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我這就帶唐師兄離開這裏。」

收起了手中刀刃,曹祐按捺住心底里的小緊張,將唐師兄給背在了身上。憑他這一身異於常人的氣力,背個百來斤的唐曲明,倒也影響不了多少速度。

可,就是這事兒,有些不大順利。曹祐還沒沿着這一條路跑出山谷呢,就見季敖從天穹間墜了下來。被這一個突如其來的巨坑給攔了下,曹祐想要拿出刀刃來同季敖一戰,又怕唐師兄再一次落到季敖手中。

「想走?先留下你倆小命!」

mt_adplace_blog_post_img

渾身肌肉暴漲了不少的季敖,哪肯就這樣子放走他倆呀,特別是曹祐。但他越是這樣子不情願,就越得眼睜睜地看着曹祐從他眼皮子底下逃脫。為什麼呢?因為還有這個礙事的傢伙在。

「這邊路不通,就往那邊走吧。」

這人追着季敖而來,一掌就接下了季敖這強勁無比的拳頭。轟隆,兩旁的岩壁雖沒有直接承受季敖的這一拳,卻不得不震動幾下,畢竟強強對決之中,所招惹而出的餘波實在太強了。

學着季敖這樣子,他也遲遲不肯拿出件靈器來,生怕給對方過早地看出底細來。

「……」

縱然心底里有千分感謝之意,但匆忙之中曹祐倒也沒想着客氣。他好奇這人為什麼要出手幫他倆,卻也不敢多逗留。為了徹底擺脫掉季敖的糾纏,曹祐宛如一陣疾風般,消失在了這個掩埋了不少屍骸的深谷之中。

「鬼犬!」

百拳之內探不出對方的路數,非常清楚眼前這人,不同於曹祐那種隨時可以擊敗的小兔崽子,季敖一氣之下終究還是拿出了這把窄刃鋸齒刀。

一刀子刷了來,他成功扯破了這人身上的衣服。差一點,差一點他就能夠讓他這把鬼犬啃食到人家的皮肉。

「呵,看來大家跟霸刀門都有些淵源……亂爵!」

瞅著季敖手中這把煞氣十足的鋸齒怪刀,這人也拿出了一把和尋常刀刃不同的靈器。相比之下,他這把靈器就怪多了,說是劍刃又沒個劍器的樣子,看作刀刃又覺得是一把劍。

叮的一連串脆響,他招招所指,皆想用他這物什刃中所留的寸許空隙,來絞住季敖的鬼犬。

「……」

雙手握著刀柄,重力而下的季敖,想要幫人家把那叫亂爵的怪東西給砍斷,卻不料那人移身一躲,反而用那寸許空隙來擒住了他的鬼犬。

一時半會兒無法將鬼犬抽回來,季敖順着那空隙而下,想着利用這收刀的姿態,好讓鬼犬能夠成功逃脫,卻還是失敗了。

並沒有季敖所看到的這般輕鬆,這人不讓他的亂爵繼續揪著鬼犬還好,一讓它繼續揪著不放,他這雙手就得多承受些來自季敖的力道。

從季敖這種傢伙身上而來的力道,儼然不是那些匹夫所施展而出的蠻力,而是用一種非常巧妙的手法靈活運用着。稍有個不慎,都會落得跟曹祐那樣子雙手酸麻的下場。

「?!」

只當這人是要這樣子,繼續跟自己比拼修為和氣力,天真了些的季敖,猛然發覺到那人的身上多出了一隻手來。什麼情況?對方也都還沒靈化,怎麼就有和常人不一樣的物什出現?

暗嘆不妙,季敖急忙捨棄了握緊鬼犬的雙手。但一切似乎有些遲了,那手抓着那人另外一把靈器,深深地戳進了他季敖這金剛般的軀體。血,和尋常人沒有太大區別的血液,噗的一下濺在了未來得及消失的鬼犬之中。 都被人站在頭頂上挑釁,若還不還擊,陸霆川可就不叫男人了。

他黑著臉,直接就朝著桑厄攻擊而去。

陸霆川的身手蘇溪若曾親眼見過,能夠以一敵百,曾將那些西方磕了葯的拳王之類的打的屁滾尿流。

蘇溪若自認不是對手。

但沒想到桑厄竟然能夠接下陸霆川的攻擊。

兩個男人在旅館的走道上打的不可開交。

雙方都有武功底子,都不是什麼只會胡亂打拳的混子。

蘇溪若站在一側,認真的看著二人之間的戰鬥,眼神灼熱。

陸霆川招招殺機,桑厄也不甘示弱。

二人實力相當,動起手來快的幾乎出現了殘影。

簡直就跟看武林大片一樣精彩。

就連陸霆川帶來的那群人也同樣看的津津有味。

兩個男人都帶著火氣上場,徹底爆發后就連空氣中都彷彿燃燒了起來似的。

短短一分鐘內,你來我往的便過了不下百招,看的圍觀人群嘆為觀止。

直到桑厄一時不慎,被陸霆川一拳打中了腹部,整個人瞬間後仰,砸在了地毯上。

口中瞬間湧出大片血跡。

然而他完全感覺不到疼痛似的立即跳起來,興奮異常的再次跟陸霆川打起來。

這場架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

總共也就十來分鐘。

陸霆川再一次把桑厄壓制在地上,那隻骨節分明的手上都染上了血跡。

他一把薅住桑厄的頭髮,迫使桑厄只能看著自己。

「桑厄,別搞什麼小動作,我陸霆川的牆角你永遠也挖不動,下次別讓我再看見你出現在若若身邊!否則……」

「咳咳——」

桑厄再次吐血,眼神卻很極其明亮的盯著陸霆川。

他抬起已經斷了的手腕隨意的擦了擦唇邊的血水,那張娃娃臉被揍的不輕。

但桑厄卻是在笑著。

「沒想到你還有點本事,是我小瞧你了。」

不過——

桑厄咧嘴一笑,直勾勾的盯著陸霆川道,「既然不想被我搶走你的女人,那你就老老實實的把她抓緊了,否則……」

在陸霆川鐵青的臉色下,桑厄無聲的開口,「她遲早會是我的人。」

陸霆川冷哼一聲,直接把他砸回地面,起身牽起小臉紅撲撲的女人直接走人。

桑厄躺在地板上,手臂遮蓋著眼睛,低低笑出了聲。

周圍的人見兩個主角都走了,也趕緊散開。

好一會兒,桑厄才從地上爬起來,感受著斷裂的手腕,他吸了口涼氣,嘖嘖道,「下手還真夠狠的。」

……

「就把他丟在那兒沒事吧?」蘇溪若崇拜的挽著陸霆川的胳膊,小聲道,「會不會被記恨上?」

桑厄這種人若是成為敵人會很麻煩。

「不會。」陸霆川搖搖頭,「他不會的。」

蘇溪若瞧著他臉上的淤青,「那要不要給你上點葯?」

「不用,小傷而已。」陸霆川摸摸發疼的唇角,深吸了口氣,「以後離他遠點。」

蘇溪若嗯了一聲,垂眸道,「桑厄說的是真的嗎?」

「什麼?」

「他說,你有秘密瞞著我。」蘇溪若抿了抿唇,遲疑的說道,「他說這個秘密會影響到我們之間的感情。」

陸霆川一怔,看著她的眼神複雜起來。

瞧見他這個表情,蘇溪若心頓時一咯噔,「你真的有秘密瞞著我?」

陸霆川嘆了口氣,「這件事情說起來很複雜,如果桑厄指的是那件事兒的話,其實我也沒想瞞著你,不過不清楚怎麼跟你說比較好。」

蘇溪若一臉疑惑,「能讓你都感到複雜麻煩的事兒,到底是什麼?」

陸霆川抬手摸摸她的頭,「放心,我不會瞞著你的,等我們回去后,我就把這件事兒告訴你。」

陸霆川的承諾從來都沒有食言過。

蘇溪若點點頭。

她不是追根究底的性子,既然已經說了回去再告訴自己,蘇溪若倒也不差這麼點時間。

跟著陸霆川一路來到被部隊徵用的糧站,經過層層身份驗證后,總算是看到了陸霆川要帶她見的人。

「凱倫克?」

驚愕的看著被關在小房間里的那個金髮男人,蘇溪若一臉震驚。

不是說凱倫克行蹤詭秘,滑不溜秋的跟個泥鰍似的不好抓嗎?

「一個小時前,我們在一片苞米地里抓住了他。」陸霆川解釋道,「這傢伙也不蠢,知道身為外國人的相貌和發色會引起人注意,所以基本都是晚上行動。」

凱倫克現在鬍子拉碴的,壓根看不出在第二區時的風流倜儻。

根據抓捕他的人所說。

這傢伙藏匿在附近的一個月內,天天就睡苞米地,還偷了人家的被子,餓了就掰苞米生吃,過的跟個流浪漢似的。

原本以凱倫克的頭腦,眾人依舊抓他無望,可誰知這傢伙倒霉透頂,竟然感染了病毒!

這次病毒的潛伏期似乎縮短了很多,凱倫克被發現的時候已經燒的神志不清,壓根沒有反抗的能力。

蘇溪若嘴角抽了抽,「好慘一殺手。」

估計凱倫克自己都沒想到,他費盡心思的東躲西藏,結果居然倒在了漂亮國的手筆下。

「他要怎麼處理?」蘇溪若不免好奇的問。

凱倫克是偷渡進入夏國領土,手持武器想要蘇溪若的命。

這種情況,蘇溪若也不知道會怎麼處理這個國際殺手。

陸霆川吐出兩個字:「死刑。」

蘇溪若一愣,「死刑?可是他……」『

倒不是蘇溪若想給凱倫克開脫,只是以夏國的律法,對這種外國人犯罪的量刑一向很麻煩,稍不注意就會引起國際上的不滿。

凱倫克來狙殺她,但並沒有成功,真的要量刑應該不會是死刑。

所以,這裡面肯定還有其它緣由。

果然,陸霆川面色凝重的說道,「還記得之前我們在第二區的時候,發現的那個保險柜裡面的東西嗎?」

蘇溪若點點頭,「當然記得。」

「那上面記載了關於凱倫克這類國際殺手狙殺我國高層的具體名單。」陸霆川看著依舊處於昏迷狀態的凱倫克,憎恨道,「我的一名老師,就是死在他的手裡。」

蘇溪若愕然。

原來這並不是凱倫克第一次作案。

陸霆川深吸了口氣,想起那個老頑童一樣的老師。

母親死後,陸建國就徹底暴露本性,在外不知交往了多少女人。

那個時候,老爺子為了保護他不被族內人同齡人欺負,便提前定下了他陸家繼承人的身份。

可那些給陸建國生了兒子的女人怎麼可能甘心眼睜睜的看著陸家龐大的家產被一個沒了媽的孩子繼承?

於是各種臟污陷害的手段接踵而來,哪怕是對待一個孩子,這些利益熏心的人也從不會手軟。

陸霆川遭遇過各種危機,就連老爺子都看不下去,警告陸建國管著外面那些女人。

可陸建國卻很不服氣,認為自己才應該是陸家的繼承人,憑什麼要越過他這個老子讓兒子來繼承家業?

所以,陸建國也厭惡他。

不得已,陸霆川自能被老爺子交給母親的妹妹撫養。

然而估計老爺子自己都沒想到,沒過兩年陸建國居然跟自己小姨子搞上了。

陸霆川最初也以為是二人情不自禁走到一塊兒,所以雖然討厭秦怡可也不會不給她面子。

但誰知道自己母親的死亡,卻跟這個姨媽脫不了干係?

若非他運氣好,沒在死在二人故意製造的車禍下,反倒是被老師撿了回去,他這條命估計早就沒了。

陸霆川能有今天,全靠當年把他撿回去的老頭兒。

在他的心中,老師比父親還要可靠。

那麼強大厲害的人,若不是為了救他,也不至於被凱倫克這樣的東西狙殺!

這麼多年陸霆川一直在追查殺死老師的兇手,一直沒有任何頭緒。

可直到看到那份文件上的名單,他才直到原來是第二區那邊的人動的手。

「凱倫克偷渡到國內已經不是第一次,除了我老師之外,他的手裡還沾了不少人的血。」

陸霆川面無表情的說道。

所以凱倫克必須死。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