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嗚!」參加!

小茂夾在兩隻小精靈的中間無奈的抬手扶額。

小剛吃驚看着小茂身邊的九尾開口:「小茂的六尾什麼時候進化成九尾的?」

小智搖了搖頭開口:「我也不知道。」

mt_adplace_blog_post_img

真司看着小茂的背影開口:「那個人很強嗎?」

小智雙眼發光的看着小茂漸行漸遠的背影開口:「那當然!小茂的實力可是非常厲害的!可惜的是他並不打算參加神奧聯盟。」

真司深深的看了一眼小茂離開的背影,然後便轉身離開了。

※※※※※※※※※※※※※※※※※※※※

各位情人節快樂咩~「轉命靈法,天階超品之道術,欲施展此法,必有五大限制!」

「第一限制,施展者至少還有一甲子的壽命;」

「第二限制,施展者至少擁有一種先天體質;」

「第三限制,施展者境界必須高於被施者;」

「第四限制,被施者在施術過程中沒有抗拒之意;」

「第五限制,每次施展,需要一件魂修法器!」

「所幸,你滿足以上五大限制,以你仙修、靈修、武修、劍修四大法門之境界,我估算……

《都市凡人修真》第四百四十章:轉命法 衛瀾衣從秦穆的公寓裏出來才發現太陽已經升得老高了,摸了摸自己癟下去的肚子,想了想不管其他了,先祭五臟廟吧,吃飽了腦子才夠用。

本來她下樓的時候,秦穆正在樓下等她一起吃飯,可是在出門的時候他接了一個電話,不知電話那頭說了什麼,秦穆一語未發就掛了電話,整個神色凜然,衛瀾衣甚至隱隱覺得還有殺氣迸發。可秦穆瞬間就收斂起了自己的怒意,只是拿過衛瀾衣的手機把自己的號碼存了進去,並囑咐道:「本來是帶你去吃飯的,可是我現在有急事要離開,把我的號碼存好了,如果有事可以給我打電話,當然沒事想我的時候也可以給我打,這是我房子的鑰匙你拿着,你可以隨時過來。」

不等衛瀾衣反應秦穆就離開了,只留那帶着餘溫的鑰匙靜靜的躺在自己手心裏。

衛瀾衣很氣惱秦穆的做法,總是不經過別人同意就把自己的安排強加在別人身上,本想把鑰匙扔了,可又怕萬一這人回來沒鑰匙找自己要,不得已,把鑰匙扔到了包包里。

衛瀾衣就這麼穿着一身十幾萬的高定衣服走進了一家小麵館,麵館雖小,但環境還算乾淨,衛瀾衣點了一份大碗的牛肉麵外加一屜小湯包。老闆很快就把要的東西端上了桌。老闆笑嘻嘻的打起了招呼:「姑娘像您這麼講究的人可是很少到我們這樣的地方吃飯的,你可是貴客啊。」

衛瀾衣知道這是老闆拉攏回頭客的說辭而已,但笑不語,繼續吃自己的面,老闆見她沒說話也就走開了。衛瀾衣平時可是自來熟,這下裝啞巴,那是因為自己根本就不是什麼貴客,都是這身衣服惹的禍,果然是人靠衣裝,馬靠鞍。換了一身皮看起就貴氣了?人的氣質很難改變,外表只不過是人們在物質需求上的虛榮心作祟罷了。

吃過早飯,衛瀾衣給人事部去了一個電話,證實的確是有人幫她請了假,也就不再想回公司了。既然這樣那就好好休息一天吧,衛瀾衣這樣想着便打車回了名城公寓。

而秦穆從樓上直接坐電梯下到了地下車庫,上了一輛路虎。關上車門后他掏出電話給在南雲的阿伍打了過去:「你說科瑞恩來華了?消息可靠嗎?」

阿伍在電話一頭回到:「這是魅影提供的消息,我們一直都有人在監視科瑞恩在西方的行蹤,他已經入境了,而且第一站到的就是南雲,而他的那些手下也分批坐飛機快到了。」

「好,我馬上回來,老爺子那裏和西山別墅啟動警戒,你知道的。」秦穆和阿伍交代完畢又給原野打了個電話:「科瑞恩來華了,你給我警醒點,公司對外重大的業務往來你給我盯緊了。」

原野接到秦穆的電話還是那麼弔兒郎當的樣子:「老大,一個科瑞恩有什麼大不了,他囂張那是在西方,可他現在腳面兒站的是中國,他能掀多大的浪!」

「五年前,他讓我損兵折將,杜明澤的仇也是時候報了,這次我就讓他有來無回,你給我聽清楚了,我的所有計劃中你那裏最好邊給我出什麼岔子,否則…」

還未等秦穆說完,原野就及時++告饒了:「老大,老大,你放心,我明白,絕不會拖你的後腿,保證完成任務。」

兩人掛了電話秦穆啟程回南雲,而原野也放棄了他的悠閑生活,從溫泉山莊離開了。

衛瀾衣回到了名城公寓,還以為裏面沒人,沒想到一進門就看到秦佩佩從客廳里晃過。

秦佩佩還穿着睡衣,頭髮蓬亂的頂在頭上,一看就是剛從被窩裏起來。衛瀾衣先打了招呼:「佩佩,你在家啊,今天沒去店裏?」

秦佩佩看到衛瀾衣就氣不打一處來:「你還好意思說,小衛子,你是長本事了啊,三天兩頭的夜不歸宿,算了這個不說,畢竟你都是成年好久的人啦,去哪兒是你的自由,可是你也得打個電話報個平安吧。打電話給你你不接就算了,還掛我電話,看到電話也不回,什麼意思?不說清楚,今天姐就好好教訓你。」

衛瀾衣聽了想想今天自己用手機沒看到有未接來電和信息啊?啊!難道是他刪了還關了機,都是他惹的禍。衛瀾衣並不想再次把秦穆扯出來,她可不想讓別人知道自己在同一個人手裏栽了兩次,於是嘴硬道:「你又打不過我,況且你不也經常不回來,為什麼我就不可以在外面過夜。」只不過這反抗之聲說到最後是愈來愈小聲,細如蚊蚋。可還是讓秦佩佩聽了個全部,回答道:「姐姐我那是身經百戰,遇到壞人也能遊刃有餘,你呢?什麼時候過過夜生活,就連你那男朋友你也看不清,再說前兩天你在大白天都能出狀況。而這次是晚上,一整夜。我本來都想報警了,可後來打給俞揚,他說『你在他那裏,手機開始沒聽到,後來就沒電了,沒注意到。』所以我沒報警。」

歇了口氣,又恨鐵不成鋼的說道:「衣衣,你真的和俞揚在一起了?」

衛瀾衣不知道俞揚為什麼要撒謊,但是下意識還是否定了這個說法:「我昨晚沒和他在一起,也不是,剛開始我和他在一起,後來我就和他分開了。」。 葉仲文面對三個女人,一臉歉意窘迫,顧不得臉上的疼痛,

「對不起,大妹子,我真不是有意,我剛才神志不清,不知道自己幹啥,小姑娘叔叔對不起,叔叔錯了,我給你道歉。」

葉仲文三十多歲,穿的衣服很普通,一看就不是什麼有錢人,還滿嘴酒氣,渾身上下都是頹廢的氣質,肯定是個打工的,遇到啥事情,在大街上發酒瘋。

姐倆能咋辦,人家誠懇道歉了,妍妍又是個善良的孩子,聽到道歉,立馬說道:

「好吧,我原諒,叔叔你肯定喝酒了,下次可不要再這樣會嚇壞大家的。」

「肯定,肯定,」葉仲文也知道自己的形象不大好,也怕嚇壞孩子,使勁擠出些許微笑,只是趁著紅腫的臉孔更難看。

他今天回到家看到空蕩蕩的屋裏,心裏不痛快,就借酒消愁,喝着喝着就腦子不清醒,這不就遇到她們,還好沒出大事。

「好吧,看在孩子沒大事的份上,你又誠懇道歉了,這事就算了,你走吧,」

周雨瑩這人最是吃軟不吃硬,人家只是喝醉又誠懇的道歉,挨了她姐的一巴掌,看看嘴角都流血了,她還能不依不饒,算了吧。

不過姐姐啥時候力氣那麼大了,一巴掌差點把一個大男人扇飛,人家都沒和她們要醫藥費,周雨瑩看孩子沒事,心裏才想到這點,

葉仲文真的不好意思,道歉都感不足表達他的懊惱沮喪,馬上說道:「這樣吧,都中午,我請你們吃飯,正好附近有家飯店還不錯。」

「不了,你的道歉我們接受,萍水相逢的,吃飯就沒必要了,我們走吧。」周雨薇招呼妹妹和妍妍。

「哎,等等,兩位大妹子和小朋友,我這人真不是壞人,只是老婆跟我離婚,帶上孩子走了,我心情不好,我平時不這樣,就讓我請你們吃頓飯吧,緩解我心裏歉意,大街你們怕啥,陌生人咋了,吃一頓飯我們就熟人啦。「

葉仲文說的很誠懇,神色間都是殷殷期盼,他好想跟人說說話,傾訴下心裏的苦悶,讓人給他分析他到底做錯了啥,媳婦要那樣對他。

周雨瑩是做業務,最是擅長和陌生人打交道,當下就豪氣的說「行,去就去,妍妍,叔叔請飯,給你道歉好不好。」

妍妍無所謂,點點頭。

周雨薇嘆口氣,沒心沒肺的母女倆,走吧,那就聽聽這位頹廢男訴說下心中苦悶。

往前不遠就有家不大的飯店,這時候正是上人的時候,還沒有空座,幾個人等了一會,才排上位置。

找個四人座的桌子坐下,男人的臉紅腫更厲害,周雨瑩帶點歉意的說,

「先生,要不先給你臉上抹點葯,我姐的手勁兒有點大,肯定急眼了,不然她平時沒這大勁兒。「

「沒事沒事,不打疼我,我還清醒不了,」葉仲文捂住臉疼的吸口氣,讓飯店很多人看過來。

服務員過來點菜,周雨薇讓妹妹娘倆選,她隨意,葉仲文也搖搖頭,他感覺臉腫的厲害,火辣辣的疼。

周雨薇也看出這人,有點白目,不大會說話辦事,都打成這樣還非要請她們吃飯,也是沒心沒肺,被女人騙一點不奇怪。

進入系統換了一罐治療外傷的藥膏,放在葉仲文面前。

「先生,不好意思,你的臉都紅腫像是滴血,需要馬上消腫,我剛好帶着藥膏,給你先用吧,我媽前陣子摔了,用這個藥膏特別管用,你趕緊抹上。」

「你們太客氣,能不能別叫我先生,我就是一個打工仔農民工,我姓葉,叫葉仲文,直接叫我名字就好,叫我先生,我感覺特別不得勁。謝謝你大妹子,你出門還帶藥膏,那我就不客氣,確實挺疼的。」

葉仲文嘶嘶吸着涼氣,還真疼,面前大妹子個頭不高,手緊還真大。

周家姐妹也報上自己的名字,妍妍嬌聲叫道:「葉叔叔」

葉仲文笑着答應,邊打開藥膏,一股撲鼻的葯香味,瓶里藥膏雪白,用手指挖出一點抹在臉上,立馬感覺涼絲絲,好受多了。

「哎呀,周家妹子,你這藥膏不錯,抹上就不疼了,謝謝你啊。」葉仲文憨憨的笑,濃眉大眼,一副實誠的面相。

「你拿去用吧,把你打成這樣,一罐藥膏不算什麼。」

周雨瑩以為真的是老媽的葯,也沒懷疑,系統所出必屬精品,一會葉仲文的臉就消腫了不少。

這時候他們點的菜陸續上來,他們邊吃邊聊,都是普通人,也沒有食不言寢不語的規矩,通過聊天。

知道葉仲文就是外地來京打工的,別的不會就會賣個苦力,最開始在工地打工,後來掙錢學了個車本,開始給工地開貨車,拉一些建築材料垃圾。

十年前回老家娶了個媳婦,生了漂亮的女兒,一家三口就來京城住,說不上日子多好,可是還算溫馨。後來他離開工地給一個大老闆當專屬司機,日子越來越好。

沒想到,她媳婦早就給他戴綠帽子,一直有個情人就沒斷過,這不年前那男人發財,她媳婦就吵要離婚,

他才知道女孩也不是她,這下他十來年辛苦奔波算什麼。

自己捨不得吃穿都給那娘倆,那女人帶走家裏全部存款,他手裏沒留多少錢。

葉仲文好不容易能跟人傾訴,說的差點嗚嗚哭了,

周家姐妹聽的面不改色,都三十多歲的女人,人生沒少經歷,也不是十七八無知少女,哪有那麼多感動,

同樣的事兒多了去了,什麼偷人戴綠帽,小三出軌搞外遇,這年頭不新鮮,被坑都是自己笨,沒本事。

妍妍看看說的要哭的葉叔叔,偷偷瞟一眼媽媽,真丟人,我媽媽也離婚了,不照樣活的很好。

不管咋樣,不打不相識,葉仲文和周家姐妹認識,雖然不是愉快開始,

葉仲文就是一個一根筋的人,腦子不是那麼好使,周家姐妹的腦子都能吊打他。

她們只能勸他大丈夫何患無妻,老婆跑了再找一個吧,

對她們姐妹兩來說,他經歷的人情冷暖,愛恨情仇,那都不算事,沒有誰離開誰,就活不下去,時間長了什麼都能忘了。

吃完飯,周雨瑩已經和葉仲文很熟悉,就像認識很久的朋友,不愧是做業務的,周雨瑩嘴上還是有兩下,

周家姐妹吃虧就在學歷低,那時候小不知道學習的重要,就知道貪玩,周國平夫妻也不懂怎麼教育孩子,一味地放任。,

在周雨薇看來,父母的放任就是放棄,因為她倆不是兒子,就也無心教育,費勁考上好學校管啥用,還不是嫁到別人家,

沒想這時代變化快,國家實行計劃生育都是獨生子女,男女一個樣,現在女孩子也很厲害,培養好不比男孩差。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第四百一十九章夢魘城堡(五)

倘若剛剛貿然衝上去,就算躲開了第一根箭矢,那麼第二根箭矢絕對不能躲開,這就是情報的重要性。

「混賬!!!」

被戲耍的夢魘頓時惱怒,便不在躲躲藏藏,開始爆射出三根箭矢。

咻!

咻!

咻!

望着一根根箭矢朝着自己衝過來,秦昊利索的轉身,直接翻滾爬到一側,挪動到另外一邊。

「好險。」

秦昊頓時鬆了口氣。

沒有想到夢魘這個傢伙不僅僅能夠發射出兩根箭矢,甚至還能發出第三根。

為了保證絕對的安全下,讓五隻精英怪躲藏在樓梯口處。

以免被箭矢給波及到。

機制這玩意,只要摸清楚之後就能循序漸進的將BOSS瓦解。

咻!

望着下一根箭矢爆射而來,秦昊雙眸一閃。

咻!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