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煙正準備說話。

突然。

商人之中,傳出了一道很故意的聲音。

「黃老闆說的沒錯,蘇煙小姐,你不是應該在怡紅院唱曲兒,逗男人開心嗎?」

mt_adplace_blog_post_img

「怎麼搖身一變,成了金童玉女,人人敬畏的特使了?」

話音一落,滿堂大笑。

「哈哈哈哈!」

「好一個金童玉女!」

一陣陣笑聲不加掩飾,充滿了鄙夷和調侃。

蘇煙的玉手捏拳,骨節泛白!

她眼神冰冷,甚至忍不住要動手,教訓教訓這群不知天高地厚,滿嘴噴糞的商人們。

但她知道,不能這麼做。

就在這時。

所有商人還在得意忘形,對蘇煙百般譏諷的時候,秦雲到了!

並且神不知鬼不覺。

當大堂內帝都各路商人察覺到的時候,已經是一樁慘案的發生……

「啊!!」

一聲殺豬一般的慘叫突然發出,刺破長空。 啊……

戰天殤捂著嘴打了個哈欠說到:「昨晚上可累死我了,一共十五波襲擊。這些個魂獸可真是的,害的我一晚上都沒睡覺。可累死我了。不過收穫可真豐富啊,哈哈哈哈。十五波襲擊,一共獲得了三十八顆魂晶,三十八個魂印也都讓你吃了。最好的是血魔也提升到了四階黃獸的境界。」

昨天晚上,自烈焰虎和碧水鱷后又有十三波襲擊。這十五波襲擊中有兩波是由風暴巨狼組成的,每組風暴巨狼都有十匹。每一組都會有三到五匹的三階黃獸,其餘的都是二階黃獸。也是因為數量夠多才讓它們在這全是三階黃獸活動的核心區域能夠存活下來。

其他還有兩隻三階黃獸級的風翠鳥,一隻三階黃獸級的毒毛蟲,一隻三階黃獸級的七節魔蛛,五條三階黃獸級的沙影蛇,一公一母的三階黃獸級紫絨狸貓,和五隻三階黃獸級的巨鄂蟻。

這其中風暴巨狼和巨鄂蟻是成群結隊的出現的,其他都是單個出來的。

戰天殤現在想起昨晚上的戰鬥都會感覺的到自己還有那熱血沸騰的感覺。

昨晚上當碧水鱷出現過幽冥玄虎就再也沒有繼續向烈焰虎攻擊。那碧水鱷好像走不快一般慢慢悠悠地向幽冥玄虎走來。而幽冥玄虎因為心繫着戰天殤並沒有主動發起攻擊。

再看那碧水鱷慢慢悠悠的走到快接近到幽冥玄虎五米的時候突然嘴一張三道冰箭就向幽冥玄虎射了過去,隨即以種和之前完全相反的速度,四肢狂蹬。一眨眼就接近了幽冥玄虎。

而幽冥玄虎因為位置關係只好把翅膀靠近右側,用來抵擋碧水鱷釋放出的冰箭。當冰箭射到幽冥玄虎翅膀的時候一下就射到翅膀的裏面了,只留下冰箭的尾部一點留在外面。

幽冥玄虎吃痛快速的收起了翅膀,正當幽冥玄虎收翅膀的時候那碧水鱷的速度又在此提升了一倍一口就咬在了幽冥玄虎還未來得及收起的一扇翅膀上。

幽冥玄虎見碧水鱷咬住了自己,怒吼一聲,虎掌猛的向碧水鱷拍去。只不過碧水鱷好像早有準備,身體微微向幽冥玄虎的方向側了一下,用堅硬的後背迎上了幽冥玄虎的虎掌。

砰的一聲,碧水鱷應聲被拍飛了出去。然後在地上滾了幾圈又爬了起來,嘴一張吐了吐,吐掉了一嘴帶血的羽毛。剛才的確是咬到了幽冥玄虎的翅膀,但是並沒有咬實。幽冥玄虎本身就發現碧水鱷也跟這過來所以早早就做好了準備,只不過碧水鱷的突然加速也讓它有點措手不及。

幽冥玄虎當時第一時間選擇將翅膀向上抬起,同時虎掌拍出,這才讓碧水鱷沒有咬實,不然就算是幽冥玄虎比它大三階的實力那扇翅膀也會被咬下來的。

碧水鱷吐完羽毛后晃了晃頭,用非常憤怒的眼睛瞪着幽冥玄虎王,可以清晰的看見那隻碧水鱷的嘴邊有猩紅的血液流淌出來。原來剛才就算是用它那堅硬的後背抵擋攻擊還是讓它受到很大的傷害。那羽毛上的血液也不是幽冥玄虎的,而是它的。

碧水鱷怒視着幽冥玄虎,伴隨着一聲尖銳的聲音響起,只見碧水鱷從嘴中又吐出五道帶血的冰箭射向了幽冥玄虎,而它再次加速沖向了幽冥玄虎。

幽冥玄虎心想「同樣的招式對我是無效的,敢傷害我找死。」只見幽冥玄虎把所有的魂力都聚集在兩隻前虎掌上。虎掌一揮就把射向它的冰箭給拍的粉碎了。然後碧水鱷就衝到了近前,巨嘴一張就向幽冥玄虎的頭咬來。幽冥玄虎眼中凶光一閃,虎掌用力對着碧水鱷的頭向上一撩。

碧水鱷立刻就被一股巨力給掀翻了,但是它就算是在空中都不是省油的燈。身後的尾巴向幽冥玄虎的頭部用力的一甩。幽冥玄虎也不躲閃虎口用力一咬,成功的把碧水鱷的尾巴給咬住了。

接着就是碧水鱷悲慘的時光了,當幽冥玄虎咬住碧水鱷的尾巴後用力地將碧水鱷掄了起來。伴隨着十幾次與大地的親密接觸碧水鱷終於進氣沒有出氣多了。

轟的一聲碧水鱷的後背被深深的鑲入到大地里,柔軟的腹部暴露在了幽冥玄虎的虎掌下。幽冥玄虎一隻虎掌踩着碧水鱷怒吼了一聲宣洩着它的情緒。然後,虎掌自上而下一劃碧水鱷就被開膛破肚了。

當時戰天殤隔着幾米遠也能問到那股血腥味,而血腥味又引起了他旁邊血魔的興趣。只見它旁邊的血魔又從角中射出了那道光線,而這次的精血明顯比上次沙影蛇的精血要多,這次足有一個人頭那麼大的精血團被吸噬了進去。吸噬完后血魔又一副意猶未盡的樣子盯着那烈焰虎。

幽冥玄虎無奈地搖了搖頭,虎口一張把碧水鱷的魂印吸收后,走到了烈焰虎的身前。虎掌向烈焰虎的頭一拍,烈焰虎的魂印也隨即漂浮了起來,幽冥玄虎虎口一張就吞下了,而血魔又故技重施把烈焰虎的精血又吸噬了。這次吸噬后血魔突然身上光芒大放,從二階黃獸進階到三階黃獸了。

隨着這裏戰鬥的結束,戰天殤這裏的血腥味便濃郁了不少。而血腥味慢慢開始向四周擴散開的時候,遠處幾聲狼嘯聲傳到了戰天殤的耳中。戰天殤自然聽得出這是風暴巨狼的聲音,而且數量不在少數。

……

「主人,你累什麼。那些魂獸都是我和血魔獵殺的,你只是挑取魂晶,有什麼累的。而且在後半夜你還睡著了。」

「額,那也累啊。不過幽冥玄虎你可真厲害,我只聽說過虎入羊群,還沒有聽說過虎入狼群的。你和血魔兩個竟然能把一群風暴巨狼瞬間覆滅。真厲害。」

「那是,我好歹也是神獸呢。不過是幾十隻小狗狗還是很好解決的,哈哈哈哈。」

「額,那我們現在去什麼地方?繼續獵殺嗎?」

「不了主人,這裏一到白天人類就會出現。所以魂獸在白天都會躲在洞裏,不會出來。我們不太好找,所以我們不如再向里走,走到真正的核心,那裏人少。也讓那長蟲快點化獸。我們早點離開這,畢竟這裏不適合我們歷練。」

「嗯,一切聽你的。」

然後戰天殤跳到血魔的背上,從金角水獺皮口袋裏取出昨天割下的紫絨狸貓的皮,那紫絨狸貓一身毛全是紫色,而紫色的毛上面有些一條條藍色的細線,煞是好看。戰魂手裏拿着紫絨狸貓皮心裏想着「不知道為什麼,才離開家一天就想爹娘和雪兒那丫頭了。這張紫絨狸貓皮正好可以給雪兒做一件衣服了。趕快提升實力好回去看他們。」

戰天殤心裏想着可一點也不耽誤功夫,騎着血魔就向森林的深處走去了。

希望各位讀者大人多多評論,謝謝關注。 呼,世界總算是安靜了。

元茶這邊休息了一段時間,在謝明澤的三番四請下,還是去工作了。

只不過這一次,她的工作崗位調換。

沒有去設計部那邊。

而是成了謝明澤的助理。

說起來這個理由也是有些牽強,原因是謝明澤的助理要結婚了,所以沒有人能頂替她的位置,想來想去便只有她了。

元茶的工作也是很簡單。

比起那些燒腦的設計圖設計,這樣輕鬆簡單的工作,她還是蠻喜歡的。

不過這也是才剛剛開始。

過了兩天後就又開始跟以前一樣了,忙碌不斷,謝明澤直接把設計的重擔丟在她身上,辦公的地點也是搬到了謝明澤的辦公室。

辦公室裏面安安靜靜的。

元茶一股腦埋在設計裏面,電腦屏幕前初稿已經設計出來了,讓人眼前一亮,新奇的元素,好看的線條,這些都還沒有潤色。

如果潤色出來,那一定很好看。

謝明澤端了一杯咖啡放在她電腦桌前,眼睛盯着她好看的側臉,腦海里想起一句話,認真工作的女人最好看。

「你先休息一下吧,這份設計稿又不是讓你馬上交,你還有半個月的時間可以慢慢準備。」

元茶端起咖啡就喝了一口。

「不要,我喜歡把工作做完了再休息,不喜歡拖着。」

謝明澤對她的回答,有些無奈。

「可是現在就是休息時間。」

「即便你一直工作也不會給你加班費,那你還不如好好休息一會兒,也好養足精神。」

元茶移動滑鼠的手一頓。

好像也有道理。

她把設計稿保存好,然後退出電腦。

謝明澤臉上終於舒坦了一些。

盯着她巴掌大小的臉,似笑非笑道:

「你還真是拚命十三娘,話說這麼多人裏面,你是我見過,算是工作里最拚命的一個人吧!」

謝明澤覺得自己這句話有矛盾,但是又說不出來哪裏不對。

「總要吃飯的嘛!」

謝明澤一聽到她說這個,瞬間又想到其他去了。

他看了看她面色無常的臉,假裝不經意問了一句,「我聽說你跟你男朋友不是準備結婚了嗎?我跟你說也別太拚命了,腳踏實地慢慢來,而且公司請婚假也是有補貼的。」

元茶抬頭看了他一眼。

「這是我的私人問題,小謝總問這個不太恰當吧?」

謝明澤摸了摸鼻子,錯開她的視線。

「我這不是找不到話題,隨便嘮嗑嘮嗑。」

聽到他說這句話,元茶嘴角微微勾了勾,「我記得你不是一向很高冷的,怎麼突然話就這麼多了?」

到後面半句的時候,她的語速拉的很慢。

眼神看着他,也頗有幾分試探的意思。

這個謝明澤不會真喜歡她吧!但是每次元茶一對上他的眼神時,又看不到他眼裏的任何曖昧。

謝明澤面容冷峻,「是嗎?那可能是你沒了解我,其實我很多時候還是很好說話的,只不過你們看着可能覺得我是個很高冷的人,但實際上我並不是。」

「哦」元茶只是很敷衍,應了一聲。

上著班。

元茶這邊又接到了醫院那邊的電話,說是她爸爸上廁所的時候不小心摔了一跤,摔到骨頭了,情況好像還挺嚴重的,讓她趕緊過去一趟。

元茶坐不住了。

謝明澤看着她焦急的模樣問。

「你這是怎麼了?慌裏慌張的,是不是遇到什麼問題了?」

元茶有些沉重道:

「我爸還在醫院住院,摔了一跤,醫生讓我趕緊過去一趟。」

謝敏澤看出了她的顧慮。

「那你趕緊去吧!」

「那我……」

「反正這邊也沒有什麼事情了,你先去吧,剩下的我來處理。」

元茶朝他道了謝。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