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候,人們都學聰明了,不再對秦義提出什麼要求了,生怕步入那四個人的後塵。

只是,他們的目光當中卻都閃過無盡的擔憂,獵殺者已經近了,看那樣子再過一分鐘估計就會來到他們身前,而他們是斷然不可能打得過這麼多的獵殺者的。

處理完了那四個人之後,秦義心中的不爽也快消了,看着這些人,秦義緩緩道:「一起出手,不要想着躲起來,我也會出手。最後誰能夠活下來,各安天命!」

秦義說完便是一個閃身,離開了,留下那十多個人面面相覷。

mt_adplace_blog_post_img

面對這麼多的獵殺者,沒人想要出手,都想着保存實力等秦義出手解決,卻不知道這種想法有多自私。

有人猶豫着想要出手,但是看到其他人都沒有動也不敢自己上前。

十多個人就這樣留在原地,原來那四個狼狽的人也掙扎著爬了起來,罵罵咧咧的。

秦義剛才的話似乎沒有起到任何效果。

「秦義呢?」那四個人沒有注意到剛才秦義的離開,此時看到秦義不在場,便出聲問道。

人們面面相覷,不知道該說什麼,秦義彷彿已經消失了,就好像逃亡者沒有他這個人一樣。眼見着獵殺者就要過來了,也沒看到打鬥的場面發生。

「靠!」最先被秦義一巴掌扇飛的那個人忽然大喊道,「秦義那個混蛋一定是逃跑了!他留着我們在這裏,就是為了讓獵殺者把我們全都解決,然後他好拿冠軍!」

「媽的秦義我日你仙人!」另一個被扇飛的人也起鬨了,破口大罵着。

「這……這不好吧?」有人有些緊張地出聲,似乎是想要為秦義說話,「秦義剛才說他會出手的,應該不會做出這種事情的。」

「怎麼不會做出來?」那個人立刻反駁,「你知道秦義是個什麼樣的人嗎?人心險惡啊你懂不懂?如果我們全都死了,秦義這下不費吹灰之力就能夠直接拿逃亡者的冠軍了,多好的買賣啊!」

那個人說得咬牙切齒,讓在場的人也不由得動搖了。

「你們看!全都是你們乾的好事!」另外一個人立刻接了他的話頭,「早按照我們說的那樣直接拿下秦義,就不會出這種事情了,現在秦義跑了,你們甘心嗎?」

十幾個人全都沒有說話,彷彿真的被他們說得動搖了。

轟隆隆——

劇烈的聲音在耳邊響起,人們的臉色了立刻變了,當下全都顧不上什麼了,做好了戰鬥的準備。

就連那四個氣勢洶洶的人也露出了害怕的表情,因為,獵殺者到了。

此時,秦義的身形忽然顯露了出來。

「秦義?!」人們驚喜道,秦義竟然沒有離開。

秦義當然沒有離開。隱匿術有一個被動,能夠隱入空氣當中,肉眼看不出他的存在。秦義剛才其實是靠着隱匿術的被動隱藏了起來,全程目睹了那四個人的表演。

和人們的驚喜不同,那四個人的臉上掠起了一絲驚恐之色。

不過,他們的臉色很快就變了回來,一個人當即露出了欣喜的神色。

「啊——秦義兄弟,我就知道你一定不會拋棄我們的,剛才只不過是跟你開個小玩笑!」

秦義冷笑着,不說話。

「秦義兄弟……」四個人頓時緊張了起來。

「其實,你們說的沒錯。」秦義忽然道,讓那四個人打了一個寒戰,「我其實想把你們淘汰了,但是又不能自己動手,一直很苦惱。不過現在,這個問題解決了。因為——獵殺者來了!」

說完,秦義咧嘴笑了,露出了一口乾凈的白牙,充分詮釋了什麼叫做人畜無害。

但是,那四個人的臉色全都被嚇白了。他們絲毫不懷疑秦義話語的真實性,因為以他們對秦義的了解可以斷定,秦義是真的會這麼做。

「秦義你不要太放肆了!」一個人即使被嚇成了狗熊,依然裝着膽露出了一臉猙獰的表情,彷彿要跟秦義拚命。

但是,拚命?他敢嗎?秦義的臉色沉了下來,第一個就上前抓住了他。

「秦義——」

話還沒有說完,他的身體忽然就飛了起來,竟然是直接被秦義扔到了一百米開外!

人們都震驚了,秦義這是什麼力量?竟然如此恐怖!

這個力量自然是秦義開啟了搏鬥術之後的結果,以他現在的實力,開山裂石都有可能,把一個人扔個幾百米算什麼?

另外三個人的露出了驚恐的表情,全都被嚇慘了,竟然嚎叫着要逃跑。

但是,他們怎麼可能跑得過秦義?在他們還沒有跑多遠的時候,秦義便直接上前,又扔了一個出去。接下來再連續扔了兩個,他們全都掉到了獵殺者堆里。

人們只看見那幾個人尚在空中就被獵殺者一個大刀砍成了兩半,連慘叫聲都沒有來得及發出來,就已經消失在了這個世界。

天空中飄蕩著幾個大字,又發生了變化。

目前逃亡者剩餘:13人!

所有人都被秦義這種手段嚇到了,沒有一個人敢說話。儘管他們知道秦義只不過是在報復這四個人,但是依然感到不寒而慄。

這其中最慶幸的便是王姜了,這個傢伙自從被秦義教訓了兩遍之後,就再也不敢和秦義做對了。剛才人群激憤的時候,王姜愣是沒有說一句話,現在看到那四個人的下場,他無比慶幸自己做出的選擇。

果然啊,秦義這種人天生就是得罪不得的。如果不想惹禍上身,在秦義面前,還是怪怪的裝孫子比較好。

這個經驗可是王姜靠着兩頓毒打領悟過來的。

這個時候,獵殺者已經來到了一千米外,這個距離憑藉着獵殺者的速度,十多秒就能夠趕過來。

所有人都不在想先前的事情了,因為獵殺者已經來了。

來到跟前了。 這個俊俏公子叫伍天凱,是伍家的公子。

父親是京中要員,母親是著名商人,他從小就有錢有勢,飛揚跋扈,平日里最大的愛好就是美色。

可沒想到這次來大學城獵艷,竟然吃了虧。

不但五百萬沒有能夠拿下宋娉婷這對姐妹花,還挨了宋娉婷一記響亮的耳光。

更可氣的是,一輛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破奧迪,竟然把他價值近千萬的法拉利給撞爛了。

他聽到宋娉婷跟童珂呼喊陳寧,這才意識到,原來陳寧跟兩個女的是認識的。

他立即朝著陳寧走過去,惡狠狠的道:「小子,你竟然敢撞爛我的車,我告訴你,你完蛋了,你就準備賠得傾家蕩產吧。」

陳寧冷冷的望著眼前這個紈絝,漠然道:「你這麼一輛破車,還沒有資格讓我傾家蕩產。」

「另外,你剛才是不是在騷擾我妻子跟我小姨子?」

「我現在就要你立即鄭重給她們認錯道歉。」

伍天凱聞言冷笑起來:「你要我跟這兩個賤人道歉,她打了我耳光,你撞爛我的車,現在要道歉的人是你們。」

「我現在就要你跟另外兩條母狗給我道歉,不然的話,你們撞爛我的車又打我,我不但會讓你們賠得傾家蕩產,還能夠讓你們坐牢,你們信不信?」

陳寧眼睛閃過一抹冷芒:「你算什麼東西,也敢讓我給你道歉。」

「你敢侮辱我妻子,跪下跟我說話。」

陳寧說著,抬起腳,狠狠的踢在伍天凱的左腳膝蓋上。

咔嚓!

一聲瘮人的骨頭斷裂聲響起,陳寧這一腳直接把伍天凱的膝蓋都給踢斷了。

「啊——」

伴隨著一聲殺豬般凄厲的慘叫聲響起,伍天凱站立不穩,撲通的一聲跪倒在陳寧跟宋娉婷、童珂面前。

陳寧余怒未消,抬手噼里啪啦的又狠狠給了對方几個響亮的耳光,打得對方臉頰浮腫,滿臉鮮血。

陳寧冷冷的問:「現在,道歉還是不道歉?」

伍天凱抬起頭,迎上陳寧那殺意凜然的目光,不由的心底升起一股莫名的恐懼。

他有種直覺,如果他不道歉的話,眼前這個男子真會把他活生生的打死。

「道歉……我道歉!」

他驚恐的叫喚起來,迫不得已對宋娉婷跟童珂說對不起。

宋娉婷對陳寧道:「老公,我們不要跟這種人一般見識,我們走吧。」

陳寧笑道:「好!」

陳寧看看他開的奧迪車,這輛車是國主夫人的座駕之一,平日低調出門時候用的。

不過這雖然是一輛奧迪a6,可因為是國主夫人的座駕之一,因此也經過特殊改造的。

這輛車是防彈還能抗地雷的,可以說是一輛披著奧迪a6皮的裝甲車。

因此,奧迪a6把法拉利跑車的車尾都撞得稀爛了,但奧迪a6卻沒有什麼大礙,只是掉了點漆。

陳寧跟宋娉婷、童珂上車,準備離開。

伍天凱見到陳寧等人要走,他強忍著痛楚,恨恨的說:「小子,你們撞爛我的車,又把我打成這樣,我告訴你們逃不了的。」

「很快,你們就會為你們的得罪我的行為,付出慘重的代價。」

陳寧笑笑:「是么,那我等著你。」

說完,陳寧開車離開。

宋娉婷坐在副駕駛位,她的目光,一直就沒有從陳寧身上挪開過。

陳寧一邊開車一邊微笑的道:「娉婷,你怎麼來京了?」 白芷講了一個故事。

故事中,有一個老人姓古,是非常厲害的醫生。

他有兩個孫女,大孫女溫柔沉靜,性格內斂體貼,很喜歡醫術;

小孫女活潑淘氣,什麼都喜歡湊熱鬧,小提琴要學,畫畫要學,圍棋也要學,根本靜不下心學醫術。

但是,老人卻異常偏愛小孫女。

每次家中來了大人物求醫,老人只帶小孫女過去,從不帶大孫女。

久而久之,那些大人物就對小孫女有了印象,對小孫女很好。

後來,大孫女繼承了家業,邀請這些大人物來參加。

誰料,這些大人物聽說小孫女不在,都不願意來。

他們都已經成為了小孫女的人脈。

白芷講的很動情,但陸細辛都卻聽得很不認真。

有一搭沒一搭,擺弄着手機。

白芷不高興:「你怎麼不說話?」

陸細辛抬眸:「說什麼?」

白芷深吸一口氣:「你不覺得老人很偏心么?」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