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丫頭秦小鯉的美眸有些複雜,泛紅,一滴淚,順着眼眶滑落。

而,就在此時,身旁的父親,輕輕伸手,拍了拍女兒的肩膀。

他語氣凝重,對女兒說道,「上去,給你沈阿姨,跪恩行禮。」

小丫頭秦小鯉反應過來,輕輕點頭,而後,她……就這麼緩緩走到了病床前。

mt_adplace_blog_post_img

對着沈珊,『呯』的一聲,跪下。

跪倒在了沈珊面前。 ,

第634章

王霞醒來的時候,發現宋三喜不在。

她心口,搭著白毛巾,還理的整整齊齊的。

起身一看,都沒看到針眼,更沒有出血的地方。

不過,感覺渾身有勁兒呢!

很久以來,沒覺得身上有這麼輕鬆過。

「這個死傢伙,還真有點本事啊!」

她趕緊穿起來。

看看手機,天,午後一點半了。

這一覺,睡的時間也太長了吧?

怎麼睡這麼死?

萬一,睡著的時候,他

佔人便宜了呢?

莫名,臉紅心跳,有點吃虧的感覺。

但想想,唉,能怎麼辦呢?

總比在醫院住著,打針吃藥動刀子強吧?

思考一下,她還是撥通了宋三喜的電話。

「哎,你咋招呼都不打一聲,就走了呢?」

「我又不能像你一樣,好好睡一覺,不走幹什麼?別人在睡,睡的很舒·服,我去打擾,不像話吧?」

王霞聽著,心裡舒服,感覺還不錯。

「可,你錢還沒收呢!」

「哦,這個就回頭再說吧!」

「要不,晚上我請你吃個飯?」王霞想了想,才發出了邀請,「順便,把給你準備的診療費給了。」

「沒時間,不空。」

「你」王霞真鬱悶,這混蛋,還請不動他了。

「好了,早點吃中午飯,回家熬藥去吧!記住我說的話,多彈彈鋼琴,心情要好,脾氣要改變,要不然,我扎你一萬針,把氣球給你扎漏了,也救不了你。能救自己的,只有自己。」

「好啦,知道啦,羅嗦!」王霞嘴上這樣說,臉上卻有些笑意,心裡感覺也挺舒服的。

這個死傢伙,說話聲音真好聽。

而且,這算是一種關心嗎?

「你現在算是我的病人,我不羅嗦也不行。對了,我容喜報名天星競拍了,你沒什麼意見吧?」

「我算了,反正你只在意醫藥設備和資質什麼的,跟我也沒有利益衝突。」

「好,王老師,那就謝謝你了。」

「行了吧,你這個壞學生,這麼客氣幹什麼?明天上午,我在這裡等你?」

「看我時間安排吧,能到,我肯定到。就這樣吧,謝謝你今天送我的東西。」

「啊?什麼啊?」

王霞一愣,想了想,明白過來,「你在我辦公室拿值錢的東西了?」

「沒拿東西。我是說,洗面奶什麼的。你洗的水果也不錯,雪梨,葡·萄,香氣十足,雖然我沒吃,還給你了,但看起來味道不錯,謝謝啊!」

宋三喜聲音磁性,如同催眠。

說完,掛了電話。

王霞愣了半天。

「這死傢伙,說的什麼啊?」

「我啥時候送他洗面奶了,還洗雪梨和葡·萄了?」

「外面辦公室待客廳,只有香蕉和蘋果啊」

「這個神經病真不懂他」

不管怎麼樣,她還是蠻高興。

收拾一下,拿著葯出門,回家。

這一路上,感覺很不錯。

身體的疲憊、乏力感,沒有了。

代之以輕鬆,精神頭不錯。

看來,宋三喜這死傢伙,銀針功夫了得啊!

莫名的,興奮。

充滿了期待。

這病,有治,還算輕鬆。

哪怕,過程有點尷尬。

可能,習慣了就好了吧

一回到家,便趕緊熬藥,喝葯,治病要緊啊!

喝完葯,身上有些發熱,出了些毛毛汗。

她趕緊去洗個澡。

那時候,才領悟到了什麼。

頓時心頭那個嬌啊,氣啊,好想打電話過去,把宋三喜臭罵一頓 ……

邵默難得有些躊躇。

他……

他不認識玉髓果……

這秘境地圖只標記了玉髓果的位置,卻沒有將其特徵寫出來。

邵默垂下眉眼,心中暗下了個決定,如今他已識字,此次大比過後,他定要好好將藏經閣的書看一遍方可。

若不然,就會如此刻一般——

寶物在眼前而不識。

少年鳳眸陡然沉落暗色,垂下了細長濃密的眼帘,手掌落在腰間懸掛着的劍柄上,略微摩挲著。

冰涼的觸感刺激著皮膚。

少年心念電轉——

為今之計,只有儘快與師姐他們匯合,且這一路上定要多斬殺妖獸,不然怕是有失師尊所望。

邵默視線一寸一寸地掃過周圍的植被,觀察是否具有靈氣更為充沛的植物,他雖不認識玉髓果,可這玉髓果既為靈植,那想必其蘊含的靈氣定然不少,再者,師姐曾與他說過,越是珍貴的靈植,其守在一旁的妖獸實力會越強。

以此條件來判斷是否為玉髓果或許不太準確,可若是發現靈氣充沛的植物,那即便不是玉髓果,也應當是屬於靈植的。

邵默眉心的褶皺鬆開了,從容沉靜地在附近尋找起來。

不曾想才剛踏出一步,身後一道低沉地聲音響了起來:「是你?」

邵默方才松下去的眉心再次折了起來,回首望向聲音來源。

只見來人身着玄袍,背着一方古樸漆黑的劍匣,面色清冷內斂,渾身鋒芒不掩。

這人是之前在五靈派出劍的劍修。

邵默在心中肯定道。

「你是來這裏找玉髓果的?」商洄往前走了幾步,問道。

邵默聞言,抬眼點頭。

「你是雲天宗的劍修?」

商洄又開口問了一句。

邵默:「嗯。」

商洄見邵默面如冷玉,年紀看着極為年輕,卻已經劍氣外放,筆直地站着彷彿一柄出鞘的利劍。他彷彿想起什麼一般,於是開口問道:「莫非你便是那個被羅剎劍主收入門下的那個天生劍骨的弟子?」

他雖一向把心思都放在修劍上,並不怎麼關心外界的事,可對於雲天宗收了一個天生劍骨的面子卻也聽他師尊說過的。

他師尊向來與雲天宗的那位羅剎劍主不合,得知他收了位天生劍骨的弟子后,後山的山都給填平了不少。

商洄思忖少許,眼前這個黑衣少年眉目冷淡,如沉眠之兵,殺伐之氣暗掩,雲天宗的弟子他剛到五靈派時,雖只是一掃而過,卻也對這個黑衣少年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因其在宴席上想要拔劍時,他能感覺出此人的劍勢並不弱。

若是有機會,他還想與眼前這人好生比斗一場。

邵默並不知道商洄心中所想,聽到他的話后,微微皺眉,眉眼銳利,黝黑的雙眸更是毫不掩飾地透出了點點戾氣。

冷淡地吐出兩個字:

「有事?」

商洄聞言,難掩震驚,微側了側首,仔細打量了下邵默。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