壓根就沒有必要,在單獨給他時間來判斷和研究。

此刻!

他說出那些話,也是因為自己有莫大的自信,所以才將其說出來的。

他的臉上也帶着淡淡的笑容,無比的自信,無比的堅定。

mt_adplace_blog_post_img

黃金海微微皺眉。

他看着葉天傾深吸口氣道:「好吧,既然你自己覺得如此的信心十足,那你就說說看……我來聽聽看,你到底是如何判斷的,i覺得這瓷瓶是那個年代的東西那?」

「北宋時期,準確的說是北宋初期官窯的東西。」

「如果我沒看錯的話這東西還是宮廷用品。」

葉天傾沒有任何的猶豫,直接就開口說道。

黃金海猛地瞪大眼睛。

震驚了。

他震驚的看着葉天傾,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這葉天傾還真的是如此迅速的就判斷了出來,這是萬萬沒有想到的,他是驚得瞪大眼睛,張大嘴巴。

要知道!

這東西上面的元素有點多,很容易就判斷錯誤,

想當初他得到這東西的時候,也是仔仔細細研究很長時間,最終還是找了很多朋友過來一起鑒定,才最終確定這是北宋時期的東西。

而且還是在查閱資料后,在和朋友談討一番后。

判斷出這東西是宮廷用品。

但是!

現在葉天傾一眼就看出來了。

這般效率,直接就讓他震驚的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他瞪大眼睛。

整個人都震驚的傻眼了。

他的呼吸也在此刻變得急促起來。

周圍的人看到這一幕,看到黃金海的這般模樣,便是驚得倒吸涼氣。

「天啊,看他的模樣,葉先生的判斷是正確的啊。」

「這葉先生屬實太恐怖了,竟然能夠在這般短暫的時間裏面,便判斷出這東西的年代,而且還能看出是宮廷之物啊。」

「葉先生果然厲害,真的是一位當代的大師啊。」

「是啊,這位葉先生的強悍之處,我等望塵莫及,只能是默默的崇拜和仰望了。」

「的確如此啊,的確如此啊,葉先生屬實是太厲害了,我真的是太佩服葉先生了。」

「有一說一啊,我要是有葉先生這能耐,我也不至於投資古玩賠錢,導致媳婦跟人跑了。」

「我靠,這事你都說出來,你不嫌棄丟人啊?」

「呵呵,丟個屁的人啊,老子破產不假,但我現在不重新白手起家,億萬身家嗎,我驕傲。」

「好吧,這位大哥你真是狠人啊。」

「狠人?我特么的是狼滅好吧。」

「啊,狼滅,啥意思啊?」

「就是比狠人多一點的意思。」

「哦,原來如此,受教了。」

在場的眾人紛紛開口,有的人在驚呼,有的人在感慨,也有的在在欽佩。

而也有的人已經是開始聊天了。

但有一點是大傢伙都有的,那就是對葉天傾的佩服。

葉天傾展露出的能力。

已經是讓在場的所有人,全部折服了。

他們誰都不服,就服葉天傾啊。

黃金海的呼吸依舊是急促的。

他直勾勾的看着葉天傾。

只是他有點不願意承認葉天傾的厲害之處,所以便是深吸口氣::「你說的不錯,但只是說出這些還不夠,你繼續說!」

他是想要為難一下葉天傾。

誰知道!

葉天傾壓根就沒有被難住。

他只是微微一笑,便是繼續道。

「很簡單啊,這東西……」

他語氣雲淡風輕的講述著。

話語不疾不徐,淡然淡定。

隨着他說出來的信息越來越多,黃金海內心的震撼也就越來越多。

最終!

黃金海死死的瞪大眼睛,張大嘴巴,整個人都已經是心服口服了。

江天南則是滿臉得意。

「呵呵,黃金海現在知道葉先生的厲害了吧?」

「我早就告訴你了,葉先生雖然年級很輕微,但實際上人家一身的本事和能耐那,你不服氣都是不行的啊。」

「就葉先生這一身的能耐,強過你我千萬倍。」

「現在心服口服了嗎?」

他淡淡的說道。

如果是剛剛他說出這些話,黃金海肯定是有一萬個不服氣。

但現在!

黃金海可沒有半點的不服氣了。

他豎起大拇指,滿臉欽佩的看着葉天傾,狠狠的讚揚說道:「厲害,真的是太厲害了,這位葉兄弟屬實是厲害啊,我望塵莫及……我就沒有和你比的資格。」

「你太言重了。」

葉天傾卻是不急不躁。

他很是淡定的回應說道。

黃金海也不在墨跡,他緩緩的站起身來,說道:「你請稍等,我去將小鼎取過來讓你過目。」

剛剛他是覺得葉天傾肯定沒啥真能耐。

所以也不願意將自己的小鼎取出來。

但現在!

他知道葉天傾並非是那種沒有能耐的人,也知道葉天傾是有真才實學的。

所以!

他便是願意將小鼎取出來,交給葉天傾觀摩,讓葉天傾判斷一下。

「這傢伙的確是對你心服口服了,這態度都已經發生一百八十度的轉變了啊,哈哈!」

江天南則是笑着看向葉天傾說道。

震驚全場。

此刻葉天傾的神奇之處,已經是震驚全場了。

所有人都震驚不行。

而黃金海也將黑色小鼎取出來,最終在葉天傾判斷下,確定這的確是先秦的東西。

而後便是和深海魔鯨王離開!

走出古玩街!

葉天傾看着天穹:「安穩太久了,神龍殿是時候征戰諸天了。」

說完這句話他和深海魔鯨王消失不見。

三天後!

神龍殿精英離開聖域大陸,征戰諸天,統一七大祖星。

。今天家裡來客人了,得做飯,更新會晚一點

。 「你可真是個大聰明!」林止似笑非笑的誇了他一句就走開了。

這話陰陽怪氣的,聽著就不像是夸人的。

「你!」唐彥說著還想要跟上去,就被副導演揪住了領子。

「行了,你先把你的戲份搞定再說,連個小姑娘都比不過。」

副導演這刀補得唐彥整個人都不好了。

「等著。」他負氣的拿著劇本到一旁認真攻讀了。

副導演笑著搖搖頭。

林止一身紅裙,迎面就遇到了一襲白衣的時晉。

走路的晃動帶動他的墨發飛揚,露出白皙如玉的臉龐。

林止手一緊,發現男子拉住了她的手,還是在大庭廣眾之下?

時晉鳳眸微眯,回過神來,發現自己已經下意識的抓緊林止的手了。

他皺著,鬆開了手,「你到底是誰?」

為什麼,林止一出現就讓他變得很奇怪,他自己都說不出來。

林止眨了眨眼睛:「時前輩,我是林止啊!」

因為時晉生人勿近的氣息,大家離得比較遠,只能看見他們交談。

季峰是時晉的經紀人,今天跟了過來,遠遠就看見時晉被林止纏著說話,連忙快步上前。

「阿晉!」

兩個人聞聲望過去,就看見一身西裝的季峰走了過來。

他目光在林止身上停留了一瞬,有些詫異。

怎麼覺得這小姑娘變了不少?

「峰哥。」時晉神色淡淡的叫了他一聲。

「時前輩,沒什麼事我就先走了。」林止禮貌的出聲。

時晉抿唇不語,林止直接走開了。

季峰聞言微微挑眉,怎麼聽著像是時晉不讓林止走啊?

「阿晉,之前她拉你炒緋聞,你現在怎麼還自己湊上去?」季峰不解的開口。

他認識的時晉可不是這樣的。

「她很奇怪。」時晉斂著眸道。

能讓時晉覺得奇怪的女藝人也是很厲害了。

要知道平時時晉對女藝人都無感,不管是誰,他甚至都開始懷疑他的性取向了。

「查一下她。」時晉看向林止離開的方向,目光滿是堅毅。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