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回到顧家,一切都讓他感到陌生,每天面對的只有各種訓練和學習。

因為他要成為顧家的掌權人。

剛剛回來的那一天,也是他第一次看見南碧彤,那時候她還是個面露羞澀的女孩。

之後,他們再也沒有見過面了,再次見面時已經是十年後。

mt_adplace_blog_post_img

那時候她剛剛出國留學回來,便一直待在他的手下做事。

他只知道她們家族十分的神秘,沒想到居然是這樣。

令他更沒想到的是,南碧彤居然一直愛慕著自己。

說實話,南碧彤為她做到這個份上他真的很感動。

但是感動歸感動,他的心裏只裝得下慕安一個人,再也容納不下別人了。

「你放心吧玄燁,我不會離開你的。我會和你一起尋找救南碧彤的方法。」

「謝謝你安安。」

「是我該謝謝你才對。這一世,你還是如此愛我,可是……我已經不是那個慕安了。」

「無論你是哪個慕安,我都只喜歡現在的你。」

「嗯嗯!」

面對顧玄燁的深情告白,慕安的心裏暖暖的,她知道自己是真的喜歡上墨漓了,但是她不知道自己和墨漓的未來會走向什麼樣子。

就讓她珍惜這片刻的幸福吧。

吃完飯以後,這些碗筷被女僕給清理走了。

慕安則是跟着顧玄燁來到了他的房間,這次,她想仔細看看那個暗門后的照片。

因為還有很多迷題,她都不知道。

來到顧玄燁的房間以後,顧玄燁主動打開了密室的門,帶着慕安一起進入了那間密室。

看着那些照片,在她來之前都是原主,這讓她的心裏嫉妒不已。

「玄燁,我一直想問你,你和我小時候的合照是怎麼回事?為什麼上面的你還是現在這個樣子。」

「其實,我復活以後就是回到了二十五歲,然而這個世界則還有一個顧玄燁,他在這個世界按照前世的路長大。

然而他越長大自己就越受到影響,我們兩個人之間只能留一個。所以我毫不留情的把他給解決了,從而替代了他。」

「原來是這樣。」

慕安心裏的疑惑算是解開了,只是到底該怎麼樣才能救南碧彤呢?

「玄燁,你有沒有想過,或許南碧彤知道如何救自己的辦法?她們家族居然如此神秘,肯定不止有這一種巫術。」

「你說的有道理,我問問她。」

顧玄燁已經迫不及待了,他真的很想知道如何才能救南碧彤,這樣才能解除他對她的愧疚,便拿起手機對着她打了過去。

南碧彤很快就接通顧玄燁的電話,她的心裏很是緊張,顧玄燁居然主動打電話給她?難道是回心轉意了?

「喂,玄燁,你是回心轉意了嗎?」

「碧彤,我有問題要問你……」

「什麼問題?」南碧彤的語氣變得着急起來,要不是慕安,現在顧玄燁早就和她在一起了!

她後悔了,早知道就不答應顧玄燁要報仇,這樣他就不會回來找慕安了……

「碧彤,我想你的家族巫術如此厲害,你一定有救你自己的辦法對不對?」

聽到這話,南碧彤整個人都愣住了,原來顧玄燁找她就是問她這個問題。

她當然知道如何救自己的方法了,但是……她絕對不會告訴顧玄燁的。

如果被顧玄燁知道,他肯定會制止的,他那麼愛慕安,到時候再受慕安那個賤、人的挑撥,肯定會讓自己去死的。

所以,她絕對不要告訴顧玄燁!

「玄燁,如果有辦法的話,我早就救自己了,還會做這麼多事情嗎?」

聽到南碧彤的話,顧玄燁陷入了沉思,她到底真不知道還是裝不知道? 「不然,難不成拒絕,與蘇家畫清界限嗎?王爺對我有幾分憐惜?會為了我與旁人分辨?」

蘇允朵冷笑,「我清楚得很,沒了蘇家我連名義上的璟王妃也做不得,屆時是死是活怕也天意難料……王爺是個聰明人,若是你,你會怎麼選?」

長亮聽完,只能嘆氣,他可算是了解王妃心中所想了,她的處境的確是尷尬,若是換了旁人,誰能處理得如此妥當。

「二姓之人,如何能讓本王信服,蘇允朵,你以為你都你在蘇家和王府兩頭扯就能落得好嗎?你以為蘇權會信任你?還是認為本王會放過你?指不定現在蘇權已經在計劃如何殺死你、如何嫁禍給本王了。」

蘇允朵眸眼一冷,毫不畏懼,「爛命一條,能活一天是一天,而且,真若如王爺所說,難道王爺還能放任不管嗎?」

風煜宸盯着她,道:「可我如今不信你,殺了你之後,我可以讓手下易容成你的模樣,學你的行為舉止,從此代替你成為璟王妃,而你,恐怕是要活不過今日了。」

蘇允朵心中咯噔一下,她以為風煜宸與其他人不一樣,不成想竟然又是她以貌取人,被生生迷惑了。

直至現在,風煜宸突然取出一把匕首架在她的脖子上,冰冷的觸感才讓她瞬間清醒…….

風煜宸,要讓她死。

可她有些不甘心,「王爺如何才能信我。」

聽到蘇允朵鬆了口,長亮鬆了一口氣,王爺找到了台階,悲劇便不會上演了。

風煜宸冷笑,放下匕首,從袖袋中摸出一包毒藥,倒入茶中。

「喝了它,本王既往不咎。」

被下了毒的茶,正吱吱冒泡,泡沫破碎的聲音惹得蘇允朵耳膜不適。

旁邊的長亮看得心慌,他知道,其實只要蘇允朵服軟即刻說幾句好話,好好求一求風煜宸,此事一定會過去的。

可如今看來,蘇允朵神情冷冽,抬頭看着風煜宸,竟然無端笑了。

這一笑,讓長亮覺得心慌。

「王爺說話算話?」

風煜宸道:「自然。」

雲豐霎時間有一種不好的預感,這蘇允朵是個如此驕傲之人,怎麼可能真的做到對敵人低頭。

正在他恍惚之際,蘇允朵低笑,迅速拿起毒藥一飲而盡。

這一剎那觸不及防,風煜宸發現之時即使想要伸手去抓,卻發現根本來不及,在場之人都沒有想到蘇允朵竟然這般決絕。

「王妃!王妃!」長亮喚了一聲。

蘇允朵把手中的藥丸塞進嘴裏,強忍這腹中一陣陣的劇痛,閉目感受。

她感覺道腹中有兩隊人馬正在打架,還用狼牙棒單挑的那種,可一瞬間,一陣清涼屢屢而來,如炎夏的甘泉,澆滅了腹中的火焰。

雲豐看着這一幕,都快嚇死了,「世上竟然有這麼倔的人,讓她喝她還真的喝了。」

「王……王爺。」蘇允朵由於疼痛,眼淚都流了出來,這一幕在在場之人看來,竟然有一絲凄涼。

雲豐更是惆悵,他身為一個男子漢大丈夫,竟然有一天會逼死了一個弱女子,如今的他,如山上的悍匪又有何不同。

長亮想要去扶她,可男女有別,只能站在不遠處看着。

風煜宸神情愕然,怔怔地看着蘇允朵。

蘇允朵艱難道:「王爺莫要內疚,允朵不過是賤命一條,半生孤苦,忍辱負重,沒有死在蘇府也算是造化,我死後,請王爺將我火化,我…..我不願再為人棋子……」

蘇允朵的眼淚大滴大滴落下,這戲看得她自己都覺得無敵,若她不從醫,當一名演員怕也是有前途的。

「王爺……」蘇允朵顫抖着手,想要覆上風煜宸的臉龐,「王爺….王爺…..」

風煜宸手指微動,剛想伸手接過,蘇允朵便突然跳了起來,還順便做了一個鬼臉,「哇嗷!」

長亮和雲豐皆嚇了一跳,風煜宸的臉更是霎時間黑了。

「想讓我死?沒這麼容易,說好喝了就不再計較,君子一言駟馬難追,你們可別反悔。」

風煜宸拳頭緊握,「蘇允朵,你玩我!」

「沒有……允朵沒有…..」蘇允朵臉上還掛着幾滴眼淚,可憐兮兮,如此模樣卻讓風煜宸更加惱怒。

「王妃,你明明喝了毒藥,為何還能安穩無事?」長亮驚呆,拿包毒藥是他在外面找來的,一定是真的毒藥,一包致命,可蘇允朵如今竟然活生生地站在他們的面前!

蘇允朵拿出陶瓷罐子,得意道:「這是我的最新佳作,毒藥剋星,能治療當今世上最流行的毒藥,一顆見效,俗稱鬼見愁!」

雲豐癟了癟嘴,剛剛他可是被欺騙感情了,「這真的還是假的。」

蘇允朵笑道:「你們剛才不是已經試過了嗎?不說了,撈回來了小命,但是身體還是有些虛弱,我先回去睡一覺。」

看着蘇允朵捂著肚子離開,長亮笑道:「王爺,王妃當真是個奇女子,竟然連這種級別的毒藥都能治好,若是有王妃在,王爺即可省下多少麻煩。」

不得不說,蘇允朵的確是有點能耐,但風煜宸是絕對不能允許身邊之人時刻想要謀害他,即使既往不咎,但他也不會就這樣善罷甘休。

蘇允朵回到自己的小院,多吃了幾枚百解丹便睡下了,接連修養了幾天才緩過神來。

這日陽光正好,待她醒來之後,發現阿瑤給她輕輕扇扇子,對她低笑。

「小姐都流口水了…..」

蘇允朵愣了一下,趕緊搽乾淨嘴角的口水,「你……你怎麼不叫醒我,還這樣看着我……」

「阿瑤覺得小姐累了,所以沒有叫醒,小姐餓不餓,這是剛剛買回來的炒栗子,還熱乎著呢。」

「還是阿瑤心疼我~」

阿瑤寵溺地看着蘇允朵,給她剝栗子倒茶,不亦樂乎。

可不久后,蘇允朵就聽到了院子外起了不少的吵雜聲。

風煜宸選的位置極為清靜,怎麼可能是會出現這種叉子,一定是發生什麼事情了。

阿秀急忙跑回來,道:「王妃,好像是有人中毒了,現在整個王府陷入了戒備狀態,很快就就要搜查到我們院子了。」

「到底是什麼人中毒,竟然能讓他將整個王府掀了個底朝天?」

阿秀搖了搖頭,「不清楚,只知道是一名男子。」

正在這時,侍女前來,「王妃,王爺請您過去一趟。」

「王妃,王爺該不會是懷疑我們吧?」阿瑤有些害怕,趕緊把蘇允朵護在身後。

蘇允朵無奈一笑,「王爺安防在我身邊的探子可不是蓋的,怎麼可能糊裏糊塗就讓我跑出去下毒。」

說完還對着那名侍女吹口哨,那人視若無睹,等著蘇允朵回話。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