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人一起出手,毀了這個擋路的石巨人。」

他含怒出手,輪靈境三重的氣息爆發出來,只見一柄重鎚憑空出現,哐當一聲砸在地上,只見地板列出無數裂縫。

哼!

狂霸的氣勢衝天而起,整個大殿都在顫粟,他冷哼一聲,一道強悍的攻勢瞬間打出,林濤舉錘就上,要把這石巨人砸爛。

mt_adplace_blog_post_img

當他靠近出口十丈之際,石巨人反應神速,行動如風,舉起戰斧朝著林濤劈下。

轟!

鎚子和戰斧相撞在一起,清脆的金屬聲音傳出,火花四濺,林濤直接就被擊飛。

他心頭大駭,這等力量,就是太化境強者,也不過如此吧。

就在他愣神之間,林瑤驚聲尖叫:「哥,小心。」

林濤眼皮一抖,赫然發現,自己竟然朝著另一個石巨人飛去。

「糟了。」

他暗叫不好,可是根本控制不了身體,霎時間,另一個石巨人也展開了動作。

戰斧轉瞬間就要劈下,巨大的壓力使得旁人顫粟,林濤一咬牙,舉錘硬撼。

轟!

他狂吐鮮血,又一次倒飛出去。

不過這個方向卻是出口的那個石巨人的方向。

「這。。。」

眾人目瞪口呆,林濤就像球一樣,被兩個石巨人打來打去,每一次林濤都無法躲過攻擊,只能硬接,但可怕的是,兩個石巨人都能精準的把林濤打向另一個石巨人的位置。

屈辱!

竟然被兩個沒有生命的石巨人當球耍,這讓平時高傲的林濤無法接受。

不過這些屈辱倒不是大事,現在的關鍵是它命懸一線。

幾乎每一次打擊,都震的他五臟六腑移位,骨頭都斷了好幾根。

戰錘作為玄階低級靈寶,是他的本命秘寶,祭煉了好多年,是他一把最為趁手的武器,更是整個林府除了族長以外最強大的武器。

但是受了這麼多次撞擊,戰錘布滿了裂痕,雖然並未折斷碎裂,但是靈寶的威能大降,隨時可能徹底崩壞。

他嘴在吐血,心在滴血。

轟轟!

終於在幾十輪之後,林濤重重摔在中間的牆壁中,可能是石巨人玩累了,才把林濤嵌入牆壁。

戰錘掉落在地上,損毀不堪,強悍的鎚子恐怕是要廢了。

噗!

林濤滿嘴是血,神志不清,深受重創,身體呈現大字嵌入牆壁,看著好不凄慘。

堂堂林府第一天才,也有這麼狼狽的一天。

看著他這副慘狀,本來還要出手援助的人,都嚇得停下了手,不敢再動換。

所有人臉上布滿了驚恐,遠近聞名的林濤,竟然被石巨人玩弄於股掌之間,現在生死不明。

可是石巨人圍而不攻,一個把守石台,一個罷手出口,進不得,退不得,該如何是好?

這時,大殿外又來了五六十人,這些人闖入這裡的時候,門口的石巨人沒有任何動作。

「別進來,快退回去。」

大殿內的人著急大喊。

剛剛進到大殿的人,一臉茫然,看著殿內的人,眼神中充滿疑惑。

一個眼尖的人看到石台上的十把靈寶,大聲驚呼:「竟然是十把玄階高級靈寶,等等,最中間的那柄靈寶是不是地階低級靈寶?」

很多人定眼看去,都是露出了貪婪的神色。

「哼,怪不得不讓我們進去,原來是想佔有靈寶,想得倒美,兄弟們我們上。」

嘩啦啦。

一群人爭先恐後的向里湧入,絲毫不聽殿內的人勸阻,眼睛發紅向著石台衝去。

轟轟轟!

石巨人大發神威,行如閃電,戰斧祭出,所到之處連空氣都開始扭曲,一下斬掉靠近石台二十來人,讓新來的瞬間冷靜下來,忌憚不已。

「呵呵,叫你們別進來,非不信,吃虧了吧。」

先前殿內的人嘲諷道。

「不早說,這是什麼鬼東西,看來要我們沈家的沈飛親自出手了。」

「別吹牛了,你們看那石壁上是誰,現在被打的還在上面嵌著呢。」

新進入大殿的人順著目光看去,皆是露出驚愕的面容。

那道身影,不就是大名鼎鼎的林府林濤嗎,怎麼被打成這樣了?那模樣凄慘的不像話。

林府眾人,一個個臉色難看,自家的最強者成了這副模樣,他們臉上無光,當即趕緊將昏死過去的林濤抬了下來。

殿內的人露出自嘲的神色:「嘿嘿,完犢子了,咱們誰也別出去了。」

新來的人眉頭一蹙,沒明白是什麼意思,有些好心人把事情的來龍去脈說了一遍,他們才露出後悔的表情。

「出不能出,進不能進,什麼狗屁的大殿。」很多人慾哭無淚,他們被徹底的鎖死在了這裡,以後不會就這樣永遠出不去了吧。

所有人臉色難看,好像吃了蒼蠅一樣。

跟林瑤這邊的窘境相比,林鳴那邊卻是收穫連連。

「公子,你怎麼知道這邊有好東西的。」

沈昭看著一池子乳白色液體,震驚地說道。

因為她越靠近池子,就越是感覺體內的元氣沸騰,這片區域,因為這個池子,變得好像是仙境一樣,噴吐神霞,甚至有妖獸的虛影演化。

「你也不看看我是誰,進入宮殿跟著我就對了,千萬別瞎走,不然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林鳴得意洋洋,龍族的嗅覺和感覺都無疑倫比,剛才他就施展了龍族特有的嗅覺秘術,哪有好東西一聞就知道。

「這些乳白色液體是什麼啊,我能感覺到裡面有濃郁的靈氣,聞一聞都讓人心曠神怡。」

「這應該是先天靈液,助人穩固道基,固本培元,增強底蘊,更是有改善武者天賦的作用,甚至能讓一個天賦差勁的普通人成為武者,逆天改命。」

「最大的好處就是可以洗髓伐骨,錘鍊肉身。」

林鳴雙眼放光,內心極為驚訝,想不到區區太化境的墓穴,能有這種好東西,在太化境這個境界里,能得到先天靈液都算是天大的造化,此墓的主人生前也是個驚才絕艷之輩。

不過他眉頭一蹙,先天靈液形成條件極為苛刻,他敢說就算放眼整個帝國境內,也絕對找不到第二處先天靈液,這個古墓主人是什麼來歷? 天斗城,皇宮

此時雪夜大帝正端坐金色的巨椅,手拿一封書信樣的情報看着,面色凝重

良久,方才抬頭看向台階下垂手而立的黑衣人

沉聲道:「什麼時候發生的?」

黑衣人低頭彎腰拱手,道:「七天前!」

雪夜大帝眉頭一擰:「七天?!七天了,你們才將情報傳回來?恐怕這天斗城的平民都能知道一些消息了吧!」

聽出陛下語中怒意,黑衣人單膝下跪,頭顱垂的更低了

「請陛下恕罪,只因派出去的那隊影衛此次被殃及,九位當場身死,只有一位重傷存活,待其趕回來敘述詳細情報后,也救治失敗,身亡了~」

天斗城,【七寶琉璃宗】所屬府邸

大堂內,寧風致將手中情報遞給身邊的劍斗羅塵心

沒有勸解因為骨斗羅伸手順走情報而準備開罵的劍斗羅

而是皺着眉頭道:「劍叔、骨叔,我們即刻啟程回宗門,情報路上看吧!」

沒有看到情報內容的劍斗羅面露驚訝的道:

「不去與那三位少年接觸了?雖然從他們口中曾提過有着傳承的宗門,但也可以作為附屬宗門那樣,加入我們【七寶琉璃宗】啊~」

寧風致還未開口,骨斗羅古榕將剛剛一目十行掃過的情報遞給劍斗羅,說道:

「賤人,看看這個吧,確實要回宗門了,這大陸要起風了!」

不提這邊【七寶琉璃宗】三人放棄與林羿的三大分身接觸,徑直回返宗門

另一邊,林羿日上三竿,方才走出還未掀開遮擋名字的門樓

來到一條繁華的大街,準備買點上等食材,順便聽聽關於昨晚那場斗魂的傳聞。

卻不料,大家談論最多的,卻是關於遠在千里之外的一件大新聞。

雖然具體細節全無,但僅僅只是大致的幾句重點,就將眾人的興緻從昨晚的『天驕之戰』引走

林羿一邊付錢拿食材,一邊通過強大的聽力聽取著,這『搶』自己頭版頭條位置的是誰

十幾分鐘后,林羿面帶溫和笑意,與隔壁藍霸學院的門衛點頭示意,然後踏入自家門樓后,面色變得有些怪異

「蝴蝶效應嗎?」林羿穿過廣闊的訓練場地,走向食堂廚房方向,內心念叨著

「事情還是那個事情,但時間完全不同了啊!」

那麼,是什麼事情,能夠搶了林羿昨晚的『大戲』頭條位置呢?

而且還令如天斗帝國與【七寶琉璃宗】等等大勢力都鄭重對待,連林羿放出來的三位『風雲人物』都暫且放下了。

兩個人,兩個勢力!

天下第一宗門【昊天宗】的唐昊與一位無名龍套,雖然是龍套,但實力卻是實打實的封號斗羅!

還是來自大陸最強勢力【武魂殿】的封號斗羅!

七天前,在天斗帝國與星羅帝國交界處,一位【武魂殿】的封號斗羅找上了準備回歸宗門的唐昊與阿銀

隨後,在外界不知道的原因下,雙方發生大戰

最終,已經達到88級魂力的魂斗羅唐昊,以【昊天宗】秘法,《大須彌錘》的奧義——炸環。,不但擊退了這位龍套封號斗羅,還砸斷了對方一條腿!

隨之,帶着阿銀迅速遠遁~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