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陽怒吼,他一把將陰丹捏在手中,身軀一躍如蒼穹,如一隻蒼鷹,張開大手,便朝着孟軻抓去,竟然是不想等孟軻凝丹出現,就直接抓來,強迫其吞下陰丹,成為傀儡,以此羞辱林凡。

「好狗膽!」

都不等林凡發怒,珏公主身旁的大太監便一聲厲喝,一巴掌拍出。

那如蒼鷹捕食殺氣盈天的素陽,直接被一巴掌拍得沾在了高台之上,順着高台滑落,整個人差點被拍爛了。

mt_adplace_blog_post_img

大太監冰寒道:「素陽、你放肆!此丹斗,公主允諾作證,你卻是不顧規則,在唯有最終結果前動手。」

素陽沒死,這大太監下手很有分寸。

素陽掙紮起身,眼神冷厲,可他幸好沒昏頭,先是給公主賠罪,這才道:「素陽只是覺得沒必要拖延時間,這孟軻哪怕超常發揮,凝出的丹藥,也不可能比我手中這顆更加逆天。」

「哼、那可由不得你說,總是要等孟軻凝丹之後,公主遣派丹師辨識后才能定勝負,分輸贏,定生死。」林凡眼神陰森。

剛剛若是這大太監不出手,他會一巴掌直接將這素陽拍死。

「哼!有必要嗎?還有掙扎?」馮信冷笑:「林凡,你可是捨不得母金?可那也由不得你,公主殿下最是公正,輸就輸贏就贏,怕是不容你抵賴。」

聖丹師看着自己的愛徒那般凄慘,眼中出現猙獰之色,陰森森道:「垂死掙扎?很有意思,那便等待片刻。」

素陽也開口:「林凡,本尊要讓你死得明明白白,你洗乾淨脖子,我馬上來取。」

便在此時,此地所有人都感覺溫度激烈拔高了至少百度,竟然感覺那飛揚在自己眼前的髮絲都枯黃了去。

在這等溫度中,孟軻凝丹成功了。

比起素陽來,他的凝丹太過風輕雲淡,相比較,就沒有出彩處。

「不負眾望。」孟軻笑着。

「呵呵,你自作多情了,沒人期盼你,只是在等你慘死的結果。」聖丹師冰冷無比。

他只是粗略瞥了一眼,就定了這孟軻輸定了!

只因,素陽煉製的陰丹本就比孟軻煉製的無念丹稍稍高了那麼丟丟的品級。

兼且,這素陽此時超常發揮,這可黝黑的丹藥之上,竟有烏金之色點點,這明顯是金丹表象,品質自然大增。

就憑此,壓蓋孟軻,輕而易舉。

「哈哈哈……勝了!勝了!林凡,速速認輸,那母金歸本家主了!」馮信顯然也看見了素陽煉製丹藥中的那點烏金。

「哼!」大太監冷哼,道:「總要由丹師講述煉製丹藥的功效,再由咱家評論,才能定輸贏,公主坐鎮之丹斗,豈能任你們定論?」

素陽傲然開口,講述此丹功用,且陰森森:「孟軻螻蟻,此丹,可是為你準備。」

孟軻瞥了一眼素陽,將自己丹藥效用說出。

震驚很多人,當聽聞,吞服此丹之後,有幾率進入道顯秒境時,更是所有人都流露出貪婪之光。

大太監聽完兩人講述,手一招,兩顆丹藥便出現在了他手中。

他觀看丹藥品質專業,就算是林凡也挑不出多少毛病來。

「後生可畏……後生可畏啊……」大太監開口。

聖丹師也笑着:「塵埃落定,這孟軻雖然螻蟻,可去我聖山脈中,刷馬桶等,倒是個好人才。」

素陽哈哈大笑:「公公過獎了!」

他師徒二人笑眯眯,卻見大太監冰冷瞥了二人一眼,道:「說的不是你素陽,你興奮什麼?」

素陽的大笑,猛然僵直!

聖丹師眼中露出寒光!

大太監將左手中的無念丹舉起,道:「此次丹斗,孟軻勝!」 「小瑩,你不必憂心陰屍宗的事情,他們我自會解決。」餘明延笑著安撫道。

火行宗和赤霄宗算是世代宿敵,之前餘明延之所以沒有滅掉火行宗,是因為那時赤霄宗的實力還不太夠,若是滅了火行宗的話,赤霄宗也要付出不小的代價。

而且火行宗和赤霄宗都是賀州的本土宗門,若是赤霄宗做了屠殺火行宗的事情,恐怕也會引起周圍金丹宗門的口舌。

現在的情況卻有了很大的不同,火行宗被外來的陰屍宗滅了滿門,現在陰屍宗還對賀州的其他金丹宗門虎視眈眈,並且已經動手了奪取了赤霄宗的靈石礦。

現在赤霄宗出手滅掉陰屍宗這個禍患,只會引來賀州其他金丹宗門的稱讚。

當然還有最重要的一點,那就是餘明延的修為,他現在修為已經晉陞到元嬰期,算是步入了蒼青界修士的高層之列。

「相公,陰屍宗的那兩個金丹九層修士實力極為強大,他們兩人各有一具金丹九層的陰屍,加起來就相當於有四個金丹九層的戰力。」

謝瑩見到餘明延時過於激動,到現在都還沒有發現餘明延的修為變化。

「小瑩,別說是相當於四個金丹九層修士,就算是他們的數量再增加一倍兩倍,也不是我的對手,我現在的修為已經晉陞到了元嬰期!」

餘明延笑著將謝瑩從自己懷中拉出來后,說道:「我回來的消息想必鄭師弟已經告訴了宗門的其他修士,你現在洞府好好歇息,我去和宗門的其他金丹修士見上一面,和他們商量一下解決陰屍宗禍患的事情。」

「相公,我和你一起去。」謝瑩拽著餘明延的手掌,有些不太想和餘明延分開。

餘明延無奈的看了一眼謝瑩,拉著謝瑩向趙東陽所在的神霄峰趕去。

事實上也正如餘明延所猜測的那樣,鄭盛和餘明延一起從傳送靈陣所在之地出來后,就立將將餘明延從無空海域回來,並且晉陞元嬰的好消息告訴了宗門的其他金丹修士。

趙東陽在得到消息后,立即將赤霄宗的所有金丹修士召集到神霄峰,並且讓雲筱雨給餘明延傳訊,讓餘明延前來神霄峰議事。

餘明延修為晉陞元嬰后,在宗門的地位就發生了極大的轉變,他就不再是之前的金丹修士,而是元嬰老祖。

除了雲筱雨這個餘明延磕頭拜師過的師父外,宗門的其他修士都不能再對餘明延不敬。

雲筱雨接到這個任務后,心中也有些忐忑,她怎麼都沒有想到當初收的那個小徒弟,竟然這麼快就成了元嬰修士。

雲筱雨面對周圍一眾同門的殷切目光,只好給自己徒弟傳遞了一道訊息。

只是這道訊息餘明延還沒有來得及查看,他就已經帶著謝瑩向神霄峰趕去。

陰屍宗是壓在赤霄宗上下兩年的重石,現在餘明延晉陞元嬰從無空海域歸來,就需要儘快將這塊重石給掀飛打碎。

「趙東陽攜赤霄宗上下拜見元嬰老祖,恭賀老祖平安歸來!」

餘明延的氣息出現在神霄峰的剎那間,趙東陽就帶著神霄峰上的金丹修士去迎接餘明延,而在見到餘明延後,就直接拋卻自己宗主的身份,對餘明延行了一個這麼大的重禮。

趙東陽對赤霄宗的感情和餘明延不同,他自小就在赤霄宗長大,如今已經在赤霄宗生活了數百年的時間,他對赤霄宗有著極深的感情。

如今在有生之年看到赤霄宗誕生了一尊元嬰修士,現在即便是立即讓他自裁,他心中都是高興的。

不過這些跪拜的人中並不包括雲筱雨,因為雲筱雨是餘明延親自磕頭拜過的師尊,即便餘明延的修為再提升一個境界,也不可能改變這個事實。

「大家都起來吧!」餘明延目光從趙東陽等赤霄宗金丹修士身上掃過。

那些金丹修士在感受到餘明延的目光后,心中頓時變得極為緊張,尤其是在餘明延沒有回來前,心中生出過異樣心思的金丹修士,現在更是嚇得不敢發出一絲聲響,害怕餘明延這個時候清算他們。

餘明延現在還沒有這個想法,他話聲落下后,親自將趙東陽從地上扶了起來。

趙東陽是赤霄宗的宗主,而且若輪輩分的話,趙東陽要比他高上一輩,即便他現在修為晉陞到了元嬰,也不可能拿修為壓迫趙東陽。

趙東陽被餘明延扶起來后,其他金丹修士也跟著從地上站了起來,一起向神霄峰上的議事大殿走去。

這次餘明延坐在了議事大殿的首位,謝瑩坐到了餘明延的旁邊,雲筱雨和趙東陽則坐在餘明延夫妻下手的位置。

此次趙東陽將赤霄宗的一眾金丹修士召集到神霄峰,主要是為了宣布餘明延晉陞元嬰修士的事情。

但餘明延帶著謝瑩來神霄峰的目的卻不在此,他是要解決陰屍宗的禍亂的。

「現在既然大家都在這裡,那我就直接說了,我離開宗門這麼長時間,如今宗門被陰屍宗的賊人所欺辱,我準備即日率領宗門金丹修士前往陰屍宗,以報宗門被奪取靈石礦之仇!」

餘明延想到陰屍宗這段時間所做的事情,心中頓時浮現出一抹濃重的殺意。

「你們有誰願意隨我一同前往?」餘明延目光從赤霄宗一眾金丹修士的臉上掃過,輕聲詢問道。

「我願隨老祖一同前往!」

那些金丹修士頓時附和出聲,陰屍宗的金丹修士雖然實力強大,可畢竟沒有元嬰修士存在。

他們的余老祖在金丹期時就有著極為強橫的戰鬥力,現在修為晉陞到元嬰期,陰屍宗的金丹修士也不可能是他的對手。

「好,那你們現在就隨我一同前往火行山!」餘明延笑著說道。

趙東陽和雲筱雨也想一同前往,不過被餘明延給攔了下來,他讓這兩人負責鎮守宗門。

此次他帶著宗門的其他金丹修士前往火行山,也不過是為了增加威勢罷了,真正對陰屍宗修士動手的還是他自己。

火行宗的山門坐落在火行山,山上有一條三階上品的靈脈,距離火行山不遠,就是火行宗佔據的一座三階上品靈石礦。

可以說火行宗珍貴的資源都在山門不遠,位置要比赤霄宗好上太多。 劉宏沒有同意袁隗的建議,吩咐袁隗,暗中準備,一但平滅黃巾,立刻調董卓赴并州,調皇甫嵩、田齊回京,調朱儁去西涼,其他平定黃巾有功的校尉、司馬,全部調往各地邊遠郡縣為郡將、縣尉。

袁隗應諾,向天子保證,必將仔細謀划,將各中郎將麾下校尉交叉調開。他還向劉宏建議,不只調將,還要調兵。征各中郎將麾下有功軍士為郎,擴充南北兩軍。劉宏暗喜,默默點頭,許了袁隗所請。

等袁隗退下,劉宏又暗召趙忠、張讓入見,吩咐他們兩人說道:「從現在起,內藏寺出錢千萬金,交由你們兩人,暗中加強皇宮禁衛兵馬的訓練和武裝。除此之外,一年之內,在西園馬場編練騎軍一萬。禁衛兵馬不足,可從西涼、幽並、三輔、三河良家子中徵調。」

趙忠、張讓大喜,躬身應諾。趙忠舉薦自己手下蔣孝、徐和等人為校尉。張讓也舉薦了自己親信,十常侍之一的蹇碩負責組建騎軍,又推薦了馮芳、淳于瓊為校尉。

劉宏想了想說道:「這一萬騎軍,每一千人為一營,設校尉一人。校尉可另外自征親兵一百。十營騎軍共設八校尉,以蹇碩為上軍校尉,掌兵三營。徵辟袁隗之侄袁紹為虎賁中郎將,任中軍校尉;調屯騎校尉鮑洪為下軍校尉;調豫州騎督尉曹操回京,任典軍校尉;任蔣孝為助軍左校尉;任徐和為助軍右校尉;任馮芳為左校尉;淳于瓊為右校尉。」

趙忠、張讓應諾而退,立刻開始選調軍士,暗組西園八校。

劉宏暗中擴大京軍實力,心中稍安。但考慮到平定黃巾之後,黨禁松解,各州郡豪族實力大漲,他又開始頻頻召見宗室,密議三日,決定改刺史為州牧,主管一州軍政。又打算廣派宗室大臣為各州州牧。其中,宗正劉虞為幽州牧;太常劉焉為益州牧;皇室近宗分支劉表為荊州牧;宗親劉繇為揚州牧。

劉宏希望由四位宗室分領邊疆四州,遠遠呼應京都,統領各州郡守,壓制各州豪族,平定各州民亂。

劉宏的召書還沒有明發天下,從宮中探得消息的任紅昌立刻飛鴿傳書田齊,同時提醒田齊,劉宏裝病不朝,與袁隗、趙忠、張讓和諸位宗室密議數天,似有意擴充京軍。趙忠、張讓暗調皇城禁軍至西園馬場,似乎有意編練騎軍。

田齊得到任紅昌密報,立刻召沮授商議。沮授看完任紅昌密信,輕嘆一聲道:「天子這一招甚是高明。以京城為中心,由宗室坐鎮四疆,隱隱將東部八州包圍於內。天子統率大軍,居中而守,四方宗室勤王於外,誰人敢叛亂,瞬息可平。哼,可惜。天子少算了一件事情,只怕這招妙棋,轉眼即成臭棋。」

田齊知道歷史的結局,知道劉宏這諸多謀划終將成空。在他死後,天下大亂,四方宗室卻無一人勤王。但他並不清楚內中因由,聞聽沮授說劉宏少算了一件事情,不由十分好奇,連忙詢問:「天子少算了哪件事情?」

沮授苦笑搖頭,對田齊說道:「天子誤算了四位宗室大臣的心胸和為人。自光武以來,皇室子息艱難,宗親勢力皆出自皇室之外的數個分支,彼此之間血脈親情單薄。而且自恆帝到如今天子,連續兩任帝王出身宗室外藩,皇位繼承秩序出現混亂,其他旁支宗親豈無覬覦之心?而且劉虞迂腐,劉焉懦弱,劉表志大才疏,劉繇蠢笨。若中原亂起,天子稍有閃失,只怕他們四人不會起兵勤王,反而閉關自守。」

田齊恍然大悟,難怪劉宏死後,董卓率萬餘西涼鐵騎強佔了京師,四方宗室卻不出一兵。他們是在等,等董卓滅殺皇室,自己再乘勢而起,行光武復興之舉,爭搶皇位。

田齊冷笑搖頭,暗嘆歷史總是愛捉弄世人。

沮授見田齊搖頭,氣惱的說道:「主公可是不信?我願與君打賭。」

田齊連忙說道:「沮兄高見,我豈會不信?我是笑天子不懂得識人。他對我等外臣多存猜疑,卻對宗室少了防範之心。我是笑宗室缺少人才,卻一個個胸懷大志,冷眼旁觀天下之亂。」

沮授長嘆一聲:「天下將亂,天下危矣。」

田齊對沮授說道:「據任姑娘密報,天子稱病不朝,暗與袁隗相見,密議良久。你說天子與司徒在商議何事呢?為何要故意稱病,避開群臣呢?」

沮授笑道:「這有何難猜。他們必定是在商議,等平滅了黃巾,如何平衡朝中勢力,如何安置我等這些有功之臣。」

田齊有些憂心的嘆息了一聲。劉宏在黃巾之亂平定之後,還有兩三年壽命。這兩三年對田齊而言,充滿兇險。

沮授知道田齊在擔憂什麼,向田齊建議道:「等平定了黃巾,天子必會召主公入京。天子在位三十年,威望已立,無人敢與之相抗。主公入京之後,務必要韜光養晦,萬不可再引天子不滿。一時不慎,很可能萬劫不復。我會辭官歸隱,暗中隨主公入京。除了帶陳到、曹性明暗兩支力量入京相護,還要爭取讓子義入京為官,掌控軍權。」

田齊輕輕點頭,補充說道:「從現在開始,暗中將東萊各府軍家屬調至遼東。再令各軍於今後作戰中,暗中招降黃巾一千以為輔軍、雜役。若天子真要調有功軍士赴外地為兵,就從降兵中選調。」

沮授同意,表示會與蘇雙、齊盛、曹性等人商議,儘快落實此事。同時又提醒田齊說道:「天子召主公入京,必會要求主公帶家眷同行。高夫人剛剛產下一子,此事已為趙忠所知。還請主公早想對策。」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