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龍大將,周應龍,此時氣壞了,他得到消息第一時間趕了過來,「好你個葉天,擅離職守,私自調動軍隊,引發個人恩怨,你該當何罪。」

強大的殺意瞬間從周應龍身上散發出來。

葉天聽到周應龍的話,臉色瞬間大變,不由自主的後退一步,「應龍大將,請聽我解釋。」

「解釋,有什麼好解釋的,葉天,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的想法,身為軍人,當以民眾的生死為重,為這一片錦繡山河的和平為重,當以天下民眾的福祉為重,而你了,一心只想著拚命往上爬,公私不分,你枉為軍人。」周應龍冷冷的說道。

mt_adplace_blog_post_img

葉天臉色一變,雙拳緊握,一臉倔強,抬起頭來看著周應龍說道:「大將,屬下不服。」

「不服,那你倒是說說,你哪裡不服氣了。」周應龍冷哼一聲,殺意凝然,淡淡的說道。

周應龍渾身散發的殺意,葉天清晰的感受到了,原本他以為應龍大將只是嚇唬他一頓罷了,但是此時看來,這分明是對他動了殺意。

應龍大將想要殺他。

為什麼?難道就為了自己私自離隊,跟人發生衝突嗎?

他不服氣。

葉天一咬牙說道:「大將,我不知道你為什麼對屬下動了殺意,但是這次真要說起來,就是我葉家一個女婿姜天所引起的,而且這位姜天我懷疑他是國外雇傭兵,我正率領猛虎突擊隊準備將其殲滅,我神州大地自古以來都是雇傭兵的禁地,豈容他在我們神州大地放肆。」

「放肆。」

應龍大將臉色一愣,一臉殺意,對著葉天暴喝一聲說道:「葉天,看來到了現在你都不知道你錯在哪裡。」

。江城拿着檢查報告單手都在抖,果然怕什麼來什麼,傅蝶一臉喜滋滋的,以為江城是高興傻掉了,兩隻手在江城的眼前晃蕩著。

「怎麼呢?是不是傻了,恭喜你江先生,你要當爸爸呢!」

江城不由得捏緊了報告單,擠出一抹笑來,摸了摸傅蝶的小腦袋,他該怎麼開口呢!

「江城,我真的太幸福了,有一個全世界最愛我的好老公,現在還有一個寶寶。」

「你還小。」江城吐出這三個字來。

傅蝶想起來兩人剛發……

《奈何陸少太薄涼》第七十六章這只是一個開始 「可不要小瞧了這些人,他們種地比咱們厲害多了,說的直白一點,這草藥不就是一些草嗎,那草跟稻草又有什麼區別?」

章建軍笑眯眯的說着。

話粗理不粗,林岩不再說什麼。

「你聯繫好人了嗎?」

章建軍看向了林岩,他詢問的是賣草藥的人。

他們也是要去葯田上買才可以,剛採摘完就得立刻種下去。

整個城市裏有葯田的都沒幾個,要不是托關係還真買不到,好在林岩的關係很大,借用他父親的身份就能聯繫到很多人。

「早就聯繫好了,咱們現在開車過去就行了,也沒多遠,開車兩小時就到了。」

林岩一路上哼著歌吹着風,他的心情不錯,要是這次轉型能夠成功,那對林氏公司有很大好處。

絕對有一個質的飛躍,父親也會對他刮目相看。

其實林岩最想做的就是獲得父親的認可。

林永順這人思想太過古板,不然林岩也不會一言不合就到國外去。

「你好像有心事?」

章建軍看向了林岩。

「沒什麼心事,就是在想我怎麼會做這些,真是不可思議,要是沒認識你,恐怕我沒覺得自己在原地踏步。」

林岩無奈的笑了笑。

兩小時后他們到達了目的地。

這是一個很大的葯園。

大門是緊閉着的。

葯園一般不會接待客人,更不會讓人來買,都是等到成熟之後直接運往各大葯業公司的。

但是有一部分的葯田不同。

等到草藥成熟之後會接待顧客,這些顧客可以自行挑選草藥,只要付了錢就能帶回家。

這樣做的好處是讓草藥保留最原始的味道和價值,採藥的人也能放心,這樣的都是大富大貴的有錢人。

「二位有預約嗎?」

「林岩。」

「二位裏面請。」

大門打開后,裏面就是一個很大的葯園,每種草藥都是分好類別的,在不同的園子裏,找起來簡單的很。

「這葯園確實不錯。」

章建軍誇讚了一番,能開這個葯園的應該是個有頭有臉的大人物。

「那是,我可是拖了不少的關係才要到名額的,這裏不對外開放,只有自己人才能進來,至於價格嘛肯定不便宜。」

林岩四處轉悠着,他在國外學習的都是西方的醫術,對中草藥只是略知一二,一般常見的他知道,那些罕見的他是名字都叫不上來,也不知道功效。

章建軍看向了那些草藥說道。

「這裏是根據品種等級劃分的,前面的都是最常見的草藥,這後面的就是珍稀的了,其實我們剛開始沒必要去種植這些太過珍貴的。」

「珍貴的草藥用到的概率很小,而且價格昂貴不會有人買,本來我們要做的就是打入市場,讓老百姓們接受。」

這時,有個男人走了過來,看着就是個年輕人,也就二十多歲的樣子。

「你們是?」

他走過來目光看向了林岩。

「我叫林岩,是來這裏買草藥的,來之前已經打過招呼了。」

林岩說完,男人的眼神不悅了。 「這裡就是風蝕澗了。」

灰衣執事指了指底下那一道巨大的山澗,對眾人說道。

葉瀟站起身看去,山澗兩邊確實是高崖聳立,山澗中乃是一片綠林。

「我們先去往白犀村落的遺址,那裡是我們集合的地點。」

灰衣執事拍了拍疾風鷹的後背,頓時響起一道嘹亮的鷹啼,疾風鷹朝下俯衝而去。

「這裡曾經是一處村落么?」

一落地,葉瀟環顧四周,忍不住問道。

「就算是一處村落,如今也是消亡了,這聚集點只是在原先的廢墟上建立起來的而已。」

屺武看著不遠處坍塌破敗的石屋,嘆息道。

其餘三頭疾風鷹也相繼落下。

「這白犀村的遺址如今乃是由我們七沐宗,以及夜火山,邪月嶺三方勢力掌控,慢慢地已經發展成了一個小集市的規模,你們一群人隨我來。」

魏長老揮了揮手,帶著一行人朝著不遠處的一座圓形土樓走去。

「這裡就是我們的駐紮點了,不少長老執事都在其中,負責這周邊的諸多事宜。」

灰衣執事走在前方說道。

「魏長老來得也真是早啊。」

一邁入土樓,當即就有著一位面容嬌美的女性長老出來迎接,其身後還跟著數人。

「那好像是欒袖長老,我之前見過她,來過壤犁部落不少次了。」

葉瀟身後,駱小敏拽了拽他的衣角,低聲說道。

「欒袖長老?」

葉瀟看了那年約三十的少婦一眼,將目光移向其身後,那裡正有著一位與他差不多年紀的身著淡藍衣裙的少女正面掛微笑地看向這裡。

葉瀟自然是有些驚訝不解。

然而其身後的駱小敏則是輕輕揮了揮手,與那少女似是相識的樣子。

「她是欒袖長老的女兒,叫作雲衣,她跟著欒袖長老曾來過我家做客。你別看她年紀不大,其實早已突破到了開穴境,乃是翡瀾峰上的弟子哦。」

駱小敏說道。

「她如今都已開穴?」

葉瀟確實難以想象,若真是如此,那這女孩兒的資質該是何等的可怕?

「你也不要大驚小怪的嘛。」

駱小敏看著葉瀟臉上的震驚表情,不由笑了起來:「聽爺爺說,實際上雲衣她是得到了南澤之地中的一件寶物,所以才能夠如此快地突破至開穴,要是說起來,她的資質可還不如我呢!」

駱小敏昂起了下巴,臉上有著驕傲之色。

「好吧,你最厲害了。」

葉瀟無奈道。

「哈哈,異族再現,老夫怎能不著急。」

魏長老笑道,繼而臉色又轉的有些凝重:「欒袖長老可還有異族最新的消息?」

欒袖掃視了眾人一眼,隨後低聲道:「魏長老我們不如進去細談……」

在兩位長老以及諸多執事一併進入大廳中細談后,葉瀟等人也就放鬆下來,不過長老囑託在此期間莫要遠離白犀村址,所以葉瀟幾人也就準備在這四處隨意轉轉。

「小敏,沒想到你也來了。」

雲衣朝著駱小敏走來,姣好的臉上有著笑意。

「對啊,還不是為了貢獻點么。」

駱小敏鼓了鼓嘴,接著將葉瀟屺武兩人介紹給了雲衣。

互相認識過後,駱小敏和雲衣也就暢談起來。

「雲衣你可清楚關於此次那些異族詳細之事?」

駱小敏問出了葉瀟最想知道的問題。

雲衣沉思了一下,隨後道:「我知道的應該也不比你們多多少,那群夜磷族與岩蜥族的異族好像是在尋找著什麼東西,不過東躲西藏,我們得到的訊息也不多。」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