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的名,樹的影。

李永春不敢在赫赫有名的“雷公”面前胡攪蠻纏,陰沉着臉不敢再狡辯。

馬主任把《立案決定書》放到茶几上,劉浩立馬遞上一支筆,隨即從包裡翻出一盒印泥。

“簽字吧,在這兒籤,寫上年月日。”

mt_adplace_blog_post_img

“籤就籤,我身正不怕影子斜。”

李永春想想不服氣,嘟噥了一句,纔拿起筆在決定書下面填上年月日,在被調查人後面簽上名字,然後很不情願地摁手印。

馬主任等隨行的葉菲收起簽好的決定書,又從劉浩手中接過一份公文:“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監察法》第二十二條之規定,本委決定對濱江市公安局長州分局副局長李永春採取留置措施,期限自宣佈之日起算,簽字吧。”

“留置?”

雷興華見他還心存僥倖,警告道:“李永春,我可以明確告訴你,紀委監委要是沒有確鑿證據是不會對你立案調查,不會對你採取留置措施的!”

馬主任冷冷地說:“光一個鉅額財產不明,我們就可以留置你,更不用說還有其它證據!”

李永春意識到這一關過不去了,只能老老實實在留置決定書上簽字。 雖然沒有想到小絲居然去批發了這種東西,不過比起那些衣服襪子之類的小東西,生理用品有著巨大的天然的優勢!

喬穗穗沉思了半天,傘傘和司司已經搖搖晃晃地走了過來,然後見到滿地的大箱子,司司歡呼著撲在了上面。

「哇,媽咪,這個我可以爬上去嗎?」傘傘咬著手指猶豫著。

一一動作快的已經爬了上去,興緻勃勃地往上蹦。只蹦了兩下,本來已經打開了箱子蓋,忽然往下一塌,他整個人就嵌進了箱子里。

一一尖叫一聲開始哈哈大笑,把箱子里的杜蕾斯往外扔。

「這個東西長得有點像泡泡糖,媽咪幫我剝開!」六六撿起了一片深藍色的,滿懷期待地放在了喬穗穗的腿上,歪著頭睜著晶亮的大眼睛等她打開。

只有嗚嗚還在歪著頭看哥哥姐姐們玩鬧,似乎在思考著什麼。

兩兩不知道從哪裡摸出了一支記號筆,趴在杜蕾斯的紙箱子上,若有所思,最後畫了一個小愛心。

他畫得整齊又漂亮,自己欣賞了一會兒之後,又迫不及待地畫了好幾個。

「好了好了,快停下!」

喬穗穗頭疼,連忙喊,「周姨周姨,我出門有點事,幾個孩子,你麻煩你照看一下!」

「沒問題!」

周姨看著這幾個大箱子有些疑惑,「穗穗,你這是?」

「這是公司要的,給員工們發福利,我把東西送過去。對了,周姨,今晚公司聚餐我可能晚一點才能回來!」

周姨還不知道喬穗穗已經辭職的事情,喬穗穗也沒打算告訴她。

她是個實心眼,要是知道了的話,免不了替她擔心。

周姨點點頭,「那我今晚就住在這兒,沒事,你放心去忙吧!」

「好的」。

喬穗穗雇了一輛三輪車,從幾個箱子里分別挑了幾盒子,踏上了去夜市的旅程。

現在正是下午,夜市沒有開門。她自己約的那個鋪面乾乾淨淨的,什麼都沒有。

喬穗穗想了想,從旁邊的大媽那裡買了兩張桌布,鋪了下來,又找了兩塊板子寫上幾個大字——「夜生活」。

最後戴了一個口罩,將自己捂得嚴嚴實實的。可不能被熟人看見,不然她這臉可就丟大發了。最後把杜蕾斯按著尺碼挨個排好,她這邊攤子雖小,可是剛擺出來就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

對面的大媽笑著看她,「小姑娘,你這東西怎麼賣啊?」

喬穗穗想了想,對大媽笑了笑直接上了某寶,搜了一下杜蕾斯的關鍵詞。

這不搜不知道,一搜嚇一跳,嗯,那麼高的利潤,她一瞬間以為自己是個奸商。

沒想到價格說出來之後,老太太居然很滿意,對她豎起了大拇指。

「你這孩子,實誠的!上一個來這裡的攤子都要賣幾十塊的!」

「那也有人買?」

喬穗穗傻了眼,緊接著意識到她好像從來沒有買過這個東西。

可不嘛,要是她懂的話怎麼會一次中招生了那麼多孩子……

華燈初上,夜市已經陸陸續續來了很多客人。

見到喬穗穗這裡擺著這個,很多人都露出了心照不宣的笑容。

也有幾個男生會過來,大著膽子挑幾個,一般挑完就走,絕不磨蹭,更加不會討價還價。

喬穗穗樂的清閑,索性觀察起人文風貌。

這裡來逛街的大多都是情侶,手牽手過來逛夜市,完了買幾個回去過夜生活,那實在是太方便不過了。

這樣看起來,也許這個還是個不錯的營生?

就在她發獃的時候,一個滿頭油膩的中年大叔,挺著啤酒肚走到了她的攤子前,粗著嗓門問,「小姑娘,你看看我這身材得用什麼尺碼才好?」

她看著喬穗穗細嫩的臉露出了不懷好意的笑容。

喧鬧的街道因為他這突兀的大嗓門安靜了片刻,隨即吸引了不少路人的目光。

來了。

出門擺攤一定會遇到壞人,喬穗穗心裡有數,只是沒有想到這個人來的這麼快。

喬穗穗笑顏如花,不動聲色道,「您平時用多大的就挑多大的,我這的碼數齊全的。」

「我平時沒用過!」

男人笑了,一把握住喬穗穗的手,暗示意味充足道,「要不你幫我挑一挑?」

燈火通明的街道,他的動作自以為很隱秘,可是周邊的人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喬穗穗目瞪口呆,沒想到這個人居然這麼不要臉,奮力把手抽了出來!

「我又不是商場挑襪子的,你愛買不買、不買就走!」

這個男人實在是無理取鬧。

喬穗穗氣得滿臉通紅,手指捏的咔咔響。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難道是因為自己承認了,所以巫術就失去了效用嗎?

可是她到底怎麼中的巫術?

紅巧總不會把自己的生辰八字也給了薛道人吧?

其實,這不過是慕雲淺耍的小把戲,她給紅巧和俞夢瑤下了葯,讓她們猶如中了巫術,頭痛欲裂。

剛剛借著甩衣袖,把解……

《軟玉生香:醫妃每天都想休夫》第101章坑你明明白白 跨越無盡的星空,周峰終於經過函谷關回到了地球,雖然此地球非彼地球!

邁出上古大陣之後,他立刻感到一股壓制力量,像是自身的道行在下降一般,整體實力都在掉落。

「整個天地已經是末法時代,地星則更加可怕!」

感受了一番地球道則,他隱去身形,化為一道流光,消失在此地。

……

南方渝城,周峰迴到地球的第一站,他想要看看這方世界是否有一些相同的人和物。

可惜,多翻搜索過後,沒有找到一個熟悉的人,猶如是兩方平行宇宙。

這種結果並沒有超出他的意外,本就只是心血來潮看看。

至於諸天萬界之間的聯繫和奧妙,不是他現在能看透的,也許有一天他站到萬界絕顛之時,才能明白其間的本源關係。

……

巍巍崑崙,浩大無邊,橫貫八荒,蒼茫飄渺。

周峰進入了隱藏在上古法陣中的崑崙山脈,為一件至寶而來。

此地莽荒原始,以他的天眼都看不到盡頭,比北斗中州的秦嶺還要廣大,是真正地球的原貌,比凡人居住的地域大上千萬倍。

每一座山嶽都大得嚇人,深入天宇之中,雲霧環繞,如混沌之氣瀰漫,有太初之始的氣機。

一座座巨大的山峰連到一起,組成一條橫跨天地的大龍,為萬脈之祖,諸山之源,地勢達到了天地所允許的極致。

「這就是帝尊駕馭的九十九龍山之一!」周峰很是震撼。

?「咚……」

突然,地面顫動,有龐然大物在接近,是一隻高達數十米的巨猿,濃郁的毛髮漆黑如墨,剛勁的軀體強壯到可怕,如一塊黑色神鐵鑄成。

「一頭仙台境界的蠻獸!」

真正的昆崙山雖然是禁區,但它外圍一些區域卻是可以生存,因此孕育了很多強大的古獸。

周峰沐浴星輝,立身空中,輕輕一踏步,全身氣血狂涌而出,神威迸發,就將那頭異獸驚走了。

在星空這一邊,以他堪比聖主巔峰的實力,幾乎無人可以威脅到他。

他拿出從仙珍圖上面拓印下來的崑崙地勢圖,照着不斷往中心區域前進,避免誤入險區,走得比較慢。

?路途中,古樹蒼勁,高聳入雲,枝葉繁茂,遮天蔽日,有的比山嶽更加高大。

?還有一些老藤,跟一條條蛟龍似的,纏繞着十幾座大山,藤蔓遍地,將一片地域完全覆蓋。

期間也有強大的異獸出沒,遇到周峰大多都主動退走,只有兩頭堪比上古教主的實力,和他大戰了一場,留下了性命。

至於那頭葉凡在坐騎——龍馬,沒有看到在何處,想來應該很強大,在天地快要復甦的時代,也許離斬道都不遠了。

半天後,他已經走過了崑崙外圍地帶,開始步入中心區域,此時變得無比寂靜,沒任何飛禽走獸出現,處在真正的生靈禁區。

在沒有地勢圖的情況下,就算一尊准帝來此,都會被這裏的萬古帝陣斬殺。

昆崙山內草木極其繁茂,因為它們紮根大龍脈上,可獲得濃郁的地脈精氣滋養,生機格外強大,衍生了不少了強大的靈藥。

周峰只是沿着地圖上的路徑行走,就已經採摘到很多萬年以上的靈藥,甚至還有幾株五六萬年的小藥王。

在路徑之外,還有更加驚人的藥王,可惜根本就不能動,任何方法都不行,那怕擅動一粒塵土,也會引起帝陣的攻打。

?崑崙地勢是帝尊、冥皇佈局,為孕仙而生,天地十方的精氣神能都匯聚向了中心成仙地,一切生靈都無法存活。

在路經一個古洞時,他發現裏面孕育有一尊石胎聖靈,可悲的是被成仙地奪去了所有精華,早以死亡多年。

他只能感嘆,帝尊為了孕育成仙鼎,不知道奪取了多少生靈的造化,甚至很多的生命源星都被吸幹了!

三日後,周峰終於到了最深處,見到了孕育成仙鼎的中心凈土。

前方,景秀壯闊,萬座山嶽擁簇在一起,圍成一個巨大的深谷,每座山峰都像天然的龍頭。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