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昊聽著雅典娜轉播來的對話,心中有點好奇,那個喜歡用鞭子絞死人的女士是誰。

走進聚居地,這裡明顯比之前去的那個聚居地冷清很多,街上的車和行人都稀稀落落,店鋪也比較少,加上寒冷的氣候,感覺就和個荒廢掉的城市似的。

張昊通過雅典娜檢測到了一處人比較多的地方,走過去發現是個酒吧。

推門而入,發現這裡或許就是這個聚居地的任務大廳,相同點是有電子屏幕在公布任務,不同的是這裡空間比較低矮,本來也就是酒吧。

mt_adplace_blog_post_img

接任務的人和任務都相當少,不少人甚至只是在那裡閑坐著,沒有目標也沒有動力的樣子。

張昊有點搖頭,之前那個聚居地雖然混亂暴戾了點,但看上去還有點活力,這裡到處都有點死氣沉沉的感覺。

走到吧台前,張昊抬頭看著那電子屏幕,屏幕比之前那任務大廳的小不少,上面的任務,也是一些變異生物收購,糧食收購之類的東西,其餘任務就很少。

這裡的人難道只關心吃和能力升級么?

屏幕上基本沒有組隊探索,去某處收集物資,擊殺某些高價值高危險的變異生物這些任務。

最後他終於找到一個探索附帶擊殺的任務,卻是一百公里以外,一處軍事基地的探索,裡面疑似存在六級以上變異植物。

張昊無語,這種玩意兒有幾個人敢去做?沒個五級覺醒者估計自己都要慫,普通人和一二三階覺醒者要去做這任務,那估計等準備幾車軍火,否則一個字——懸。

難怪任務發布時間都是兩年前,不知有多少人去了就沒回來。

張昊默默記下這個任務的內容,其中有那個軍事基地的地點,這點他很有興趣,他還從來沒洗劫過軍事基地呢。

吧台里的酒保兼任務窗口接待員不冷不熱地問了句:「要點什麼?還是想接任務?」

張昊搖頭,這裡的東西他完全沒興趣,任務也一樣沒意思,乾脆起身,向酒吧外走去。

那個酒保也沒生氣的意思,只是重新低頭擦起了杯子。

張昊很快又重新出了聚居地,這次守衛沒攔他,他扭頭看了看這個聚居地,有點失望地搖搖頭,真是一個無趣的地方。

還好,那個軍事基地的消息對他有點吸引力,否則他一定會後悔來到這裡,這是一個即將死亡的聚居地。

離開一段距離后,張昊果斷扔出飛機,在一片荒野上起飛,向之前記下的那個軍事基地地點飛去。

那裡在更東面的位置,距離大海也不遠,張昊打算順便去海邊看看。

這裡似乎很少有人提到海里的情況,大家都在陸地上混,沒誰再去關心海洋。

一百多公里飛機飛過去還不到十分鐘,張昊看著那片有些過於茂盛的叢林,有些奇怪。

這裡和之前那個聚居地幾乎在一個水平線上,溫度也沒高多少,怎麼會有那麼多叢林?各種變異生物也不少的樣子。

等到他降落下去才明白,這裡是一塊比較溫暖的地帶,當然也僅僅是相對於周圍,而那個軍事基地卻里叢林地帶有些距離,在邊緣的位置,生物數量也比較少。

看著還有隱約鐵絲網圍起來的軍事基地,張昊知道找對了地方,一塊破舊斑駁的紅白告示牌上有著「軍事禁區嚴禁入內」這種話。

張昊四下瞅了瞅,除了偶爾的小動物在稀疏的植物中跑過,一切都有點安靜過頭。

他只能讓小蝸帶著飛向基地中間最醒目的那建築群。

在建築群中來回掃蕩了一圈,結果除了一些破損老化比較嚴重的物品,幾乎沒搜索到太多有用的東西,張昊皺起了眉頭。

軍事基地不可能就這點東西,地面上的這些建築明顯被人清理過,稍微有用點的東西都沒有了,剩下的不是沒太大用,就是不好搬走的。

最後他在一處明顯爆炸過塌陷下去的建筑前停下了腳步。

因為雅典娜說這塌陷的下面有空洞,她剛才檢測到了回聲。

空間塔快速地收取掉那一大堆殘垣斷壁,這棟兩層建築只留下了三分之一的殘存,被收走了那些坍塌的建築碎塊后,一個巨大的洞口顯露出來。

顯然,有人從這個洞口出來后,炸塌了這個入口。

就是不知在為了掩飾還是為了斷後,張昊覺得後者的可能性更高,畢竟變異植物這種東西那真是防不勝防。

他順著洞口飛進去,才發現裡面更寬敞。

洞口是塌陷過的,裡面的通道完整部分寬度達到了二十米,張昊心中有些高興。

一般來說,如此巨大的通道必然是為了大量物資或者巨大體積物資的搬運,所以這個通道盡頭很可能有不少東西。

飛進去一段后,張昊發現了一個向下的深坑。

仔細打量這個深坑,雅典娜卻說這裡或許原本是個升降裝置,只不過現在升降的那個平台應該毀掉了。

張昊想了想,嗯,還是先不下去,隨手從空間塔里扔出一塊巨大的石頭,以前開翡翠原石留下的廢品,現在廢物利用聽個動靜也好。

……

(只求訂閱支持) 防盜貼章節

&e模特經紀公司旗下數量不多的女性經紀人,格蕾絲·斯普林特感覺自己一個多月前接到的某個任務簡直就是一場災難,如果不是期盼著這次任務能夠為她帶來某些意想不到的大機遇,她絕對不會堅持到現在。

四月中旬的時候,elite總裁約翰·卡薩布蘭卡親自把她喊到辦公室,將最新加盟這家著名模特經紀公司的母女三人交給她,順便面授機宜了一番。

……

……

&e模特經紀公司旗下數量不多的女性經紀人,格蕾絲·斯普林特感覺自己一個多月前接到的某個任務簡直就是一場災難,如果不是期盼著這次任務能夠為她帶來某些意想不到的大機遇,她絕對不會堅持到現在。

四月中旬的時候,elite總裁約翰·卡薩布蘭卡親自把她喊到辦公室,將最新加盟這家著名模特經紀公司的母女三人交給她,順便面授機宜了一番。

&e模特經紀公司旗下數量不多的女性經紀人,格蕾絲·斯普林特感覺自己一個多月前接到的某個任務簡直就是一場災難,如果不是期盼著這次任務能夠為她帶來某些意想不到的大機遇,她絕對不會堅持到現在。

四月中旬的時候,elite總裁約翰·卡薩布蘭卡親自把她喊到辦公室,將最新加盟這家著名模特經紀公司的母女三人交給她,順便面授機宜了一番。

&e模特經紀公司旗下數量不多的女性經紀人,格蕾絲·斯普林特感覺自己一個多月前接到的某個任務簡直就是一場災難,如果不是期盼著這次任務能夠為她帶來某些意想不到的大機遇,她絕對不會堅持到現在。

四月中旬的時候,elite總裁約翰·卡薩布蘭卡親自把她喊到辦公室,將最新加盟這家著名模特經紀公司的母女三人交給她,順便面授機宜了一番。

&e模特經紀公司旗下數量不多的女性經紀人,格蕾絲·斯普林特感覺自己一個多月前接到的某個任務簡直就是一場災難,如果不是期盼著這次任務能夠為她帶來某些意想不到的大機遇,她絕對不會堅持到現在。

四月中旬的時候,elite總裁約翰·卡薩布蘭卡親自把她喊到辦公室,將最新加盟這家著名模特經紀公司的母女三人交給她,順便面授機宜了一番。

&e模特經紀公司旗下數量不多的女性經紀人,格蕾絲·斯普林特感覺自己一個多月前接到的某個任務簡直就是一場災難,如果不是期盼著這次任務能夠為她帶來某些意想不到的大機遇,她絕對不會堅持到現在。

四月中旬的時候,elite總裁約翰·卡薩布蘭卡親自把她喊到辦公室,將最新加盟這家著名模特經紀公司的母女三人交給她,順便面授機宜了一番。

&e模特經紀公司旗下數量不多的女性經紀人,格蕾絲·斯普林特感覺自己一個多月前接到的某個任務簡直就是一場災難,如果不是期盼著這次任務能夠為她帶來某些意想不到的大機遇,她絕對不會堅持到現在。

四月中旬的時候,elite總裁約翰·卡薩布蘭卡親自把她喊到辦公室,將最新加盟這家著名模特經紀公司的母女三人交給她,順便面授機宜了一番。

&e模特經紀公司旗下數量不多的女性經紀人,格蕾絲·斯普林特感覺自己一個多月前接到的某個任務簡直就是一場災難,如果不是期盼著這次任務能夠為她帶來某些意想不到的大機遇,她絕對不會堅持到現在。

四月中旬的時候,elite總裁約翰·卡薩布蘭卡親自把她喊到辦公室,將最新加盟這家著名模特經紀公司的母女三人交給她,順便面授機宜了一番。

&e模特經紀公司旗下數量不多的女性經紀人,格蕾絲·斯普林特感覺自己一個多月前接到的某個任務簡直就是一場災難,如果不是期盼著這次任務能夠為她帶來某些意想不到的大機遇,她絕對不會堅持到現在。

四月中旬的時候,elite總裁約翰·卡薩布蘭卡親自把她喊到辦公室,將最新加盟這家著名模特經紀公司的母女三人交給她,順便面授機宜了一番。

&e模特經紀公司旗下數量不多的女性經紀人,格蕾絲·斯普林特感覺自己一個多月前接到的某個任務簡直就是一場災難,如果不是期盼著這次任務能夠為她帶來某些意想不到的大機遇,她絕對不會堅持到現在。

四月中旬的時候,elite總裁約翰·卡薩布蘭卡親自把她喊到辦公室,將最新加盟這家著名模特經紀公司的母女三人交給她,順便面授機宜了一番。

&e模特經紀公司旗下數量不多的女性經紀人,格蕾絲·斯普林特感覺自己一個多月前接到的某個任務簡直就是一場災難,如果不是期盼著這次任務能夠為她帶來某些意想不到的大機遇,她絕對不會堅持到現在。

四月中旬的時候,elite總裁約翰·卡薩布蘭卡親自把她喊到辦公室,將最新加盟這家著名模特經紀公司的母女三人交給她,順便面授機宜了一番。

&e模特經紀公司旗下數量不多的女性經紀人,格蕾絲·斯普林特感覺自己一個多月前接到的某個任務簡直就是一場災難,如果不是期盼著這次任務能夠為她帶來某些意想不到的大機遇,她絕對不會堅持到現在。

四月中旬的時候,elite總裁約翰·卡薩布蘭卡親自把她喊到辦公室,將最新加盟這家著名模特經紀公司的母女三人交給她,順便面授機宜了一番。

&e模特經紀公司旗下數量不多的女性經紀人,格蕾絲·斯普林特感覺自己一個多月前接到的某個任務簡直就是一場災難,如果不是期盼著這次任務能夠為她帶來某些意想不到的大機遇,她絕對不會堅持到現在。

四月中旬的時候,elite總裁約翰·卡薩布蘭卡親自把她喊到辦公室,將最新加盟這家著名模特經紀公司的母女三人交給她,順便面授機宜了一番。

&e模特經紀公司旗下數量不多的女性經紀人,格蕾絲·斯普林特感覺自己一個多月前接到的某個任務簡直就是一場災難,如果不是期盼著這次任務能夠為她帶來某些意想不到的大機遇,她絕對不會堅持到現在。

四月中旬的時候,elite總裁約翰·卡薩布蘭卡親自把她喊到辦公室,將最新加盟這家著名模特經紀公司的母女三人交給她,順便面授機宜了一番。

&e模特經紀公司旗下數量不多的女性經紀人,格蕾絲·斯普林特感覺自己一個多月前接到的某個任務簡直就是一場災難,如果不是期盼著這次任務能夠為她帶來某些意想不到的大機遇,她絕對不會堅持到現在。

四月中旬的時候,elite總裁約翰·卡薩布蘭卡親自把她喊到辦公室,將最新加盟這家著名模特經紀公司的母女三人交給她,順便面授機宜了一番。

&e模特經紀公司旗下數量不多的女性經紀人,格蕾絲·斯普林特感覺自己一個多月前接到的某個任務簡直就是一場災難,如果不是期盼著這次任務能夠為她帶來某些意想不到的大機遇,她絕對不會堅持到現在。

四月中旬的時候,elite總裁約翰·卡薩布蘭卡親自把她喊到辦公室,將最新加盟這家著名模特經紀公司的母女三人交給她,順便面授機宜了一番。

&e模特經紀公司旗下數量不多的女性經紀人,格蕾絲·斯普林特感覺自己一個多月前接到的某個任務簡直就是一場災難,如果不是期盼著這次任務能夠為她帶來某些意想不到的大機遇,她絕對不會堅持到現在。

四月中旬的時候,elite總裁約翰·卡薩布蘭卡親自把她喊到辦公室,將最新加盟這家著名模特經紀公司的母女三人交給她,順便面授機宜了一番。

&e模特經紀公司旗下數量不多的女性經紀人,格蕾絲·斯普林特感覺自己一個多月前接到的某個任務簡直就是一場災難,如果不是期盼著這次任務能夠為她帶來某些意想不到的大機遇,她絕對不會堅持到現在。

四月中旬的時候,elite總裁約翰·卡薩布蘭卡親自把她喊到辦公室,將最新加盟這家著名模特經紀公司的母女三人交給她,順便面授機宜了一番。

&e模特經紀公司旗下數量不多的女性經紀人,格蕾絲·斯普林特感覺自己一個多月前接到的某個任務簡直就是一場災難,如果不是期盼著這次任務能夠為她帶來某些意想不到的大機遇,她絕對不會堅持到現在。

四月中旬的時候,elite總裁約翰·卡薩布蘭卡親自把她喊到辦公室,將最新加盟這家著名模特經紀公司的母女三人交給她,順便面授機宜了一番。

&e模特經紀公司旗下數量不多的女性經紀人,格蕾絲·斯普林特感覺自己一個多月前接到的某個任務簡直就是一場災難,如果不是期盼著這次任務能夠為她帶來某些意想不到的大機遇,她絕對不會堅持到現在。

四月中旬的時候,elite總裁約翰·卡薩布蘭卡親自把她喊到辦公室,將最新加盟這家著名模特經紀公司的母女三人交給她,順便面授機宜了一番。

&e模特經紀公司旗下數量不多的女性經紀人,格蕾絲·斯普林特感覺自己一個多月前接到的某個任務簡直就是一場災難,如果不是期盼著這次任務能夠為她帶來某些意想不到的大機遇,她絕對不會堅持到現在。

四月中旬的時候,elite總裁約翰·卡薩布蘭卡親自把她喊到辦公室,將最新加盟這家著名模特經紀公司的母女三人交給她,順便面授機宜了一番。

&e模特經紀公司旗下數量不多的女性經紀人,格蕾絲·斯普林特感覺自己一個多月前接到的某個任務簡直就是一場災難,如果不是期盼著這次任務能夠為她帶來某些意想不到的大機遇,她絕對不會堅持到現在。

四月中旬的時候,elite總裁約翰·卡薩布蘭卡親自把她喊到辦公室,將最新加盟這家著名模特經紀公司的母女三人交給她,順便面授機宜了一番。

&e模特經紀公司旗下數量不多的女性經紀人,格蕾絲·斯普林特感覺自己一個多月前接到的某個任務簡直就是一場災難,如果不是期盼著這次任務能夠為她帶來某些意想不到的大機遇,她絕對不會堅持到現在。

四月中旬的時候,elite總裁約翰·卡薩布蘭卡親自把她喊到辦公室,將最新加盟這家著名模特經紀公司的母女三人交給她,順便面授機宜了一番。

&e模特經紀公司旗下數量不多的女性經紀人,格蕾絲·斯普林特感覺自己一個多月前接到的某個任務簡直就是一場災難,如果不是期盼著這次任務能夠為她帶來某些意想不到的大機遇,她絕對不會堅持到現在。

四月中旬的時候,elite總裁約翰·卡薩布蘭卡親自把她喊到辦公室,將最新加盟這家著名模特經紀公司的母女三人交給她,順便面授機宜了一番。

&e模特經紀公司旗下數量不多的女性經紀人,格蕾絲·斯普林特感覺自己一個多月前接到的某個任務簡直就是一場災難,如果不是期盼著這次任務能夠為她帶來某些意想不到的大機遇,她絕對不會堅持到現在。

四月中旬的時候,elite總裁約翰·卡薩布蘭卡親自把她喊到辦公室,將最新加盟這家著名模特經紀公司的母女三人交給她,順便面授機宜了一番。

&e模特經紀公司旗下數量不多的女性經紀人,格蕾絲·斯普林特感覺自己一個多月前接到的某個任務簡直就是一場災難,如果不是期盼著這次任務能夠為她帶來某些意想不到的大機遇,她絕對不會堅持到現在。

四月中旬的時候,elite總裁約翰·卡薩布蘭卡親自把她喊到辦公室,將最新加盟這家著名模特經紀公司的母女三人交給她,順便面授機宜了一番。

&e性經紀人,格蕾絲·斯普林特感覺自己一個多月前接到的某個任務簡直就是一場災難,如果不是期盼著這次任務能夠為她帶來某些意想不到的大機遇,她絕對不會堅持到現在。

四月中旬的時候,elite總裁約翰·卡薩布蘭卡親自把她喊到辦公室,將最新加盟這家著名模特經紀公司的母女三人交給她,順便面授機宜了一番。

狩獵好萊塢

狩獵好萊塢 如果真的是鬧鬼的話,那這片土地真的意外的適合她啊!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