璐璐緹斯學了漢語才發現,原來自己的名字里有讀音跟路禹的路是一樣的。

而路禹則是在學了璐璐緹斯所謂的世界語之後發現了不少發音上美妙的誤會,而這些「誤會」也都成為了他和璐璐緹斯的加密暗號。

就在璐璐緹斯打算就詞句寓意進行又一遍闡釋時,「啪」地一聲脆響驚動了兩人。

路禹第一時間看向了篝火中燃燒的樹枝,而璐璐緹斯則是第一時間飄向了樹洞的擋板,往外看去。

mt_adplace_blog_post_img

藍色的眼眸在黑暗中亮起,伴隨著眼神中閃爍的幽光,這個不速之客距離樹洞越來越近。

埋在積雪下的樹枝接連發出脆響,警示著路禹危險靠近。

來到擋板邊上的路禹自然也是看到了這一幕,但是他和璐璐緹斯卻並不害怕,只是有些驚訝。

白狼的口中叼著一隻汁液已經流干,身軀幹癟的史萊姆,緩緩走到了樹洞口。

這隻倒霉的史萊姆已經被白狼拍得快要裂成兩截了,內部柔軟的身體組織也在寒冷的天氣下覆蓋了一層冰碴子。

白狼把史萊姆放在地上,用爪子往樹洞扣推了推,微微趴下身子,用碩大的眼睛直勾勾地看著洞口。

路禹很想看看璐璐緹斯的表情,但是璐璐緹斯沒有臉。

「出去看看吧,都叼著史萊姆來了,總不能是引誘我們出去一口吃掉吧。」路禹說,「我們兩這點肉都不夠他捕獵史萊姆的消耗。」

今夜狂風呼嘯,走出樹洞,雪點子拍得路禹的臉生疼,他只覺得周遭都是鬼哭狼嚎之聲。

看到路禹走出,白狼用嘴使勁頂了頂史萊姆,讓它滑到兩人的面前。

璐璐緹斯用觸手翻了翻那隻史萊姆,說:「又是一隻倒霉的叢林史萊姆。」

路禹嘴裡沒來由就泛起了一股草腥味。

有牛肉吃,誰還吃史萊姆啊…

可是白狼明顯是來感激之前他們救治的恩情,他好不容易找了只史萊姆來,如果自己不收下,搞不好白狼就得去找其他奇怪的玩意拚命。

到時候叼過來的可就不一定是長相這麼親和的史萊姆了…

而且白狼沒準還會又一次受傷。

難得在這荒僻的山林中有一個對他們表露出善意的生靈,因為誤會讓對方深陷危險,路禹和璐璐緹斯都覺得不合適。

收了收了,現在有調味料,沒準能把史萊姆糊糊弄好吃一些呢? 「你,你,你怎麼來了?」以辰愕然地看着走到近處的女孩。

一身乾淨的黑色作戰服,米灰色長發后是一把氣息古樸的收鞘長劍,絕美的臉蛋有着微微紅潤,完美的身材堪稱大自然最傑出的作品。

女孩,正是路璇。

「我不能來?」路璇一如既往地咄咄逼人,而且這次更是沒有給自己這位學生留一點面子的打算,「好歹也是黑暗之主,打不過黑暗王殿也就算了,連敵人留下的手段都解決不了。」

以辰被打擊得嘴角抽搐:「你怎麼知道的?」

「我怎麼知道的?剛回俱樂部就聽到了你的拙劣戰績,當初我怎麼就答應了收你這麼一個廢物學生?」路璇心情明顯不好。

以辰嘴角抽搐更厲害了,閉着嘴不敢說話。

隨手從旁邊一名站崗警惕的耀陽隊員腰間拿下別着的單兵望遠鏡,路璇望向遠處那紫黑色的天空,看了一陣后,扭頭問方曉嵐:「有辦法嗎?」

方曉嵐搖頭:「沒有。」

「喂,方大主管,我低聲下氣問你好幾遍你都不說,人家一句話你就乾淨利索地回答了?」忍不住的以辰還是開口了。

方曉嵐瞧了以辰一眼,沒有搭理,拿起他咬了一口就不再惦記的果子遞給路璇。

路璇一隻眼睛仍通過望遠鏡看遠處天空,另一眼睛看也不看果子,拿過來便吃起來。

在路璇將要咬第一口的時候,以辰想出聲阻止,可晚了一步,當他話到嘴邊時,路璇已經咬了下來,而在見到對方並沒有任何反應嚼了幾口咽下后,他便徹底打消了阻止的念頭。

成年人,何必自取其辱?

「既然沒有解決之法,那我們怎麼辦?」以辰只能儘力將話題往當下的局面靠攏。

他看路璇。

「隨機應變。」路璇說。

他又看方曉嵐。

「以不變應萬變,這是目前唯一能做的,盡人事聽天命不一直是天地至理嗎?大不了失敗,死而已。」方曉嵐說。

提到死,女孩竟然沒有一點情緒波動,這不禁讓以辰有點心驚,更有點毛骨悚然,這麼年輕難道就已經有了視死如歸的心態了嗎?

遙望幽冥之力充斥的天邊,路璇輕聲說:「黑暗是死,亦是深淵,大洋洲……會墮落成黑暗領域嗎?」

聽着老師的話,以辰的心一震,他順着其視線,也望向紫黑色天際,久久沒有言語。

取下背在身後的古樸長劍,路璇也坐上了指揮車頂,雙腿盤坐,收鞘長劍擔於雙膝之上,墨色的鏤雕劍柄之上,有幽幽光芒閃過。

「這出土於洛河地區的老古董竟然真是一把仿製之劍。」縱使不止一次見過洛王神套,也不止一次說過,可再見到,以辰仍是不由感嘆。

「凡爾賽玩家?」路璇斜眼看他,「要是喜歡,可以拿你手裏拿把正品換。」

以辰搖頭拒絕:「不是不給你用,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你能動用洛王神套中的黑暗之力,但【道劍·夜束】真不行,你沒有劍息,發揮不出它真正的力量,何況不是沒給你用過,難道你忘了當初你的手是怎麼傷著的了?」

「不給用就不給用,說得那麼冠冕堂皇作甚?」路璇面無表情。

以辰莞爾,聳肩將【道劍·夜束】遞向她:「吶,要就給你,反正不是什麼好東西。」

路璇看都不看黑暗之劍一眼,閉眼說道:「給我我就要拿着?一把破劍,等你先把它研究透再說吧,洛劍足夠我使了。」

方曉嵐着實看不下去了,起身就要走:「老天爺絕對是在你們成為師生前瞎眼的。」

雖閉着眼,路璇手卻不慢,一把拉住她:「跟我說說洛王神套吧,這次回來聽質門幾個老傢伙說你對它有些新發現。」

聞言,以辰也好奇地看方曉嵐。

掙扎了兩下,見精分神魔睜開眼盯着自己,這位向來硬氣得不行的不二君子也罕見露出頹勢的一面,無奈盤膝坐下。

「洛河古時叫雒水,是黃河右岸重要支流,洛河流域是華夏文明的起源之一,黃河與洛河交匯的地域有河洛地區之稱,孕育了神秘的河洛文明。」方曉嵐揮手讓一名手下去巡查一遍佈防工作后便開始娓娓道來,「河洛地區中最出名的莫過於河圖洛書的傳說,那是伏羲氏最重要也是威力最大的兩件寶物,龍馬負河圖,神龜背洛書,以河洛圖書作八卦,成蒼天方圓,演天干地支。河圖洛書是否真實存在,至今無從考證,也從沒有聽說過河洛地區再有過其他典籍記載。」

路璇從右手中指近節指骨處拿下黑色鏤雕的洛戒,把玩的同時耐心聽方曉嵐講。

「河洛地區出土的典籍記載,洛王神套是洛王耗盡心血以精湛的鏤雕技藝打造而成,具備斬神之力,因而得名洛王神套。所謂洛王神套,一是洛劍,二是洛戒,洛劍鋒利,削鐵如泥……」方曉嵐講。

以辰小心翼翼從路璇腿上拿起洛劍,握着墨色的鏤雕劍柄將長有兩尺三寸的白刃長劍從灰色的鏤雕劍鞘中抽出。

即使不依靠劍息,他也清楚感覺到洛劍內有一股極為精純的黑暗之力,那股力量並不具備爆發力,但卻綿延不絕,十分悠長。

或許,這就是洛王神套能遺留至今仍具備不可小覷的威力的緣故。

他再看向路璇手中洛戒,其中的力量波動較為細微,不仔細感知難以發現。相比洛劍,洛戒中的力量小卻更為細長,細細體會竟有細水長流之意。

洛戒與洛劍的力量相互呼應,共鳴之下,黑暗之力得以釋放,有了極大進步的以辰再感知洛王神套時,已對這算得上偽神器的東西有了較為深刻的見解。

方曉嵐並沒有停,依然在講:「前段時間河洛地區先發現了一些殘破典籍,經過我多次考證,製造出洛王神套的洛王就是那時的黑暗之主!」

「黑暗之主!」路璇深深地看着方曉嵐。

方曉嵐頷首:「能製造出不輸於海皇三叉戟的洛王神套,不要說那個時代,即便現在,也唯有黑暗之主和黑暗王殿能做到。」

「那為什麼不會是那時的黑暗王殿?」路璇追問。

「沒錯,不是沒有這種可能。」以辰附和。

瞧了眼一唱一和的師生兩人,方曉嵐耐著性子解釋說:「典籍記載,黑暗女皇降世,絕跡萬里,洛王橫空出世,以無上神劍對敵三天三夜,可惜稍遜一籌,神劍被奪,最終洛王以身祭劍,打造洛王神套,鎮壓王殿。」

「神劍就是【道劍·夜束】了。」路璇輕聲道。

「不對不對,洛王有【道劍·夜束】都不是泫鷺羙吷的對手,用一把偽神劍怎麼可能鎮壓得了神劍在手的黑暗王殿?本就是弱勢一方,己消敵長,卻反敗為勝了?簡直是天方夜譚。」以辰一萬個不相信。

方曉嵐不負責任地說:「典籍就是這麼記載的,誰知道洛王是不是隱藏了什麼底牌?多少年前的事,有人說得准嗎?」

雖然知曉對方的話有些賴皮,可以辰卻硬是找不到反駁的話。

「你繼續說。」路璇示意方曉嵐不必理他。

「從典籍來看,洛王就是那時的黑暗之主無疑了,而通過對比先後兩本殘破典籍,伏羲氏是洛王的可能性非常大。」這句話方曉嵐說得不是很確定,因為她並沒有實質性的證據。

「洛王就是伏羲氏?那豈不是說神農和燧人也是道劍之主了?」以辰覺得好笑,「我現在自封一個神人氏可以不?」

路璇冷眼盯着他,很明顯的警告。

以辰噤若寒蟬。

「有實質性重點嗎?能起作用的。」在警告完以辰后,路璇問方曉嵐。

「當然。」

「什麼?」

方曉嵐有些意味深長地說:「洛王神套是洛王打造出來的不比出自海皇的三叉戟差的偽神器,其中蘊含了純正的黑暗力量,所以海皇三叉戟能做到的事……它也可以。」

以辰挑眉表示驚訝,也僅是如此,沒有朝洛王神套看一眼。

「也就是說洛王神套能幫助以辰凝聚完美的黑暗之體?」路璇對視方曉嵐,她想得到沒有拐彎抹角的答案。

方曉嵐點頭。

路璇沒有絲毫猶豫地將洛王神套遞到驚愕了的以辰手中:「不是為了你,是為了這一大陸的人,還有,爭點氣。」

簡單明了的一句話讓想要拒絕好意的以辰說不出一個字,最終他沒有矯情,點點頭收下洛王神套,輕輕摩擦洛劍那灰色的不光滑劍鞘。

「那片天看起來很穩定,暫時應該不會有問題,你回俱樂部吧,在那裏吸收洛王神套的力量。有莫凱澤和晨悅彤守着,比較安全。」路璇起身說,跳下車,身影漸行漸遠。

「我在這裏就可以。」以辰大喊。

方曉嵐拍了拍他:「還是回去吧,你那老師說得對,在俱樂部吸收洛王神套的力量安全一些。這裏有那片不正經的天在,難保黑暗王殿不會暗中關注,到時她要插手,沒人能攔得住。」

以辰點點頭:「還是她想得比較周全。」

方曉嵐輕輕一笑,跳下車,幽幽聲音傳來:「她的話可不是表明這層意思。」 蘇慕白沒有任何猶豫。

在確定了要對教室講台上那隻身體掩藏在白色霧氣中的厲鬼動手的瞬間,他就直接動用了自身鬼手以及鬼火的靈異力量。

其中鬼火的靈異更是徹底。

黑色的火焰直接席捲了整間教室,不僅是講台上的那隻厲鬼,就連教室里的桌子、凳子、牆壁、地面,包括教室後面的那面鏡子也都沒有放過,一同被黑色的火焰所覆蓋。

鬼火的能力非常實用,並且恐怖程度也很高,能夠灼燒靈異,從而壓制其他的厲鬼!

這一刻。

就連空氣都燃燒了起來。

講台上那隻厲鬼身體表面的白色霧氣都被渲染成了黑色,白霧的體積在逐漸變小,顯然是受到了壓制。

不僅如此。

密密麻麻的黑色手掌也在同一時間蔓延到了教室的講台前,抓向了那隻疑似鬼城事件源頭的厲鬼。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