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封印大陣畢竟是當年人類大能以無上靈法所布置的。即便是魔皇大人,在數千年時間也只分出八道分魂。魔皇大人也未曾料想,會有四大宗門出現,會在原有大陣之上又布置一個陣法。」

「這個陣法限制了我們七個種族,也限制了我們溝通魔皇大人。時間一長,我們就成了獨立的魔族,與魔皇大人斷開了聯繫。我們無法離開這個誕生之地,更無法真正強大起來,最終淪為了人類豢養的工具人。」

「你說魔皇分出八道分魂,為什麼這裡只有你們七個種族,另一個在哪?」

「另一個也是第一個鑽出封印的分魂,只可惜他太過自大,還沒有真正強大起來,就被人族大能封印了。他是魔皇大人最有可能借體突破封印的分魂,如果他能來到這裡,魔皇大人就會蘇醒過來。」

mt_adplace_blog_post_img

徐真聽完,確定了豬頭人口中的分魂是誰。難怪徐天會第一個解封劫羅嵐,如此一來,擁有劫羅嵐的徐天,想要放出魔皇,比徐真想象的還要簡單。

或許是說出了許多秘密,豬頭人望著徐真,什麼也不打算隱瞞。

「其實我們比你們這些靈蛇島上的人要幸運一些,雖然同被豢養在這個鳥籠里。你們的存在,只是為了讓血精催生。」

徐真微微怔住,不明白豬頭人突然說出此話何意。

「你看看你手中的血精,你的靈魂力那麼強大,應該能夠感受到。」

徐真將信將疑的將神靈力注入血精之中,下一刻他的神色變得凝重起來。

這血精之中除了精純的靈力之外,還有隱藏極深的靈魂力,生靈血氣以及一絲絲詭異且強大的未知力量。

「感受到了?你現在知道血精是用什麼催生的了吧?」

生靈。

每一塊催生的血精之中都有許多人類的血氣靈魂。

「你們所謂的四域大比,來自四域的天驕,最終都會在這血精之中,成為四大宗門提升修為的東西。正是那一絲魔皇的道韻,六百年來,讓四大宗門趨之若鶩,殺了多少島中人?而你們卻夢想著進入四大宗門,真是可憐。」

「你的意思是從沒有人離開過靈蛇島?」

豬頭人的話,讓徐真再一次驚訝。如果真如豬頭人所言,那他們這些所謂的四域天驕,終其一生為之努力修鍊的盡頭,不是幻想中的榮耀,而是成為他人修鍊的材料,這是何等的諷刺?

裴蘿婉,寧願失去一國之民,也要參加的四域大比?

就是這樣?

「那你認為,這靈蛇島為什麼會被大陣籠罩?四域為什麼會有守山人?四大宗門就是要屏蔽你們島中人接觸外界,讓你們為著他們給予的幻想拚命修鍊。」

「人類,你要清楚,修鍊之人的靈魂血氣,可遠比尋常百姓更加精純強大。」

「這一次的四宗使者,從出現的那一刻,我就知道,他們已經藉助魔皇道韻製造了戰王。有這樣的效果,四宗只會更加貪圖血精的力量。他們會需要更多的血精,殺更多的人,你們島中人才是真正被豢養的豬玀。」

徐真像是被閃電擊中,僵硬的愣在原地。他似乎想起當日靈王的話來,靈王曾經為了生靈寧願自己身死,可到頭來換來的依舊是人類的自私。所以,他放棄了至陽之氣,成為了像邪王一樣的人。

邪王?

徐真突然覺得邪王沒錯。

這樣的世界的確需要重鑄。

良久。

徐真長長嘆了口氣。

「所以明日的加固封印其實就是讓我們來送死的?」

豬頭人點頭。

「我不明白,以你們的實力如何擊殺我們這些人?」

「殺你們不需要我們動手。只要你們拿著血精還有你腰間的令牌,靠近陣眼,那陣法之力便會將你們禁錮擊殺。然後,血精會吸收你們的靈魂血氣,再由我們以魔族手段催生血精,交付四宗使者。這就是四域大比,四域天驕的歸宿。」

「那陣眼在哪?」

豬頭人一愣,肥大的面容上露出古怪的神色:「你都知道陣眼之地是陷阱,你還打算過去?」

「陣法,我也懂那麼一些。既然你跟我說了這麼多,我在想,能不能破壞這個陣法,放你們離開這裡。」

徐真的話像是天籟,像是寒冷冬夜突然燃起的火焰。豬頭人不敢相信的,急走了兩步:「你你說的是真的?」

「既然,有人想要喚醒魔皇,有人想要豢養魔皇,那我就幫幫他們。你只需要告訴我陣眼所在,我成功與否,對你們而言無關緊要。」

豬頭人高大的身軀,微微顫抖起來。即便他知道徐真極有可能死在陣眼之地,但是那一絲絲的希望,他還是不願放棄。

「陣眼就在洞穴深處的祭壇中心。人類,你需要我們做什麼?」

「當我從沒有來過。」

豬頭人點頭,示意豬頭人族閃開道路,讓徐真通過。

經過那些小豬頭人的身邊,徐真駐足,蹲在一個估計只有四五歲的小傢伙身邊:「你見過太陽嗎?」

小豬頭人搖搖頭。

徐真便起身徑直走入了黑暗之中。

雌性豬頭人來到雄性豬頭人的身邊:「你跟他說的太多了,這樣會打破我們平靜的生活。」

「平靜?只要我們還活在四宗的掌控下,就沒有平靜。你看看那些小傢伙,他們根本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有多大,這樣活著毫無意義。」

豬頭人說著望向徐真離去的地方:「或許只有一絲可能,我也希望能夠離開這裡,帶著你們找尋一個真正平靜的地方。」

「而不是在這裡,把殺人當成生存。」

徐真緩步而行。

豬頭人說的話,徐真相信。因為他的神靈力可以洞悉身邊人的內心,只要對方的靈魂之力沒有他的強大,他就可以輕易分辨對方說的話,是真是假。

豬頭人想要自由。

他看的出來。

徐真握著豬頭人給他的血精,在這昏暗的甬道中,他能夠感受到血精的變化。

視線的盡頭,終於出現一簇火光。

透著火光,徐真能夠清楚看見豬頭人所說的祭壇。

這祭壇十分巨大,四周插著雕刻怪異圖案的圖騰柱。徐真大致看了一眼,共有三十六根圖騰柱。

而此刻,其中一根圖騰柱正緩緩散發著徐真並不陌生的氣息。

魔氣。

這些魔氣從那一根圖騰柱的雕刻口中吐出,像是受到吸引,匯聚在祭壇中心的地方。

隨後,這些魔氣開始變化,變成各種血精獸的模樣,隨著魔氣的供應,祭壇中心的血精獸開始變得實質起來,生出血肉經脈。

這個過程並不快,徐真看了好一陣,也沒有等到祭壇中心的血精獸活過來。

然後,在祭壇的後方,有著一個漆黑無比的黑洞。當徐真出現在祭壇附近的時候,那黑洞終於開始變化,釋放出一股強大的法陣氣息。

與此同時。

【宿主成功發現七品高階法陣《七星踏月陣》,是否破解,修鍊?】

徐真嘴角掀動。

無限的能力才是他無視豬頭人提醒他法陣恐怖的倚仗。

無論眼前的法陣有多麼強大,玄妙,在無限系統眼中,破解只是時間問題。

【系統正在努力破解陣法禁制,請宿主稍等……】

趁著這個時間,徐真也是在腦海中重新整理一些信息。

四大宗門把靈蛇島的人當做製造血精的材料,對於魔皇的事情,他們或許知道,很可能只是猜測。面對血精這樣強大的功用,四宗選擇忽視魔皇,甚至將魔皇當成他們製造戰王的工具。

而徐天,想要喚醒魔皇。至於因為什麼,徐真無從查起。就目前來看,四宗要催生更多的血精,需要屠島獲得靈魂血氣,徐天喚醒魔皇也需要屠島。

不管怎麼說,這一次靈蛇島上的人都躲不掉成為獻祭品。

「看來這個四域大比還是不參加的好。但是如何勸說那些四域天驕呢?」

「豬頭人說過從沒有人離開過靈蛇島,但是從白天來看,那個聶人狂十分欣賞陳星海,甚至也揚言帶我入羅浮門,他難道不知道這其中的隱晦?」

徐真徘徊著思索著,無限則盡職地破解著七星踏月陣。

片刻之後。

【系統成功破解七星踏月陣,宿主當前可修鍊此陣,是否修鍊?】

「是。」

【宿主成功修鍊《七星踏月陣》,受修為影響,宿主無法布置七星踏月陣,可更改現有陣法禁制。】

看著提示,徐真鬆了口氣。

「雖然無法布置,但是能夠更改陣法,就已經足夠了。」

豬頭人等七個種族,具體都是如何,徐真尚不能確認,能夠更改陣法,他就能夠將這七個種族釋放出去,不再受四宗控制。

「接下來,還是先更改陣法的攻擊禁制。」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徐昭容的車停在公司大門口。

洛桑上了車,跟徐昭容一同到了商場。

徐昭容帶著她進了一家珠寶店:「桑桑,這兩天我就多跟你出來逛逛,要不然要一段時間沒有機會跟你逛了。」

洛桑奇怪地問她:「為什麼?」

徐昭容解釋:「我平時跟你爸爸在外邊旅遊習慣了,停不下來,而且他還

《偏執傅少的心頭肉》第263章桑桑撒嬌記(3) 「還來?」浮光再問。

男人連連擺手,「不來了不來了!」

「再來我覺得我就不能兌換承諾了。」為何?沒了小命還怎麼兌現承諾?

浮光收手。

浮光一收手,男人立即朝浮光扔了一把匕首。

「鬧鬧!」原墨辭瞳孔緊縮,他驚呼,嚇得心神俱裂。

然而原墨辭和男人只看見那把匕首就在浮光面前停了下來,就懸在半空中。

「我靠!這是高手,這是高手!」男人徹底服了。

「我服了啊,流弊!」

浮光冷笑,她一隻手掌控匕首,說道:「服了?那還不夠。」

「去。」浮光道了一聲,那匕首直直朝男人肩膀飛過去,這速度奇快,男人也只是看了一眼,大腦都還沒做出反應,然後就感覺肩膀劇痛襲來。

他低頭一看,肩膀那處的衣服已經被血染紅了。

「現在服嗎?」浮光問道。

男人咬牙,忍著劇痛靠著身後的樹站起來,他說:「服,很服氣!能讓我向廣服的人可不多,你叫浮光?」

浮光微抬下顎,十分不屑的說:「叫大佬。」

向廣心悅誠服,他喚道:「浮光大佬。」

「承諾和誓言都還記得?」浮光又問。

「記得!」向廣說道。

所謂的誓言他不怕,但是他怕浮光,這樣厲害的人即便是個無冕之王也十分恐怖。

他向廣既然能作為一個山寨的大當家,那麼能力和和眼光就絕對不會太弱。

「那浮光大佬要我做什麼?」他沒有像張無忌說的那樣,要不違背道義,他什麼要求都沒有,可見他沒什麼底線。

浮光看向原墨辭,原墨辭平復了心裡的狂跳,他握緊了浮光的手,握緊了她的手自己的內心才稍微安定。

「你想他做什麼?」浮光目光柔和下來,她能感受到原墨辭內心的不安。

原墨辭說道:「這個承諾我要暫時寄放在他那兒,時候到了我自然會說。」

向廣微微蹙眉,這個要求委實讓人不爽,但是再不爽他還是應下了。

「走了。」

浮光牽著原墨辭往回走,原墨辭沒有再看向廣,他對向廣一丁點好感都沒有。

曾經他還沒見過向廣的時候心裡想著既然能被耶都百姓愛戴,那麼必然是一個十分優秀的人,如今看來,真的很讓人失望。

「那個人是誰?」浮光問道。

原墨辭溫柔的說:「耶都有三個山寨,向廣是其中一個土匪頭。」

浮光默了,就這水平就是土匪頭?

二人剛剛回來,這珠寶鋪的老闆已經親自帶著人來了邱老大的山寨,剛剛到的時候他還有些害怕。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