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真夠亂的!

當然,趙信對他們家族的這種明爭暗鬥是不感興趣,他來這是幹活的。

「族長?」趙信故意皺了下眉,「你成族長了,池萬呢?!他不會是舉報我之後害怕跑路了吧。」

「你還敢提!」

mt_adplace_blog_post_img

池洪虎咬牙怒喝道。

「嗷……我知道了,死了?」趙信咧嘴一笑,「嘖嘖嘖,果然年紀大了身子骨不夠用,就一道劍氣都扛不住么?死了也好,他那種人啊,死有餘辜。」

「放肆!」

「嗯?」

就在池洪虎怒斥的瞬間,趙信目光驟然一寒,雙眸凝望著池洪虎的雙眸。

剎那間,

池洪虎就好似墜入冰窟一般。

腳底不由自主的向上冒著寒氣,渾身都僵硬住,都忘記了呼吸。

「兔崽子,你還敢跟我齜牙咧嘴?」趙信凝眸冷嗤,「你爹,老子弄死他都是彈指之間,你覺得你比的上你老子么?」

池洪虎下意識的向後退了一步。

他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要退,當他退後這一步才察覺這中間異樣,還有周圍眾供奉、族老、客卿們的目光。

身為族長,他不能露怯!

而且,

他的那胞弟也在等著看他笑話。

朝一旁看去,果不其然跟他有著幾分相仿的中年人正一臉戲謔的望著他。

那神情就好似在說……

族長?

有夠丟人的!

「傻鳥,你別笑,說他沒說你么?」

突然間,趙信冰冷的聲音接踵而至,還在戲笑池洪虎的那中年人錯愕的回頭。

「看什麼看,就說你呢。」趙信冷哼一聲,「看你這德行,也是池萬的兒子吧,你叫什麼名。」

「我……」

「算了,你不用說了,看你就一副路人甲的長相,不配擁有姓名。」趙信直接將中年人打斷。

頓時,池洪虎的胞弟就臉色就變得難看發黑。

剛剛吃癟的池洪虎趁此機會,也是報復性的露出嘲弄的笑。

他的眼神就好似再說……

呵,彼此彼此!

殊不知,這對哥倆的鬥法,周圍的所有人都看的一清二楚。那些供奉、客卿倒還好,可是那些族老們無一不是黯然生嘆。

如若家族落到他們倆的手中,池氏怕是離衰亡也就不遠了。

「呵,你還挺高興?」趙信戲謔的聲音又接著襲來,讓池洪虎臉上的笑驟然僵住,「你們哥倆,五十步笑百步,有什麼好嘚瑟的啊。我也是納悶了,就你這種熊貨竟然能當族長,我建議你們池家就地解散。」

「你……」

「噓!」

趙信抬起手指示意池洪虎禁聲,微微一笑。

「是不是我給你們太多好臉,讓你們忘了我來是幹嘛的了?池萬那個老不死的死了,那……你們來跟我說說,到底是誰,向統帥部舉報的我,啊?!」

剎那間,冰息席捲前堂。

彌千里寒霜! 白敏被彭若若的兇悍嚇跑,周圍圍觀的村民們被彭若若那漫不經心的目光一掃,都想著她之前,那徒手摺斷成人胳膊粗的木棍的兇狠勁兒,臉色變了變,紛紛轉身就走,這家的熱鬧不能再看,媳婦太兇狠了。

見圍觀的人群也走了個七七八八,彭若若才揚著笑臉,招呼著大家進家門,還把田中文三人都介紹給大傢伙。

知道白敏那個女人是在彭若若他們出攤之後就來的,老人還沒來得及下地幹活,田中文三個主動問了家裡的地在那兒,就想去幫著家裡做田裡的活,被彭老爺子攔住,硬是沒讓他們去。

兩個老人都是閑不住的,現在他們身體都還好,也還幹得動,而且,照老爺子的話說,他們是兒子請來保護大兒媳婦的,可不是請來幫著她們家幹活的。

於是,由於還沒有準備晚飯,(現在的村子都是吃兩頓,早上五,六點吃,下午一頓3,4點吃,)彭若若帶著建蘭進了廚房,兩老和建州去了田間。

幾個小傢伙就在院子里做點他們能做的事情,而田文中三個大男人,一看家裡所有人都忙活上了,他們沒啥事干,便自己在屋子裡找事做,家裡的水缸已經空了一大截,藍峰就去挑水,石國華幫著劈柴,田中文幫忙修繕屋頂。

他們這一家人忙得熱火朝天,那邊,白敏在彭若若這裡吃了癟,捂著臉,一路哭著跑回自己借往的地方。

她也借住在村子里,離彭若若的家很有些遠,也是一戶農家,主人現在都去田裡幹活,還沒有回家,可是她進院子的時候,就發現小院裡面有人。

抬頭,就看見小院當中站著一個俏生生的小姑娘,那小姑娘的打扮就和城裡人一樣,一身雪白的連衣裙,頭上還扎著兩隻粉色的蝴蝶結,皮膚粉嫩雪白,兩隻大眼水汪汪的,高抬著下巴,正傲慢地看著她。

白敏吃了一驚,問道:「你是誰?來我家幹嘛?」

站在院子里的小姑娘正是李仙兒,因為重生的原因,她知道這個白敏的存在,也清楚的知道白敏的心事,她現在想要對付彭若若,屢次失手,便想到了利用白敏,現在這個白敏如她預期般出來的正是時候。

原以為這個白敏和她一樣是城裡人,據說還也是高幹家庭出生,李仙兒以為白敏會是她的助力,可是在今天,她偷偷藏在空間里看見了白敏和彭若若兩人之間的對陣,這個女人在那個彭若若的面前,同樣是一敗塗地,還真是太沒用了。

李仙兒滿臉嫌棄地看著她,心裡想著真是白瞎了一副好牌,淡淡的說道:「你不用知道我是誰,你只要知道我是來幫你的就行了。」

「就憑你,這麼小一個小女娃兒?」白敏狐疑的上下打量著她問。

李仙兒高傲的抬起頭說:「就憑我,只要你聽我的,我幫你奪回你的男人。」

這麼點小姑娘,站在自己面前大言不慚地對自己說,幫自己奪回自己的男人,白敏的嘴角不由自主的抽了抽,這小女娃兒真是說大話也不怕閃了舌頭。

。 「錢對我來說只是一個數字。」

大家聽到葉秋這句話,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好,實在是太裝嗶了。

至於曹春梅母女,心裡一個勁的懷疑,葉秋突然站出來說這麼一句話,是不是想搞死她們?

如果老爺子真把這件事情交給葉秋處理,葉秋又拿不出這麼多錢,那高利貸公司的人一定會弄死她們。

錢老爺子看了葉秋兩眼,問錢靜蘭:「葉秋有錢?」

錢靜蘭點了點頭。

錢老爺子還是不敢相信,說道:「她們欠下的可是三千萬,葉秋真的能拿出來?」

「能。」錢靜蘭道:「就算是三十個億,秋兒也能拿出來。」

錢老爺子雙眼瞪大,難以置信。

這時,錢多多在旁邊說道:「外公,你有所不知,表哥確實很有錢,他在京城保利拍賣行,花十億買了一件古玩,據說送人了。」

什麼,十億買一件古玩?

還送人了?

敗家子啊!

曹春梅母女嫉妒得眼睛都紅了。

其實,錢多多根本就不知道,葉秋只是叫價了十億,最後根本沒有付錢。

當然,就算要付錢,他也有。

錢老爺子有些疑惑,當初錢靜蘭他們去江州之後,他就讓錢博文在暗中調查過,錢博文後來彙報說,葉秋母子在江州過得很苦。

怎麼一轉眼,葉秋變得這麼有錢了?

難道,這個外孫也走了邪路?

錢老爺子板著臉問道:「葉秋,你的錢從何而來?是否來得光明正大?」

錢靜蘭解釋道:「爸,秋兒在江州有一個大型商場,每個月的利潤都有好幾億。」

錢老爺子一愣。

葉秋跟著又道:「我女朋友旗下有一家上市公司,每年的利潤也在百億以上。」

錢老爺子雙眼一瞪:「你有女朋友了?」

「嗯。」葉秋點了點頭。

錢老爺子頓時有些不悅。

他本來心裡還想著,給葉秋介紹一個女朋友,畢竟他的那些門生,如今很多都身居高位,如果葉秋能娶到一個大戶人家的女子,這對葉秋今後來說,會是莫大的助力。

「她是哪家的孩子?」錢老爺子問道。

葉秋反問道:「外公,您問的是哪一個?」

「什麼哪一個?」

錢老爺子說完這句話,突然想到了什麼,臉色一沉:「你不止一個女朋友?」

葉秋含笑點頭。

「混賬東西,男女之事,豈能兒戲?」錢老爺子一聲怒喝:「你腳踏幾隻船,她們若是知道了,豈不恨你一輩子?」

葉秋笑道:「她們彼此都知道對方的存在,而且還是好朋友。」

這樣也行?

眾人一愣。

錢多多看向葉秋的眼神中,有著掩飾不住的崇拜和羨慕。

表哥不僅醫術高明,武功厲害,年少多金,還有好幾個女人,實在是……

我輩楷模!

錢老爺子接著冷哼一聲,道:「你在幾個女子之間周旋,就算她們心甘情願地跟著你,可是她們家裡人會同意嗎?」

「若是讓她們家裡人知道我錢思源的外孫,肆意玩弄感情,那還不罵死我啊?」

「我警告你,感情之事不可……」

「外公!」葉秋打斷錢老爺子的話,說道:「她們家裡人我都見過,他們不反對。」

啥?

錢老爺子以為自己聽錯了。

這回連錢衛東都有些目瞪口呆。

錢老爺子意識到,自己這個外孫有些與眾不同,忍住怒氣,問道:「告訴我,你的那幾個女朋友是誰?都有什麼背景?」

葉秋回答道:「一個是我在江州認識的,開著一家美容會所。」

「另外一個是江浙四大家族,林家,林老爺子的孫女。」

錢老爺子臉色變了。

江浙林家,他是知道的,在商場上很有名,特別是在江浙那一片,林家更是一言九鼎的存在。

「還有一個跟我是同行,在我們江州醫院擔任院長,是京城白家白老將軍的孫女。」

錢老爺子眼中閃過一抹震驚。

萬萬沒想到,葉秋的幾個女朋友,來頭一個比一個大!

讓他感到不可思議的是,林家和白家都是豪門,這樣的家族,怎麼會容忍葉秋腳踏幾隻船?

葉秋摸了摸鼻子,說:「還有一個,不知道算不算?」

還有一個?

錢靜蘭有些生氣地掃了葉秋一眼,這個小子,有了新女朋友,居然連老娘都瞞,哼~

葉秋正準備說出千山雪的名字,猛然想到,千山雪是大東人,像錢老爺子這輩人,經歷過當年的苦難,心裡必然憎恨小鬼子。

當然,葉秋也憎恨小鬼子,只是千山雪是個例外。

葉秋有些擔心,自己把千山雪的名字說出來之後,錢老爺子會不會勃然大怒?

「還有一個是誰?」錢老爺子追問。

葉秋自知瞞不住了,只好說道:「還有一個就是……」

「我知道!」

錢多多突然插嘴,說道:「外公,表哥還有一個女朋友是當今最高首長唐老的孫女。」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