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齒赤虎,攻擊力堪比黃極境大極位的武者,速度也堪比黃極境大極位的武者。一般的武者遇上劍齒赤虎,幾乎就是死路一條。

看著站在十米開外的劍齒赤虎,九郡主的臉色變得蒼白了幾分。

那可是一頭堪比大極位武者的蠻獸,在如此近的距離的情況下,就算是驚雷箭也發揮不出真正的威力。

弓箭更適合遠距離攻擊。

mt_adplace_blog_post_img

拼了!

她立即取出一隻驚雷箭,搭在弓弦上,將鐵線弓拉成了滿月。

「咻!」

驚雷箭就像是一道電光一樣,疾速飛出去。

劍齒赤虎一躍而起,以極快的速度,躲開驚雷箭的攻擊。

它瞬間就衝過十米遠的距離,到達九郡主的面前,一爪子將九郡主手中的鐵線弓拍飛出去,露出一張血盆大口,向著九郡主咬了下去。

九郡主立即翻身向後一躍,一指點在地上,再次又是一躍,到達七、八米之外,躲過劍齒赤虎的攻擊。

但是,劍齒赤虎的速度竟然比九郡主還要快上幾分,剎那之間,便將她追上,揮出一隻巨大的爪子,擊向九郡主的頭頂。

九郡主的修為,也才是剛剛跨入中極位,無論是力量,還是速度,都比劍齒赤虎差一籌。

若是再遠距離的情況下,她還能使用驚雷箭,對劍齒赤虎造成不小的威脅。

可是在近距離的戰鬥中,一位中極位的武者不使用真武寶器,根本不可能是劍齒赤虎的對手。

劍齒赤虎的爪子,還沒有拍下去,九郡主的臉頰便已經被勁風颳得有些發疼。

就在九郡主以為自己必死無疑的時候,眼角的餘光,看到一道人影疾速衝撞過來,竟然直接撞向劍齒赤虎的龐大身軀。

「蠻象馳地!」

張若塵一掌擊在劍齒赤虎的背部,手掌心像是發出一聲蠻象的怒吼,爆發出十六牛的力量,將劍齒赤虎打得拋飛出去。

「轟隆!」

劍齒赤虎的身軀撞擊在不遠處的一根樹榦上,將樹榦壓斷,重重的墜落在地上。

張若塵立即衝過去,以手掌為刀,全身的真氣全部運轉起來。

「嘭!」

一掌切在劍齒赤虎的脖頸的位置,通過掌刀的力量,將劍齒赤虎的氣管打碎。

氣管破碎之後,劍齒赤虎渾身都在顫抖,在地上爬起來之後,又在林中衝撞了片刻,終於還是倒地身亡。

九郡主有些震驚的盯著張若塵,容不得她不震撼,要知道,張若塵可是徒手將劍齒赤虎給打死。

「九弟,你真的是小極位的境界?你真的是三個月前才開啟神武印記?」九郡主道。

張若塵淡淡的道:「我說過,無論是蠻獸,還是武者都有弱點,只要找准了它的弱點,要殺它就不是一件難事。劍齒赤虎的弱點,就是它脖子下方的氣管。」

「可是,我剛才明明看見你一掌將它打飛出去,如此強大的力量,至少也有十牛之力吧?」

九郡主又道:「我都已經達到黃極境中極位,也還不能爆發出十牛之力。你才小極位的境界,是怎麼做到的?」

張若塵道:「只要武體足夠強大,小極位的武者爆發出十牛之力,並不是多麼奇怪的事。」

九郡主也不再繼續追問,反正張若塵的強大力量,已經在她的心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這一位只比她小一天的同父異母的九弟,讓她感覺越來越看不透。

張若塵和九郡主在不遠處的林中,找到了那一隻已經死透的劍齒赤虎。

劍齒赤虎的腹部,還插著一支驚雷箭,正是張若塵先前徒手插進去的那一支。

「真是可惡,若是我的碧水劍在身上,肯定可以和它一戰,甚至有機會將它殺死。」九郡主有些不甘心的道。

九郡主可是王城雙艷之一,美貌與天賦並重,卻接連被兩隻蠻獸逼得狼狽不堪,兩次都需要張若塵出手救她。

這一位天之驕女的自尊心肯定受了不小的打擊,她的心頭暗暗發誓,下一次再遇到蠻獸,一定要乾淨漂亮的將它獵殺。

「走吧!九弟,我們去獵殺別的蠻獸……」

張若塵立即伸出一隻手掌,按住九郡主的香肩,眼神凝重,低聲的道:「別動!」

九郡主十分不解,正要詢問,忽然,她看見遠處一隻全身燃燒著青色火焰的鹿獸,緩緩的向著她和張若塵的方向走過來。

看到那一頭青火鹿,九郡主的嬌軀微微一顫,就連呼吸都停止。

「吱吱!」

那一隻青火鹿長著一雙血紅色的寶石般的眼睛,足有兩米多高,頭頂長著兩根翡翠珊瑚一樣的鹿角,全部的每一根皮毛都在流動青色的火焰。

它腳踩過的地方,地面的泥土,立即被燒得焦黑。

一階上等的蠻獸,青火鹿,攻擊力堪比黃極境大極位的武者,速度堪比黃極境大圓滿的武者。

青火鹿的唯一弱點就是防禦力不夠強,甚至都不如劍齒赤虎。

可是,在它恐怖的速度面前,就算防禦力相對較弱,又有誰能夠攻擊得到它?

還沒有出手,便已經被它殺死。

「怎麼辦?」九郡主大氣都不敢出,一股寒氣從腳底直衝而起。

沒辦法,以他們現在的修為,遇到一階上等的蠻獸,絕對是死路一條。

在往年的王山狩獵中,也有武者被蠻獸殺死。

九郡主自然不想死在這裡,立即苦思對策,可是在青火鹿的恐怖的速度面前,就算想要逃走,也不可能做得到。

此刻,張若塵卻依舊保持著平靜,眼中反而帶著幾分戰意。

他將背上的箭筒解下來,交給九郡主,道:「我還剩兩支驚雷箭,你還有一支驚雷箭,加起來就是三支。以你的箭法,不說將青火鹿射中,至少應該可以給它造成一定的威脅吧?」

「你要幹什麼?」

九郡主盯著向青火鹿走去的張若塵,美眸瞪大,心中十分不解,難道他想要獵殺青火鹿?

那可是一頭一階上等的蠻獸! “抱歉。”應宸一臉玩味, 完全沒抱歉的意思,“我沒想到你工作時也在談情說愛。”

凌澈臉色臭臭的。

仇音露出有些新鮮的表情。

應宸發現了,馬上補了句:“等我也可以隨便咬脖子的時候, 我就肯定記得了。”

仇音:“……”

老流氓禍害人實在辣眼睛。

凌澈沒眼看下去, 他排練完一身是汗, 便去浴室快速衝了個澡, 然後三人才一起去吃飯的地方。

他們選了一家燒烤店, 不是仇音想象中的許棠舟愛吃的那種垃圾食品路邊攤,而是一家門頭的裝潢就寫着“我很貴”的店。

仇音作爲一個摳到堅持不懈收朋友房租、又特別有骨氣的人,自然不想佔任何人便宜, 他在路上就已經決定好了一會兒什麼也不點,那樣便不用付錢了。

下車後身邊站着兩位大明星, 都是身高腿長的Alpha, 還都戴着墨鏡口罩。尤其是凌澈, 一米九的個頭,身上又沒有應宸那種流氓氣息, 面無表情地那麼一站,就讓人自慚形穢。

仇音不像許棠舟是個模特,身高將將一米七出頭,站在中間就成了一個“凹”字,太格格不入了。

因爲個子太高, 凌澈簡直是用看地上的角度看着仇音:“他來找你時, 也這樣騷擾你?”

這個“他”, 當然是指的應宸。

應宸被當着面這樣說, 很不服:“能叫騷擾?我是非常禮貌、優雅的替你請來了仇醫生, 完全不含任何私人情愫。當然,在我的內心深處, 我是非常想念仇醫生,渴望和仇醫生髮展一段情的。”

仇音:“……”

凌澈:“……”

兩人沉默了幾秒,冷風吹過。

凌澈似是覺得丟臉,說:“不如我們單獨談談?”

仇音尷尬道:“無比贊同。”

他們徑自去了包間。

被扔下的應宸:“???”

*

少了一個礙眼的超級障礙物,凌澈表示心情舒緩了許多,一口氣點了許多菜,還破天荒地平易近人,讓仇音不要客氣。

凌澈的態度算不上熱絡,卻也不冷漠,若是有了解他的人在場,便能看出他對仇音有所不同,簡直是很給面子了。

天知道就在幾天前,凌澈還認爲對方是個Alpha,對仇音這個名字有着敵意。

點完菜,凌澈喝了一口水,直奔主題:“抱歉,最近工作非常多脫不了身,突然把你找來。”

有幾個活動要出席,還有一個頒獎禮、演唱會,凌澈有些分-身乏術。

仇音看了看錶:“沒關係,我的時間也不充裕。我只有三個小時,剛纔路上花了一個小時,所以只剩下兩個小時了。”

沒想到對方是這麼直接的人,凌澈微微挑眉。

和這樣的人打交道一點也不累。

“許棠舟說你是他的朋友。”凌澈道,“聽說你們一起住了四年了?”

“三年七個月。”仇音回答得快而清晰,“他搬進來的時候是大一開學。”

許棠舟馬上就要拿畢業證了,算起來時間果然差不多。

這麼一想,許棠舟和仇音住在一起的時間,就比他和凌澈分開的時間少一點點而已。

仇音道:“你爲什麼要打聽他的事?”

凌澈思忖一會兒,打開了自己的手機遞到仇音面前。

仇音工作忙,許棠舟還來不及和他說與凌澈以前的事,所以一看到手機上的照片,仇音就震驚了。

照片上的許棠舟還看上去不過十六七歲,外貌要稚嫩很多,也完全沒有現在這種冷冰冰的氣質,可以算得上是軟萌甜美的類型。

讓仇音震驚的是,照片上還有一個人。

眉目深邃,不難看出異國血統,脣角微微含着一個笑意,正是也帶着少年氣的凌澈。

照片的角度從上至下,兩人似乎窩在一個大而軟的沙發裡,許棠舟坐在凌澈懷中,兩人都看着鏡頭,是非常親密的、屬於戀人才會有的自拍照。

凌澈前不久打開了塵封已久的雲盤。

那些照片像是記憶的閥門,一時之間將他徹底淹沒。

就在他去了一趟啓南以後。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