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目光觸及她發間的鳳凰展翅,宇文無極一瞬恢復平靜,聲音冷硬:「陛下殯天,本王率眾位大臣進宮料理陛下後事。」

「陛下殯天,自有禮部料理,何至於攝政王費心。」

「禮部尚書位空,太子年幼,本王身為陛下親封攝政王,自當為陛下料理後事,責無旁貸。」

他眉目剛硬,浩然正氣,說起這些話大義凜然,讓人不得不信服。

mt_adplace_blog_post_img

謝如蘇嗤笑:「宇文無極,你以為你的齷齪心思天下人不知?你想做什麼,世人心如明鏡,都能看得見!」

話如利刃,生生插入宇文無極心口。

謝如蘇,誰都可以辱罵我,唯獨你,不可以!

「謝如蘇,你知道我要做什麼?我告訴你,我要殺了他兒子,然後登上他的位置,坐擁天下的感覺,我宇文無極也要一試!」

坐擁天下,也同是擁有你。

我會讓你知道,當初拋棄我,是多大的錯誤!。 一晌貪歡,第二天醒來已經是早晨七點多了。

清晨溫度稍微有點低,林東峻看着懷裏蜷縮的佳人,微微有點發獃。

昨晚的一幕幕在腦海中閃過,嘴角不覺帶上了笑容。平常異常端莊的阿嚟,昨晚就像壓抑許久的火焰山,可是爆發出了十足的火熱……

這股熱情,此刻依舊讓他回味無窮……

酣睡中的曾嚟嘴角也帶着些許滿足,林東峻用手指幫她撩了撩臉上的一縷髮絲,又吻了吻她的臉頰,曾嚟好像感覺到了什麼,往他的懷裏擠了擠,緊緊的抱着他,好像又陷入了睡夢中……

過了約莫十幾分鐘,感覺到了自己腰臀間作怪的雙手,曾嚟睡眼朦朧的醒了過來,擁著的溫熱的男人讓她有幾分留戀,不過她很快就看到了林東峻似笑非笑的眼神,頓時臉色有點微紅。

她很快鎮定下來,拉過被子遮住自己的嬌軀,看着林東峻笑道:「早啊,我還以為你已經走了呢!」

「怎麼?你就這麼希望我走了?還是你認為我會一走了之?」林東峻沒好氣道。

「我不知道,或許怕懷着希望,最後又希望破滅吧……」曾嚟喃喃了一句。

林東峻也不說話,伸出左手,又把曾嚟拉向自己懷裏,女郎也順勢回到了讓她有點迷戀的溫暖懷抱中,閉着眼睛,在林東峻頸窩深深吸了口氣,「今天不準走……」

「今天我是你的……」林東峻撫摸著女郎的秀髮柔聲道。

兩人相擁著享受這短暫而又讓人難忘的清晨……

早餐之後,曾嚟也變得異常活潑起來,誰也沒有提兩人的關係,倒像是普通的熱戀情人般相處了起來……

既然這個大年二十九是獨屬於曾嚟的,那今天林東峻也就坦然接受着她的各種安排……

在這之後的整個白天裏,武裝了一番的兩人也大大方方像熱戀情人般出現在城市各個街頭。銀鈴般的笑聲伴隨着新年的氣氛,不時回蕩在街頭巷尾……

大年三十,林東峻才回到了老宅子裏準備一家團聚,不出所料被老媽數落了幾句……

林東峻胡亂找了個理由,沒想到老媽還湊到他身上聞了聞,搞得他非常尷尬!

「老媽,你這幹嘛呢?」林東峻蹬着眼道。

「哼,大過年我就不多說你了,看看你什麼態度?我可是聽說了一些你的不好的事情……」

「聽誰瞎說什麼啊,這誰又嫉妒你兒子了啊,你還不相信你兒子?」林東峻趕緊解釋了一句,又用眼神示意二哥幫忙。

「媽,你就別管了,小峻那麼大人了,知道深淺的!」林志明幫忙說了一句。

「是啊,媽,這兩天真有點急事。再說了,你還不放心我?」

「你可別陪我來虛的。聽說你們這圈子亂糟糟的,你可得收著點心。」林母點了點頭,突然又道:「聽說你前幾年就談了個女朋友,怎麼不帶回家看看?」

「呃,我們還在談,還在談……不過那個您就別操心了,回頭肯定讓您抱大胖孫子……」林東峻糊弄了兩句,又道:「大哥呢?怎麼不見大哥啊,未來嫂子今年是不是來我們家?」

「你們啊,一個個都二三十歲了,個人問題也不知道解決下……」林母無奈搖了搖頭,「你大哥雖說今年也準備結婚,可是什麼時候要孩子還不知道呢……」

「額,等大哥忙完這兩年關鍵時期,肯定給你生個大胖孫子……」林東峻安慰了一句。

新世紀初,大齡男女問題還沒有擴大化,像林國棟74年生人,虛歲算起來29了,今年才正式領證,家裏的確也挺着急的。

林志明就不多說了,聽說換了幾個女朋友了,平常也不著家。

林東峻女朋友倒是沒亂換,不過她聽到了一些花邊新聞,而且今年大年三十才著家,讓她越發狐疑。

伴隨着滴滴噠噠的短訊聲,一家人也聚在一起舉杯慶祝新年……

熱鬧的春節開始后,林東峻又開始在家接待一些客人或者出門拜訪親朋故舊,當然少不了的是和不同的女人說說甜言蜜語什麼的,忙忙碌碌一轉眼又是幾天過去了。

柏林時間17日下午四點,第52屆柏林電影節落下了帷幕。這次華語片一部入圍主競賽單元的也沒有。

東瀛動畫影片《千與千尋》和英國與愛爾蘭合拍電影《血色星期天》並列擒下金熊,這也是東瀛第二次拿下柏林金熊。

去年電影節主席德·哈德退休去了威尼斯電影節發揮餘熱后,繼承者科斯里克貌似對華語片興趣大減,再加上的確沒什麼優秀的片子,華語片今年有點慘淡。

雖然沒入圍主競賽單元,不過今年去柏林賣片的華語電影人還挺多的,老謀子的《幸福時光》、小鋼炮的《大腕》、俞菲鴻的《愛有來生》、盧川的《尋槍》以及李欣的《花眼》和許鞍華的《男人四十》都紛紛亮相電影節。

2月18號,正月初七,上午。

大家基本都已經進入了正式上班的狀態,《超體》整個劇組也再次齊聚。

新的一年開始了,大家除了互相拜年之後,劇組也安排了一頓聚餐,也算是開工飯。

林東峻打發了身邊絡繹不絕過來敬酒的人,給旁邊的陳保國敬了一杯酒,「保國老師,咱兩喝一杯,預祝咱們開拍順利!」

「哎,好,導演請!」陳保國笑着舉杯一飲而盡。

因為面臨之後學生開學的問題,所以,接下來幾天會重點先開拍教授講座的相關戲份,之後才是攝影棚內的一些重頭戲。

看了看旁邊默不作聲的大美媛,林東峻笑道:「媛媛你今年好像胖了點哦!」

「真的?」

「當然是假的了!」林東峻低笑了一聲。

「哼,無聊!」

話說前兩天大美媛從老家返京之後,還躲著不見林東峻,被林東峻這傢伙軟磨硬泡終於還是羞羞答答來到了西山別墅,之後嘛,當然是又親熱了起來……

酒足飯飽之後,劇組眾人也開始來到北師大租借的一處禮堂,開始佈置教授演講的場景……

下午兩點,準備妥當的眾人開始開拍教授演講的戲份,當然這裏面也有幾個學術交流中提問的重要角色,嗯,其中一個就留給了茜茜小姑娘,最後剪完之後大概有個兩三秒的特寫鏡頭……

也算是茜茜銀幕上的首個有台詞的角色! 兩人打了輛計程車,回到了家中。

鄭同家裡的並不是特別大,是個比較擁擠的三室一廳,每個房間都很小。

父母一間,鄭同一間,小妹一間。

說起來,陸沁冉到家后住哪裡還是個問題。

不過總有辦法的,實在不行,自己就睡客廳了。

這房子也有年頭了,是幾十年前的裝修風格,除了上半截白牆和下面的一層油漆,什麼裝飾都沒有。

家裡的傢具也都非常的老舊,都是從舊貨市場淘來的,或者是朋友家不要的傢具。

斷角的斷角,掉漆的掉漆,但仍然能用。

燈泡的電線也都裸露在表面,連個燈罩都沒有,安全隱患倒是不少。

不過家境的緣故,暫時也沒閑錢去改善環境。

鄭同現在最大的夢想,也就是能夠給家裡買上一個好點的房子。

「我家有些簡陋,你可要做好心理準備。」

上樓的時候,鄭同不忘囑咐下,希望陸沁冉不要下意識的露出嫌棄的表情,以免給家人留下不好的印象。

「沒事的,我又不是勢利眼的人。再說了,現在條件差,不代表未來也會差,只要努力,生活會慢慢好起來的。」

「借你吉言了。」

兩人來到了家門口,他掏出了家門鑰匙,直接將門打開。

「媽!我回來了!」

鄭母一聽到鄭同的聲音,立馬拿著笤帚走了出來。

「臭小子,還知道回來?什麼時候才能找個女朋友?比你小一歲的剛子都快當爹了!」

她本想著給兒子一個下馬威,但是走到跟前一下子看到了陸沁冉。

場面很是尷尬,她趕緊將掃帚藏到了身後,問道:「小同,這個小姑娘是?」

「媽,這是我女朋友,小冉。」

聽到鄭同的話,鄭母是立刻眉開眼笑起來。

「小姑娘長得可真水靈啊!來,快進屋!」

看到陸沁冉手中拿著個行李箱,她本想著幫忙接一下,卻忘記了手中的掃把。

一伸手,把陸沁冉嚇了一跳,下意識的後退了半步。

「瞧我著記性!剛才我正掃地呢!忘記把笤帚放下了!姑娘,沒嚇到你吧?」

「沒事,家庭主婦嘛,拿掃把,很正常的。」陸沁冉尬笑了一下,跟在鄭同的身後走進了門。

兩人把行李箱先放到了客廳的角落,鄭同看了看屋裡,問了下:「對了,語彤呢?」

「上課還沒回來呢!」

鄭同點了點頭,倒是想起來,大學放假的日子確實比高三要早。

倒是小妹現在也是高考生了,也不知道半年後能考出什麼樣的成績。

他不由得為妹妹趕到擔心,畢竟誰不希望自家妹妹有個好前途。

「媽,正好我假期沒事,回頭我給語彤好好補補課。」

「補什麼補?你好不容易找到個女朋友,多陪陪人家!」

「放心,我兩邊都不會拉下。」

鄭同嘴上答應著,不過並沒有怎麼上心。

畢竟小冉又不是自己真的女朋友,哪裡輪得著自己跟她培養感情?

「那你們兩個先歇會兒,我去菜市場買點好肉回來!」

他知道,老媽這回算是要大出血一次了。

畢竟兒子的女朋友來了,鄭母可不想因為自家的招待不周,而給兒子帶來壓力。

就算這一個假期把存款都花光,也要讓兒子的女朋友滿意才行。

鄭同本想阻攔,不過想了想還是算了。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