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意思你來對付猛獁異獸?」林天成嘗試着問道。

粉色小蛇點點頭,當即游向猛獁異獸,身形奇快,卻依舊悄無聲息,宛如幽靈一般。

「呵呵……有點意思,既然你願意對付那隻最強的,那大黑熊我就試試!」林天成淡然一笑,看着重傷中的黑熊,眼中閃過精光躍躍欲試。

可是,當林天成身形衝出去之後又停了下來,仔細一想,這件事情好像並沒有那麼簡單,這隻小蛇的智慧可不亞於自己,為何會做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情?

mt_adplace_blog_post_img

要知道,一旦自己擊殺黑熊,很有可能帶着大黑熊小黑熊就逃了,到時候自己可就算是白撿一大便宜了,粉色小蛇會這麼好心讓自己撿便宜?

「靠!」林天成仔細一想,當即怒罵,看着四周環繞的群蛇,總算是明白粉色小蛇的打算。

這隻粉色小蛇顯然是想藉助自己的手幫它除掉黑熊,屆時等它處理了重傷的猛獁之後,在聯手群蛇對付自己。

也就是說,自己不過是它的一枚棋子,只要等它解決掉猛獁,那麼它只需要面對自己一個人,也就是說在場的所有人都是它的囊中之物!

畢竟此處群蛇環視,有蛇群幫助的它,想要殺死自己並不難!

「混蛋,差點被一畜生算計了!」林天成暗罵了一聲,心中也升起了一個想法。

粉色小蛇把自己趕到這邊,想要藉助自己的力量讓他對付黑熊,明顯是忌憚黑熊和猛獁的力量,自己如何不聯合那兩個打的水深火熱中的傢伙反將粉色小蛇一軍呢?

要知道,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而且這世界上從來就不存在永遠的敵人,只要聯手斬殺了這隻小蛇,剩下的蛇群根本不足為懼,屆時自己很有可能一舉斬殺這三隻異獸王者!

想到這裏,林天成心中頓時一片火熱,眼中更是閃過一抹興奮之色,三具異獸王者的血肉,應該足夠自己境界攀升一大截,甚至很有可能觸摸到巔峰境!

再不濟,自己也能解開眼前的生死危機,如果真的按照粉色小蛇的計劃,等它殺了猛獁異獸,自己再想逃,那可就晚了!

粉色小蛇衝出去后,發現林天成依舊待在原地未動,當即出聲威脅,四周的蛇群緩緩壓進。

看見這一幕,林天成心中更加確定了這粉色小蛇的打算,當即身形一閃直接殺向了黑熊異獸。

那條粉色小蛇見林天成按照自己的意思沖向了黑熊,當即也是身形一閃飛向猛獁異獸,蛇吻大張,顯然是打算毒殺猛獁異獸。

只是,猛獁異獸對於危機的感應絲毫不亞於林天成,察覺到粉色小蛇的偷襲,當即調轉身形殺向粉色小蛇,巨大的象鼻狠狠的砸向粉色小蛇。

粉色小蛇身若游龍一般靈活的就避讓開了對方的攻擊,繼續飛向猛獁異獸的身上,準備近身搏鬥。

林天成見狀,眼神微微眯起,原本殺向黑熊的身形也再次一閃,朝着粉色小蛇殺去,黑熊見狀,頓時明白林天成的打算,當即怒吼一聲也是沖向了粉色小蛇。

很快,巨大的象鼻再次揮舞,逼迫的粉色小蛇不得不側身避讓,甚至不忘反抽猛獁異獸一計尾鞭。

黑熊異獸大掌一拍,頓時四周崩飛,一股氣浪將那些想衝上來的蛇群擊飛。

林天成的長刀也站在了小蛇的身上,只是卻發出一聲金鐵交鳴之聲,那看似嬌嫩的蛇皮之上竟然只留下了一道淺淺的白痕,而林天成卧刀的手臂卻是被震的發麻,幾乎就要握不住長刀。

…… 看了一會兒這顆從各種意義上講都價值非凡的腦袋,科西移開目光,忍不住感嘆職業者世界的神奇。

都是人的腦袋,上面兩個眼睛一張嘴的,人家就是有本事,把自己的腦袋,改得跟別人不一樣。

貴好多。

科西掰著因為數量不足而無法支撐起這種級別運算的手指,露出羨慕的表情。

既是羨慕迪恩未來可以預見的富貴生活,也是羨慕他這種可怕的天賦。

羨慕中,還隱隱透露出兩分佩服和敬仰。

雖然他對於阿卡曼神魚這種直接鑽腦袋的魔寵,還是有點無力接受,但迪恩選育魔寵的思路,科西心裏卻是十分贊同的。

只能說不愧是他。

別的職業者還停留在武裝身體的級別,迪恩卻已經大跨步,上升到武裝大腦了。

一個墜星發妖,一個阿卡曼神魚,直接從外到內,全部包圓了。

另闢蹊徑也就算了,還武裝得非常完美。

攻守兼備,能力變幻莫測,完美地保證了購買者就算只剩下一個頭,也能擁有自保能力。

科西代入自己,深覺他要是有迪恩這腦子,這輩子估計都不會再為金錢發愁了。

可惜了。

除去都有五官以外,他和迪恩的腦袋,就像不是一個品種似的。

完全不能相提並論。

……不,這麼說可能還不太嚴謹。

思路突然拐彎的科西暗暗腹誹道。

看迪恩這架勢,興許已經不滿足於區區五官了。

科西甚至覺得,如果下次見面的時候,他多出幾張嘴和幾隻眼睛來,自己都不會覺得奇怪。

親眼目睹了對方腦袋裏養魚的操作之後,科西對這個男人底線的預計,已經出現了跳崖式的下跌。

目前甚至還沒落到地上。

暫時將阿卡曼神魚放下,科西退而求其次地問起了墜星發妖。

迪恩估計這小子上學,應該是沒少拿獎學金,不然飄不到這種程度。

所以他沒提貢獻值兌換系統中墜星發妖的兌換售價,直接給出了正常售賣的價格。

得到答案的科西躺倒在地上,開始盤算起自己的小金庫。

「還差一點……要是能拿到這次第一的獎勵……」

他簡單地算了算自己能夠得到的獎學金,心口再次涼了下去。

……買是買得起,但之後的飯錢,可就難了。

為了一隻魔寵節衣縮食,甚至剋扣詭影娃娃的口糧,拖累它成長的速度,怎麼想都不是個划算買賣。

丟西瓜撿芝麻的事,科西是做不出來的,所以他毫不猶豫地掐死了心口的小鹿,做出妥協。

還是買一隻B級魔寵吧,為了這個小家庭的生存,他願意做出讓步。

仔細想想鷹嘴翼貓也不錯,那個念力技能,訓練好了也不比阿卡曼神魚差太多……

看着又一次恢復心無波瀾狀態的科西,迪恩一邊感嘆大侄子在這方面的反應竟然也跟學徒們十分相似,一邊就他剛剛的表現,發表起了自己的看法。

說實話,有負迪恩的期待。

他原本以為大侄子能在同齡人中稱霸一方,實力就算稱不上出色,應該也是過得去的。

谷誰知道他這麼不爭氣。

讓人懷疑這一屆騎士學院學生的水平。

迪恩剛剛動手的時候,甚至都能隱隱聽到騎士學院那邊傳來海浪的聲音。

全是水貨。

回憶了一番科西剛剛的表現,迪恩忍不住露出一言難盡的表情。

其實客觀地說,科西的整體實力並不算差,至少在迪恩見過的低等級職業者中,還算是矮子裏拔高個的。

但這份實力,跟他現在這個首席的位置,肯定是匹配不起來的。

而且在戰術設計方面,大侄子有些過於依賴魔寵了,一旦安達爾被困住,或者敵人實行斬首計劃,這小子的應對措施,可能會出乎意料的貧乏。

這也是迪恩最擔心的地方。

憑藉安達爾這張底牌,科西或許足以橫掃騎士學院的擂台賽,但要是把目光投放到六所學院當中,他再想維持這種優勢,就難了。

尤其是面對刺客的時候。

迪恩還不知道阿爾法是什麼類型的刺客,但根據他的經驗,大多數刺客,出手講究的都是一擊致命,如果讓他趁安達爾不注意,把科西送下去了,那樂子可就大了。

他是想讓家長看到魔寵對學生們的輔助,不是想看到魔寵對於學生們的腐蝕。

這種誤解,對正在發展期的魔寵事業,會是個巨大的打擊。

迪恩可不想讓自己一手培育出來的魔寵,在大庭廣眾之下,背上這麼難聽的名聲。

所以不僅是安達爾,大侄子的訓練也得跟上。

當一個掛件沒問題,但至少也得保證自己不會成為累贅。

打量了一番癱倒在地的科西,迪恩按照剛剛那一場挑戰的手感,把自己的想法傳遞給了小藍。

他沒有給人制定訓練計劃的經驗,也沒有這方面的知識儲蓄,但小藍有。

身為一隻博覽群書的魔寵,它在這方面的靠譜程度,可比自己的主人強多了。

只是加強科西的生存能力,保證他不會在失去安達爾輔助的情況下被迅速淘汰而已,對小藍來說,不算什麼難題。

然後科西的噩夢就到來了。

加訓開始沒多久,科西就知道自己又一次低估了迪恩。

他還以為會把人當皮球拍的阿卡曼神魚已經夠魔鬼了,沒想到墜星發妖和阿卡曼神魚的組合,卻能更勝一籌。

科西甚至感覺自己就像是個玩具,被魔寵們玩弄於股掌之中。

等一天的訓練結束后,他整個人已經比來時腫了一圈,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了。

癱倒在地上,科西看着迪恩連滴汗都沒有的後腦勺,忍不住翻了個白眼,表示自己的嫉妒,誰知道剛翻了一半,就見半個魚頭探了出來。

阿卡曼神魚直勾勾地盯着他,像是發現了科西的小動作一樣,眼中閃爍出了危險的藍色光芒。

「怎麼像長了第三隻眼睛一樣……」

科西立刻裝作什麼都沒幹過一般,移開視線,嘴裏小聲嘀咕道。

第三隻眼睛?

迪恩回頭譬了他一眼,整個人繞着原地不動的阿卡曼神魚轉了個圈。

那種不知道是魚攪拌人,還是人攪拌魚的詭異場面,看得科西汗毛倒豎,直接一個鯉魚打挺,從地上跳了起來。

書閱屋 姜汪看著眼前的大路陷入了惆悵中,那平坦光滑少有落葉的地面,可不就是人為開鑿出來的路嗎。

沿著路一直走,他們可能能發現到適合人居住的地方,但也害怕會遇到食人一族。

畢竟先前聽過咕朵提起過了,這個島上的部落人對待外來人並不太友善。

慕思白看著寬敞大路一邊的模樣,欣喜若狂地說道:「莎姐,這路一看就是人為開闢出來,只要我們朝著前邊走,就一定可以看到人類了。」

之前聽過的,若是發現了人類文明,那就離逃脫困境不遠了。

自從來到這裡,她就沒有一刻是不想家的,此刻看見的大路,更是把強壓在心底的思鄉之情勾起來。

莎莉.喬並沒表現出太激動的樣子,而是若有所思地淡應了一聲「嗯」。

她抬眸看向這條稍大卻有些僻靜的路,既喜也憂。

喜的是,有人跡在生活的地方,附近不太可能會生存著什麼猛獸毒蟲。

憂的是,她不知道前邊的人是遊戲參加者,還是抱有敵意的部落人。

畢竟…他們先前可是擊殺過一個部落領頭人,若是不巧碰上那群人的話可就有麻煩了。

即便是有槍支在手,也難以抵禦對方那人數碾壓上的攻擊!

肖默也不能知曉路的前邊有什麼在等待著,只是隱約覺得走過去並不是壞事。

「姜哥,我們這會要不要沿路過去啊?」

「對的啊,路就在前方,到底要不要走呢?」

「走與走啊,那總要有句話出來呀,難道要一直這麼原地傻站著嗎?可是耽誤不少時間了。」

……

哪怕是面對他們的連番追問,姜汪也不能夠立即給出自己的決定出來。

他如實回答,語氣凝重地開口「別問了,我現在也不知道該怎麼辦。」

每一次決定都不能輕鬆落下,因為他深刻認識自己的每個決定都不是個人在下,還得要考慮到其他人的安全問題。

哪怕路就在前方,他也不能快速決定出,要不要走。

咕朵看出了姜汪心裡的苦惱,主動柔聲開口:「不用焦急,你先慢慢在想,我可以等。」

莎姐等人聽后也都沒再繼續催促,從一刻時,她們仿若感受到了一股無形的壓力襲來。

若是讓她們來決定這路要不要走,也是不能立即給出答案,那就再等等好了。

慕思白心裡是想要朝前走的,也有些不滿的情緒,但還是忍下沒發。

連肖默跟莎姐都已經同意安靜等候了,她哪還敢再出聲催促。

周圍一下就安靜了下來,除了蟲鳴鳥叫,旁的聲音都沒再有了。

姜汪安和地盯著眼前的小路,反覆在心裡問著自己,要不要走,要不要走…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