硬闖罡風地帶,身上的血肉被消磨的不輕,要不是它是黑龍一族,就算換個龍王這會兒估計都要重傷催死。

雖然黑龍王也沒好到哪去,身上重傷,但是他後面還有一個怒氣值滿了的瘋子,所以他只能繼續逃,而沒時間去懲罰那個敢對自己動手的螻蟻。

黑龍王越過翁老,伸手一探取走許多龍骨,顯然是想依仗龍骨護自己周全,繼續通過下一道深淵。

林天成一路緊追,不過那傢伙速度太快愣是一時半會追不上。像黑龍這種級別的強者,真要是下定決心要跑的話,確實難以擊殺。「翁老,你就在這等我,我一會來接你!」

mt_adplace_blog_post_img

話落,林天成也越過翁老繼續朝着黑龍王追了過去。

黑龍王仍舊拚命逃竄,剛才一個大意,中了一個卑微的螻蟻減速術法,這減速的效果雖然不怎麼樣,但是這持續時間還挺長,還好自己速度夠快。

不過,當他越過第二道深淵即將抵達對岸的時候,又有異靈對他動手,讓他的速度再次減緩了半分。

黑龍王依舊沒有搭理不管不顧的繼續朝前遁走,只是,很快第三道,第四道深淵,都是在自己即將抵達短的時候就會有一隻異靈從出來阻擋一番,讓自己的速度一再減緩。

此時,黑龍王有點崩潰了,這一路上怎麼冒出這麼多異靈?

難道是林天成提前佈置好的後手?否則為什麼都幫他阻擋自己,而對他不管不顧?

「這小子究竟是什麼人?他怎麼提前就佈置了這麼多人接應他?難不成他早就知道我會逃?」

…… 第1774章

她聽辛裕說過,辛寶娥自從離開國醫院后,就在辛將軍的要求下,留在家裡照看辛夫人,很少出來走動。

倒是沒想到會在這裡碰到她。

即便胡警長那邊已經查明,范同生等人被毒殺一案跟辛寶娥無關,可鑒於辛寶娥之前的所作所為讓她心中仍有疑慮,她對辛寶娥並沒有多餘的好感。

所以,她只遠遠地看見了她,目光便從她身上一掃而過。

辛寶娥也看見了秦舒。

臉上的神情頓時複雜了起來,然後迴避似地將臉微微轉了過去。

明顯也是不想跟她打照面。

倒是走在她身旁,正跟她交談的女人下意識地順著她的目光朝秦舒看了過去。

這一看,女人臉上訝異之色一閃而過,而後,那雙眼便激動地亮了起來。

「元副院長!」那女人高聲喊道。

手裡還挽著辛寶娥,便迫不及待地走向秦舒。

這一下子,辛寶娥和秦舒是想避也避不開了,硬著頭皮被拉到了秦舒面前。

秦舒倒是沒什麼,眉頭微微一蹙便釋然地鬆開了,坦然面向兩人。

自動忽視了辛寶娥,目光落在那熱情的女人身上,只覺得對方有點眼熟。

至於辛寶娥,則是目光躲閃地垂下眼眸,尷尬之餘,餘光狐疑地瞥著身旁熱絡跟秦舒打招呼的女人。

「元副院長,您不認得我沒關係,我認得您!」

女人邊說著,主動朝秦舒伸出手做自我介紹,「我叫葉夢宣,這家醫院的院長葉廣鴻是我爸爸!」

聽到女人的身份,秦舒臉上露出恍然之色:「原來是葉院長的千金,幸會。」

同時,回握了一下葉夢宣的手。

她現在總算想起來,為什麼覺得對方眼熟。

剛來的時候看了眼醫院大廳里的介紹欄,這葉夢宣赫然在其中,與院長葉廣鴻的位置相距不遠。

因為兩人同姓葉,相貌又有一些相似,秦舒還好奇地多看了一眼。

葉夢宣緊握著秦舒的手,捨不得鬆開似的,語氣驚喜而熱情:「元副院長,您怎麼會到我們這兒來啊?去我辦公室里坐坐吧,我父親早就想認識您了,要是知道您今天過來,肯定會很高興的!」

「謝謝了,不過實在抱歉,我一會兒還有事要去辦。」秦舒客氣地拒絕了。

葉夢宣聞言,明顯有些失望,卻並沒有強求。

改口說道:「能留個您的私人號碼嗎?以後有空的時候咱們隨時聯繫,我真的很崇拜您呢!」

「沒問題。」

秦舒跟她互換了電話號碼。

辛寶娥站在一旁,看著這一幕,心裏面不禁有些發堵。

她跟葉夢宣打了多年的交道,深知這個女人比自己還要清高自負,極少在人前低頭,更別說像剛才一樣諂媚討好地去要電話號碼了。

這也是她覺得奇怪的地方。

因此,等秦舒離開后,她便迫不及待地說道:「夢宣,你什麼時候這麼崇拜元落黎了,之前沒聽你提起過呢?若是比醫學造詣的話,比她強的大有人在……而且,她的身份還有待查證。」

「這不重要。」

葉夢宣想也不想地說道,剛展露在秦舒面前的熱情,此刻隨著秦舒的離去,早已不見半分蹤跡。

她轉頭看了眼困惑的辛寶娥,輕哼一聲,說道:「國際醫學比賽,你知道嗎?」

辛寶娥立即點頭,「知道。」 —————————–

蓋麥爾一陣的無語,天下還有這樣的事情?她不相信,看向了驪珠,後者點了點頭。

怪就怪驪珠方才沒跟她解釋清楚。

武多寨主走了進來,聽了老三的彙報,他叫來了老四。之後,他二話不說當眾摑了老四一個大嘴巴子。

還勒令他向蓋麥爾小姐道歉。武老四走到蓋麥爾面前,對著她深深地鞠了一躬:「對不住了。」

這麼一景,本是該非常和諧的一幕。誰知。在眾目睽睽之下,卻引發了新一輪的嘲笑聲。

大家都笑得合不攏嘴了。究其原因,原來武老四還是在鑽別人的空子。他這麼地行大禮。在夷疆原來是迎親時新郎對新娘才專有的禮節!

這麼一說,蓋麥爾就更加地生氣了。武多寨主看到了,責令他向蓋麥爾小姐跪下,他不敢不從,這次是認真的了。

這還不算,武多寨主還罰他到隔壁的房間去。整個的宴會間,不得再看到他武老四!

這下子有些個狠了,武老四沒有辦法,只得灰溜溜地退了下去。宴會如期地舉行,宴會現場可以說是井然有序了。

宴會上面,武多寨主還不厭其煩地對大家介紹著許林一行人的身份。許林不想他介紹得太多,免得將於身份曝光了會有更多的麻煩。

沒想到的是,武多開口道:「這個,有什麼嘛?你們是來自寶島的同胞,現在咱們又是親人了。不隆重介紹,那個能行么?」

驪珠姑娘也站在人群里,她的身邊是蘇雲曦,再往後就是許林和蓋麥爾了。

大家都吃了個不亦樂乎,直到太陽偏西的時候才正式結束。

接下來,又要是準備晚餐的時間了。誰知,這裡壓根兒就沒有晚餐,所謂的晚餐就是宵夜了。

許林他們還感到慶幸呢,不然的話肚子裡面那真的就是無法容納了。

雖然是海納百川。但他們的肚子畢竟還不是海,還沒有海的容量。許林想要推辭掉晚餐,被身邊的兩個美女拒絕了。

「你不吃可以,女生不吃卻不可以。」蘇雲曦道,「我剛剛才愛上這裡的宮保雞丁。」

「對,這裡的宮保雞丁才是最正宗的。」聽到了這個,驪珠也發表了意見,「天下之大,據說宮保雞丁就出自這裡!」

這樣的話。蓋麥爾也是贊成的。原來,在她的老家布哈拉,也有這道菜。只是,遠隔千山萬水,到了那裡后,正宗的宮保雞丁,也就變成了大盤燒雞了。

許林也是吃驚,原來兩道不同的菜之間,居然還有這麼一道血緣親情在裡面。有了這麼多人的反對。他也就不再推辭了。

「好了,好了,有什麼要求,你們自己去跟武多寨主提吧。我,現在是要去休息一番了。」

說話時,許林已經是疲倦得不行。他心裡隱隱約約地感受到。提前睡覺是不可能的,他還可以提前閉目養神片刻。

接下來的時間,就屬於他的自己時間了。他先是在一號主卧里躺了十幾分鐘,就又起來在客廳裡面來回地走動了。

幾個美女居然達成了協議,在客廳里玩撲克牌遊戲。

三個人中,有兩個來自華夏。照理說,玩牌也應該遵照華夏的規矩來吧。可是這次偏不,規矩居然是布哈拉的那個蓋麥爾定下來的。

她們在玩那種叫做「跳馬」的遊戲,就是看誰跳得高。看誰跳得遠。跳高跳遠的規矩就是,踩著對方的牌來動作。

這樣的玩法,也吸引了許林的注意。蓋麥爾很有面子的說:「許先生。要不你也來看看。」

許林走了過去,站在了蓋麥爾的背後。他的對面,就是那個美若天仙的驪珠姑娘了。

驪珠姑娘現在。最希望看到的人就是許林了。她不僅希望他站在自己背後,也希望他能在自己的視線里。

這樣的矛盾著,驪珠的牌就越打越爛了。

許林看了都不好意思了:「怎麼了,驪珠,我來幫你看看?」這麼地說著,他就站到了驪珠的背後。

有了許林這個依靠,驪珠很快地就反敗為勝了。她臉上的笑容,也就更加地燦爛了。

當天晚上,蘇雲曦跟蓋麥爾又開始糾結了。驪珠還住在一號主卧,那裡還包括許林。

兩個女生還在想像著別的事情呢。有了這種事情,她倆也不再去想別的了。蓋麥爾是這麼說的:「昨天的抓閹,還有效呢。」

她之所以能如此地寬容。就是因為她知道,蘇雲曦比她更需要許林。看到蘇雲曦那怨毒的眼神,她的心裡,也就在剎那間釋然了。

到了休息的檔口,兩個女生早早地就衝過了涼。惟獨驪珠不然,她等到了很晚的光景才出來。

大概是在等待什麼事的結束吧。

九點半的時候。連許林也洗過澡了。又一個浪漫和激情的夜晚開始了,這次持續的時間也很長。

凌晨三點鐘的時候,他才有空去睡覺。

第二天中午的時候,武多寨主又備了桌五百塊的午餐。餐后,許林想跟武多寨主聊會兒天。

沒想到的是,武多居然是有約的。從他那焦急的表情來看,約他的那個人,應該是個女人。

「再不去的話,怕是就有些個遲了。」武多不愧是個年輕人,在這些個方面還真的是耐不住性子。

許林也不好去強留。他揮了揮手,示意武多可以離開了。武多離開后,沒有兩個小時,前面的院子里就起了很大的騷動。

起初,許林根本就不想去關注這些個事情。他正在午休,主卧裡面還有空調。現在,三個女生都擠在那張大床上。

他呢,則還是睡在沙發上閉目養神。驪珠第一個醒來的,她一醒來就有很大的意見了。

「啊呀,不好,前面出事,出大事了!」她說著話,就向著前面的院子跑去了。

沒幾分鐘,她就又跑了回來。這一回,她徑直就是回來報信的:「我告訴你們,前面真的出大事了吔!」

「到底是怎麼了嘛。」蘇雲曦正睡得睡眼惺忪,還一身的起床氣。

【本章完】

。和獸神的戰鬥已經結束了,而另外一邊,蘇悅和林若曦並沒有如想象中的那般打起來,兩個人不知道談了什麼。

當感知到另外一邊的戰鬥餘波時,蘇悅才看向另外一邊,擔憂起齊彧的安危。

獸神是亞聖巔峰,只差一步,就能從。

齊彧雖然很強,可在戰鬥這方面,還是沒辦法和獸神相比。

《我的魔教聖女大人》第一百一十二章矛盾初現 啪嗒!

接聽電話的李庭雲,突然聽到自己兒子李天虎,在救援是不慎落水,現在下落不明,他整個人如同石化一半,手中的手機直接掉在沙發上。

「庭雲?你怎麼了?」

「爸?你沒事吧?」

看李父神情不對,李母與李珊珊急忙開口詢問。

就連劉小青也是十分擔憂的看着李父。

李父李庭雲臉色蒼白,眼圈明顯已經紅潤,自己兒子落水下落不明,他怎麼可能會坐的住,冷靜下來?

「天虎出事了,我要去巫山縣!」

李父站起身來,告知李天虎出事了,便急忙朝書房走了去。

「什麼?這怎麼可能?庭雲,你把話說清楚!」

聽到自己二兒子出事,李母騰的一下站起身來,跑着追向書房要問明白。

「二哥他……?」李珊珊木訥了。

剛才自己還在擔心,沒有想到這麼一會功夫居然成真了?

她心裏很是不安,甚至責怪自己說誰不好,居然真的應驗了?

「不行!我也要去巫山縣!」

含着淚水的李珊珊,心裏實在無法平靜,她急忙起身,吵著要跟着自己父親去巫山縣一趟。

看到李家三口人心慌意亂,都為了李天虎而在着急,劉小青心裏突然有些不是滋味。

想到雷凌也在巫山縣,她當然也怕雷凌出了什麼事情。

「大哥,你一定要平安的回來才行!」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