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床上的女人終於停止安靜下來了。

她睜大了雙眼盯着他,這一剎,臉上的血色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消失下去后,恐懼、絕望、崩潰……統統在這一刻湧入她的眼裏,她失去了焦距,整個人都在微微顫抖,眼眶裏豆大的淚水也在不停滾落。

但偏偏,人卻是茫然的。

mt_adplace_blog_post_img

霍司爵莫名就慌了一瞬。

都還沒來得及思考,嘴裏已經脫口而出:「這些話都是說說而已,你不要慌,我還不至於這麼做。」

溫栩栩:「……」

已經踏到了懸崖邊緣的那雙腳,終於堪堪停了下來。

她真的,如果他要那麼做的話,她沒有任何反抗的餘地,因為他太強大了,她在他的面前完全就像是一隻螞蟻。

神智終於回到了體內的女人,死死揪住了身上的被子,依然還是紅着眼眶。

「那你……到底想怎樣?」

「我不想怎樣,我只想跟你好好談談,溫栩栩,為什麼我們不能和平相處?共同承擔孩子的撫養責任呢?」

霍司爵終於把自己一大早哪都沒有去,就待着這個房間里等她醒來的目的說了出來。

和平相處,沒錯,這確實就是他現在想要跟她談的。

這段時間,兩人為了孩子的事情,一直鬧得雞飛狗跳,誰也沒有討到好處。

倒是讓那幾個孩子小小的心靈受到了不少傷害,這一點,難道他們不應該反思嗎?不應該好好檢討一下為人父母到底需要怎麼做嗎?

霍司爵看着這個女人。

可是,讓他沒有想到的是,溫栩栩聽了,還帶着濕紅的眼睛裏,卻馬上露出了一絲譏諷。

「和平相處?霍司爵,你確定你不是在哄着我玩?」

「……」

「我說錯了嗎?你是高高在上的霍氏集團總裁,我只是一個你隨便動動手就可以捏死的小螞蟻,我們何來的和平相處?和平在哪?我活生生地站在你的面前,你都可以把我當做空氣,給我玩銷戶這樣卑鄙行徑了,你現在跟我說和平?霍司爵,不覺得噁心嗎?」

溫栩栩尖銳的嘲諷著。

蒼白的小臉是波瀾不驚的冷漠,瞳仁發紅,因為剛才哭過,但是這一刻,裏面的譏嘲卻像一把把鋒利的刀刃。

扎得霍司爵瞬間臉上就是一陣紅白交錯!

這死女人,她真的是活膩了!

他英俊的臉龐立刻閃過一絲惱怒,從來沒有當面被人這麼罵過的他,有那麼一剎那,脾氣也沒那麼好的他就要發作了。

但到底,他最後還是忍了下來。

「老頭子這件事,我知道,是我做得有些過分,但溫栩栩,事情已經發生了,你再追究也沒有用,我現在既然提出了要跟你和平相處,那就不是說着玩,你放心,為了證明我的誠意,我會把你那100萬退還給你。」

「……」

這下,溫栩栩怔愣在那了。

這人渣,他今天是吃錯藥了?

承認了自己的錯誤也就罷了,還要把他收她的100萬退回來,他是不是一大早的腦子進水了?

可事實就是,這狗男人說完這句后,他就直接站起來了。

「我會給你一天時間考慮,溫栩栩,我這麼做的目的,全是為了孩子考慮,你以為帶走了他們,他們就真的開心快樂?想想昨晚你遇到的事……」

這個男人臨走前,最後說了這麼一句。

溫栩栩愣了愣。

直到這扇房門都關上了,她才緩過神來,隨即「騰」的一下一陣惱羞湧上來后,她抓起身後的枕頭就朝這門口扔了過去。

「昨晚怎麼了?昨晚我挺快樂的,我出來就有男人追,大把男人排著隊給你兒子做后爹,怎麼了?你看不順眼嗎?!!」

「……」

好遠了,外面都還能聽見這房間里的咆哮聲。

聽得外面的林梓陽那叫一個膽戰心驚滿頭冷汗,要不是分分鐘都想抱着腦袋趕緊滾了,以免被前面的b大人給劈死。

可奇怪的是,裏面的話都這麼難聽了,這個出來的總裁大人居然沒有半點反應。

除了在裏面那句「大把男人排著隊給你兒子做后爹」吼出來時,這男人腳步趔趄了一下,其他的,根本幾句無動於衷。

嘖,罵多了,免疫了。[] 靈學院後山,莫萍正在準備明日的課程訓練,聽到山下鬧哄哄的。

妙矜持匆匆趕到莫萍的住處:「老師!不好了!」

莫萍皺起眉頭,走出來:「什麼事慌慌張張的。」

「有人在挑戰靈塔!」妙矜持慌忙說道。

莫萍渾身一震,頓時想起萬靈國的妙錦鯉:「她真的敢來挑戰靈塔?」

妙矜持面露陰狠之色:「不會錯的,一定是她。」

莫萍再也忍不住,趕緊朝靈塔方向去。

不管結果如何,她都要親眼看看,已經安靜了數年的靈塔,會不會被挑戰成功。

妙矜持急忙跟上去,內心期望妙錦鯉就死在靈塔,省得她動手。

兩人趕來靈塔,看着四周圍滿人。

元傾和白須老者站在最前面,目光緊緊盯着靈塔。

莫萍恭敬上前:「大長老,你怎麼親自在這看着,不過是一個不知天高地厚的人挑戰靈塔而已!」

白須老者是靈學院的大長老,蒼老的面容自帶威嚴,淡淡看了眼莫萍和妙矜持。

「這個挑戰的人從萬靈國來的,你們知道什麼情況嗎?」大長老淡淡問道。

莫萍見大長老面無表情,不知喜怒,微微點頭:「知道。」

「說說!我看她實力半步玄武,招生進入學院沒有問題,為何要挑戰靈塔!」

莫萍臉色有些難看,大長老話中帶着責備的語氣,趕緊解釋道。

「大長老,她的靈力測試是無法評級,老身便讓矜持挑戰。但是此子出手狠辣,竟然下殺手。所以老身沒招她入學,但她想要堅持入靈學院,便告訴了她挑戰靈塔。」

大長老面色一沉,語氣嚴厲:「糊塗!既然挑戰成功就應該招入學院,如果犯了學院的規則再由學院驅逐,而不是你自作主張讓她挑戰靈塔。這是害人性命!」

莫萍被大長老盯着,體內的靈力都凝固一瞬,背脊發涼。

「你的事,下次學院評議會再處理!」大長老冷聲道。

將目光重新看向靈塔。

莫萍一臉苦澀,沒想到會有這麼嚴重的後果。

妙矜持在一旁不敢出聲,學院的大長老權力僅在評議會之下,要是因為得罪大長老被開除,那她唯一的資本就沒了。

靈塔忽然暴動,原本圍繞在四周的邪惡之氣瘋狂朝靈塔涌去。

妙錦鯉進入靈塔第一層,眼前灰濛濛一片,只有乾枯的火把忽閃忽閃。

她的精神力敏感,能清晰感受到四周微弱的殘魂在纏着她。

若不是眼前一道巨大的靈陣將邪惡殘魂鎮壓,這股邪惡之氣恐怕還要強十倍。

這應該是靈學院某位大能佈下的鎮壓靈陣。

妙錦鯉回過神,第一層對她並沒有什麼干擾,氣勢陡然攀升,頓時鎮散這群陰靈。

昏沉的精神一下恢復清明,沒想到這些邪惡殘魂對精神還有侵蝕作用。

繼續前網上一層。

靈塔外,都能感受到妙錦鯉的氣息到了二層。

大長老目光凝重,這適應速度比他想像的要快,第二層肯定要耗費更長時間。

他剛這麼想着,下一瞬愣住,那道氣息已經朝着三層去了。

發生了什麼事?難道二層的邪惡之氣對她沒有任何影響?

大長老的反應有些失態,莫萍和妙矜持都注意到。

兩人一臉驚色,從未見一向嚴肅的大長老有過這種反應,說明裏面的情況遠遠超出了他的預料。

二層之後,普通的弟子靈力感應已經被塔內強大的邪惡之氣吞噬,感受不到妙錦鯉的氣息了,也不知挑戰的情況。

元傾露出小虎牙,笑着:「不賴,已經進入第三層了!」

妙矜持聞言,愣住,她只能勉強在二層停留,妙錦鯉已經進入第三層了。

靈塔內,妙錦鯉面色凝重,嚴正以待,一路聽了太多關於靈塔如何恐怖的話。

進來之後意外發現,除了第一層她的精神力和靈力受到影響。

二層的邪惡之氣雖然是一層數倍之多,但是看到她都莫名散開,根本不敢上前。

搞得她都有些鬱悶,好像走錯了地方,輕鬆來到了第三層。

第三層的情況和下面兩層不同,有一團紅色氤氳的殘魂在首座上,無數邪惡之靈匍匐在腳下。

妙錦鯉的闖入讓那團紅色氤氳氣體散發出強烈的敵意,讓四周所有黑霧湧向她。

耳邊彷彿聽到無數道殘魂的厲聲慘叫,想要侵蝕妙錦鯉的靈魂。

妙錦鯉倩影浮動,足尖輕踏,強悍的精神力形成一道巨影,朝着涌過來的黑霧一聲怒吼,瞬間鎮散了黑霧。

「破天奪魂法!死了就老老實實死去。」

黑霧盡散,耳邊的厲聲慘叫頓時消失,她緩緩走向那團紅色的霧團前。

森冷的氣勢讓紅色雲霧化作一張鬼臉,朝妙錦鯉張大血盆之口,想要將她吞噬。

「還想吞噬我的靈魂,你也太猖狂了!別說我用精神力欺負你一個邪惡殘魂。」

妙錦鯉說着,引出兩道靈火,青色和藍色,陰冷昏暗的靈塔三層亮起兩簇火光。

那張兇狠的紅色鬼臉頓時一顫,頓時散去,不敢張狂。

妙錦鯉見它沒再攔路,懶得管它,這團鬼東西死肯定還沒死的。

她立即朝四層走去。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