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冰兒同樣也顯得非常驚訝,她還是生平第一次見封號斗羅,還是那位富有傳奇色彩的昊天斗羅。

雖然她和柳二龍見的並不是那位的真身,但就算是羅三炮,既然能變身封號斗羅,哪怕它有着很大的限制,那也是極為逆天的了。

收回看向羅三炮驚訝的目光,水冰兒目光轉向馬紅俊,也不說話,就那麼平靜的看着他,清冷恬靜的彷彿一朵冰山上盛開的雪蓮花。

「不是,冰兒,我沒有打算刻意瞞着你的,你應該明白,羅三炮的能力要是泄露出去了,對我師叔大師來說,將是數之不盡的麻煩,所以我真的不是有意瞞着你的。」

mt_adplace_blog_post_img

「二龍師叔這裏很安全,所以我才會將羅三炮的真實情況說出來。」馬紅俊慌了,連忙給水冰兒解釋道。

「你明白就好!」

水冰兒淡淡的說了一聲,她哪裏不明白馬紅俊的心思,只是想看看他的態度罷了。

「紅俊,走吧,帶我去弗老大的學院,我要去見小剛!」柳二龍羨慕的看了一眼馬紅俊和水冰兒說道。

「二龍師叔,我今天就是為這事而來,您想想,以玉師叔和您的關係,您要是現在去找他,他會選擇見你么?」

昨晚他已經想明白了,不管是成全大師和柳二龍,還是撮合她和弗蘭德,最終都要從柳二龍這裏下手。

「哼,老娘這次就是綁,也要將他綁在身邊!」

柳二龍略微獃滯的美眸中閃過一絲哀傷,眉目含煞的說道。

「二龍師叔,說實話,您現在還不到和玉師叔見面的時候,不過我有辦法讓您和他在一起,這次我就是因此而來。」馬紅俊嘴角抽了抽,對柳二龍勸道。

「什麼?你快說!」

柳二龍美眸閃過一絲喜色,急促的問道。

看她這個樣子,馬紅俊隱晦的撇了一眼水冰兒,心道戀愛中的女人果然都會降智啊。

隨即開始為柳二龍說起他的方法,不過在這之前,他先將大師那位的初戀情人的情況跟柳二龍如實說了一遍。

「什麼?」

「你是說她竟然為了小剛,被那個禽獸給,這,這怎麼可能?你是怎麼知道的?」

柳二龍不敢置信的問道,水冰兒同樣神色驚駭的看着馬紅俊。

她們萬萬沒想到,作為世人敬仰的武魂殿教皇竟然會做出這麼齷齪、卑鄙、下流、無恥的事來。

更難以置信的是,現任教皇比比東,竟然為大師默默付出了那麼多。

「別問,問就是書上看到的。這個不是重點,重點是,二龍師叔您想,那個女人為玉師叔付出了那麼多,他要是知道,會丟下她不管嘛?換作是您,還能和玉師叔安心的在一起么?」

馬紅俊撇了撇嘴,果斷轉移了話題,對柳二龍分析道。

水冰兒露出思索的神色,她沒有去想馬紅俊為什麼會知道這些,反正她已經在他身上見識了太多的不可思議,她想的是,如果換作是她,她會為他這麼付出嘛?

捫心自問,她內心的答案是,如果真有那麼一天,她也會那麼選擇。

柳二龍內心的選擇也是如此,一時間她的心亂了,也沒再去想馬紅俊到底看的是什麼書。

「紅俊,小剛知道這件事么?」過了良久,柳二龍滿眼複雜的抬起頭來,對馬紅俊問道。

「玉師叔現在不知道,但是就算我不說,他也遲早會知道,所以您會忍心看他痛苦和內疚終生么?」馬紅俊搖了搖頭說道,他急公好義馬紅俊,也不是什麼人都會幫助的。

俗話說,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良言難勸該死鬼,慈悲不度自絕人,如果柳二龍的選擇讓他失望的話,他是不會再管她的事情的。

柳二龍痛苦的搖了搖頭,馬紅俊說的沒錯,既然事情已經發生了,大師遲早會有知道的一天。

但是她愛大師,所以她無法忍受大師痛苦煎熬和愧疚自責一輩子。

「紅俊,那我,我該怎麼辦?」

柳二龍神情迷茫的問道,她的內心非常矛盾,兩種想法正在不停的天人交戰。

一個聲音在告訴她,將這件事瞞着大師,直到她和大師在一起,死的那一天。

另一個聲音又在給她說,她不能這麼自私,就算大師知道了會選擇那個女人而不選擇她,她也應該成全大師和那個女人,因為她愛他。 大抵到了傍晚,鄭家的馬車才來到白家院門口。

鄭厚財也沒多做停留,轉身便上了馬車。

白孫氏見鄭厚財就要離開,一把攔著馬車,扯著嗓子大喊:「你這人怎麼說話不算話,說好的你家人來接你,就把銀子給我的。可憐我兩個兒子跟著你上個山就全沒了。」

白孫氏吼叫了半天鄭厚財也不搭理,便直接拽住馬:「今天不把銀子給我,就別想走。」

鄭厚財挑起帘子,冷眼看著白孫氏:「你這糟老婆子,還敢攔我的馬車,直接叫馬踩了去。」

白孫氏一聽,趕緊撒手,真的怕馬車把她踩了。

鄭厚財看著白孫氏的動作,輕蔑的笑著,從包里拿出二十兩銀子,丟給白孫氏:「就當是我陪你的,再要糾纏,就不要怪我不客氣了。」

白孫氏一看有銀子,趕緊便接住,但是發現只有二十兩,立刻不樂意了:「今日說好的三百兩,你也答應了,這裡才二十兩。」

「貪心不足的東西,我能給你二十兩就算事格外開恩了。」

白金跟著,一看三百兩變二十兩,自己下午便計劃有錢要出去瀟洒一趟,結果只有區區二十兩:「就算是財主也不能這麼不講道理,大不了咱們去告官。」

鄭厚財一聽,冷笑一聲:「你去告官,這二十兩你也拿不到,雖說鄭某不是什麼大人物,好歹在官府還是認識一些人的,你大可以去告。」

說完便指示下人駕車離開。

白孫氏母子倆一聽他的話,也不敢在攔著鄭厚財的馬車,原本告官也只是說說而已,也不會真的去告。

白孫氏拿著手裡的二十兩,嘴上便開始咒罵起來:「呸,什麼財主,怎麼不不一起死在山上,二十兩就想打發老娘。」

白糖自從白柳氏暈了,便在屋裡照顧白柳氏,中途白錢氏出去了,後來白錢氏回來還幫著找了大夫來看。

索性大夫說是受了驚嚇,胎像也不太穩,吩咐著要好生照顧,萬不可再收驚嚇了。

白糖一聽沒事才鬆了口氣,白錢氏送走大夫以後,便去燒了熱水來照顧著白柳氏照顧到現在。

白糖看著白錢氏的樣子,她其實在屋子裡聽到了中午白易秋屋子裡發生的事,知道白錢氏心裡難過,還不得不支撐著來幫著照顧白柳氏。

一想到自己父親和大伯,眼淚也不停的打轉,便拉著白錢氏的手,想要安慰白錢氏。

白錢氏摸了摸白糖的頭:「沒事,我沒事,你娘也會沒事的,乖孩子,以後…」

說著眼淚卻還是流下來了:「以後大伯母會照顧你們娘倆。」

白糖聽著,心裡不是滋味,感嘆白錢氏真的是一個堅強的女人。

這時院子里便傳來白孫氏的聲音:「人都死了嗎?現在都不做飯。」

白糖聽到,剛想去把門關上,白錢氏便說到:「沒事,不用理她。你只管照顧好你娘。」

白糖乖巧的點點頭。

白錢氏的兩個兒子白泉和白二柱,一聽說父親出事,把白柳氏送回屋以後,便出門去找人想上山找白義和白禮,現在也還沒回來。

白孫氏站在院子里對著大房二房的屋子罵了半天,也沒見裡面出來人,再加上剛受了氣,便直接走到二房的門口。

看著白錢氏在屋裡照顧白柳氏,沒搭理她,破口大罵:「都不看看什麼時辰了,還不去做飯,是想餓死我們老兩口嗎?」

白錢氏也繼續在做著手裡的事,沒搭理白孫氏。 宋一瑾站在那裡,面色蒼白,血色全無,喃喃地開口,「不用比了,我不敵蘇小姐。」

棋也是一樣,都不用比了,她這個京城第一次才女的名頭要讓給蘇玥,徹底沒了信心,蘇玥完全是藏拙。

從此後誰要是說蘇玥是草包,她就是連草包都不如。

失魂落魄的宋一瑾,一個人離去,背影是越來越凄涼。

長樂郡主興奮地跑到蘇玥身邊,給了她一個大大的擁抱,「妹妹你真是太棒了,我為你自豪。」

「我們一起去清風書院。」蘇玥不想再進京城女子學院,前世外祖母求了皇上,讓她去的女子學院,在坐的三位老師,她都認識。

但是一個草包會有什麼好待遇呢?她不怨老師,畢竟沒有才華,得不到賞識很正常。

可被楊安容帶頭欺負,宋一瑾冷眼旁觀……

清風書院的葛老不一樣,大哥會試生病,考得不好,全京城都在嘲笑他,可是葛老沒有。

「好好好,老夫就喜歡才華橫溢生性洒脫的讀書人,女子又如何?自古有花木蘭代父從軍,更有書聖王羲之的老師衛夫人。」葛老的話,讓人動容。

「葛老師,我們能入清風書院女子班嗎?」

「我也想入女子班。」

「我們也想與蘇小姐做同窗。」

「只要才華品德過關,我們清風書院的女子班都招收。」葛老做了決定。

楊安容身邊原本圍著的小姐妹們,紛紛圍到了蘇玥身邊,將朱飛雲擠到了後面。

蘇玥沒想到自己也有被人崇拜與追捧的一天,這種感覺,嗯,真不錯!

這一場比拼,蘇玥的畫作與詞曲很快地傳遍京城大街小巷,更是傳到了宮中。

太後娘娘給國公府傳了懿旨,讓蘇玥第二日與長樂郡主一起進宮。

蘇家人,尤其是蘇國公笑得合不攏嘴,不管啥時候,忍不住就笑出聲。

「爹,我大哥中舉時都沒有見您笑得跟傻子……」一樣,蘇修宏話還沒有說完,又被踹了一腳跌倒在地,翻了兩個跟頭,笑嘻嘻地爬起來。

以前蘇玥覺得爹對三哥太嚴厲,後來才懂這是他們獨特的相處方式。

「三哥,您能在爹手下過幾招?」蘇玥很好奇這一點,三哥每次都吹牛,青出於藍而勝於藍。

「這老頭要不是我爹,我錘爆他的狗頭……」

就這一句話,蘇修宏被親爹追殺半個時辰!!!這半個時辰,蘇玥觀察清楚,三哥確實武力超群。

蘇修文從書院回來時,滿臉都是笑,掃了一眼爹跟三弟,就跟沒有看到一般,反正每天都會發生。

「妹妹你的滄海一聲笑,大哥自愧不如,哥很好奇,你小小年紀怎會有這麼深的人生感悟?」蘇修文如果不是每天都看著妹妹,都懷疑換了個人。

突然之間,妹妹從一個廢柴到精通醫術,繪畫,作詩,現在又作詞作曲,琴技碾壓宋一瑾。

他們是一家人,妹妹如果會這樣,不可能瞞得住他們。蘇修文想到這些,就想知道一個真相。

蘇玥面對聰慧的大哥,謊言在他這裡根本沒用,而且她不想騙家人,於是試探地問他,「大哥,你相信前世今生嗎?」

。 「賢弟,你這是怎麼了?」城主看到王霄逸過了好一會兒都沒有動彈,擔心的問道。

王霄逸:

「沒事兒的大哥,就是能為大哥分憂解難,小弟我太開心了。」

王霄逸開口就是一記彩虹屁。

「賢弟沒事兒便好,話說這【魔種】不似凡物,為兄打算研究研究……」

王霄逸哪裡會聽不出城主的弦外之音,不顧歡歡幽怨的小眼神,直接將剩餘的【魔種】全部都給了城主。

歡歡:o(╥﹏╥)o

「萬萬沒想到賢弟有這麼多,為兄受之有愧呀!」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