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軍明毫無防備,防守已經出現了破綻。我順勢一掌劈到他的脖子處,直接將他制服。

「嘶。」毛軍明的嘴裏倒吸了一口涼氣,身子保持堅硬的動態,不敢亂動一下。

「你認輸不?」我臉上露出了一抹笑容,毛軍明的臉都綠了。

看到這樣的一幕,秋正強和秋娍妍的臉色也是變得吃驚異常。

mt_adplace_blog_post_img

「不認。」毛軍明的臉色已經變成了苦肝色。

「真不認輸?」

「好,有種,少爺今天就給你一次正面挑戰的機會。」我說着,鬆手放開了毛軍明,身子瞬間後退了幾步,一副正式決鬥的模樣。

(=) 意識一晃,路南就已經從劉強家小房間中來到了幻界。

此時,他還是那個被綁着上路的階下囚。

「一下就天亮了呢……」

感受着刺眼的陽光,路南還有些不適應。

旁邊一個邪教人員冷哼一聲:「說什麼胡話,這都天亮多久了。」

「別管他,說不定是受刺激傻了。」

「這倒是有可能。」

「剛剛喊了這麼久都沒有動靜,還以為傻了呢,沒傻就趕緊給老子趕路,不要在這裏跟我裝傻充愣。」

兩名押送路南的邪教份子推搡著路南,讓他趕快走。

聽到身旁人的言語和推搡,路南沒有多說,十天過去,他也在原地發愣十秒,有異樣也是正常。

現在他很期待帶過來的武器如何了。

從表面上看,並沒有什麼變化。

還是需要鑒定一下才行,只不過現在他身上也就只有兩縷氣血,鑒定的話,就只能鑒定兩個。

想了想,先鑒定一下AK。

嗯?

突然間,路南楞了一下,這需要兩縷氣血。

怎麼回事?

很快,路南明白過來,鑒定術是根據物品等級來決定需要消耗多少氣血的。

也就是說,AK的等級很高!

之前黃級上品的靈果都只需要一縷氣血,這AK需要兩縷!

路南神情有些激動,沒有猶豫,消耗兩縷氣血選擇鑒定。

【AK-47自動步槍】

等級:玄級下品

玄級品質!

這….

在現實他並沒有鑒定武器,因為他氣血不夠。

品質提升過後,武器的威力會達到什麼程度。

還有其他東西,威力又會如何?

單獨強化的彈夾,會有什麼變化?

子彈和手雷不需要鑒定,使用才知道威力。

但彈夾就需要鑒定一下了,希望會有所變化。

現在就該考慮什麼時候動手了。

現在不行,他被綁住了,大庭廣眾下,弄把刀出來,給自己解綁的話,動靜太大,一下就被發現自己的意圖。

這些小嘍啰圍上來,不使用武器的話,沒有氣血的情況下,他還真不一定能打過。

其中二品也是有不少的。

但用了武器,江河就有了警惕,有防備的情況下,武器會不會有奇效還真是不一定。

三品武者,已經能夠感應到危險的靠近。

在射擊俱樂部練槍的時候,他就有嘗試過,雖然還是看不清子彈的軌跡。

但能夠大概通過空氣變化察覺到一些異常。

能不能躲過路南沒有嘗試,但他不敢去賭。

對方要是能夠躲過去的話,他可能就沒有機會了。

這樣一來,他就只能在不暴露的情況下,給對方一個驚喜。

首先解決掉三品的江河,剩下的人就對他構不成太大的威脅。

在熱武器的衝擊下,只要這些人敢對他動手,那就都只有死路一條。

機會的話,最好的時機就是中午吃飯的時候。

那時候是正午,太陽高照,這些人就算是想要釋放出邪祟都不可能。

吃飯的時候他會被鬆綁,讓他自己吃,這個時候他只要找機會見到江河。

拿出AK就給他突突了。

計劃好后,接下來的時間路南也不幹嘛,就正常的跟着隊伍趕路。

也不知道這些人想要去哪裏。

只要接下來的時間裏面不出現意外,想來他都能夠成功的離開。

時間推移,太陽越來越炎熱。

太陽高掛的時候,隊伍也找了個稍微陰涼一點的地方停了下來。

「吃飯了,留着你可是有用的,不能餓死了。」

兩個看守給路南鬆綁,讓他自己吃飯。

這兩個看守實力都不弱,都是二品境的武者。

路南這是開口道:「能讓我見一下你們首領嗎?我有事跟他說。」

兩個看守撇了一眼路南:「什麼事?」

路南表現出一臉鄭重的神情:「很重要的事,只能跟你們老大說。」

兩個看守對視一眼,想了想還是決定去把江河叫過來。

「行,你等著,我去把我們老大叫過來,要是沒有什麼要緊事的話,你就完了。」

其中一個看守踏着步子離開,去找江河去了。

還剩下一個留在原地看着路南。

此時路南體內氣血全無,就算只有一個二品,看着也掀不起什麼風浪。

此時路南沒有去管旁邊的看守,而是在腦海中設想接下來會發生的情形。

他要把一切可能會發生的事情都設想好。

最糟糕的情況就是ak不能把江河打死。

到那個時候他就該考慮怎麼辦了。

唯一能作為後手的就是手雷。

不過路南覺得ak打不死江河的情況極低。

不一會兒的功夫,那個離開的看守,就帶着江河來到路南面前。

江河看了看路南:「說吧,找我什麼事?」

路南笑道:「沒什麼,我就是想問問我加入你們邪教行不行?」

江河有些得意道:「別耍你的小聰明了,加入我們邪教,就你現在的樣子,我會相信你是真心加入嗎?」

「別把人當傻子,這種小手段就不要用出來了,免得丟人現眼。」

路南瑤瑤的頭:「我是真心加入,你怎麼就不相信呢?」

不等江河說話,路南接着說道:「既然你不相信,那我也不多說什麼,不能加入就算了。」

「現在我想跟你說另外一件事,你知道什麼叫做熱武器嗎?」

江河緊皺眉頭,有些不明所以:「熱武器那是什麼玩意?」

路南笑着說道:「那是一種很強的武器,不知道你有沒有興趣見識一下。」

「哼。」江河冷哼一聲:「什麼熱武器根本就沒有聽過那玩意,我看就是你胡編亂造出來的東西,想要藉機逃跑或者做一些什麼,我告訴你根本不可能。」

路南搖搖頭說道:「不不不,我根本就不是胡編亂造……」

路南在對話間,已經把自己的手勢擺放成握槍的手勢。

不等話音結束,一把ak猛然出現在他手裏。

突如其來的變故讓所有人大吃一驚。

江河見到突然多出來的東西更是面色大變。

路南手裏突然多出來的東西,讓他感到一股極致的危險感籠罩在他全身。

特別是前端那個黑洞洞的東西對着他。

更是讓他感到危險無比。

怎麼回事?他手裏怎麼會突然多出一個東西?

沒有人給江河解釋,他也沒有時間去反應。 現在,劉劍飛真的沒有想到,綠林虎這個傢伙,居然在半路之上,遇到了正在逃竄的那一支敵軍的作戰部隊。是的,他真的沒有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

儘管在此之前,他已經預感到,根據在戰鬥之中所消滅的敵軍的作戰力量,那麼基本上可以判斷,被消滅掉的,僅僅是敵軍的一部分作戰力量。是的,確確實實就是如此。那麼,如此以來,也就能夠說明,可以肯定的是,對方之上有三分之一的主力作戰部隊,已經逃竄了。

同時,由於已經逃竄的敵軍的這三分之一的作戰力量,速度比較快,而且他們行動的也比較,所以,按照劉劍飛的開始的想法,只怕是,要想追趕上他們,困難非常大。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