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只要能在這根法杖上打出一個凹槽,再嵌入一枚符文薩德,讓它擁有無法破壞的屬性,就可以放心地在戰鬥中使用這根法杖了。我想,以你們的能力,在75級之前弄到一枚33號符文應該不是難事吧?」凱恩轉頭看向莫北。

莫北一陣無語,心道這個我哪說得准啊。。。。

不過隨即又想到佩羅娜要啥就撿啥的小紅手,或許還真的能弄到吧。

「這樣一來,我們就不需要毀掉一件強大的武器了,就當是利用路西恩來對抗地獄勢力吧。」凱恩呵呵一笑,表情頗為快意。

mt_adplace_blog_post_img

莫北也深以為此操作甚妙,要是消耗一枚符文薩德就能夠保留下這個法杖的強大屬性,那簡直是把划算擱在小車上,推划算了!

「對了,一直說赫拉迪克之杖,還忘了要將赫拉迪克方塊還給你們。」凱恩說著又看向卓格南,問道:

「你沒有把它帶在身上吧?」

「你當我傻嗎?」

卓格南哼了哼,起身走到自己書案前,俯身擺弄了一陣,打開書案下的一個藏物小空間,取出一個可以隔絕魔法波動的符文布包,將赫拉迪克方塊取出后交給了莫北。

莫北心下觸動,他明白這二人為什麼都沒有將方塊隨身攜帶。

他們擔心自己若是有去無回,這個方塊就會隨著他們的死亡從這個世界上消失。

然而此時他們卻是毫不遲疑地將這件東西還了回來,真是讓人不知道說什麼好。

不過莫北也正好需要這個方塊來做一些事情。

這次他從督瑞爾掉落的大量戰利品中翻出一面亞克南圓盾,是拓展級的聖騎士專屬盾牌。

不過這面盾牌卻是徹徹底底的白板,一個凹槽都不帶,相比於佩羅娜一下就摸出了自己的專用盾牌,還真是讓人備受打擊。

不過他們還收穫了一枚紅寶石,加上一枚七號符文和十一號符文,放入赫拉迪克方塊之中,還是有較大幾率打出最大凹槽數的。

四凹槽還帶超強屬性的盾牌實在是太縹緲了,還不如就用眼前所擁有的材料碰碰運氣。

不過他們手頭的十一號符文安姆就只剩最後一枚了,如果成功合出四凹槽,他還要去交易空地看看能不能在今天就湊齊精神盾的材料。

所以他直接將所有材料丟入了赫拉迪克方塊,打算就在這裡試試自己的手氣,額不。。。是佩羅娜的手氣,然後等下就能順道去交易空地淘換淘換符文了。

凱恩和卓格南也是第一次見到赫拉迪克方塊的其他合成方式,所以這屋子的其餘四人都一臉期待地圍到了佩羅娜身邊。莫北表面上裝得很佛系,讓佩羅娜不要有壓力,其實在合成的聲音傳出時,心跳也是加快了不少。

這丫頭也真是沒讓大家失望,一翻手將一面四凹槽的亞克南圓盾丟給了莫北,還一臉小事一樁不足道哉的模樣。

亞克南圓盾

防禦力:125

格擋幾率:40%

重擊傷害:12-16

耐久度:30-30

(限聖騎士)

需要等級:26

所有抗性+13

有凹槽(4)

莫北當即就開心得飛起,一邊拍著佩羅娜的馬屁,一邊將三枚符文按順序直接鑲嵌了進去,就差一枚符文安姆,他的精神盾就算完成了。

離開法師公會之前,他又和凱恩他們商量了一下對督瑞爾屍體的處置方式。

這一具投影或許存在的時間會比以往的那些普通的魔王投影長很多,哪怕是能存在一天也足夠了。

他將之帶回來,就是準備將魔王的屍體懸於城門之上,提振魯高因轉職者和居民的士氣,這樣做或許也能提升一些凝聚力,讓回歸的族群可以更順利地融入魯高因的人類群體。

至於路西恩的屍體,當然是一起掛著去。

原本他還覺得這算起來也是赫拉森的遺體,或許還是要體面地將之處理掉。

但凱恩他們在異空間內的一些發現,讓他對這個古代強者沒有了絲毫的敬意。

這個法師部族的首領在預見到地獄勢力必成大患之時,卻是因為法師部族的不斷沒落,失去了抵抗的勇氣,轉而抽調了巨量的資源,開闢出那個異空間,並且在其中建造了一個避難所。

這種逃避的心理,也給他的意志不斷消沉和最終崩潰埋下了根源。

而這樣的墮落也絕不是在他一個人身上呈現出來,許多一起進入避難所的部族成員竟是走了維茲耶雷的老路,開始利用甚至於臣服於惡魔的力量,這才讓路西恩找到了他們的所在。

這麼強大的一支人類力量,卻沒能起到絲毫的抵抗作用。加上法師部族內戰,這些人造成的死傷和惡劣後果,一點都不遜於地獄惡魔。

據凱恩所說,那片異空間大概在路西恩身死的同時,也出現了強烈的空間震顫,他們擔心那裡會直接崩潰,便從傳送通道退回了地牢之中,並將傳送通道也暫時封閉了起來。

他們也因為牽挂莫北三人的安危,立即回到傳送站,希望能等到他們回來,沒想到莫北他們卻是先到了一步。

卓格南接過了兩具屍體,準備立即去找格雷茲一同安排這件事。他看起來十分興奮,因為這樣的事情,在人類歷史上好像還從未發生過。

即便是當初赫拉迪姆一族追捕封印三魔神的壯舉,也沒能讓多少人能夠親眼見證和感受到勝利的喜悅。

相信這兩大地獄惡魔的屍體掛上魯高因的城牆,一定會讓無數人受到鼓舞。

在莫北看來,這就算是無形的世界BUFF了。 「你不救?」

夜北梟面色一沉,幽暗的目光,在女人身上流轉。

他雖然不了解,這個女人和妹妹之間有什麼過節,但是這個女人既然能救妹妹,她就必須得救,而且還得救好。

否則,後果不是她能夠承受得起的!

江南曦幽幽看向夜北梟。

明明是一張帥氣逆天的俊臉,卻霸道冷酷得像是黑面閻羅。

她心裡冷哼了一聲,當她還是幾年前那個可以任人欺負的小女孩啊?

她嘴角勾起一抹嘲諷的笑:「威脅我?夜先生一向是這樣求人的嗎?」

求人?他夜北梟什麼時候求過人?

他冷聲說道:「你可以開個價!」

果然是財大氣粗!

江南曦不屑地撇撇嘴,臉上依然帶着淺淡的笑容。

「夜先生誤會了,我這個人有個毛病,心情好呢,救人一命我也分文不取,心情不好呢,就算是天王老子,我也不治。剛才那話,就當我沒說!」

她轉頭對陳院長說:「陳院長,你先忙,我先告辭了!」

她轉身就走,顯然,她現在心情晴轉陰了,不治了。

就讓夜蘭舒那個女人破肚割腸好了,關她毛事啊?

她想報仇,有的是機會!威脅她,命令她?

呵呵!

夜北梟一蹙眉,這個女人還真是不識時務!

他大手一伸,掐住了她的肩膀,用力一帶,就把她帶到了自己的面前,冷酷著一張臉。

「女人,識趣點,趕緊救人!」

他的大手如鐵鉗一樣,捏得江南曦的肩頭生疼。

可是她揚著一張素凈而明艷的臉,毫無畏懼,一雙澄澈的眼眸,染上幾分的冷意:「夜先生,你捏疼我了,你最好是先給我道歉!」

「道歉?」

夜北梟冷哼一聲,倒有點佩服眼前這個小女人的勇氣。

在安城,還沒有一個女人敢讓他夜北梟道歉,更沒有一個女人,敢瞪他!

「我夜北梟的字典里,從來沒有道歉這兩個字!」

他不但手上沒有松力,反而加大了力道,把她推到了治療床前:「既然說了大話,就趕緊給我治,否則,你不會完整地離開這裏!」

江南曦的肩胛骨幾乎要被捏碎了,疼得她眼圈都紅了。

可是她卻忍着疼,翹著唇角說:「既然你這麼誠心地求我救她,那我也有個條件!」

夜北梟心中鄙夷:「隨便你獅子大開口!」

江南曦用另一隻手一指夜蘭舒和高偉庭:「讓他們跪下來求我!」 「…………」封燁霆垂頭看了顧微微一眼,「你覺得我對你連這點信任都沒有嗎?難道你看男人的眼光就這麼差嗎?」

「哦喲,」顧微微抬手摸了摸封燁霆的臉,「你看起來好像真生氣了,彆氣了好不好?」

封燁霆:「…………我沒有。」

「那你怎麼還板著臉呢?」

「天生的。」

「…………我信你個鬼。」顧微微白了封燁霆一眼,瞬間不想安慰他了,她坐起來就要離開他的懷抱。

封燁霆哪裡肯讓她走,直接一把又把她給摟了過來:「這下你高興了,今天晚上的新聞足夠點爆網路了。只要我們沒人站出來澄清,這件事就會一直保持高熱度。」

「是啊,」顧微微有點困了,她打了個哈欠說,「最好能傳遍華國的每條大街小巷。」

封燁霆依然板著個臉:「以後再也不許用這種辦法了,我不想看別人在網路上這樣討論你。」

顧微微輕輕捶了封燁霆一下:「可這真不在我的計劃內,這就是個意外。那個花芷珊就是最大的意外!」

而事實果然也如同兩人所說。

傅宴寧的生日晚宴徹底變成了一場鬧劇,本來娛樂圈的事情傳播範圍就廣,更何況還是傅宴寧這樣的流量小鮮肉。

經過昨晚這麼一鬧,不禁他自己的人設面臨著崩塌的危險,顧微微更是被所有人熟知了。

不管是挺傅宴寧的,還是趁機想要踩他黑他的,都在瘋狂地挖顧微微的資料。

很快,顧微微和傅宴寧就被捆綁著一起上了熱搜。

而且她和傅宴寧的話題竟然比她和封燁霆的話題熱度還要高。

再加上她還有意花錢做推廣,她的事情著實在全國各地火了挺長一段時間。

可是這期間,顧微微身邊一直沒有可疑的人物出現。

而封燁霆自從上次差點被花盆砸到過後,也再沒有出現什麼意外了。

對於這樣的結果顧微微也無可奈何,只是她沒想到,她的這些新聞竟然把威廉.斯賓塞給招了過來。

…………

威廉.斯賓塞要過來,封燁霆比顧微微還要緊張。

不過他並不是突然造訪的,而是提前給顧微微打了電話。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