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老爺,我覺得這件事得好好調查一下,趙小姐可能是精神失常了,剛才我們那麼多雙眼睛都看着呢,根本沒有發現趙小姐所說的事情。」

趙神醫向前走了一步,對着趙老爺說着。

「胡說,你才精神失常了呢,你全家都精神失常了!」

「他剛才在你們看不見的角度威脅我,我拚命才揭穿他的!」

mt_adplace_blog_post_img

趙寵兒繼續哭着,咒罵趙神醫不像樣子。

「趙老爺,這件事我覺得真的有蹊蹺……」

「不必在說了,做了就是做了,這件事不能就這麼算了,那隻手摸的,就剁掉那隻手!」

其中一個趙家的少爺走了出來,一臉冷酷的說着,雖然他和趙寵兒不和睦,但是趙家遇到了這樣的事情,他怎麼也要站出來。

「對,跺掉手!」

「不能放過,占我趙家女人的便宜,簡直是活的不耐煩了。」

……

趙家的子弟紛紛附和著,趙老爺陰沉着臉,這件事不好辦。

「行了,都別說話了。」

趙老爺一開口,無數人都閉嘴了。

「葉飛神醫,在怎麼樣,我覺得你有必要做出解釋,我不認為我孫女說的是假話。」

趙老爺質問著葉飛,他還是相信趙寵兒的。

「我沒有,是你孫女誣陷我,要是你硬說有,我也沒辦法。」

葉飛極其冷靜,面對這種事情,只有冷靜。

「砰!」

趙老爺子猛然的一拍桌子,勃然大怒。

「你說我孫女誣陷你,你有什麼證據嗎?哪個女人會拿自己的清白來做誣陷你的標準!」

「你給我說!看你長得都不是一個好東西!」

趙老爺對着葉飛怒吼著。

葉飛聽到趙老爺的話,也是急眼了。

「哈哈哈,我葉飛行的正,坐得端,光明磊落,我絕對不會為我沒有做過的事情負責的,今日,我說我沒有做過,你們要是不信,我也不管了,我現在就要走!」

葉飛拉着趙神醫的手臂,就要離開這裏。

「你要走?當我們趙家是吃素的不成?」

趙老爺冷目一寒,決定要留下葉飛。

「在我葉飛眼裏,就沒有吃肉的!」

葉飛冷笑連連,既然無法解釋,那就不解釋了,反正此事只有趙寵兒最清楚。

「混賬東西!」

「來啊!」

「給我拿下!」

趙老爺向後退了一步,頓時趙家的子弟,便是朝着葉飛圍攏過來。

「想要留住我葉飛?做夢!」

「我葉飛要走,誰人能攔得住?」

葉飛猛然向前一步。

「啪!」

葉飛一記耳光便是打在了趙家的子孫臉上,啪的一聲響,葉飛又打趴一個。

一時之間,耳光聲啪啪作響,葉飛一巴掌抽倒地上一個,不管男人女人,不管是面目多猙獰,只要攔著,葉飛就抽。

「去死!」

一個趙家子弟拿着一把菜刀朝着葉飛劈來。

「啪啪啪!」

葉飛怒氣沖沖的在他臉上狂抽了十八個大嘴巴子,臉皮都抽破了,血印印在臉上。

「一群廢物!」

葉飛拉着趙神醫就朝着門外走去,葉飛所過之處,皆是趙家子弟在地上哀嚎著。

趙寵兒看着趙家子弟被葉飛打了一個遍,嘴角便是揚起一抹微笑,這下好了,葉飛打了一個遍,這群趙家子弟,每一個都不是善茬子,接下來,就要葉飛幫自己弄死這群對手了。

「嗚嗚嗚……」

趙寵兒見趙家子弟都被葉飛打倒,然後揚長而去,便是哭的更加賣力了起來。

「該死,該死!」

趙老爺子氣得渾身發抖,這麼多趙家子弟,竟然攔不住葉飛一人,這下讓趙老爺子怒火攻心。

「快,給我找人,找人,弄死這混賬小子。」

趙老爺子怒吼著,趙家子弟環視一周,每有一個臉上不帶着巴掌印的,都是憤憤不平,今日之辱,他們都暗自記在心裏。

葉飛拉着趙神醫就上了車子,身後沒有一人跟來,都被葉飛打怕了。

「師父,你這下把事情鬧大了,趙家人每一個子弟都是如狼如虎的啊!」

一出門,趙神醫就是埋怨著葉飛,覺得葉飛把事情搞得太大了。

「他們如狼如虎?」

「我也沒看見啊,剛才不是都被抽倒在地了嗎?」

葉飛嗤笑一聲,絲毫不以為然。

「哎呀,你是不知道啊,趙家人都喜歡耍陰招子,都是以策略為上的家族,師父,你根本不知道厲害啊。」

趙神醫苦惱的說着。

「是,我感覺出來了,就趙寵兒一個小女子,都夠陰險狡詐的了!」

葉飛眼中閃爍出一抹異色,這個趙寵兒簡直是太可惡了,竟然把自己陷害的這麼慘,誰知道以後還會發生什麼事情。

「叮叮叮。」

此時趙神醫的手機響起,趙神醫也不顧得埋怨了,便是接起了手機。

「師父,不好了,師叔來了,說是要要逼出八轉通脈針的用法!」

「師叔帶回來好多人,已經打傷了我們好幾個人了,你快回來吧,我們扛不住了。」

「啊!」

「不要,不要,不!」

嘟嘟嘟……

電話那一頭傳來凄慘的哭喊聲,還有拳拳到肉的聲音。

「喂,趙世黃!」

「是我,還認識我嗎?哼哼。」

緊接着,電話里就傳來另外一個人的聲音,那聲音極其陰險,尖銳無比,好像是兩個鐵塊摩擦出來的聲音。

「炎龍!你當初害死師父,我逃到了西涼城,你現在又要害我!」

趙神醫的面容恐懼,還帶着憤恨。

「別激動,我又不是來殺你的,你知道把八轉通脈針的針法傳授給我,我就離開這裏,絕對不打擾你。」

炎龍的聲音從電話李傳來。

「你做夢,你著劊子手,你經常強迫綁架他人割腎,然後非法賣掉,或者欺騙少女的身體,像你這種惡人,就應該處死,讓你學了八轉通脈針,你不知道又要害死多少人!」

趙神醫斷然的拒絕著,絕對不妥協。

「哼,傳授不傳授可不在你,現在你所有徒弟的命,都在我手裏,他們中了我的毒,你要是一個時辰還不回來,他們就被毒死了,哈哈哈哈!」

電話一陣忙音,趙神醫一下子癱坐在地上,臉色慘白。

「怎麼?」

葉飛皺着眉頭,剛才二人談話,葉飛也聽到了。

「完了,完蛋了,徹底完了!」

趙神醫哭喪著臉,直接躺在地上,一副怨天尤人的樣子。

「你這個樣子做什麼?現在不去救你的徒弟,你卻躺在地上?」

葉飛點燃了一根香煙,覺得趙神醫怎麼會那麼害怕。

「我師哥炎龍,精通古武,醫術,毒物,為人陰險狡詐,特別是古武無雙,沒有人能夠打敗他,炎龍能夠空手接強弩,實在是太強大了。」

趙神醫沮喪的說着,對於炎龍,他簡直是沒有半點的戰勝之心。

「垃圾,自古邪不勝正,有我在,不要怕,他根本不是為師的對手。」

葉飛淡淡的說着,一個人在某些方面的造詣越高,其他方面肯定是短板。

「師父,你知道什麼是武者嗎?武者是超越普通人的境界,十分強大,一般人根本無法打敗,可穿金裂石,甚至從十層樓上跳下來都沒事。」

趙神醫搖搖頭,覺得根本不可能。

「走!」

「救你的徒弟去,一切都交給我!」

「快沒時間了!」

葉飛有些生氣,趙神醫完全被自己的恐懼打敗了,人還沒見到,自己就先嚇死了,葉飛抓着趙神醫朝着車裏塞去,然後便是車子嗚嗚的開動着。

「為師讓你看看,什麼是真正的強大!」

葉飛開着車子,對着趙神醫說着。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