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克幫要找的人叫「波西蘭費什」。他們費什家族就是加勒比採珠人中的傳奇!據傻瓜總督講,這個家族中的每一代「波西蘭」都曾採到過絕世珍珠!早在16世紀初,「波西蘭」家族一位叫「佩日格里納」的祖先,被奴隸主驅使著在遠離巴拿馬海岸的牡蠣海床上採珠時,曾採得一顆重達10克的白珠!

奴隸主大喜,將這顆罕見的白珠以採珠人的名字「佩日格里納」命名,並獻給了西班牙皇室。這顆珍珠為奴隸主獲得了難以想像的殊榮和獎掖。奴隸主一高興,就賜予「佩日格里納」自由民的身份,並將皇室旨意中的「波西蘭」的稱呼賜給他做為新名字。

那顆珍珠後來曾歸英國女王「血腥瑪麗」所有。但榮兵不知道的是,三百年後,那顆靜靜依偎在「伊麗莎白泰勒」胸前的絕世明珠,就是「佩日格里納」。

從佩日格里納之後,他的家族每代之中都有一個最優秀的潛水者承繼「海神波西蘭」這個名字,這是他們家族最引以為傲的美名。

mt_adplace_blog_post_img

傻瓜總督曾接觸過上一代的波西蘭,可那人早就死了。據老神棍這些年陸續打聽到的消息顯示,他的兒子就是這一代的波西蘭,應該是個三十多歲的人,現在依然住在瑪格麗塔島的「波拉馬爾」(Porlamar)城。

德克幫要找到這個波西蘭,然後無論是勸說利誘還是威逼綁架,總之不管用啥手段,一定要把他弄到拿騷去。這個任務完成,德克幫就可以拿到他們的一萬五千英鎊了。

一萬五千英鎊啊!榮兵又在心裡算了一下,估計得是後世他那個年代大幾千萬元的概念了吧?

總之你就想像一下吧,你家小區對面那個在建樓盤工地上的七個農民工兄弟,就花幾個月跑了兩趟腿兒就掙了五六千萬……你就能明白德克幫所有人現在是個啥心情了。

「嫩苞米」向南通過「莫納海峽」的時候,在「莫納島」上短暫停靠了一下。從新普羅維登斯島出來,已經在茫茫的大海上航行13天了。船上的水早就臭了,也急需補充些新鮮的瓜果蔬菜。

這個時代的航海人還不知道「維生素」的概念,但他們憑著經驗也摸索出了,在長期的航海中,壞血病和口腔潰爛這些癥狀,往往就是因為長期吃不到新鮮的瓜果蔬菜導致的。

「嫩苞米」只用了大半天就補給完畢。之後絲毫不耽擱,即刻駛出莫納島海灣,重新滿帆向南疾馳而去。

一路是望不盡的滄海碧空,一路是聽不完的濤聲鷗鳴……

沒有暴風雨,沒有海盜。切里和老德克熟練地操帆,巧妙地利用著加勒比盛行的被稱為「貿易風」的東北信風,讓小小的「嫩苞米」歡快地穿行在煙波浩渺的大洋之上。

1715年9月12日禮拜四,「嫩苞米」號在天主教堂的鐘聲里,半帆緩緩駛進了瑪格麗塔島東端的「潘帕塔爾」(Pampatar)港。

下船后,德克幫在碼頭的路邊攤匆匆吃了碗雜麵湯,之後就上路了。從「潘帕塔爾」鎮沿著西南方向大路走了有六七英里,就到了此行的目的地——波拉馬爾城。 自恭妃離逝,軒嫄日日傷心不已,飲食懶進,神形倦怠大有不勝之態,且又得知母妃的葬禮草率了結更加心思鬱結,不禁大病一場,近日來連連昏睡。杋洛與宿進擔憂不已,還好有隨風終日寸不步離,精心照料著。

可是最近也不知怎的,小樹妖也顯得精神不佳,夜夜都與怪夢相伴,而且越來越頻繁,一睡著便會被某個聲音追趕,總也擺脫不掉,現下趴在軒嫄床前昏昏睡了起來,恍恍惚惚地又做夢了。

「隨風,隨風……」迷迷糊糊之中,又聽見那個聲音在不停地喊她。

「你是誰?」

「不要抗拒,我就要找到你了!求求你不要逃了…….」

「求求我?你到底是誰?」身至夢中,隨風已被追地貶累不堪,於是停下腳步回頭問道。

只見一團黑影遠遠的跟在身後,「求求你不要逃了,讓我找到你吧!不要抗拒,你很快就能知道我是誰了。我不會傷害你……」

被那聲音追尋了這麼久,小樹妖早已精疲力竭,本想逼迫自己快快醒來,可是卻深深地陷入這夢魘之中無法自拔,既然無法擺脫,索性也不再逃了。

那團黑影飄飄忽忽逐漸近到跟前,一身墨色披風將渾身上下裹地嚴嚴實實,那人摘下帽子露出了一張白凈的臉。

「你是?你……」

未及隨風說完,那人迅速的朝隨風猛推了一把,「該醒醒了!」

「啊!~」接著便是如墜深淵,隨風倏地從夢中驚醒。

「姐姐,你沒事吧?又做夢了?」聽到喊聲,軒嫄也從床上起身。

「驚醒你了?沒事,沒事,你再接著睡吧!」隨風揉了揉眼睛,扶著軒嫄讓她重新躺好。

軒嫄輕聲道:「姐姐,這幾天你日日都在我身旁守著也累壞了,難怪會做些奇怪的夢。這會兒我也不困,不如就陪我說說話吧!你剛才夢見了什麼?」

「說來奇怪,我竟然夢見了鬼蓮洞的幽夢!」

二人略有覃思,忽聽有人道:「正是在下!」倏的從窗邊現出一個人來,確是幽夢。

「幽夢姐姐?」姐妹二人異口同聲,甚為詫異。

「隨風呀,隨風,你真是讓我找的好苦,若是早點配合我的尋夢術,我也早就找到你了,幹嗎非要抗拒呢!」

隨風雖有驚奇但知她前來定有要事,便直接了當的問道:「幽夢姐姐,你是不是有什麼事情要我去做?」

幽夢立刻拜倒下來,滿懷希望地看著樹妖:「隨風,幽夢的確有一事相求。」

「幽夢姐姐,你這是幹什麼?快快起來,當日在鬼蓮洞內承蒙姐姐照顧,我感謝還來不及呢!姐姐儘管說,只要我能做的,一定竭力而為!」

「幽夢求妹妹救救我家鬼蓮大人!」

隨風緊接著攙她起身,心中頓起疑問。想起那個女魔頭還有些發怵,「幽夢姐姐,鬼蓮大人一向法力高深,魔界之中罕有敵手,我一個不其眼的小妖又能做些什麼?」

「鬼蓮大人她受傷了,很重很重!」幽夢與鬼蓮仙子主僕多年,感情至深,此刻提到自已主人,眼淚不由奪眶而出,她一邊輕輕試淚一邊接著說道:「還記得你與半面成婚那晚么?無塵仙尊突然到訪,與我家大人打的不可開交還重傷了我家大人。」

隨風凝眉,問道:」難道那次受傷至今也沒好么?」

幽夢點頭「嗯」了一聲,繼續道:「那晚大家都喝醉了,所以並不知道他們二人因何事而起了爭執,次日清早我便看著無塵仙尊抱著大人急匆匆地趕了回來。兩人隨即閉關療傷,七日之後無塵仙尊告訴我,大人已經無礙,只需接著養傷便可。無奈那次受傷之後我家大人就長眠不醒,前些日子竟然頭髮皆白,法力渙散,如此下去後果無法預料。我施法進入她的夢中看到的卻是一片混沌,迷霧之中僅能看見無塵仙尊的身影,除此已無他人,難道她想就此長眠不成?我知你與無塵仙尊關係非淺,所以才費盡心思來找你,求你讓無塵仙尊去見見鬼蓮大人吧!」

隨風心裡亂了起來,沒想到自已曾經的舉動竟造成了這樣的後果,不過反過來想,讓她永遠睡下去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她性格反覆,曾經那樣虐待自已,今日又何必去幫她?

再轉念一想,這位幽夢姐姐帶自已很好,他日半面與嫄兒在鬼蓮洞內沒少受她照顧,若是沖著幽夢的面子倒也應該幫上一幫,何況這女魔頭還是無塵仙尊的心上人呢!哎呀呀!好為難。嫄兒尚在病中,杋洛又剛剛晉陞太子,程妃那邊恨得不行,事事針對杋洛,如果現在就去,自已真是放心不下。

隨風惴惴不安,想到那個讓她又懼又怕的女魔頭心裡百般地不情願,再看看軒嫄那瘦了一圈的小臉兒,勉為其難的說道:「幽夢姐姐,我妹軒嫄尚在病中,等她好了之後我再隨你回去行么?」

幽夢面露失望之色,她轉頭看著軒嫄,心裡那份焦急不言而喻,其實她早就看出軒嫄兒沒什麼大病,只是過於哀傷以致氣血瘀阻,若是心情好轉,病自然就會好了。可是現在畢竟有求於人,況且隨風也沒說不去,就是晚些,「這……」

軒嫄道:「姐姐,我沒事!你早些隨她去吧!」

「可是嫄兒……」未及隨風把話說完,軒嫄便搶著說道:「我知道你擔心我和皇兄,不是還有半面大哥么?我們不會有事的,而且我也不是什麼大病,只是過於傷心所致,我身邊還有宿進照應著,過些日子就會好的。反正你也得去,不如就早去早回!!」說完又露出了兩個淺淺的酒窩,滿面真誠,乖巧懂事。

樹妖啞然,面露苦澀。

「鬼蓮仙子雖然墮入魔道,可她卻並弒殺成性善惡不分,只是做事過於偏激罷了!況且她是無塵仙尊的紅顏知已,咱們又怎能袖手旁觀!這回我與你同去。」半面神出鬼沒,不知從哪冒了出來。

總歸他說的有理,即便隨風不想去也得去了。樹妖自慚形穢,只得答應,但是半面同去她卻執意不肯,理由非常充分,若是他也去了,那誰來保護這兄妹二人?況且杋洛尚未知曉樹妖身份,要想名正言順的離開非得有個理由,否則杋洛問起也無法答覆了。

這算不算自已挖坑往裡跳?半面突發奇想,既然杋洛已成太子,軒嫄也有他皇兄照顧,自已正好藉此機會帶著樹妖離開,鬼蓮大人的事情完結后便可回浮黛山去,但是他錯了。

半面心道:這傻妖什麼時候都把皇家兄妹放在首位,難道就感覺不出你在我心中的地位么?上次不經意的分離,找了好久才得以相聚,好怕這次分離還得讓我滿世間的找你!

半面無可奈何,瞧著隨風鐵了心不讓他去的樣子簡直要氣炸了,可那又怎麼樣?還不得隨了她的性子!他極不甘心的答應了,再三叮囑幽夢要好好保護隨風,接著應承了傻妖出宮的借口。

前此日子,杋洛提起抱憾歸鄉的顧大人,聽說他在家鄉梁溪辦起了一座書院,當起了教書先生,名曰梁溪書院。可嘆忠良在野,他年事已高,日後重返朝堂的機會不多,杋洛每每想起都深感遺憾,他為人大義,在朝中威望甚高,又與內閣大臣關係非淺,所以回鄉之後依然能夠把持朝局,受到大批文人學士愛戴,多數朝臣為他馬首是瞻,連許多江湖人世也投靠於他,實力不容小覷,被其門生自稱為梁溪義士。所以杋洛曾與半面商議擬封書信感謝顧大人,只是苦於沒有合適的送信人便做罷了。

眼下隨風要出宮,正好可藉此事方不引起杋洛的懷疑,於是他奮筆疾書,擬了書信。

時下杋洛正在秉燭夜讀,半面貿然而至,杋洛顯然見怪不怪。

「殿下,您前幾日不是想擬封書信感謝顧先生么?我已寫好請您過目。」

杋洛有些驚訝,接過書信仔細閱覽后,道:「多謝先生,此次能榮登儲位梁溪義士功不可沒,只是苦於無法將感謝之語傳遞給顧大人呢!日後本宮若能君臨天下也得仰仗梁溪義士的幫扶,本想讓宿進替我走一趟,可你說宿進身份太過顯眼有些不妥,本宮也以為是,畢竟那些人還見不得光,可如今這書信擬好又將派何人去送呀?」

「殿下,方才我有位異界好友剛剛到訪,還未曾離去,所以我想讓她護送隨風去送此信,您看如何?」

杋洛有些不悅:「為什麼要隨風去呀?她一個弱女子怎能長途跋涉去那麼遙遠的江南?我放心不下!」

半面忙解釋道:「這不恰好可以讓我的朋友一路護送她么?我那朋友是個女子,所以讓隨風去最為合適!」

杋洛猶豫再三:「實在不行就不去了,雖然她的身份不起眼,最為合適,可讓她出遠門我實在放心不下!若是有個閃失該怎麼辦?」

言語之間關切之情甚濃,而半面又何嘗不是呢?可一想起隨風方才那執拗的模樣,還是硬著頭皮說道:「怎麼會呢!我那朋友法力高強,不如我讓她出來見您,然後再做決定,如何?」

杋洛點頭,猶疑之際眼前就出現個人來,不禁十分驚異。杋洛仔細打量面前這位女子,見她清靈神秘,周身自有一股強而奇異的靈力咄咄逼人而來,確實不同凡響。

「拜見太子殿下!」幽夢微微施禮。

杋洛被她的氣場所震懾,在杋洛眼中浮黛仙姑和半面先生已是絕世高人,如今見到幽夢才知道人外有人仙外有仙,果然非比尋常。不由心生敬仰:「見過大仙,有您護送隨風,我的確可以放心了!」

幽夢自然喜不自勝,怎奈心中焦急,又受不住這凡人的禮數太過啰嗦,連出個宮門都要如此大費周章,拐彎抹角,便道:「民女謝過太子殿下!我本是異界中人,白日出宮不方便,所以我想帶著隨風連夜出發!」

杋洛自覺奇怪,道:「我應謝謝大仙還對,怎得讓您謝起我來了!這樣也好,我這就讓隨風收拾收拾同您一起上路!」

半面將送信之事交待隨風過後,又再三叮囑她一定要早去早回,軒嫄也起身為她送行。夜裡景色甚好,月朗風清,天上的星星一眨一眨地,在幾人的目送之下,幽夢帶著隨風慢慢騰空而起。

仰望著星空,看她們越飛越遠,杋洛心裡發空,好像心都隨她去了,忽然後悔做出讓她送信的決定,想到萬一她不回來怎麼辦?萬一她有個閃失……,半面看在眼裡,安慰著道:「放心,她會平安回來的!」

這年頭,情敵居然也相互安慰。 從【真紅眼黑龍】身上跳下來,隼人警戒著四周圍。

如果按照【暗晦之城】本身的布局、規規矩矩地從入口那裡進入的話,隼人他們必須得一層層地爬塔、突破關卡,才能抵達海馬被困的那個祭台。

但是因為巨鳥飛行器中途墜毀、幾人是換乘了【真紅眼黑龍】不走尋常路地撞進了城堡之中,他們直接就抵達了城堡頂層的一處空曠的大廳。

與城堡之外周密的防衛截然相反,大廳里相當的安靜且空曠,根本不像是最終boss所在地。

城之內等到遊戲最後從【真紅眼黑龍】身上跳下來以後,也將卡片收起,看向了他們身後。在那裡,之前為了闖入【暗晦之城】中而撞出來的大洞正在緩慢地合攏,就好像這座城堡有生命一般。

追擊他們的魔物大軍徘徊在洞口之外,卻又不敢進來,彷彿城之內他們所在的城堡大廳裡面有什麼他們相當恐懼的東西一般。

而就在洞口剛剛閉合的那一刻,遊戲等人的頭頂上,極為突兀地出現了一個黑漆漆的洞口。

「什麼東西!」城之內當即緊張地掏出才剛剛收回的【真紅眼黑龍】的卡片,一旦有什麼不對勁的,他就馬上把它召喚出來發動攻擊。

不過也幸虧他等了一下,因為從他們頭頂的那個洞里出現的,是圭平和海馬倆兄弟。

「海馬,圭平!」遊戲有些意外地看著出現在洞口的兩人,「你們沒事吧?」

抱著圭平瀟洒地從洞里跳下,海馬微微下蹲緩解衝擊力,讓圭平自己站好后,直起身來看向遊戲幾人:「遊戲?!你居然也來到了這個世界?」

「多虧了遊戲,我才能來到哥哥你的身邊。」圭平站在海馬身邊,笑著看向遊戲幾人。在自己的哥哥身邊,圭平終於放下了那副強裝出來的小大人的模樣,大概是因為,他又有了可以依靠的人了。

心中已經暗暗領下了遊戲幾人的情,但海馬老傲嬌了,冷哼一聲,嘴上一點也不肯放鬆:「哼,多此一舉罷了,沒有你們我一個人一樣可以通關這款遊戲。」

「海馬你這傢伙,還真是一樣的令人討厭。」城之內不爽地說道,「我們為了救你可是好不容易才來到這裡的。」

「區區凡骨還想救我?哼哼,你自己都救不了自己吧,說不定一路上,還被遊戲和隼人救了好幾次。」海馬冷冷地看著城之內,並沒有把他的存在放在心上。

而就在這時,從幾人身後的大廳深處傳來了幾聲詭異的笑聲。

「哼哼哼哼……」

「嘻嘻嘻…」

「嘎嘎…」

孔雀舞皺起了眉頭:「什麼人在那裡裝神弄鬼!」

「哼,這個聲音,是五大老吧!」海馬冷冷地看著大廳深處的那片黑暗,「真是遺憾吶,雖然你們用上了各種陰謀詭計,但是我還是拿到了我的卡組了,你們把我當作祭品的計劃完全敗北了!」

「嘁,確實,沒有了祭品的話,這款遊戲的最終boss、傳說中的怪獸——【五神龍】就無法復活了。」一個聲音如此說道。

但另一個聲音馬上接上:「你以為我們會這樣說嗎?海馬小子!」

「遊戲還遠遠沒有結束,自以為逃出了我們控制的你,只是登上了另一個舞台而已!」

「無聊的遊戲到此結束,海馬瀨人,就讓這隻怪獸來擊碎你的傲慢,償還對我們蔑視的代價吧!」

「最強的龍族,【五神龍】!」

籠罩大廳的黑暗突然消散,露出了此地的真容。無論是天上還是地下,全部都是電路板上的電路一般的紋理,無數道金色的光芒湧向黑暗深處,從中浮現了幾隻巨大的龍頭,朝著幾人這邊靠近了過來。

「這個是!」遊戲不由得瞪大了眼睛,「【五神龍】!」

龐大如山的軀體之上,五隻形態不一的龍頭凝視著在場的六人,風、火、水、土、暗,五位一體的魔龍,【五神龍】!

【五神龍】【atk5000】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