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慶軻催步走向候俊,淡定從容,邊走邊說道:「修羅,傳說中三頭六臂的鬼物,人人敬而遠之。但入了修羅道的人才清楚,那是神,至高無上的神!」

「正如山葵信奉的佛主一樣,修羅就是我的信仰,也是我的終點……」

「當然,佛主跟修羅不一樣。佛主還活著,修羅只是傳說的故事罷了……」

「所以,信奉修羅道的人,人人都可能變成修羅!」

mt_adplace_blog_post_img

……

「你小子,到底在搞什麼鬼!」候俊暗搓搓活動了一下手腳,發現已經恢復了不少體力。

不自覺的勾起嘴角,智慶軻這傻子居然給了這麼多時間自己來恢復體力。

「管你什麼修羅神佛的,今天你就得死在這裡!」候俊雙手握焰閃劍,頓時乍起一大簇熊熊火焰。

一砍而下,在地面砍出一道烈焰燃燒的火路一般,火焰斬擊直取智慶軻。

雷鳴獅和習猿及時跳開,雷鳴獅看著智慶軻提醒道:「快躲開!」

「呵呵,不知所謂!」智慶軻笑了笑,冷聲道。

左手一揮,竟然把候俊強力的火焰斬擊,用左手輕而易舉的揮散了!

其餘人都看呆了,智慶軻和候俊的實力差距,怎麼轉換了?

隨後就突然的心悸,心裡有一點被什麼壓抑著的感覺,心生寒意。

如果說山葵是佛光普照,讓人深感敬畏的莊嚴。那麼,智慶軻給人的感覺,就好像面對一個讓人心生膽寒的惡魔,寒意四溢。

「怎麼回事?這氣勢越來越邪乎了!」雷鳴獅喃喃道。

習猿看向智慶軻,卻很是忠誠的面對候俊,準備配合智慶軻一舉殲滅候俊。

「我們兩還是走遠一點吧!」雷鳴獅見此說道:「這傢伙,已經不是他了吧……」

習猿愣了下,識趣的跟著雷鳴獅走到了一旁。

候俊一直盯著智慶軻,發現他始終都保持著詭異邪魅的微笑。沒有出手也沒有其他動作,只是能感受到來自內心的寒意。

「裝神弄鬼!你以為你虛張聲勢,我就會害怕了嗎?」候俊大聲吼道,可見智慶軻依舊那副樣子,自顧自的笑著,就好像神經病了一樣。

「裝模作樣,受死吧!」候俊提著焰閃劍,徑直衝向智慶軻。

焰閃劍頓時流動著火焰,附在焰閃劍上,猶如重新賦予了生命的流動一般。

火焰和焰閃劍,合二為一了!

「附魔!候俊居然會附魔!」黃偉宏驚訝道。

見眾人看著自己,黃偉宏解釋道:「附魔,就是把自身魔法附著在自己的武器之上,使其威力大增!」

「但是,估計候俊也只是學會不久而已……」李凱靈補充道。

候俊衝到智慶軻面前,焰閃劍橫向揮出。火焰附著在焰閃劍上,頓時就生出一倍的火焰,看上去就好像焰閃劍變長了一般。

「焰斬·滅絕!」

候俊一劍揮向智慶軻,相差兩個身位依舊可以攻擊到智慶軻。

智慶軻微微抬頭,呢喃道:「修羅道,神滅道存,何念之有!」

「雙生修羅·銀霧!」

話畢,在候俊眼中,智慶軻彷彿多出了一頭顱加雙手一般,變成了雙頭四手的怪物!

意念一閃而過,眨眼間,智慶軻已經消失在原地。

下一秒,候俊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像是被斬開了,頓時血花四溢,猶如盛開的花朵,迅速凋零……。 陸晨記得自己當年救了蘇月華后,她當時還找過自己幾次。

而且似乎還對自己有一點意思。

不過當時自己正處於高考的緊要關頭,在加上當時的蘇月華看起來確實不符合陸晨的審美觀,所一他都是有意的避著她。

直到高考過後,兩人就再也沒見過面了。

「你是蘇月華?」

「你,,現在的變化怎麼這麼大?」

陸晨一臉懷疑的看著眼前的女人。

他實在是有些不敢相信,只不過是六七年沒見,當年的醜小鴨居然變成白天鵝了。

「嘻嘻,你沒聽過女大十八變嗎?」

蘇月華嬌笑一聲說道。

隨後又在陸晨旁邊的座位坐了下來,她的座位正好跟陸晨的在一起。

「聽過,但是還沒見過有這麼大變化的。」

陸晨點了點頭說道。

「這麼多年沒見了,你過得怎麼樣?」

蘇月華坐下后看了一眼陸晨帥氣的連忙微微一愣,不過很快就回過神來說道。

「還行吧,我挺好的。」

「你呢,現在在幹什麼,不會是在當明星吧?坐個飛機都得穿成這樣。」

陸晨指著蘇月華的眼鏡帽子等裝備,本來只是想開個玩笑。

沒想到蘇月華居然真的點了點頭。

隨後似乎是有些無奈的說道:「也不算明星,我最多算是一個剛出道的新人吧。」

陸晨平時對於娛樂圈什麼的幾乎沒去關注的。

除了那幾個火了幾十年的影帝歌神歌后認識之外,其他的什麼新人啊,小鮮肉什麼的完全不知道哪個是哪個,以前對這些也沒有興趣。

聽著蘇月華的話,陸晨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他還真沒想到,當年的醜小鴨居然闖進了娛樂圈,而且似乎看起來還有了一點名氣了。

這時候,飛機上傳出即將開始起飛提示大家系好安全帶的消息。

當飛機開始滑行的時候,陸晨看到蘇月華變的緊張了起來,一雙手緊緊的抓在扶手上。

「你第一次坐飛機嗎?」

陸晨有些奇怪的向著蘇月華問道。

「不是,但是每次飛機起飛不知道為什麼我都會特別緊張。」

蘇月華點點頭,小聲的說道。

「你不用擔心,飛機是很安全。」

陸晨說完后又繼續說道:「對啊,你去中都市幹嘛。」

陸晨是想跟她說說話,分散一下注意力讓她不用那麼緊張。

「我,我當然是去打工的啊,還能幹嘛?」

「我簽約的娛樂公司就在中都市。」

蘇月華有些苦笑的說道,她雖然現在有了一點小名氣,但是還只是一個打工人而已。

由於她一直不接受潛規則,她每個月的收入其實沒多少。

明星的收入來源是商演,廣告,演唱會,唱片什麼的。

但是蘇月華不接受上級的某些安排,所以這些資源全部都輪不到她,都被公司安排給一些比較「聽話」的女新人了。

這時候,飛機也平穩的飛上了藍天,蘇月華也已經平靜了下來,開始反問道:「對了,那你呢,你去幹嘛啊。」

「我啊,在中都市做點小生意而已。」

陸晨笑了笑,隨口應道。

隨著兩人的開始聊天,漸漸的不像一開始那麼陌生了,剛好飛機上又很無聊,兩人就天南地北的就著各種東西聊了起來。

二個多小時之後,在兩人的聊天中,飛機不知不覺的已經降落到了中都市機場。

「你有人來接你嗎,要不我送送你,」

下了飛機后,陸晨看著蘇月華說道。

「不用了,我的經紀人來接我了。」

蘇月華說著停在外面路邊的一輛黑色汽車走了過去。

走了幾步的蘇月華又突然停下了。

「陸晨,過幾天我請你吃飯啊,不要忘了!」

蘇月華對著陸晨比了一個打電話的手勢說道。

「行!」

陸晨點了點頭應道。

剛才在飛機上,蘇月華一直說要請陸晨吃頓飯,好感謝他當年的救命之恩。

要不是她今天確實有急事,說不定一下飛機就得拉著陸晨去吃飯了。

看著蘇月華的車子離開后,陸晨也四處看了起來。

他在上飛機的時候就通知了林茜他飛機到達的時間,讓她來接自己。

現在她應該也到了。

沒多久的時間,陸晨就看到一輛藍色的跑車,還有依靠在跑車邊上的林茜、

陸晨連忙向著她走了過去,一個多星期沒見了,說實話陸晨還是挺想她的。

這個女神宿友在被自己的拿下之後,一直都表現的讓陸晨非常的滿意。

「晨哥,」

看到走過來的陸晨,林茜也主動向著他撲了過來。

陸晨把她柔軟性感的身軀抱在了懷裡,感覺一陣陣的舒爽。

「走,回家去,今天我要大殺四方。」

陸晨先是在林茜的臉上親了一口,隨後趴到她耳邊輕聲的說道。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