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差一點點?」鄧布利多拿起長長的清單,「這叫一點點?」

「幫不幫吧。」提耶拉往座椅上一靠,「幫你管霍格沃茲的是我,訓練哈利那幫熊孩子的也是我,懟魔法部懟烏姆里奇的也是我,研究魔葯的也還是我,有點科研不端行為也能理解的好吧。」

「而且魔法界還沒有出台過《學術不端行為處理辦法》。」提耶拉又補充道。

「那你要這些材料……」鄧布利多奇怪的問道。

mt_adplace_blog_post_img

「一部分是為了格拉普的藥劑,一部分是為了海瑟薇羅曼諾夫的成神儀式。」提耶拉直接了當的回答道。

「海瑟薇羅曼諾夫?」鄧布利多有些吃驚的問道,「你這的要幫她成神?我還以為你只是不好意思出面,利用她的身份拉攏拉攏斯萊特林裡面的頑固分子,用完就準備扔了呢。」

「不要把我說得那麼無情好像一個渣男一樣。」提耶拉矢口否認道,「關於海瑟薇羅曼諾夫,就主要涉及到一個問題,人造生命體,到底算不算人,應不應該享有自然人所擁有的一切?」

「你覺得算嗎?」鄧布利多問道。

「我覺得這件事情等我們在廢墟之上建立了新的魔法部之後可以試著找新威森加摩法庭立法試試。」提耶拉說道,「雖然海瑟薇羅曼諾夫腦子稍微有一點泡,但已經可以看得出來,人造生命體這項學技術已經逐漸趨近於成熟,這或許是未來解決巫師界人口數量低迷的一項重要技術。」

「所以你現在把海瑟薇羅曼諾夫安排進斯萊特林,除了要拉攏斯萊特林以外還為了觀察海瑟薇羅曼諾夫的社會適應性嗎?」鄧布利多沉思了一下之後問道,然後點了點頭,「確實,人造生命體還存在著諸多我們尚不清楚的問題,我們在真正放開這項技術之前,的確應該謹慎為好,不能操之過急,把人造生命體直接投入到巫師社會中去之前的確應該更加謹慎的對待。」

「啊?」這回輪到提耶拉疑惑了,「原來你是想直接把人造生命體投入到社會啊?」

「那你是什麼意思?」鄧布利多不解的問道。

「我們做轉基因育種一般都要構建群體雜交體系的。」提耶拉說道。

7017k 「你後面有什麼打算?如果可以的話,我們這會需要先去找下藥店。」季桁順着施輕禾的話講了下去。

如果沒有記錯的話,他記得緒白是個孤兒,她要是沒有什麼去處的話,他們兩個人到是可以帶着她,她這會孤身一人,和他們兩個人一起走,也有個照應。

「把腳伸過來。」聽到緒白的話,施輕禾疑惑著,但還是把腳抬起,只見緒白微起身,把他的腳一扭動,伴隨着他一聲慘叫后,他明顯的感覺到了他腳沒有以前疼。

「好了。」

「我要去城北郊區的孤兒院。」

「你們要是以後沒有去處的話,隨時可以來找我。」

「你不和我們一起嗎?」施輕禾看了季桁一眼,他剛是有猜到阿桁想要緒白一起走的,以緒白以往對季桁的喜歡,這本應會和他們一起的。

「嗯。」

「先去藥店吧。」

等後面,各種基地會創立起來,她要搶佔先機,把各類人才吸引到她的基地里。

至於季桁,雖然不知道他前世為什麼會變成喪屍,但是這一開始要是在她基地里,沒準根本就不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

她現在的人生軌跡完全和上一世不同,那別人的自然也可以有變化。

而且拯救系統,顧名思義拯救,那光讓她一個人種田基建什麼的,是不太夠的,等安定下來,就開始招人手!

她要建立個基地,基本的藥物要準備一下。

季桁兩人看得出來緒白也不想多談,車內一片寂靜,直到快到藥店時,季桁才開了口:「那邊危險不大,一會我先下車。」

「好,阿桁你多加小心。」

季桁瞥了一眼一臉冷靜的緒白,往日裏看到他就臉紅的小學妹,似乎在末世到來的時候,變得格外的冷靜。

冷靜得像是另外一個人。

季桁只所以對緒白有印象,還是全靠他身邊這位不停的在他耳邊說起。

藥店周圍零零散散有三四個喪屍遊盪,個別的正蹲在地上撕咬着不久前路過這的「人」,店鋪的牆壁上沾滿了血繼。

車子剛開到,就吸引了四周的喪屍。

「要小心。」施輕禾擔憂了看了季桁和緒白,雖知自己是一個拖後腿的,但他也擔心他們兩個人中有誰出了什麼事情。

「給你,別推辭,他們來了。」

緒白將一直放在身旁的木棍扔給施輕禾。

她已經和系統確認過了,她哪怕被喪屍傷到了,也不會被感染。

施輕禾看了眼季桁,季桁抽過他們原本帶着的棒球棒,點了點頭,心裏對緒白的感激更深了不少。

末世當頭,不是所有的人都願意將自己手中的防身武器給別人。

即使那木棍很明顯是從床上拆下來的。

下車后,季桁和施輕禾下意識的往緒白的身旁靠去,為保護緒白。

緒白微愣,回過神來輕笑了一聲。

前世,她在末世來臨的半個月後,覺醒了冰系異能,以往都是她保護別人,第一次有人以保護的姿態站在她身旁,倒是有幾分怪異。

但他們人沒有保護到。

反到被緒白救了一把。

施輕禾看着緒白一腳踢爆了喪屍的頭顱,吞咽了下口水。

「危險中,可別發獃,身後。」

施輕禾回過神,連忙將木棍狠狠的向喪屍砸去。

他本以為他也可以像緒白一樣,一棍解決,但手掌先是傳來疼痛,后很麻。

緒白的力氣竟那麼大。

施輕禾砸了四五下才成功的將喪屍的頭顱砸爛,他的褲腳也因此濺到了不少烏黑的血跡。

藥店的門並沒關,靠近門口的物架子上,已傾倒在地,貨架上的藥物散落在四周,地板上的血還未乾枯。

其餘的貨架上,有不少藥物已經空。

可想而知,有人已經先一步來藥店搶奪過,但卻被喪屍傷了。

想到剛他們來的時候,有喪屍在蹲著撕咬的屍體。

緒白眼眸一暗,大步走到櫃枱前,扯過幾個大袋子,快速的將葯掃進袋子中。

藥店的對面是一家便利店。

緒白將這幾袋葯裝好扔進車裏后,走進了便利店。

雖說便利店也有人掃蕩過。

但還是讓緒白找到了四瓶水,五袋袋裝的速食麵,幾包雞爪,一小半箱滷蛋。

說來奇怪,明明她沒有了心跳,卻已經能感覺到飢餓。

【那是因為宿主的身體還沒完全損壞到其餘部分,要是宿主在半年內還不了虧欠系統的能量值,宿主的其餘身體器官也將會停止運行。】

緒白挑眉,看來基建大業不可拖延,要知道她虧欠了系統的一億能量值。

緒白一邊擰開礦泉水,一邊往季桁兩人走去。

「嗯先墊墊肚子吧。」

緒白瞥了一眼已經處理好腳傷的施輕禾,將食物遞給他們。

緒白只喝了半瓶水,剩下的半瓶倒袋裝的速食麵里,讓速食麵沒那麼干。

「謝謝。」

季桁和施輕禾深知欠緒白的已經不少,便沒再多說,爽快的將食物接了過來,但心裏默默的將這恩情記牢在心裏。

「我和輕禾要回榕城一趟,把父母接上。」

「如果平安歸來,就去城北的孤兒院找你。」

季桁握緊手中的礦泉水,凝視着緒白,這是他剛和施輕禾剛討論決定的。

季桁和施輕禾家是鄰居,從小一起長大,他們父母還在老家,不知道是不是安全。

想到此,季桁心中的擔憂更甚了。

「我們這就去城北。」

「不用,那有個車,我自己去,你們直接從這去榕城吧。」

「這不行,我們怎麼能那麼快拋下你,怎麼說也得看你有個安全的地再走。」沒等季桁說話,施輕禾急了。

「你們應該是想去找家裏人吧,多耽誤一會,他們就多一分危險,還是趕緊走路吧,雖然說榕城在隔壁市,但危險重重,祝你們平安歸來。」

「好。」

緒白用她從便利店拿來的拖把,沾了沾四周未乾的血,在藥店等的牆壁寫上一句話:歡迎來曙光城,請前往城北孤兒院左翔街道第100號。

緒白很俗氣的用曙光城來命名她即將去基建的地方——她希望她那裏能給人類帶來希望,也希望那些人能帶給她更多的能量值。

原本季桁和施輕禾奇怪她拿着拖把做什麼,見到這地址,默契的記了下來。

緒白只拎走了兩袋藥物,其餘的包括剛的食物,都留給了季桁和施輕禾。 話音落下,場上頓時沸騰起來,不少工友都神情一震。

「天吶,這麼多?」

「一百萬?」

「真要是出了什麼事,家裏人也沒後顧之憂了。」

「是啊!」

「我……我不走了。」

「我也不走了。」

他們不過是普通的工人,掙一輩子錢,也掙不到一百萬。

林晨承諾給他們這麼多,哪怕風險再大,他們也願意嘗試一下。

「你是誰啊?你說的話算數嗎?」

林晨剛要開口說些什麼,卻見一旁的樊雪走了過來。

「他是這家酒店的股東,說話當然算數。」

「我信樊總的話,我不走了!」

一個工人當即表態,隨後又看向包工頭,「你之前說的加工時費算數嗎?」

「算數,肯定算數啊!」

包工頭趕緊答應下來,長舒一口氣。

樊家願意下血本保證,他出這麼點小錢,又算的了什麼。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