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沒有話語權,只能旁聽。

最後的決定權,還是掌握在二十名長老手裡。

柳家族規,除非家主死亡,或者做出背叛家族的事情,才會另選家主。

排除這兩種情況外,任何情況,不得開啟彈劾家主的最高會議。

mt_adplace_blog_post_img

此刻大殿之中,正在進行一場激烈的爭辯。

「剛才的話,我已經闡述的很清楚了,國不可一日無君,家不可一日無主,我們柳家最近幾百年,每況愈下,如今家主更是病入膏肓,再不做出改變,難道要眼睜睜看著我們柳家,淪落到二流家族嗎!」

大殿中央位置,站著一名老者,模樣看起來五六十歲,實際已經超過百歲高齡。

他就是柳笑天!

大殿上首,坐著二十名長老,形成一排。

在另外一側,端坐一名中年男人,眉宇緊鎖,他就是代理族長—柳大山。

「柳笑天,家主只是中毒,柳大岳已經出去尋找解藥了,只要找到解藥,家主自然就能恢復,你這麼迫不及待的開啟家族最高會議,是不是太操之過急了。」

排在右側坐在第三個位置上的太上長老站起來,語氣很不好。

認為柳笑天太操之過急。

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柳笑天在打什麼主意,大家也心知肚明!

「十八長老,事情不能這麼說,柳笑天再怎麼說,也是為了家族考慮,家主中毒已經一年多了,一直沒有起色,而且情況越來越糟糕,另選賢能,確實迫在眉睫。」

坐在左邊第五個位置上的長老站起來,認為柳笑天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柳家考慮。

聽著有些不近人情,但是從長遠還是大局出發,柳笑天做的沒錯。

「我同意五長老的意見,家不可一日無主,我們柳家確實該換換風貌了!」

十一長老站起來,支持五長老所言。

「你這是強詞奪理,這一年多來,雖然家主深陷昏迷,在代理家主的打理之下,我們柳家已經止住下跌趨勢,這是好的兆頭。」

十八長老冷哼一聲,認為他們在強詞奪理。

家主就算昏迷,還有代理家主,處理族中事務。

「真是笑話,小小的化嬰境,也能擔任家主之位嗎!」

坐在左側第六個位置上的長老站起來,一臉鄙夷之色。

所謂的代理家主,只是一個笑話,這一年多年,除了家主那些心腹外,誰聽從代理家主的安排。

柳大山坐在那裡,一言不發。

他境界低下,還不如一尊執事,確實沒有發言權。

雙拳捏的死死的,如果不是柳笑天,柳家怎麼會落到這步田地,他又怎麼會離開中神州,父親又怎麼會中毒。

那些中立的長老,緘默不語。

「只要家主還在世一天,我就不同意另選家主!」

十八長老態度很堅決。

除非家主徹底死亡,才會另選,如若不然,絕不推選新的家主。

「老十八,你以為不同意就可以了,只要超過一半人數就有效。」

五長老跟十八長老一直不對付,兩人從年輕的時候爭鬥至今。

「你們難道真的要眼睜睜看著柳家分崩離析嗎,柳家落入進入這種地步,不是因為沒有有家主,而是我們內部已經不團結了,整個柳家,早已被蛀蟲侵蝕,就算換成誰來當這個家主,都無濟於事。」

十八長老一言命中柳家現在的狀況。

就算選擇了柳笑天,就能改變柳家的狀況?

簡直就是一個笑話,正因為有了柳笑天這種人,才導致柳家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說吧,出什麼事了。」

江山問道。

「公司僱員,接連被不明身份的人無故襲擊,好多人都被打傷住院了。」

「這明擺着,就是沖着維埃公司來的。」

彼得羅夫在電話里說道。

出了這種事,他們當高層的,理應及時站出來穩住大局,把事情妥善處理好。

「我馬上到。」

掛斷電話,江山穿好衣服,帶上龍文南幾人便出發去了醫院。

在醫院裏面,江山見到了被打傷的僱員,足有幾十人。

這些人,都是維埃公司的中堅力量,各司其職,維持着維埃公司的運轉。

被打傷之後,維埃公司就像是被燒了主板的機器,停止了運轉,暫時癱瘓了下來。

一秒記住https://m.net

他們的傷勢都不輕,被打斷手打斷腳的,比比皆是。

一身上全部都是血,傷殘程度或輕或重,不容樂觀。

江山給他們墊付了醫藥費,除了工傷補償外,每人給了一筆錢,讓他們安心養傷。

「我的朋友,照這樣下去,我們不僅什麼都得不到,還要不停的貼錢,得想辦法及時止損。」

彼得羅夫說道。

僱員被打傷,公司停止運轉,什麼也做不了,也要額外掏錢治療他們的傷勢。

雖然醫藥費的數額並不巨大,但公司停止運轉創造不了效益,光掏錢出來付醫藥費,也不是個事兒。

這也是彼得羅夫擔心的點。

「不管怎麼說,還是讓他們安心養傷,把傷養好再說,他們也是為了公司才被打成這樣的。」

相比起彼得羅夫習慣性的從利益得失角度考慮問題,娜塔莎無疑是要更善良感性一些的。

他們都沒錯。

公司不是慈善機構,從創辦之初就是為了用來賺錢的,計較利益得失再正常不過。

作為僱員來說,他們也很受傷,很無辜,僅僅只是為維埃公司做事,便被打成了這幅模樣。

三人交談之際,又有幾人被擔架送進了醫院。

這幾人不是別人,依舊是公司的僱員。

而且還是江山親自培訓,直接負責股權收購計劃的僱員。

「怎麼回事?」

江山關切的詢問道。

僱員滿身是血,看着江山,無辜委屈的流着眼淚。

一邊掉眼淚,一邊向江山說了事情的經過。

今天白天,他們按照江山的吩咐,去推進股權收購計劃。

結果剛到地方,衝出一伙人來,不由分說就抄起棍棒打了他們一頓。

並警告稱,如果他們再敢去收購股權,去一次打一次,直到把他們打死為止。

江山知道,這絕對是辛普森在幕後搞的鬼。

可儘管知道,他也什麼都做不了。

原因無他,大毛現在到處一團糟,治安狀況,更是差的一塌糊塗。

黑幫橫行,逼良為娼。

打砸搶殺,時有發生。

之前是靠着萊蒙托夫將軍的軍威,維埃公司才能在一片糟糕之中獨善其身,現在萊蒙托夫將軍退下來了,那些黑惡份子便沒有了作惡的顧慮。

這個時候,只要有人煽風點火,再許以厚利進行引導,那些黑惡份子便會把矛頭指向維埃公司。

說來也是諷刺,正是因為西方勢力,大毛的失業率飆升,治安環境才會跟着變得這麼糟糕,滋生出那麼多的黑惡份子。

很多人都是迫不得已,才變成黑惡份子的,壓榨自己的同胞,來滿足自己的生計。

而現在,他們又都變成了西方勢力的爪牙。

當黑惡猖獗,官方力量肯定是指望不上的,唯一能做的,就是以暴制暴。

但問題是,對付黑惡份子,完全是治標不治本,真正的毒瘤,是那些西方勢力。

站在西方勢力,他們巴不得大毛越亂越好。

大毛越亂,那些有錢人的資金,以及相關的技術和人才,就能越流暢的流入他們手裏,為他們所用。

同時,他們也能更好的掠奪大毛的國有資產。

唯一受苦的,是大毛的民眾,當油水和好處都被撈走,只留下他們惡性循環。

為了生計,而不得不磨刀霍霍向同胞。

江山的出現,打亂了西方勢力的計劃,一定程度上,也減緩了大毛的衰敗。

於公於私,江山都是不希望大毛衰敗落寞,被西方敲骨吸髓的。

畢竟,大毛的體量擺在這裏,只要他不衰敗落寞,就能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住西方勢力,吸引火力。

西方勢力也就自然不敢肆無忌憚。

換言之,江山這次對上辛普森,要想贏得最終勝利,如何利用好大毛是關鍵。

對於他和辛普森來說,大毛就是棋盤,而他們是棋手。

……

兩天時間裏。

公司百分之八十以上的僱員,都不同程度的受到了人身傷害及恐嚇威脅。

一時間,搞得全體上下人心惶惶。

僅是醫藥費一項,就是一筆不菲的支出。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