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是你?」

張紅梅一瞅蘇有容,真美,好忌妒。

但那時,滿頭大汗,焦急道:「有容啊,敗家哦,不不不,宋三喜呢,在家嗎?」

「在呢,什麼事?」蘇有容有些冷淡。

mt_adplace_blog_post_img

「在就叫他出來,跟我走啊,去救我爸的命啊!」

「啥?你說啥?」蘇有容一頭霧水。

張紅梅都流淚了,叭啦叭啦,把情況說了一遍。

蘇有容整個人都懵了。

「你搞錯了吧?宋三喜,哪裏會醫術?你這是」

蘇有容,看神經病的表情了。

張紅梅直接跪了下來:「有容妹子啊,我說的都是真的啊!人家醫生都說了是他,還能有假嗎?快叫三喜兄弟出來吧,跟我去醫院啊,人命關天啊!我給你磕頭啦,以前對不起啦」

磕的砰砰響。

眼淚長流。

蘇有容倒有些心軟,「我說,張老闆,你這有用嗎?宋三喜怎麼可能會醫術啊?你」

話沒說完,宋三喜已來到她身邊。

輕摟一下她的肩膀,「有容,人命關天,我還是去一趟吧!」

蘇有容扭頭,驚呆。

宋三喜,已出來了。

收拾整齊,頭髮還有些濕。

張紅梅在地上跪着,抱着宋三喜大腿,「三喜兄弟,救救我爸呀!以後,你就是我張紅梅的兄弟,是張家的大恩人」

宋三喜打斷她:「不用扯這些了,走吧!有容,不用等我,早睡吧!」

說完,回頭,輕吻了蘇有容額頭一下。

然後,拿起蘇有容的車鑰匙,出門而去。

蘇有容,懵透了。

完全回不過神來。

天啊,宋三喜到底怎麼回事啊?

會炒股,會廚藝也就罷了,還會醫術?

這可是救命的重大手術啊!

他,都啥時候學的?

丈夫,像個謎。

結婚這些年,她第一次,如此不了解自己的丈夫。

不過,他倒是會扎針了。

想來想去,已是一臉苦笑。

坐到沙發上,給大姐打電話過去。

傾訴,也只有給大姐講了。

她的朋友,真的少。

蘇有晴這邊,和丈夫送走妹妹兩口子,也回房了。

杜海平很激動,把要去德國的事情講了。

這傢伙,在床上,拳頭砸得床面砰砰響,太興奮了。

抱着蘇有晴,大吼着他一定會康復的,一定會給妻子幸福的生活的。

眼淚,都滾滾下來了。

最後,居然說:「宋三喜這傢伙,也真是幹了人事,是個好人了。等我恢復了,一定好好感謝他。好好的做連襟,做兄弟」

蘇有晴,滿心苦澀,無奈。

真的感覺,宋三喜變化太大了。

一百萬,說拿出來,就拿了。

他的錢,真的來自股市嗎?

蘇有晴,不太信。

但,他又確實變好了。

蘇有晴,更不敢給丈夫說,她可能懷孕了。

唉,明天等去醫院看看再說吧!

等到妹妹打電話來,杜海平已伏在她懷裏,睡著了,像個幸福的孩子。

蘇有晴一接電話,聽蘇有容說宋三喜去中海第一人民醫院搶救病人,腦子裏都嗡的一聲。

「我的天啊,這怎麼可能呀?有容,你說的是真的嗎?」

「是啊!大姐,我也不信啊!你說,他這種人,以前是個什麼樣,哪有功夫去學醫啊,還醫術很高明。」

「可有容,他以前不也沒學做飯嗎?也沒學炒股嗎?」

「這也太不可思議了吧?」蘇有容想了想,「大姐,要不要,咱去醫院看看?」

結果,姐妹倆一合計,蘇有晴起床,開着奧迪,過來接上蘇有容。

姐妹倆,真去中海第一人民醫院了 天蒙蒙亮,依柚已經醒了,看著鬧鐘是早上五點,但依柚依然睡不著了,索性打開政治課本看看,依柚看著上面的內容背了起來,我國是一個民主專政的社會主義國家…傑鍾早起準備上廁所,路過依柚的房間,詫異著,揉揉自己的眼睛,我的天哪我女兒在早起學習,傑鍾馬不停蹄的跑回房間,戳戳還在熟睡的王華,王華反手一巴掌打在傑鍾肩頭,翻身繼續熟睡,傑鍾搖搖王華不管不顧的說

「你女兒現在在學習,你不去看看嗎?」王華睡眼朦朧中彷彿聽到了笑話,突然驚醒

「啥呀,啥。」王華坐了起來彷彿有一個不真的事實擺在面前。王華看看手錶5:20,王華乾脆起身準備早餐,路過依柚的房間,看看女兒沒說什麼轉身,去做飯了。

依柚看著異常豐富的早餐,錯愕著想自己莫不是晚上做噩夢了?說出啥大實話,依柚正在想著也沒有。

正在苦惱就聽到王華開口說到

「柚柚啊,學習是很重要但媽媽還是希望你要身體健康,別熬夜學習,媽媽爸爸不要求你考啥好的大學,別給自己太大壓力昂。」

「媽,我想考京大,可以嗎?」依柚一臉嚴肅的看著王華。王華越發發愁想著女兒到底是哪兒來的壓力,如此想不開。

依柚沒在解釋吃完早餐,匆匆離開出門看到了李佐凡,像往常一樣步行著,宋飛宇恰當好處的出現攬著依柚的肩膀,像極了要去桃園三結義的兄弟,李佐凡悄悄收斂的拳頭,準備著下一步動作,突然開口說到:「宋飛宇你注意一下你的形象好嗎?依柚現在和以前不一樣了。現在她是我的」依柚突然緊張捂住李佐凡得罪說到:「對啊對啊,我倆一起養了小灰,我倆現在是合伙人。你確實得對我好點要不你哥的病就好不了了。」依柚提示警惕性的看著李佐凡。

宋飛宇不為所以然說著:「和我有啥關係,治不好就治不好唄。他這是心理疾病,只要他自己一天想不開,他就一直都在。」宋飛宇說完看著依柚,

「話說你和我不是一個班嗎?為什麼昨天沒見你啊,你沒來莫?」依柚想著昨天麗妮把她叫到辦公室,吩咐了半天,說著未來的規劃。

麗妮希望她可以在新的班級,更加積極的去干一些除學習之外的事情。

想要豐富她的能力,麗妮看了依柚近幾次的成績拋開物理化,可以說文科班的佼佼者毫不誇張,而且已有的成績一直很穩定,除了數學和英語。

但是麗妮毫不擔心,她知道這些遲早會完善起來的,她希望她可以擁有組織能力,這是一種彌補自己遺憾的方法,麗妮年輕的時候就只顧著學習,失去了很多培養自己的機會。

開始了新的一天,大家隨便落座,依柚和潔西理所當然是同桌,宋飛宇也在他們附近,說實話宋飛宇確實招女生喜歡,周圍一圈為了一層女生,文科班的好處就是女生多,是自我介紹了,大家好我是依柚,未來幾年大家和平相處,30個人的班級就有18個女生,大家紛紛介紹在一個個自我介紹里,依柚了解了與自己未來相處的同學,依柚感謝這種緣分,最後壓軸的是宋飛宇和一個叫紀典的女生,這個女生依柚從未見過,她全身有種冷艷的氣場,是無人敢上前觸碰的人,她是宋飛宇的同桌,兩人在一起莫名的般配,麗妮走進來,宣布著自己的班規:大家自由發展,我希望大家都找到自己的歸屬,找到真我,這上升到了一個本源的問題,還有我希望內定一個班長,如果大家有意見可以想我提,金依柚你做班長,你們有什麼想法可以和班長講,當然你們願意的話,可以和我講,副班長咱們就不需要了。

好了我介紹一下我自己,我不是一個死板的老師,文科總是靈活的,我希望大家不要只學習,大家發揮自己的主觀能動性,上屆的新點子都是我們文科生想出來的,但是你們要明白學習是你們目前的主要矛盾,是要解決的就像我現在是一個歷史老師,但是我需要運用政治的關係去解決這個問題,希望你們活學活用,不要因為學習框柱你們本該擁有的創造力,這不是我想看到的,好了我說的差不多了,對於歷史的要求,別死記硬背,多看看鬼臉歷史,你會發現有些東西看得多了就爛熟於心了,不需要去背了。

好了接下來希望大家相處愉快,我希望我的班級不要像理科班一樣死氣成成的。

好了大家可以自我交流一下,來介紹一下自己,我先出去不影響你們了。

說完麗妮就出去了。教師開啟了聒噪,大家乾脆坐成一個圈為了更好的交流,大家七嘴八舌的有的以前認識有的剛剛了解,宋飛宇在人群中最為活躍但是紀典的安靜有種超強的壓力感。

盡頭轉換到王毅班,大家的座位沒怎麼變,等著自己等新同學落座,唯一不同的是李佐凡,他的同桌是提前選好的,是一個看著活力四色的男孩子,喜歡籃球滑板,體育之王,校園言情劇里的男主,與李佐凡相比,心理年齡絕對有20多歲的差距,李佐凡一臉平靜想著已有在幹嘛,想著宋飛宇這個危險的人會不會是他的同桌,王毅班級安靜異常,大家好像都對對方,沒什麼要說的話,彷彿真的要做陌生人,詩雅諾的同桌是嘉琪,宋錢在另一個班級,是個文科班,嘉琪對這個女生的印象停留在,她誣陷依柚的那一刻,假期彷彿遇見仇人般,互相不理或許這就是安靜的原因,大家少了與周圍人熟悉的動力。

等著開啟今天的第一節課,在漫長的等待中迎來了下課。下課期間聽著大家討論著李佐凡和倦爺,倦爺就是李佐凡的同桌全名叫孫卷星,因為籃球特別厲害人送外號倦爺,大家小聲討論一個女孩子說著:「啊,我此生無憾了啊,兩大校草齊聚我班,就剩下宋飛宇了。太幸福了,這是什麼體驗。」嘉琪嘀咕著:「沒見過世面。」倦爺扭頭看著詩雅諾說著:「美麗的小仙女,你叫什麼名字啊,你長得真像我心上人。」說實話嘉琪有被噁心到,詩雅諾沒有理會扭頭看看嘉琪詢問著:「我要去找依柚你去嗎?」話沒說完嘉琪就被拉走。

這個方位直奔廁所,嘉琪停住腳步疑惑地看著她,詩雅諾說道:「依柚的事情我和她道過歉了,我以後不回了,依柚已經原諒我了,你還不能原諒我嗎,剛剛內個人實在太噁心了。我就只能拉你出來了。」嘉琪聽后捧腹大笑,笑著說:「是有被笑到笑死我了啊哈哈哈。我~我~原諒你了。」嘉琪笑著話都說不完整。 十五分鐘后,韓家後花園。

韓落雪有些抱怨道;「你幹嘛要答應的這麼痛快?一個月十億,就算是那些商界大佬都不敢誇下這樣的海口!」

「我也不想啊,但你也看見了,在那個狀況下已經是騎虎難下,除了答應別無他法,要是找借口推脫,恐怕你今後在韓家一點威信都不會有了。」

陳凡面露苦笑,上前摟著韓落雪的細腰,說道:「雖然一個月十億聽上去的確很難,但仔細想想也不是不能完成,你的公司現在差不多的蛻變成型,完全有能力談幾個大單子和項目。」

「這是你樹立威信的關鍵,我這個做老公的肯定會全力支持你。」

聽到這話,韓落雪白了一眼陳凡,無語道:「感覺你好像覺得這不是很難的樣子,總不能最後完不成你又去找洛菲借十億吧?」

「當然不會了,我是真的已經有了想法,咱們結婚的時候不是打了一波廣告,這已經算作是一個良好的基礎,想幹什麼就肯定事半功倍。」

陳凡笑著搖了搖頭,一臉認真的說道。

關於這件事陳凡也早就做好了打算,可以讓杜家,顧家,朱家一切和雪婷集團合作,另外還有西華,南川,北音這三個市來參加婚禮的那群人,最後愛雪集團。

一系列操作下來,估計利潤應該差不多到十億了。

不光是可以完成目標,這樣也能讓他這邊的勢力得到了鞏固,一舉兩得。

見到陳凡一臉不以為然的樣子,韓落雪嘆了口氣,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你啊,總是把事情看得這麼簡單,真是拿你沒一點辦法。」

聞言,陳凡立刻親了口韓落雪的臉頰,嘿嘿一笑道:「老婆你這就不懂了,縱使困難如登天,但只要心態好,一切困難就不算是困難,更何況手中有你,天下我有。」

「滾滾,你是越來越中二了!」韓落雪笑罵道。

就在這時,旁邊響起兩聲乾咳。

「要不我等下再來?」

韓落雪回頭一看,發現竟然是面露尷尬的韓傑,疑惑道:「小傑,你來這裡幹嘛?」

韓傑回道:「是陳凡叫我過來的,說是有事找我。」

「對,落雪你先過去和爸他們待一下,我和小傑有點事情需要單獨談一下。」陳凡微微一笑,朝著韓落雪要求道。

韓落雪有些莫名其妙,但見到陳凡給自己使了個眼神,只好先行離開了。

等她離開后,陳凡面帶微笑的看著微微皺眉的韓傑,說道;「韓傑你不要緊張,我找你來沒有什麼特別的事情,就是想和你了解一下陳欣怡的情況。」

「她是你三姐,你找我來了解情況?」韓傑有些好笑的看向陳凡。

頓了下,韓傑又繼續道;「就算我知道一些情況,可我為什麼要告訴你呢?難道就憑你是我姐夫的這個身份嗎?」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