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大壯目光堅定道:「要是長風出了什麼意外,我元大壯拿命相抵,如果長風好起來了,長風他娘,我希望你對我家茶茶也好些。」

潘金翠也是先應付他一下,陰陽怪氣冷笑道:「那是自然,畢竟你女兒日後可是要進我家的。」

元大壯聽到這句話,心放了下來。

他的努力總算是沒有白費,只是他那個蠢閨女還知道他的用心良苦。

mt_adplace_blog_post_img

元大壯看著顧長風手上那撕裂的大口子也是嚇了一跳,怎麼傷的這麼重。

潘金翠咬牙切齒道:

「還不是那畜生,真是沒教養的東西,養得東西也凈是些牛馬畜生。」

元大壯把這些話全部屏蔽在耳外,把藥酒塗在顧長風的傷口上,又給他包紮了一下傷口。

才道:

「長風他娘,這件事是茶茶的不是,至於那條狗我來處理,等長風好了,我親自帶茶茶過來謝罪!」

元大壯可謂是舔狗舔到極致。

潘金翠對於他這副小人姿態,心裡總算是舒坦了不少,「我兒子要是醒了,這件事既往不咎,咱們還能做親家。」

「我兒子傷了這麼重也不知道能不能進京趕考,你拿狗殺了就拿過來,給我兒子煲湯養養身子。」

元大壯一愣,馬上聽出了她的潛台詞,趕緊掏錢表態度道:

「這是自然,我這裡還有一些錢,你且先拿著去,我元大壯就是砸鍋賣鐵也要供長風進京趕考,這點你大可不必擔心。」

潘金翠毫不客氣接下了。

「你既然如此好心,那我就待長風謝謝你了。」

看著元大壯腿腳不便離開。

潘金翠冷笑掂了掂手裡的碎銀,真是個蠢子,不過白送上來的錢,不要白不要。 與盤古斧的對轟,終究還是神逆更勝一籌!盤古虛影消散之際,神逆與其做了一個交易。

神逆在巫族出世之前不會對不周山山底深處,盤古殿中還在孕育的十二巫出手。

盤古也在神逆的要求之下,解開了北海凶獸深淵中的部分禁制,使神逆能夠進入其中,但深淵凶獸依舊不達混元金仙無法出世。

神逆拄著皇旗,傲然立於不周之巔。

神逆灑下一杯酒,嘆道:「此乃洪荒佳釀,盤古道友,走好!」

短暫的致敬盤古后,神逆將玉杯一拋,興緻大起,發起狂來:「洪荒眾生劫,眾強劫!一起來吧!」

若是你們不識時務,本皇不介意抗著業力將你們全滅了!

神逆邊說邊做,並指一點,一道紅光激射,將還處於迷濛的眾至強者面前的雲霧擊散。

鴻鈞一顫,環顧四周,目及之處滿目瘡痍,唯有神逆金光閃閃。

白黎受驚,扭頭一看,正對上神逆目放紅光的狂野眼神。

羅睺眉頭緊皺,祖龍呼吸沉重。

「本皇在問話!爾等應戰否?爾等敢戰否!」

一聲厲喝回蕩於天地之間,嚇得鏖殤身邊的玄冰一哆嗦。

「爾等敢戰否!敢戰否!敢戰否!」

漫天的怒吼,無處不在的凶獸,遍佈洪荒的殺氣將至強者們團團籠罩,無形中包圍的密不透風。

看着一時被震住的眾至強者,白澤一嘆,他們親眼目睹了神逆與盤古那等威力的大戰,還沒有從中走出來啊!

「唉,諸位同道,事不可為,走吧!」白澤勸道。

祖龍突然發笑:「玄冰道友不是為神逆準備了一個好東西嗎!輪到你大展身手了!」

鏖殤嘴角扯起冷酷的笑容:「是呀,我們就等著玄冰道友大發神威!」

「不,不不!」玄冰直搖頭,開玩笑,照目前的情況來看,誰去誰死的節奏啊!

「哈哈哈~爾等膽怯!爾等怕死!」神逆大笑着瞬間來至眾至強者面前,弒殺的眼神如混沌劍氣般刮過他們的面頰。

「爾等逃不掉,給獸族降下道劫,這是大道賦予爾等的權力,也是爾等的枯槁!」

眾強一驚,是呀,神逆已經稟告大道當有眾生劫,眾強劫!關鍵是大道應允了!若是不行動,大道第一個就不放過他們。

「快快快,準備一下,本皇等著!」神逆擺手催促,一副活脫脫的悠閑模樣。

白澤看着神逆,正好對上神逆意味深長的眼神。

他好似早就知曉我!白澤心中徒然一慌。但隨即笑道:「見過獸皇!」

白澤那稍縱即逝的慌亂沒有逃過神逆的慧眼,他也笑道:「神秘白袍!智謀無雙,算計天下!哈哈。」

白澤搖頭苦笑:「哪裏來的無雙智謀啊,貧道被獸皇玩弄於鼓掌之中,如今騎虎難下啊!」

眾強臉色難看,之前的合擊計劃是隨心所欲,可是現在,卻必須攻擊。

祖龍眼珠一轉,笑道:「我等全力出手一次,合擊神逆,這道劫,便也過了!」

又見沒有回應,祖龍似是下定論決心:「本皇第一個出手!」說着,本命龍珠張口而出!

眾強這才放心戲多,三三兩兩對視一眼,同一點頭。

「啪!」

神逆雙手合十,再張開雙臂一雙大手就這麼面朝眾強,神逆淡淡說道:「爾等若是能令本皇雙手動一下,移一分,這道劫,就算本皇沒過!」

何等不屑語氣!

何狂傲張神態!

眾強聽后大怒,玄冰第一個忍不住:「神逆休得猖狂!吾等合力,必將你當場!」

笑話!怎麼老是以為集全力就能殺了本皇,神逆沒有說話,心中已經給玄冰宣判死刑,神逆沖着他們揚了揚下巴,來啊!

「哼!」祖龍當先衝出,一記龍拳轟出,四族同心,白黎,鳳凰,玄武同樣打出至強神通。

其餘至強者紛紛出招,最勇猛的當屬玄冰老祖!

只見玄冰祭出一塊半人高的幽藍冰晶,玄冰擊碎冰晶,一個巨大的藍色頭顱掉落出來,瞬間冰封方圓億萬里!與此同時,一股極為龐大的盤古威壓散發出來,以肉眼可見的白色氣態重重的蓋壓在藍色頭顱之上。

盤古威壓一次比一次強烈,神逆首當其衝,不過神逆知道,這不是沖着他來的,而是沖着那頭顱。

「寒冰魔神的頭顱!」神逆雙眼一瞪,原來這就是玄冰口中的好東西!本皇在這裏立族,你卻拿出混沌魔神的頭顱!

「玄冰,本皇要你的狗命!」神逆怒氣滿滿!左眼混沌神火,右眼混沌神雷齊出,背後綻放出一圈圈功德,變手為爪,抓向玄冰!

「神逆!你不講信用,不是說你不會動嗎!」玄冰心慌了,他可是與盤古交鋒而不落敗啊,自己一個怕是不夠他打的。

「本皇是說過,可是你看看,他們幾個的攻擊算什麼啊!」

神逆冷笑,蠢貨一個。

「什麼!」玄冰定睛一看,發現祖龍他們的攻擊完全是佯攻,是幌子!不過是普通的光擊罷了!完全沒有一絲道韻,別說能對神逆造成威脅了,連小小太乙都殺不死!

「啊!你們混蛋!叛徒!」玄冰絕望的大喊,他的旁邊本應是並肩作戰的同道,而現在卻是空無一人,祖龍他們早就趁著盤古威壓遁走了!

「哈哈哈!玄冰,本皇笑死了!放心,大道路上,你不是第一個,也不是最後一個!」

神逆哈哈大笑着一記絕煞無戮破開玄冰的護體寒極光,再來一記徹底將玄冰的肉身抓的稀碎!

玄冰這才知曉為何神逆敢請七大道劫,這才知曉為何眾強要聯合攻擊,這才知曉為何連盤古都拿不下神逆,可惜已經遲了。

玄冰連自爆都沒來的及,元神便被神逆以混沌神火煉化了。這位建立了散修聯盟的混元金仙就此除名!

神逆波瀾不驚的抬頭望向遁去的流光:「想跑?本皇允許你跑了嗎!」

神逆大手一揮。「圍起來!」

神逆一令,萬獸齊出!

「蠢貨一個,沒看見那陸壓和神逆一起笑着回來嗎,還要合擊!」

羅睺回頭望向那抹漸漸消散的寒意,冷冷說道。

他是最先飛出不周山的,他從一開始就對合擊神逆這個計劃不抱多大希望,眾強皆有小九九,做不到交心知心,這不是,眨眼間就將玄冰賣了。

其餘如鴻鈞,祖龍,鏖殤等大致都是這種想法。

他們現在只想逃走!

「嗖!嗖!嗖!」

數道破空聲將他們一個個團團圍住。

厲獸凌厲的看着面前的陰沉的祖龍,冷笑道:「東聖祖龍,吾皇可沒下令讓你走啊!」

「哼,這洪荒天地,本皇來去自如!那眾強劫,本皇已經出手了!」

祖龍轉過身,發現他的身後已經是烏泱泱的一片凶獸。

「這是何意!」祖龍質問道。

「呵呵,我獸族立族一事還未結束,東聖不能提前離開!」厲獸皮笑肉不笑,同時不懷好意的打量祖龍。

「走吧,東聖,我們獸族可是熱情好客!」厲獸做出一個請的手勢,其餘凶獸緊緊盯着祖龍,彷彿他敢說一個「不」字,就要將他身首分離!

「哼!」祖龍拂袖而走。

「哎呀呀,這不是我們的三祖四聖,洪荒至強嘛,你們剛剛去哪了呀,讓本皇一陣好找!」

神逆看着祖龍他們在凶獸的帶領下,駕雲而來,出言挖苦。

「神逆道友,你不會是將我們全部殺了吧!在這個關鍵時刻,即使你真的成功,這業力也不是你能承受的!」羅睺冷靜出言,畢竟他們代表了四族,代表了蒼穹,代表無數無數的修士。

在立族時刻,神逆若是把他們全部滅了,那龐大的業力,足以毀滅整個獸族。

「你算盤打的倒是不錯!你怎麼就肯定本皇不敢滅了你們!你怎麼就肯定本皇會被業力毀滅!」

神逆舔了舔嘴角,微微一笑。

眾強從神逆幽冷的目光中看出了自信,從那綻放的笑容中看出了恐怖。

是呀,神逆不可以常理對待啊!誰知道他又有什麼新的神通。

眾強一陣無奈,每次和神逆對戰,就會發現神逆修為大進,神通次次翻新,一次更比一次強!

「神逆,你究竟想對我等做什麼!不妨直言!」

鴻鈞受不了這種壓抑的氣氛,他是被饕餮半押半管着回來的,如今又被神逆壓制。

「做什麼?爾等說你們應該做什麼!」神逆冷哼一聲:「本皇立獸族,爾等是如何想法啊!」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