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平行宇宙。

李玄空到達第六平行宇宙之後,就來到Biabu家族的聚集地,在附近找了個地方修鍊。第六平行宇宙的環境十分特殊,環境優雅,空氣中的異能量十分豐富。

但是,這裏並沒有強大的族群,而是誕生了Biabu家族,他們生性善良,愛好和平,沒有任何攻擊力。

mt_adplace_blog_post_img

所以,七大平行宇宙匯合的時候,第六平行宇宙是最容易被波及到的,這裏向來是兵家必爭之地,因為Biabu家族體內蘊含強大的異能量,無論哪個族群得到它都會實力大增。

好在,第六平行宇宙與雪皇的勢力交壤,被他們庇護,一直以來都相安無事。

但,匹夫無罪懷璧其罪,不僅冥王對他有想法,連鬼谷也暗中盯上了他們,想要藉助他們的異能量煉成玄冥之棺來封印冥王。

但,Biabu家族的覆滅是必然的,即使李玄空阻止,在未來的十萬年當中,他們也會被獅王掌控,用來構建戰艦群。

所以,一切早已註定。周雲跑回寫字樓,不一會手裡拿著一份文件,「舒總,您掌掌眼。」

舒逸接過文件打開仔細看了看,作為銷售網站一定要必備一個要素就是吸睛。

但是秦書易銷售的商品和其他的還有所不同,是高端茶葉,所以這個銷售網站同時還要有質感,滿足秦書易茶葉這個高逼格的需求……

《重回九零當奶爸》第五十七章挖牆腳 有時候午夜夢回的時候,羅笙也會在心裏想自己以後究竟想要過什麼樣的人生。是按部就班的工作,結婚,生子,還是為了那麼一點點的不同而去努力拚一把。

不會有人知道每條路最後通向的結果都是怎麼樣的,雖然她現在在跑道上揮灑汗水,但未來也許有一天,她會在某次交火中獻出自己的生命。是不是眼睛閉上就可以看到自己的父親母親了呢?誰又知道呢?也許身死便只是化為地下的塵埃了。

羅笙跑到終點的時候已經累到不行,自己到了最後一直跟在湯傲的後面,大概是被自己身後的腳步聲督促的,湯傲一直都沒有緩下自己的腳步,沒能讓羅笙超越過去。

扶著終點的桌子,羅笙抹了一把臉上的汗水,不用說都知道自己的臉現在就像是番茄一樣紅彤彤的,看着同樣紅彤彤的湯傲,她肯定的點點頭說:「你很厲害,不過以後我一定會超越你的。」

湯傲也沒有想到昨天晚上看到的這個看起來弱不禁風的小姑娘竟然不比自己的體力遜色,當下對羅笙也多了幾分欣賞,便笑着說:「那可不一定。」

新兵連的訓練還是相對比較簡單的,輕裝五公里以後就是單雙杠,俯卧撐之類比較簡單的體能訓練,下午的時候練了一下午的軍體拳,羅笙沒有接觸過這些,練起來格外的認真。

早上吃飯的時候食堂里還是很熱鬧的,經過了一天的摧殘,晚飯的時候除了碗碟聲並沒有多餘的聲音。

操場外面還有十來個沒有能按時完成今天的體能訓練的人,正在跑懲罰的三公里。因為是懲罰的三公里,所以並沒有時間的要求,雖然知道練完了就可以吃飯了,但是每個人的腳步都好像是下一步再也抬不起來一般。

羅笙笑了笑,埋頭吃飯,沒料想湯傲端著餐盤坐了過來,一言不發的埋頭吃起飯來。

晚上羅笙自己琢磨了一會兒軍體拳才睡覺,孫滿月和周敏經過了今天一天的相處,也知道了這位後進來的羅笙也不是個簡單的角色,彼此間的關係也更加的融洽了。被選中特長兵的都有各自引以為傲的方面,這樣的人多少都是有些傲性的,誰也不服,就服比自己厲害的人。

在部隊裏面的生活過得飛快,一個月後的羅笙已經晒黑了不少,但是腳步更加穩健有力,和湯傲之間雖然話不多,但是彼此之間多了些了默契。

作為一個士兵,最重要的一方面就是會用槍,不然你其他方面再好,如果你手中的槍打不中敵人,剩下的都是空談。

五百米活動靶射擊。

羅笙半跪在掩體後面,看着遠處不斷移動的活動靶,一槍槍直接擊中腦袋,在其他人還在瞄準的時候,她已經打落了兩個活動靶。

每個人五十發子彈,會被記錄打落靶數。同樣落靶數則看射擊的時間長短,這一次射擊優秀的人可以直接入選特種兵營,也就不用等滿了三個月了。

羅笙屏住呼吸,正準備再打出一槍的時候,就聽見一邊報靶的人大聲喊出:「一班沈越舟第一,三班羅笙第二,二班卓曄第三。」

才第二?羅笙趕緊沉下心來開始專心射擊,一直等到50發子彈全部打完以後才收起了槍。

一開始報靶的人此時正在低頭忙着記錄,她站起身和班長報到,班長沒有想到羅笙這麼快就全部打完了,便問:「感覺怎麼樣?」

羅笙點點頭:「還行,反正全部打完了。」

這個時候一班的沈越舟也站起了身,明顯也是打完了,看到羅笙已經站起來了,便對羅笙友好的笑了笑。

很快,半個小時到了,沒有打完的也必須要歸隊了。這個時候排長拿着記錄員統計的成績數,臉上難得的露出了一絲笑容,「咱們這一批的新兵很棒嘛!竟然有兩個五十發全中的成績,一個是一班的沈越舟,一個是三班的羅笙,三班羅笙用時最短,是第一。二班的卓曄五十發中四十八靶,也是非常優秀的成績了,這三位是一騎絕塵,與第四名拉開了近二十發的距離。」

這時候隊伍里爆發出掌聲,排長清了清嗓子說:「現在請這三位同志站到前面來,讓他們三個和大家分享一下怎麼樣成為一個神槍手。」

隨着一聲出列,羅笙,沈越舟和卓曄三個人站到了大家的前面。

「那就請我們的第一名和大家分享一下技巧吧。」排長帶頭拍了掌。

隨着掌聲的響起,羅笙有些不適應的紅了臉,不過還是清了清嗓子說:「其實固定靶十分的簡單,就是活動靶有些難度,因為要預判到活動靶的下一步方向,我覺得這和平時生活中的刻意的鍛煉是有關係的。我以前會刻意去練自己的準頭,現在已經成為了習慣。」

排長聽的認真,見羅笙不再往下說了,這才道:「這麼說你的準頭很好了。」

「報告首長,是的。」羅笙回答的毫不含糊。

這個時候排長拿過一個不知道從哪裏撿來的石子,遞給了羅笙說:「麻煩你把它扔進去一下垃圾桶裏面。」

垃圾桶距離羅笙大概有二十多米的距離,並不是要打到垃圾桶,而是要扔進去垃圾桶裏面。

羅笙接過石子,看到了不遠處的垃圾桶,就在眾人都以為她還要比劃一下的時候,她隨意的伸手一扔。

就在眾人以為肯定扔不中的時候,那枚小小的石子準確的落入了垃圾桶之中,毫無偏差。

人群有一瞬的靜默,排長也驚訝了一下,然後帶頭鼓起掌來,毫不吝嗇的誇讚道:「不錯!不錯!」

輪到沈越舟的時候,沈越舟則是十分的簡明的說道:「多練。」

卓曄這個人看着倒是很隨和,笑嘻嘻的說:「大概是小時候拿彈弓打麻雀練出來的,再加上這次的發揮比較好,勉強拿了一個第三名,下次的成績就要看下次的運氣了。」

排長倒是沒有把卓曄的話放在了心上,便笑了笑說:「這次的成績我會發給上面,說不定我們排很快就有人要進特種兵營了!剩下的繼續加油。」

其實羅笙倒不是對提前進去特種兵營十分的嚮往,進去是早晚的事情,倒也沒有必要急於一時。

原地解散以後,羅笙坐到了一邊休息,孫滿月趕緊湊了過去說:「你射擊這麼厲害啊!你這次把湯傲甩了那麼遠,估計她要惱死了。」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啊,這麼快就來了!」小郭聞言頓時驚道。

「什麼這麼快?」啥都不知道的小貝,聽到小郭這麼說,不由好奇的問道。

不過掌柜的卻是沒有回答她,掌柜的連忙拉過小貝,關心的檢查著小貝的渾身上下。

「我的小姑奶奶啊,你沒有什麼事吧?」

不明所以的小貝快速掙脫了掌柜的手,她疑惑的說道:

「有小六哥保護,我能有什麼事?」

「你們是不知道,小六哥那刀法,只見他拔刀那麼一劃,那些飛刀就全被他給打飛了。」小貝有聲有色的給眾人講解道。

「那後來呢?」眾人接著追問道。

「後來,他們打著打著就飛走了。」小貝張開雙手比劃著。

眾人聞言都是看向老白。

老白猶豫了一下對著眾人說道:「你們在店裡待著,我去去就回。」

小六不想連累客棧眾人,但客棧眾人卻是不能坐視不管小六的死活,這不僅是因為老邢的拜託,更多的還有小六往日里對他們的幫助,以及他們這兩個月相處下來的感情。

。。。。。。

而除了同福客棧眾人外,老邢也正滿大街的找著小六,他從老白的口中知道了對方的厲害后連忙就要去找小六,讓他趕緊跑,千萬不要逞強,對方完全不是他能夠對付的。

不過找了許久,老邢都沒有找到小六,因為此時的小六正和美麗打折兩女,在小鎮的屋頂上進行著生死追逐呢。

小六原以為他的輕功是老白教的,會比對方強上許多,甚至他還擔心對方會跟不上自己,一開始還有意放水。

但很快小六就發現他小看對方了,對方的輕功一點也不差不說,甚至由於內力比他高的原因,對方的速度竟然比他還要快上一些。

其實飛刀門最擅長的除了飛刀之術外,便是這縱身之法了。

小六的輕功還未煉之大成,而兩女卻是練了十幾二十年的輕功,這輕功自然是絲毫不下於小六。

想明白了這一點小六知道自己是有些託大了,他只得是全力的奔逃。

但即使是這樣,對方仍是緊追不捨,而且三人還不是單純的賽跑,各種飛鏢暗器那是緊襲而來,小六數次是險死還生。

「哪裡走!」

小六一個翻身又是躲過了一發美麗發出的致命飛刀,而與此同時因為躲閃時的耽誤,打折已經手持短刀向他緊襲而來。

襲來的同時,打折的右手又是一記飛刀扔出,扔向空中無處借力的小六。

但這又豈能難得住小六,只見小六翻身的同時一刀盪開了飛刀,接著他單手撐地,又是一個翻身揮刀攻向了打折。

飛刀門雖然是以飛刀之術聞名,但是這近身搏鬥的之術也是不差。

不過在小六的眼中,也僅是不差而已,論玩遠距離攻擊他承認他那沒練到家的彈指神通被對方的飛刀給爆了。

但要論近身搏鬥,就算對方的內力遠勝於他,小六也有足夠的把握自己能憑藉著刀法上的優勢擊殺對方。

這不是小六自大,而是事實如此。

只見小六刀影重重,一刀連著一刀,勢若奔雷,力重泰山,打得打折喘不過氣來。

看著打折深陷險境,美麗也是快速出手,只見數柄飛刀向著打折的身後快速襲去,看樣子似乎要將打折射殺。

美麗的目標自然不可能是打折,打折與美麗兩姐妹配合多年,聽到身後破空聲襲來,打折連忙就是一個鐵板橋快速下腰。

打折瞬間下腰,一時間所有的飛刀都是向著小六直面襲來。

若是一般人定會被這配合打個手足無措,甚至被當場射殺。

但耳力過人的小六也是在美麗出手一瞬間就同樣聽到了飛刀發出的聲音,他雖然不明白美麗這是要幹什麼,但心中還是暗暗警覺。

果然見打折突然下腰,小六也是連忙抽刀揮擋。

不過美麗不打折這招可不止如此,見小六揮刀阻擋飛刀,下腰的打折突然揮刀直攻小六的下體。

小六眼尖,眼見自己的要害要被偷襲,他的左手連忙回擋而下,中指屈伸,施展彈指神通直接打在打折手中短刀的刀側上。

「鐺!」的一聲。

一股巨力從短刀突然襲來,感受這突如其來的巨力,打折手中的短刀也是脫手而出,直接被打落在地。

小六見機也是握指成拳,一拳捶下。

打折連忙雙手橫疊欲擋,但是倉促之間豈能成力,再加上小六天生神力,此時全力一拳轟下,屋頂瞬間塌陷,打折直接掉落下去,小六見機也是飛身而下。

「不好!」

美麗見到此情況十分擔心打折的情況,連忙就要飛身下去救打折。

不過。

「姐姐小心!」

美麗縱身正要跳下塌洞,卻突然聽聞打折大喊。

「晚了!」

還沒等美麗反應過來是怎麼回事,只見一道身影突然從塌洞飛出,一指襲來,美麗猝不及防,瞬間動彈不得。

原來剛剛小六並沒有真的全跳下去,他跳下去后,就抓住橫樑,等著就是美麗上鉤。

下方的打折挨了自己一拳,雖然傷的不重,但也是有傷在身,而美麗又被自己擒了,大勢已定。

小六抓著美麗飛身而下,打折想要攻擊小六,不過卻是忌憚小六手中被抓的姐姐。

「快放開我姐姐。」打折朝著小六警告道。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