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艾艾無言。

她現在一點都覺得傅宴性格悶騷了,這分明是毒舌以及無情無義無理取鬧。

所以,小時候給她親親抱抱舉高高的哥哥哪去了?

這還是她親哥嗎?

mt_adplace_blog_post_img

「哥你和我說,你是不是被人奪舍了?」

小說里都是這麼寫的,她哥現在的情況和小說裏面寫的真是太像了!

「呵。」

傅宴打開門,不想和這種腦子不見長的妹妹站在門口聊天。

等傅艾艾跟着傅宴走近房間,就發生他住的房間和之前發生了很大的變化。

「哥,你這是什麼癖好,竟然買了養狗用的道具,你這裏又沒有養狗,所以你就用它們來裝飾房間對嗎?」

看到房間間擺放的東西傅艾艾暫時忘了剛給被嘲諷以及腦子中亂七八糟的事情,神情震撼地看着他。

才多久不見,感覺她都不認識她哥了……

傅宴實在是不想理這種蠢貨,以及很不想回答這種傻兮兮的問題。

「腦子裏面有時間想亂七八糟的事情,還不如想像回去之後怎麼應付考試,掛科了就別說你和我是什麼關係。」

由於傅宴當初專門和輔導員囑咐了不讓傅艾艾請假離校,輔導員就重點關注了傅艾艾一番,然後發現她的課程成績十分不樂觀。

所以,輔導員把這事和傅宴這個家長說了。

毫不知情的傅艾艾:!!!

為什麼她哥會知道她在大學的學習不怎麼樣!

想到要學的高等數學等等,傅艾艾感覺腦子一陣眩暈。

「哥,這個咱們先不談,你和我說說,我男神現在還住在你樓下嗎?」

傅艾艾決定太過對她哥的譴責,因為繼續下去最後難過的絕對是她自己。

現在還是關注她男神的情況重要,其他事情都是浮雲,她哥怎麼就成為Wuzhong的Boss這事也要排后再問。

傅宴翹腿坐在沙發上,隨隨便便的動作,且坐下來應該會讓人氣勢減分,他卻依舊讓人有一種居高臨下的感覺。

被他這樣用審視的眼神注視着,傅艾艾有點怕怕的。

「我就是想見見她,洗洗眼,沒別的意思。」

「你可能不知道,我們學校的男生就沒一個比得上我男神。」

深怕他誤會她惦記着男神的身子,他慌忙解釋道。

「最重要的一點是,我想確認她是不是真的沒事兒了。」

說道最後,在傅宴的注視下,傅艾艾眼眶有些紅紅的說道。

當初那場意外,她是眼睜睜看着男神出事的,這對於就像粉一個自己最愛的愛豆的少女來說,絕對是一件很傷心驚慌的事情。

她又怎麼會看不出傅宴是不想她回A市,且原因可能還和她男神有關。

但是,她不懂他為什麼這麼做。

開始的時候她還以為是因為自己,才害了男神那樣,後來她那所謂的父親被轉入監獄,她才知道並不是那麼一回事。

。 曲江很無語!

因為光是得知這崔氏青年身負七十二條人時,就覺得挺不可思議的。

更遑論還發生了怨鬼向他這名廟祝請求幫助的事。

說實話,曲江作為一個無權無勢的小廟祝,真沒權利懲治眼前這華服青年。

更何況這青年還出身清河崔氏。

雖然他對歷史並怎麼了解。

但在李玄這幾日的科普下,還是讓他明白了五姓七望在大隋有著何等的影響力。

哪怕他將這事報給了官府。

以崔家的影響力估計連官府都不敢插手。

曲江如今唯一能做的就是沉默,至於後續則要看長孫無忌的了。

可惜,這長孫無忌此時已經被嚇傻了。

居然傻愣愣的站在了那崔氏青年的身旁。

曲江見狀,無奈道:「快找些人手,將他送回家中。」

「對…對對,是需要將崔兄送回家中!」

好在他們此行是帶了隨從的。

估計是怕衝撞了神靈,才命隨從躲在了不遠處。

附身在崔氏青年身上的冤魂似乎是見曲江不想插手此事,倒也沒再做妖。

但就在長孫無忌準備帶人離開時,地上的那攤鮮血卻凝成了一條血繩,纏住了崔氏青年的脖頸。

「呦呵,他們之間的仇怨當真已經是不同戴天了啊!那冤魂居然願意冒著魂飛魄散的風險,給他下了血脈詛咒。」李玄道。

曲江雖然對這血脈詛咒也挺好奇。

但卻並沒有當著長孫無忌的面問。

被他們這麼一鬧,曲江是徹底沒了進山的心思。

將寺廟好好清理了一番后,就趁著空檔又多做了幾枚木符。

不過,這可將一肚子話想說的李玄給憋壞了。

都不用曲江開口詢問,李玄就自顧自的給他講起了血脈詛咒的恐怖之處。

要說這血脈詛咒確實挺陰損的。

除了中咒者本人會時時刻刻受到那窒息般的苦楚外。

與他有血緣關係的人也會受血咒的折磨。

而這血脈詛咒最陰毒的地方則是,每過一代,詛咒的強度就會大上一分。

只可惜他如今還沒看天眼,推斷不出別人的旦夕禍福。

所以並不清楚崔氏青年今後的運勢。

但出了這麼大的事,肯定是瞞不住的。

憑藉清河崔氏的名望以及財力,估計會尋到解決此事的高人吧…

本來,曲江並不准備參與其中。

但李玄對於那七十二條人命的事,顯得很上心。

「曲娃子,要不你帶小老兒我去趟牛尾村吧?」

「去了又能如何?」

「呵呵,要麼說你還是個青瓜蛋子呢!死了那麼多人,咱們幫其收斂屍骨超度剩餘的亡靈,這些可都是功德啊!」

好吧,是他高看李玄這個窮鬼了!

本來,他還以為李玄是因為正義感爆棚,準備當出頭鳥呢。

沒想到,居然是為了功德,打算去撿漏的。

曲江整日窩在小廟中,倒也沒什麼事。

如果那牛尾村離這裡不遠的話,走上一趟倒也無妨。

其實,曲江覺得光超度亡魂還不夠。

他還可以尋找到牛尾村倖存下的村民,幫他們建立一個村祠。

將亡魂們的怨氣轉化為護佑一村的氣運。

如果此事能成,牛尾村倖存下的那些村民或許能安然的度過即將到來的亂世。

打聽地址這事,還得去求李老伯。

如今他與村民們已經十分相熟了,所以進村之後並沒引起什麼動靜。

甚至有幾個獵戶,更是要拉著他去家裡吃酒。

這年月,哪家也沒餘糧。

所以曲江一一回絕後,就往李老伯家趕去。

不過,他卻在李老伯家遇到了一位意想不到的人。

那就是劉寡婦。

沒想到啊!

沒想到這李老伯都這把年紀了,居然還能與趙寡婦勾搭在一起。

估計是怕曲江亂傳,李老伯一把將他拉進了屋中道:「小先生,你今天咋有空來了?」

「嘿嘿,我今日過來是想問問那牛尾村怎麼走。沒成想竟然打擾了老伯您的好事。」

本來曲江還以為李老伯會辯解幾句的。

但當他看到李老伯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時,就知道事情遠沒有他想的那麼簡單。

「李老伯,可是聽說了牛尾村的事?」

「哎,一村子的壯丁皆被屠戮一空,這種駭人聽聞的事,就是想不聽說都難啊。」

等等!

那七十二條人命,和著全都是各家的頂樑柱啊!

如果之前曲江只是覺得氣憤的話,那現在他是真希望崔家因此覆滅了。

「小先生,這牛尾村的事你最好別摻和。說起來,牛尾村往年可都是咱們這些鄰村羨慕的對象。比鄰涇河不說,土地還及其肥沃。村民們只要用些心,收成就比我們多好幾成。可惜…」

「可惜啥?」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