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芳不甘地道:「你……你是不是搞錯了?」

「同名同姓也有可能啊?」

那人搖頭:「如果說是許氏葯業,那就只有這一個許半夏了。」

「許家是許氏葯業的創始人,不過,後來這許氏葯業,不知道怎麼就成許半夏的了。」

mt_adplace_blog_post_img

「醫藥行業的人都知道,許氏葯業美女總裁,在整個廣省都很有名的!」

眾人面面相覷,這些消息,對他們來說,簡直都是打擊啊。

鄧軍冷笑:「現在沒話說了吧?」

「謝芳,你這種醜八怪,就不要出來丟人現眼了。」

「還有你,趙依依,滾遠點,我看着你那樣子就想吐。」

「上學的時候就跟一些小混混勾勾搭搭,現在跑來我這裏裝清純?」

「什麼玩意嘛!」

趙依依面色脹紅,氣得直跺腳,卻又無法反駁。

她上學時的那點事,所有人都知道。

見眾人都沉默不語,趙鑫突然咬牙道:「現在的人可真能吹啊,什麼玩意,都敢拉出來說什麼廣陽市第一美女了?」

「哼,我告訴你們,真正的廣陽市第一美女,根本不是那什麼許半夏。」

「廣陽市第一美女,只能是一個人。」

「許半夏在她面前,連給她提鞋都不配!」

眾人立馬看了過來,謝芳急道:「誰啊?」

趙鑫得意洋洋地道:「廣陽市十大家族中,宋家大小姐,宋芷蘭!」

現場一陣哄鬧,宋芷蘭的名聲,比起許半夏可要大得多。

畢竟,宋芷蘭的個人成就是很高的。

「宋芷蘭,我聽過,那可真的是神仙一般的人物啊。」

「可不是嘛,據說當時太漂亮了,引得京城幾個大家族的繼承人,專門跑來,爭着娶她。」

「而且,自身實力也很強,個人資產,據說超過宋家了。」

「這樣的仙女,才是廣陽市第一美女,許半夏真不如她啊!」

眾人議論紛紛。

謝芳一臉嚮往:「宋芷蘭,我大姨曾經見過她一次,反正說是驚為天人啊。」

「可惜,我沒能見過她!」

趙鑫則是一臉得意:「呵呵,那你可真的是沒福分啊。」

謝芳瞪了他一眼:「拽什麼拽,難道你見過?」

趙鑫冷笑:「豈止?」

「不僅見過,而且,我們還熱聊了幾句,互相留了聯繫方式呢!」

此言一出,現場眾人頓時都哄鬧起來,一群人圍了過來。

「真的假的?」

「你有宋芷蘭的聯繫方式?」

「能不能把她號碼給我?」

「來來來,讓我看看,有照片沒?」

一群人激動的不能自已。

趙鑫滿臉得意,擺手道:「都坐下,都坐下。」

「激動什麼啊?」

「聯繫方式呢,我是不能給你們了,這畢竟是很私人的。」

「不過,下次我再見蘭總的時候,可以跟她合個影。」

「到時候,讓你們開開眼界!」

眾人頓時尖叫起來。

「班長牛逼!」

「天吶,宋芷蘭啊,這可是廣陽市多少男人心目中的女神啊。」

「班長,聽說宋芷蘭現在單身,你要是能追上她,那可就不得了了!」

「哈哈哈,這宋芷蘭,不管是長相還是資產,都遠超那個許半夏。林漠,你羨慕不?」

眾人哄鬧不斷,彷彿認識宋芷蘭,就是多麼值得炫耀的事情。

林漠頗為無語,也懶得跟他們說話了。

趙鑫得意洋洋,認識宋芷蘭的事情,總算為他扳回了一些面子。

眼看今晚這酒宴談不成生意了,他也懶得再繼續了,直接叫來服務員結賬。

服務員一臉恭敬:「各位,你們的賬已經結了。」

眾人詫異,謝芳第一個看向趙鑫:「班長,你提前先結賬了?」

「沒事,一會兒AA啊,我們把錢轉給你。」

「總共多少啊?」

趙鑫心中疑惑,他可沒有提前結賬啊。

就在此時,服務員再次道:「哦,不好意思,忘了說了。」

「你們這個包間的賬,是宋芷蘭宋總親自結的。」

「她說她朋友在這裏吃飯,所以,提前把賬都結了。」

此言一出,包間內頓時哄鬧起來。

「天吶?宋芷蘭宋總結的賬?」微信搜索公眾號:掌中雲文學,更多章節,還有更多作者劇透。

「為朋友結賬?那肯定是為班長結的啊!」微信搜索公眾號[掌中雲文學],更多章節,更快更新。

「這……這……這不得了了啊!」

「班長,你太牛了啊!」

「班長威武!」

眾人激動地大喊。

趙鑫則是滿頭霧水。

他剛才說的好聽,其實,他和宋芷蘭,也只是有一面之緣罷了。

當時他代替他舅舅參加一個會議,宋芷蘭到場幾分鐘,在上面發表了一通演講,之後就走了。

至於宋芷蘭的聯繫方式,那其實是宋芷蘭辦公室的電話。

而且,打那個電話,只能接到宋芷蘭秘書那裏。如無必要,是不會傳達到宋芷蘭那裏的。

宋芷蘭,甚至都不知道有他這麼個人存在,怎麼會為他結賬呢?

不過,到了這個時候,他也只能硬著頭皮承認了。

「哈哈,大家開心就好。」

「行了,今晚吃飽喝足了,咱們就先回家吧,回頭再聚啊。」

趙鑫打着哈哈。

眾人依然在吹捧趙鑫,一路走到大門口。

剛走出來,眾人便看到一輛蘭博基尼,正停在大門口的位置。

「哇塞,這車,太帥了!」

眾人皆是驚呼。

趙依依更是眼都看直了,她有個小姐妹,曾經坐過一次蘭博基尼,一直當成吹噓的資本。

她也一直幻想,自己什麼時候能坐一坐這樣的車,這輩子也算是沒有白活啊。

她不由把裙子又往上提了提,將大腿又露出一些,千嬌百媚地走向這蘭博基尼。

如果能釣到車裏的人,那她今晚可就賺了。

然而,她還沒走到跟前,蘭博基尼的車門打開了。

在眾目睽睽之下,一雙筆直的美腿從車裏伸了出來。

緊跟着,一個絕色美女,從車裏走了出來。

看到這個美女,所有人都有種窒息的感覺,甚至悄悄將頭低下。

她美得讓人不敢與她對視! 這話夠狠,連司從容都倒抽一口涼氣,覺得母親到底是母親,一開口直戳人心。

母親說的沒錯,她們這些女孩子嫁入豪門為了什麼,還不都是為了財富和權勢,但就挑明告訴她,你得不到,哪怕你生了孩子以後,還是得不到,如果有一天離婚了,也是人財兩空,這實在太打擊人了。

換位想,如果當年她婆婆這樣跟她說,自己是一定承受不了的。

「……」

蘇韻果然沉默了下來,司老太太有點兒暗暗得意,覺得她一定是大受震驚,心裏消化不了。

但是,她看向自己那個眼神是什麼意思,怎麼那麼古怪?

沒等回味過來,就聽到蘇韻說,「奶奶,你受苦了。」

司老太太:「???」

司從容:「???」

這丫頭莫不是瘋了?還是說,她以為這樣討好自己,說幾句好話,就能讓自己改觀對她的印象,對她鬆口嗎?

「原來您在司家幾十年了,就只是個工具人,到了這把年紀了,還一無所有,您真的,不容易啊!換我我就做不到,還好我有自己的事業,不會一無所有。」她滿懷感動的說,而看向司老太太的眼神就格外的同情了。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