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時,他心裡也有些黯然。

若是賀千雪能夠跟林漠走近一點,那該多好啊。

林漠倒是比較平靜,他順手把剩下兩個病人也治好了,再一次驗證了自己的實力。

之後該如何瓜分資源的事情,就不是林漠需要操心的了,陳聖元會親自跟進的。

mt_adplace_blog_post_img

將一切處理好,林漠讓薛神醫留在後面善後。

他要讓薛神醫叮囑各省代表團,盡量對自己的身份保密,他還是不想引起太大的轟動。

林漠給老虎打了電話,讓他準備車來接自己,而後一個人走出會場。

剛到門口,林漠便看到一輛白色瑪莎拉蒂停在門口,一個身材修長的女子站在車邊。

女子正是賀千雪,剛才看到林漠離開,她便第一時間開車來到了門口。

她知道林漠是打車過來的,她打算把林漠送回去,順便道個歉,再把之前的事情解釋一下。

賀千雪輕笑:「林大哥,這個時候打車不方便,我送你吧!」

林漠微微皺眉,他對賀千雪並沒有什麼好感。

「不用了,有人會來接我的!」

賀千雪嘆氣道:「林大哥,你是不是對我有意見?」

「其實,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

「我專程來找你,只是想跟你解釋一下……」

林漠直接擺手:「不用了。」

「咱們並不熟,你不需要向我解釋什麼。」

賀千雪面色頓時變得尷尬至極,她從小就是天之嬌女,有誰這樣對她說過話啊?

「那……那你至少讓我送你回去吧,就算是我向你陪個不是!」

林漠剛想說話,突然,一輛蘭博基尼突然衝到了他面前。

車門打開,一襲黑色落地長裙的宋芷蘭走了出來,笑道:「林先生,我送你回去吧。」 從劉建兵的廠區之後,王建豪又心生一計。

「把其他廠子的負責人都召集起來,我有事情要和他們商量!」

吩咐下去后。

當天下午,所有的工廠負責人都來到了王建豪的家中,戰戰兢兢的坐下,聽候王建豪的發號施令。

王建豪沒有廢話,直接把幾箱子錢放到了桌子上。

「你們的情況我都知道了。」

「劉建兵那個雜碎不就是砸錢把你們的工人挖走了嘛,我現在給你們錢,你們把人挖回來!」

「人手夠了以後,立即給我日夜不停的趕工生產,如果達到了我要的產量,我每人額外給你們五十萬的好處費!」

七天的期限,現在已經過去了兩天。

留給王建豪的時間,只剩下了最後五天。

他要在這五天之內,搞到三百萬條毛毯,否則,他將面臨巨額違約金。

一秒記住https://m.net

原本以為,只要改變貨源供應,從劉建兵那裡進貨就行了。

但他碰壁了。

無奈,他只能把希望寄托在這些,曾經合作過的廠子上。

為此,不惜砸重金,幫助這些廠子把人挖回來,並承諾了每人五十萬的好處費。

拿了王建豪的錢之後,各個工廠負責人都行動了起來。

他們開出了比劉建兵還要優厚的待遇,很快就策反了一大批人。

劉建兵及時把這個消息告訴了江山。

「江老闆,這些工廠背後顯然就是王建豪在支持的。」

「這個王建豪,談合作談不攏,轉頭就開始策劃挖人,咱們要不要跟,繼續和他們挖人?」

劉建兵有些生氣,好不容易才挖來的人,又被挖過去了,廠區的生產也要被迫中斷。

這讓他這個廠長的,一肚子牢騷。

對於這樣的結果,江山並不意外。

他們能想出挖人這一招,王建豪自然也能進行反制,這都在江山的預料之中。

「繼續和他們挖人,這次,直接把保底工資在原來的水平上,提高六倍!」

聽到江山這麼說,劉建兵都被嚇到了。

「工資提高六倍,這未免也太高了吧?」

江山倒是不以為然。

「放心吧,他們出的價,肯定比我們的還高。」

如江山所料,他讓劉建兵放出話去后不久,其他工廠也紛紛跟漲。

最終,在雙方反覆的挖人競爭之下,工人的保底工資,直接從每月二十五塊,飆升到了兩百五十塊。

整整提升了十倍!

到此,江山就停住了。

之所以競爭挖人,江山的主要目的,是為了提高其他工廠的人工成本。

而現在,他的目的已經達到了。

更是在王建豪的推波助瀾下,效果遠超過他的預期。

江山給龍文冬打去了電話。

「除了劉建兵的工廠之外,暫緩雍城所有工廠的原料供應!」

雍城的工廠,一般都是一個星期進一次原材料,而從上次到今天,正好就是一個星期。

正是雍城工廠進原材料的日子!

人工成本在江山和王建豪的推波助瀾下,上漲了整整十倍,但工廠生產,除了人工以外,還需要原材料。

江山只要暫緩他們的原材料供應,他們就開不了工,只能先掏錢養著工人。

畢竟,在挖工人這件事上,他們已經投入了很多錢,不會輕而易舉的就把人放到劉建兵來的。

而這,將會成為他們自取滅亡的枷鎖。

此時工人的成本,已經是原來的十倍!

供養工人,他們就得掏腰包。

頃刻間,就能把工廠負責人的腰包全部掏空,他們這段時間,趁著倒賣東風賺的錢,都得歸還於民。

他們現在就像是水位超限的大壩,崩潰只是時間問題。

江山只需要等著就行。

……

王建豪家裡。

一大群工廠負責人圍著王建豪。

「王少爺,您給的錢都用完了。」

「而且原材料供應商那邊說了,現在暫緩供貨,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恢復供貨,這樣一來的話,我們都得白養著那一大批工人。」

「主意是王少爺您出的,王少爺您得拿錢給我們兜底啊!」

工廠負責人都在問王建豪要錢。

他們聽了王建豪的話,不斷挖人提高了用工成本,但現在因為原材料暫緩供應,工廠無法開工,高額的用工成本,他們無力承擔,只能來找王建豪求援。

「你們先墊著,再堅持一下,等原材料開始供應了,立即給我全力生產,等我把這批貨出手了,絕對少不了你們的好處。」

「到時候,所有成本我都全包了,再額外給你們,每人一百萬的幸苦費!」

王建豪現在也是自顧不暇。

工廠沒開工,他不可能連貨都沒見到,就大把大把的往外掏錢。

只能先畫大餅拖延時間。

王建豪許以重利之後,各個工廠負責人這才離開。

「tmd,最近這是怎麼了,怎麼感覺一切事情都是在針對我。」

王建豪愁眉不展,隱隱感覺到了不妙。

最近這一系列的事情,好像都是計劃好的一樣,每一招,都精準無誤的打在了他的七寸上。

而且他還一點辦法都沒有,只能被動挨打。

王建豪想到了一個人。

「難不成,是江山那個雜碎?」

但很快,王建豪就搖頭否決了。

「不可能,那個雜碎沒那麼大的能耐!」

在王建豪的眼中,江山始終都是一個,遠在他之下的廢物。

不僅倒賣的生財之路被他搶佔,還兩度險些死在他的手上。

這樣的一個廢物,怎麼可能鉗製得住他。

江山有充足的動機,但他不夠這個資格!

如果不是江山,那又會是誰呢? 幸福小區的別墅里,幾日與夏凡塵沒見面的茜茜,看到夏凡塵回家,像小樣子一樣飛跑著撲進了夏凡塵的懷裡。

茜茜抱著大熊貓玩具賴在夏凡塵的懷裡不鬆手,陳英姿說了幾次,茜茜都沒離開爸爸。

看到丈夫去了一趟尚東市,這才幾天的時間,突然帶回六個人來,家裡一下子熱鬧起來。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