老奶奶開心的手舞足蹈彷彿就像是個小孩子,喊著店裡正在做事的老爺爺:「我就說,老頭子,老頭子,你聽見沒,小蘇說是他,你還和我頂嘴,看看我是不是很厲害。」

老爺爺無奈的看著老奶奶,連連點頭道:「是,是,你說的都是對的。」然後他笑著和蘇鈺打了招呼。

老奶奶心滿意足之後突然拍拍腦袋,「對了,光說話了,小蘇還是和以前一樣,老樣子嗎?」

老爺爺走到老奶奶身邊一臉不贊成的拉過她的手「不要總是拍頭,你已經夠笨了,再拍拍就沒眼看了。」

老奶奶像是一個小孩子一樣不開心的抽回了自己的手噘著嘴有些撒嬌的語氣:「哼,不要你管,你總是氣我。小蘇,我們說話,不理他,你今天想吃什麼?」

蘇鈺在一旁微笑的看著兩個老小孩鬥嘴。

原身一直沒什麼錢,所以早餐吃的簡單,總是只吃一屜小籠包,一碗稀飯。但是這點東西對於現在的蘇鈺可完全吃不飽,為了不讓老人家多想,他並沒有說實話:「今天多一些,我有朋友過來,要三屜小籠包和三碗稀飯。」

老人聽到蘇鈺竟然今天招待朋友便由衷的為蘇鈺高興,她拉著蘇鈺的手開心的拍拍他的手:「好,好,有朋友是好事,天天看你一個人,奶奶還擔心,要多和朋友交流交流,不用總是一個人待著。」

蘇鈺乖巧的點點頭答應道:「嗯,知道了。」

老奶奶裝了四份小籠包,三碗稀飯,遞給蘇鈺,蘇鈺看著手中明顯多了一份的小籠包提醒道:「奶奶,多裝了一份。」

老奶奶知道蘇鈺的近況,便臨時編了個謊話:「今天買三送一,你拿著回去和朋友好好吃。」

蘇鈺自然知道沒有什麼「買三送一」,一切不過是因為老人心疼自己罷了。他笑了笑並沒有再多說什麼,而是趁老人忙的時候偷偷的將五十元留下,然後就安靜的離開了。

蘇鈺將小籠包拿回家,看著四十個小籠包,想著這次吃飽應該是沒有問題了,他吃了兩屜包子和兩碗稀飯,剩下的一些放在了冰箱,準備等餓了再吃。

一早上折騰下來已經到中午十一點了,蘇鈺也接到了正式的面試通知,其實在蘇鈺眼中晚會的招待他應該是沒有太大的問題了。

蘇鈺和謝淮安約定的是今天下午七點吃飯,趁著早上休息蘇鈺在網上查找了「春日宴」的具體地點,發現坐公交車需要兩個多小時才能到。

面試時間是下午兩點半,在城南,也需要蘇鈺坐將近兩個小時的公交,更倒霉的是「春日宴」在城北,所以蘇鈺面試完就要趕緊往那邊趕。

要坐一天車的蘇鈺也很無奈,想著既然要在公交車上將近坐八個多小時,沒事可乾的他所幸拿了原主放在桌上一本最近很熱銷的小說《伏城》準備在公交車上看。

蘇鈺選它的原因很簡單,這本書最近在準備影視化,而謝青安已經被定下演主角伏城。

這是一本修仙小說,講的內容很簡單,一個叫伏城的少年如何一步步從廢柴走到大能的故事,當然能夠成為熱銷書,他的內容就不會只是這麼單調乏味。

期間還有一些破案的情節,並且這本書是本無cp小說,從頭到尾只有幾處曖昧的情節,講的是主角成長史,並不是無腦爽文,所以受眾很多,因為故事情節燒腦,人物塑造的很好也有很多女性粉絲。

準備好后,蘇鈺便在身上裝了一些坐公交車的零錢,拿著書直接出門了。 那宮女聞言,立馬弓著身子迅速的退了出去。

好比洶湧的洪水撞上了堤壩,馮昭愣在了原地,感受著心底的震撼,然後默然的跟著轉身。

「阿昭,你留下。」

慵懶的聲音傳來,馮昭的腳步頓了頓,只聽那人的聲音又一次的傳來。

「阿昭,過來。」

見馮昭沒有動,君無紀又說道:「怎麼,阿昭害羞了?」

害羞?

怎麼可能?

想她馮昭在戰場上,十幾年都是扎頭在男人堆裡面,一直在跟男人打交道,什麼男人的身體沒見過,又怎麼可能會害羞?

馮昭深吸一口氣,眼裡一閃,立馬斂了表情,轉身,「六皇子說笑了,既然六皇子都不介意,那昭寧也就隨意了。」

轉身就看見,那人不緊不慢的揚起一袍,三千墨發飛揚,衣擺旋轉,緩緩的蓋住了如玉般白皙誘人的身體,髮絲緩緩的落下,君無紀輕輕的一個轉身,攏了攏身上的紫色衣袍,抬眸,一雙狹長妖孽的桃花眼似笑非笑的看向馮昭,竟讓馮昭想到了亂花漸欲迷人眼這句詩詞。

馮昭在心中暗罵,妖孽,這個男人真的是妖孽!

君無紀滿意的看著馮昭眼中一閃而過的驚艷,伸出手,再次說道,「阿昭,過來。」

馮昭白了他一眼,往前走了兩步,無視他伸出的手,忍了忍,還是覺得他那敞著的衣領露出來的白皙的鎖骨太過於刺眼了。

「天涼,六皇子還是將衣服穿好罷!」

瞧著她的這副反應,君無紀忍不住的咽了口唾沫。

怎麼辦,這麼臉微微紅著的阿昭,他好想親她一口。

她板著個臉,他就想逗得她面紅耳赤的,她此時故作鎮靜的站在那裡,臉上卻紅撲撲的,他就想親她,戲弄她!

君無紀生向來是個不要臉的人,出了這種想法后,就開始這樣做了。

「你還知道天涼,你看你光著個腳就不怕受涼?」

馮昭聞言,低頭看著自己的腳。這才反應過來自己來找君無紀的目的,正要開口詢問昨晚是不是他給自己灌輸的內力的時候,卻不想身子一把被君無紀給拉了過去。

一陣天旋地轉,馮昭坐在了君無紀的腿上,捏起她的下巴,君無紀吧唧一口就親了上去。

這動作被這個登徒子做的行雲流水,觸不及防,馮昭壓根就沒有反應過來就被佔了便宜,馮昭懵了好一會兒,才回過神來,一巴掌揮過去,被君無紀笑嘻嘻的躲過了,再揮過去,直接被君無紀握住了手。

馮昭斥道:「你找死!」

君無紀饜足的舔了舔嘴唇,笑眯眯的攔住馮昭:「阿昭,我可是又救了你一次,向你討要一個吻,不過分吧!」

風流浪蕩的登徒子!馮昭咬牙,騰出沒被他控住的左手想要將他按回榻上。誰曾想這人竟然抓著她的手不放,她伸手一推,他倒了下去,但是連帶著馮昭也跟著倒了下去。

「主子,我的東西已經收拾好了。」收拾好東西準備來辭行的李順跨進門來說道:「小的這一去…….」

抬眼看著軟塌上的場景,李順的眼珠子掉在了地上,剩下的話全部都卡在了喉嚨裡面。

這個一向孤傲冷清的蕭大小姐,此時正以一種餓狼撲食的姿態,將自家的主子壓在身下,雙手撐在他的身側,半個身子都覆在自家主子身上。

而自家的主子,衣衫不整的躺著,雙眼水光泠泠,嘴唇輕咬,說不盡的風與情。

李順愣了一秒,然後立馬轉身就要跑。

「站住!」馮昭臉色變青,扭頭看著李順:「你不是有話要跟你家主子說?你跑什麼?」

李順仰天長嘆,他能不跑嗎?撞破了自家主子夢寐以求的好事,要是因此被耽誤了,自己不被自家主子碎屍萬段才怪!

李順苦著一張臉,哆嗦著轉身,一雙眼睛看著地上,「主…….主子,蕭大小姐,小的什麼也沒有看見!」

撐著身子離開床榻,但是沒想到衣袖被君無紀壓住了,身子剛起來,又一次的跌入了君無紀的懷抱。

李順倒抽一口冷氣,連忙用雙手捂住了眼睛。

「阿昭,你今日,過分熱情了點。」故意湊到馮昭耳邊,君無紀慢慢的吐氣說道。

馮昭立馬像是慌了陣腳的兔子,連忙撐起了身子,伸手揉了揉眉心,「不是你想的那樣!這一切,都是個意外!」

「小的都懂!小的都懂!」李順連連點頭。

你懂個屁啊!馮昭氣得臉頰發紅,差點沒忍住學著當年在軍中那般爆粗口!

李順點頭哈腰的又說道,「主子,小的知道你此時萬分不想在看到小的,小的也知道你和蕭大小姐還有要事沒做,主子放心!小的這就告退!」

說完,一溜煙的就走了。

順便還將外面的宮女太監也趕走了。

「哈哈哈…」軟塌上的君無紀斜躺在床上,笑的一臉的壞水兒的看著馮昭,「阿昭,此番你是逃不掉了,要不,咱們提前將這洞房花燭夜辦了吧!」

冷冷的看了他一眼,馮昭捏著拳頭咯咯作響,問道:「你是不是真的很想死一死?」

笑聲一窒,君無紀收起了笑容,乖乖的攏了攏自己的衣衫,:「就知道凶我,也不知道剛才是誰撲在我身上來著……」

「你還說?」惡狠狠的聲音傳來,君無紀立刻合上了嘴。

「昨夜可是有人給我傳輸了內力?」

終於想起了正事的馮昭,連忙將話題岔開。

「對啊,我心疼你,就讓李順給你度了內力。」君無紀點頭。

「是李順?」

「對啊!」君無紀疑惑的看著馮昭,「怎麼?難不成因為我沒有武功,沒有親自給你運輸內力,阿昭你就嫌棄我了不是?」

看著此時皺著一張騷包臉,一臉委屈的娘娘腔樣兒,馮昭果斷的否定了自己的猜測,看來,懸崖上那次真的只是一次巧合,而昨晚真的是李順給自己運輸的內力。

「你就是會武功,我也嫌棄你!」馮昭沒好氣的說道,然後說道:「多謝六皇子昨夜的出手相救,昭寧今日回府,定會讓父親親自道謝。」

「啊?這就要走?」君無紀的臉立刻就垮了下來,一臉不舍的說道:「那再親一個唄!」

馮昭扭頭就走。

。寫了一堆撮合姻緣的是是非非,並不詳盡記錄二人的身份特徵等。

且寫的最多的是晚晚的事情,蕭瑾喻的事情只是口頭上跟他們做過彙報,書里寫的並不詳細。

對於這樣的情況,那人的解釋是這樣的。

說自己畢竟是個男人,所以在人物選擇上比較有偏向。

於是乎他就側重的關注了晚晚的是是非非。

可是這些對何夫人來說並沒什麼用,所以何夫人瞧也不願意瞧,直接丟到一邊。

倒是何員外,平日吃早飯時沒事幹,順手拿過來當解悶的故事拿來看看,每每……

《紅娘不好當》第208章抬着嫁妝上門逼娶「你也喜歡華國的圍棋?」

洛塵執黑子,有些好奇地問道。

莎迦的嘴角上掛著若有若無的笑意,伸出夾著白子的白皙手指在方寸棋盤上輕輕一點:「只是略有研究而已。」

「這可不像是略有研究。」洛塵的目光凝視著莎迦。

莎迦的發色與自己一樣,其甚至連眼眸都是那種桑坦紫色,非

《全職法師之從亡靈開始》第275章朱雀遺迹「舉個例子,今年你們穿越過程中遇到了沼澤,那明年就不會再讓那些人遇到沼澤。」

「說白了就是不想讓你們這些成功穿越遠古森林的人回到國家之後,跟那些人傳授如何穿越遠古森林的方法。」

姜晨想一想就明白了,吳剛的意思,遠古森林和遠……

《我的師尊超級無敵》第兩百一十二章解鎖新地圖? 「到了你就知道了。」

封晏淡淡的說道。

開了半個多小時,終於抵達目的地。

她震驚的看著眼前,道:「遊樂園?」

她很快反應過來,開心的蹦了起來,然後趕緊去買票。

門口有賣棉花糖糖葫蘆的,她趕緊買了兩個。

他在後面跟著,嘴角勾笑,知道她還是孩子心性,很喜歡這兒。

即便今天是工作日,但園子里依然很多人。

封晏突然上前牽住了她的手,她心頭一顫。

「跟著我,別走丟了,不好找。」

他低沉沙啞,富有磁性的嗓音縈繞耳畔。

她的心臟都漏掉半拍。

似乎從靈魂深處,很渴望他這樣的溫柔。

錯覺,一定是錯覺。

她如同觸電一般,費盡全力掙脫開,惹得他微微攏眉,不悅的眯眸看著自己。

她吞咽口水有些害怕,突然看到旁邊的店鋪賣手環,立刻去買了一個,套在了兩人的手上,中間有條繩子牽著。

她指了指前面一對母子:「你看,這樣我們就不會弄丟啦,我還可以自由活動一段範圍,多好!」

她為自己的機智點個贊。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