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曦笑笑說:「其實也沒什麼,就是通過按摩穴位,刺激胃腸道,使其蠕動,先排氣,再排便,梗住的部位自然也就通了。」

她說的簡單,但是陳院長卻知道,所按穴位,按摩的力度,都是有講究的,這必定是獨門手法。

「江醫生,等你空閑的時候,能否傳授一下你的手法?這樣可以讓許多這類的病人獲益!」

陳院長直接稱呼江南曦為江醫生,這是正式給了她身份,也讓她不好推辭。

mt_adplace_blog_post_img

江南曦點頭:「好的,沒問題,我可以先把手法寫下來,讓大家看看,有興趣的,我再指導下。」

「好好好,這樣好,江醫生真是大公無私啊!」

「陳院長過獎了,我現在就先回去了,明天再來醫院!」

「好好,你先回去休息!」

江南曦告別了陳院長,回頭看了眼昏過去的夜蘭舒,嘴角揚起一抹得意的笑。

她今天之所以強出頭,要給夜蘭舒救治,就是要這樣的結果。

她不能違背做醫生的職責,在夜蘭舒的身體上做什麼手腳,但是讓她出出糗,也能聊解她心頭之恨!

她的眸光掃過夜北梟,發現他正盯著她看。她條件反射似的感覺到肩膀上的疼,沒控制住,狠狠的,滿是鄙夷地瞪了他一眼。

對女人下狠手,算什麼男人?鄙視他八輩子!

江南曦傲然轉身而去!

她走進電梯,剛按下1,一抬頭,一個高大身影,幾乎把她籠罩了。

她下意識地退到電梯角落,把手伸進了背帶褲的口袋,那把手術刀,正躺在裡面。

她後退,夜北梟卻前進,他強大的氣場,讓江南曦感覺到了強大的威壓。

她挺直著脊背,冷聲道:「我已經救了你妹妹,你還想做什麼?」

夜北梟居高臨下地看著這個矮自己一頭的小女人,冷聲道:「你原本就是想讓蘭舒出糗!」

江南曦想到夜蘭舒剛才的慘樣,還是忍不住得意地笑了下:「就當是她付給我的診費了!」

夜北梟看著她俏皮的笑容,驀地眼眸一深。 想到毒師自從珠峰之上用滑翔傘逃走之後,至今沒有音信,秦天也是感到頭大。

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啊。

「呂公子,秦天狼子野心,屠戮同道,你不能不管啊!」

「真的公子,你聽我說,現在放眼整個錦湖市,乃至南七省,只有你們呂家,可以阻止他了!」

「我知道,你們家裏有高手。」

「這一次,你一定要替我們做主啊!」

呂家大院,會客室。陳騰苦口婆心的勸說,請求。把秦天說成一個無惡不作的大魔頭。

甚至,如果沒人能阻止秦天,整個南七省,都要陷入永夜。

但是,呂良喝着茶,一直面不改色。

「陳家主,你也知道,我父親身體不好,這些年,家族的事情,落到了我的肩上。」

「呂家這樣龐大的產業,我年紀輕輕,已經是心力交瘁。」

「真的沒有別的閑心,再去管別的事情了啊。」

「不然的話,這次的盟主大選,也不會有意棄權。」

「陳家主,要不,你再去找找別人試試?」

呂良說完之後,竟然拿起一卷佛經看了起來。一排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樣子。

陳騰傻在當地。他想不到,呂良竟然這樣的愛惜羽毛。

「呂公子,恕我說句不好聽的。」

「您現在事不關己高高掛起,但是,就不害怕,秦天也來對呂家下黑手嗎?」

「秦天想要收服南七省,一定不會放過呂家的。」

呂良笑道:「我跟他井水不犯河水。再說了,他想當盟主,跟我有什麼關係。」

陳騰徹底無語。

但是,他又非常的不甘心。

最終,呂良似乎有些不耐煩了。

「陳家主,我雖然愛莫能助,不過,倒是可以給你指一條明路。」

「錦湖市沒有人可以對抗秦天,但是,你可以去別的地方啊。比如,四海省。」

「四海省,也屬於南七省的範疇。據我所知,四海紀家,不僅僅做生意,還是武術世家,高手無數。」

「你去找到他們,說不定,可以剷除秦天這個毒瘤。」

「四海紀家?」陳騰的眼睛亮了起來。

不過,很快又皺眉道:「我們跟四海紀家,向來沒有交情。冒然登門,他們會幫我們嗎?」

呂良笑道:「紀家的人,確實心高氣傲。靠你一個人,只怕難以說動他們。」

「這樣吧,你去聯繫其餘幾位家主,聯名請求。為了表示支持,我也親自寫一封信。」

「陳家主,你覺得如何?」

陳騰咬了咬牙,道:「為了搬到秦天,我拼了!」

「我這就去找楊元慶、馬卓群和蔣紹商議。我們四個,加上公子的信,這麼大的面子,我不信紀家會不出頭!」

看着他離去,銅人欽佩的道:「公子,您這個一石二鳥的計謀,屬實高明啊。」

「想要徹底一通南方,紀家和秦天,都是釘子。」

「現在,讓他們互毆,最好兩敗俱傷。公子就可以坐收漁翁之利了。」

「只不過,公子覺得,紀家會出手對付秦天嗎?」

呂良冷笑道:「紀家那個老爺子是個半仙,不會為這種俗世出頭的。」

「不過,聽說紀家的小少爺紀星是個武痴,最喜歡跟人挑戰。」

「我寫封信給他,不信他不來。」

「如果紀星也死在秦天之手,你覺得,紀家還能坐得住嗎?」 為了不讓榆木受到干擾,衛風一邊示意涉水留下來替榆木護法,一邊駕馭光盾極速地飛升了上去。

等到雙方一碰面,衛風放眼望去,發現自己壓根就不認識這些人。特別是為首的那個人,不但是長相奇特,就連他的坐騎都還特殊,居然還是個九頭妖獸。他們這種配置,整體看上去的確是很不賴,具有壓倒性地威懾力。

衛風趕忙上前施禮道:「凡人衛風,前來拜見大神!」

「哦,衛風?」為首的那人仔細地打量著衛風片刻,然後緩慢地開口說道:「既然是個凡人,為何要來到這天邊,打扶桑神樹的主意?」

「回稟大神,現有惡人作法混亂人境,若是想要化解危機,唯有求助於扶桑神樹。救百姓於危難,是人人有責的事情,我當然應該來這裏啦!」

「此乃天意,人境該有此劫!你一個凡人,憑藉着修鍊出了一點靈力,就想要逆天行事,難道就不怕遭受天譴嗎?」

「天譴?」衛風盯着對方,繼續問道:「請問閣下是何方神聖,竟然說出如此不負責任的話來?」

「那你可要聽好嘍,吾乃是把守神境東天門的太乙天尊,奉神帝的玉旨監管扶桑神樹。因此,任何人想要打神樹的主意,都必須要經過本尊的同意才行。」

衛風越聽這個太乙天尊說話,越是感覺到不舒服,既然是給天罡神境看門的,而且還是遵從神帝的命令,監管扶桑神樹,那他也就不是什麼好鳥。

而那個並肩王北冥昊天,以及他手下的南宮傲,顯然都是跟神帝有交易和瓜葛的。那麼,他們在中洲的所作所為,神帝自然是知曉的,所以肯定會派人前來阻止。

既然如此,就算你再怎麼向他的手下來求情,人家也堅決不會幫助自己。但是,為了給榆木多爭取點時間,衛風只好強行擠出一點笑容來,呵呵地笑道:「天尊既然是天罡神境裏的大神,卻為何要監管這棵,處在地魁人境邊緣的扶桑神樹呢?」

太乙天尊原本是懶得搭理衛風的,何必跟一個稍微有點修為的凡人,在此多費口舌。只是自己的身份尊貴,他感覺沒有必要強行欺負對方,還是耐著性子,能三言兩語就將他打發了是最好的,除非是萬不得已的情況下,再採用武力來解決了他們。

於是,他回應道:「既然你也知道,這兩棵扶桑乃是神樹,自然跟我們神境有關。只不過,他們生根在了地魁人境的邊緣,不等於就歸人境來管理,聽懂了沒有?」

「就是兩棵樹而已,跟你們神境能有什麼關係?」衛風輕描淡寫地質疑着,一副很是不屑的樣子。

太乙天尊豈肯受人質疑,當即回應道:「這可不是普通的樹,而是由兩位星神幻化而成,他們用自身的法相變成此樹,生生世世紮根於此。我們不來監管,難不成還要交給你們人境來管?」

「這扶桑神樹,居然是星神幻化而成的?」衛風乍一聽此話,不由得回頭看了一眼,然後繼續問道:「放着好好的神仙不做,變成大樹榦嘛?」

「呔,大膽!」太乙天尊突然間發現,自己怎麼會跟這個凡人說這些幹嘛?於是,他趕忙怒喝道:「你這個無知宵小之徒,居然不知道天高地厚,跑到本尊的面前來問東問西,還不趕緊閃開,免得本尊像螞蟻一樣碾死你。」

「生命都是平等的,難道太乙天尊覺得,你要高我一等?」

「閃開!」顯然,太乙天尊已經感覺到了,衛風是在故意拖延時間。以至於,他不願意再陪着衛風多費口舌,而是打算直接踢開他,去阻止榆木利用扶桑神樹,來修鍊提升靈力。

衛風豈肯就此善罷甘休,還想要繼續糾纏,卻在這個時候,太乙天尊胯下的坐騎,突然間咆哮了起來。

因為那怪獸擁有九個腦袋,所以當它張開九張大嘴,同時咆哮起來的聲音,震得衛風頭都快要爆炸了。就在他不自覺地捂住雙耳的時候,太乙天尊催動着九頭怪獸,帶領着一干手下越過衛風,沖着涉水與榆木飛撲過去。

直到現在,太乙天尊才發現,有個人運用靈力,在與扶桑神樹進行溝通,頓時意識到了什麼,趕忙發出一道金光,射向了正在凝神聚氣的榆木。

金光剛剛射出,地面上便有一道寒光升起,同時有個身影迎擊了上來。這就是一直在給榆木護法的涉水,發現到情況不妙,立即揮動寒冰流水劍,沖着金光迎擊而來。

等到雙方一接觸,頓時霞光萬道,雙方的靈力光束相互抵消殆盡,隨即發射出了第二波攻擊。

就在他們兩個互拼靈力修為的同時,太乙天尊的坐騎,卻搖晃着腦袋,張開血盆大口撲向了榆木。

眼看着榆木就要命送怪獸之口,在這緊急關頭,只見榆木先是單手斷開,與扶桑神樹的靈力溝通,轉而凝聚了強大的殺傷靈力,以迅雷之勢反擊向九頭怪獸。

別看這九頭怪獸身軀龐大,頭顱眾多,可是行動起來一點都不顯得累贅,反而以異常敏捷的速度,避開靈力光束的攻擊,繼續飛撲撕咬過來。

榆木眉頭一皺,立即將另外一隻手,斷開與扶桑神樹的溝通,加入到與九頭怪獸的對抗之中。一時之間,雙方你來我往,在這扶桑神樹旁大戰了起來。

此時的衛風也已經回過神來,迅速展開那對遮天鳳翅,並且幻化出風神霸刀,轉身追襲向那一干眾天神。

衛風這突然間的霸氣變身,立即驚呆了那些天神,驚詫之餘,全都亮出兵器來,將衛風給團團圍困在其中。

面對着被一干天神圍毆,衛風活動了一下筋骨,調運起體內的混元之氣,輸注於全身肌肉關節,以及風神霸刀上。伴隨着靈力的不斷增強,衛風的身體逐漸散發出金光來,而且越來越強,彷彿是一尊名符其實的天神,威風凜凜霸氣十足。

以往基本上都是一對一的單挑,講究的是實力的對抗,現在面對群毆,除了要有一擊必殺的實力之外,還要有驚人的速度。否則的話,就算對方實力不濟,真要是被擊中了也夠嗆,以至於現在的衛風,就像是一個處在颶風中心的陀螺,快速地移動攻擊著。

衛風目前的修為處在鍊氣中境,擁有五品金蓮戰魂,再加上一身刀槍不入的飛龍鎧甲,雖然談不上驚艷,卻也表現出不俗的戰鬥力。

涉水與榆木的靈力修為,更是達到了一流的煉神還虛的上境水平,擁有九品金蓮戰魂。可即便是如此,涉水與太乙天尊,榆木與那九頭怪獸,任然打得是難解難分,處在焦灼狀態。

一時之間,就在這地魁人境的天邊,扶桑神樹旁,一場勢均力敵的大戰,長時間地持續著。

突然,從天空之中劃過一道金光,極速地衝到了交戰雙方的頭頂上。面對着如此混亂不堪的場面,來人似乎有些動怒,卻又感覺到無力阻止。

於是,他搖身一變,立即幻化成一隻金色的大鳥來。伴隨着他引項嘶鳴,以及扇動翅膀,從他身上散發出來的耀眼金光,籠罩住了整個天邊。

刺眼的金光,帶來了炙熱的氣浪,照亮和烘烤著整個戰場。正在交戰的雙方,一邊忙於交手,一邊閃目觀瞧,見是一隻金色大鳥,在那裏怒目而視,並且不斷地呼扇著翅膀,擴散著金光和熱浪。

這隻大鳥,衛風是記憶猶新,那是他第一次上天罡神境,在神境帝宮之中,差點被這隻鳥打的噴嚏,給燒着的金翅驕子。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