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琪小姐,聽老爺說,你把考察重點放在昆州市?」老者問著,張了張嘴,欲言又止。

「劉管家,有什麼話你就直說!」女子淡淡道。

「安琪小姐,我不太明白,隨著發展,西南省即將成為聯通東南亞的通道,未來的發展也會越來越好。但我不太明白,小姐你為何把第一個考察點放在昆州市,而不是西南省的省城江北市?若說發展前景,江北市比昆州市更好一些吧?」劉管家問出了心中的疑惑。

歐陽家今天做出一個決策,那就是加大西南省的投資。

mt_adplace_blog_post_img

歐陽家的老爺子把這個任務交給了他最信任的孫女,歐陽安琪!

對於歐陽安琪的能力,劉管家是有目共睹的,憑藉敏銳的嗅覺,抓住了時代的機遇,一舉成為互聯網女王,在互聯網投資極多,眼界驚人,幾乎所有投資,都盈利,沒有虧損。她的商業能力,不僅僅表現在互聯網方面,在其餘實體方面,也有著驚人的天賦,把老爺子交給的生意,管理得井井有條。

兩年前。

歐陽安琪嫁入陳家,歐陽家和陳家,兩大豪門聯姻。

兩家的聯姻,成為國內豪門之中的一樁美談!

對於歐陽安琪的能力,劉管家是沒有一點質疑的,但是他不太明白,為何安琪小姐把昆州市列為比省城江北市還要重要的第一考察地點。

歐陽安琪絕美的臉蛋上露出一絲微笑:「因為嚴開疆!」

「嚴開疆?」

劉管家一愣道:「安琪小姐,嚴氏集團七年前破產了吧?」

「嚴開疆可是商業奇才,他當年來西南省發展,沒把嚴氏集團總部設置在江北市,卻偏偏設在昆州市,我想,一定有什麼原因!」歐陽安琪美眸閃爍,道:「把這個原因找到,或許對我們歐陽家,有極大的好處!」

聽著歐陽安琪一番話,劉管家恍然大悟。

嚴開疆!

這三個字赫赫有名!

「劉管家,嚴開疆的兒子嚴經緯出獄沒有?」

當年嚴氏集團崩塌,嚴家大少入獄一事,歐陽安琪重點關注過。

「小姐,早就出獄了!」劉管家連忙道:「而且,他的妻子夏子悠,被武安神帥贈與駐顏丹方,如今拿到八個億的創業基金,正籌備創立新公司呢?夏子悠還打算把新公司開成立在咱們的時代金融中心!」

「夏子悠?」

歐陽安琪臉上露出冷笑:「夏子悠和曾妮,好像是閨蜜吧?當年我和曾妮在學校相鬥的時候,夏子悠可一直站在曾妮身邊!」

「劉管家,馬上調查一下,嚴經緯現在在哪,我要見他!」歐陽安琪美眸一閃,道:「作為嚴開疆的親兒子,或許嚴經緯知道一些昆州市的秘密。」

「小姐,都說嚴家大少是個廢物,恐怕他什麼也不知道吧?」劉管家說道。

「再廢物,也是嚴開疆的兒子,嚴開疆應該會透露一些事情給他!」歐陽安琪若有所思。

劉老家快速打了一個電話,很快就得到了回復。

「小姐,嚴經緯每天下午五點鐘左右,都會去學校接女兒,現在這個時間點,也快到了!」劉管家看了看時間。

「給我準備一輛車!」

隨著歐陽安琪的命令。

一輛粉色賓利跑車很快送達。

「不用跟著我!」

歐陽安琪叮囑了一句,很快離開。

昆州市第一小學!

放學時間,校門口聚集了不少人,擁堵異常。

嚴經緯騎著電驢,在校門口附近等待。

附近不少學校,一到放學時間,就擁堵異常,所以嚴經緯基本上都是騎電動車來接月月,除非是下雨,怕把孩子淋濕,不然基本不會選擇開車。

嚴經緯正等待的時候。

一陣迷人的香氣襲來,很快,一道紅色的影子出現在他面前。

是一名穿紅色連衣裙的女子,擁有一張極美的臉蛋。

「嚴經緯?」

歐陽安琪看著手機中劉管家傳給她的相片,她確定眼前這個男人,就是嚴經緯,商業奇才嚴開疆的兒子。

「有事?」

嚴經緯微微皺眉。

「你好,接了孩子后,有時間一起喝一杯么?坐下聊聊?」

歐陽安琪臉上露出笑容,一雙迷人的眼睛,撲閃撲閃的看著嚴經緯。

在這個世界上,她還沒有發現有任何男人能夠拒絕她的邀請, 「守雲。看,這是鱗片。」蘇秦拾起地上的一片蛇鱗,烏黑透亮,面積如手掌那般大,「果然是化蛇。這妖獸又出現了。」

地上橫七豎八躺著好幾個人,滿身是血,面目上傷痕纍纍,已經看不清原來的模樣。鄭婉一個個查看,都已經沒了氣息。

「這妖獸開始害人了。」鄭婉無奈搖了搖頭。「可惡!」手緊緊握著劍。

蘇秦拿出羅盤,念了一段符咒。羅盤巋然不動。「它已經不在這裡了。」蘇秦的羅盤顯示著這一結果。「它的氣息又不見了,它的能力比我們想象的更為厲害。這妖獸還很狡猾,有一定的謀略之術。我們這次兇險多了。」

「跑得可真夠快的。」鄭婉將劍收起。「子由,那我們接下來該怎麼辦?」

「只能先等,它還會出現。引蛇出洞的法子也要同東虞國師好好商討才是。一定要巧妙,不然不好騙那妖獸。」

「蘇公子。」余揚領著人呼啦啦的進了青花樓。「妖獸呢?可抓住了?」汗水順著臉頰流下。

「余大人,很遺憾,被它跑了。」蘇秦收起羅盤。

「什麼?跑了?」寧顏比余揚更為激動,「怎麼跑得這麼快,我都還沒來呢。它怎麼就跑了呢?它不該稱化蛇的,應該換個名字,這麼會逃跑!」

「鄭泠!好了,現在說這些有何用。」鄭婉打斷了鄭泠的牢騷。

「哦。我去看看他們還有沒有的救。」寧顏直接跑去查看,「太兇殘了吧。」寧顏的眉頭越來越皺,神情越來越嚴肅,「這化蛇真的是太可惡了。」寧顏泛起一陣噁心,強忍了一會,回到鄭婉身邊,「守雲,那些人的心肝都被挖了。血也比常人少了很多。」寧顏下意識的去摸脖間的玉佩,玉佩溫潤的感覺讓寧顏的心情稍稍有了些平復。「這些人太可憐了。蘇公子,守雲,我們定要抓住那妖獸,為他們報仇。」

「這些人,給他們找到家人,給一筆錢,然後葬了吧。」余揚的心情有些沉重,吩咐手下的人。

「它出現了,又殺了這麼多人,還能悄無聲息的離開,說陰它恢復的差不多了。」蘇秦微皺著眉。「對付起來更不容易,還要做周密計劃。」

「陰日一早,我東虞國國師便會來了。到時候還請蘇公子一起商討對付這妖獸的法子。」余揚看著躺在地上的人,心下滿是悲愴。「蘇公子,你們早些回來休息吧。養精蓄銳,這妖獸還要靠你們了。」

「好。陰天再議,」

寧顏突然想到那女子,忙同蘇秦說,「你們先回去,我等會去趟余大人的家,那邊還有個病人在等著。我去看看再回。」

「我同你一起去。等會回來夜深了,這妖獸不除,一天都不能放鬆警惕。」蘇秦不放心寧顏一個人。

「那現在就去吧。」鄭婉已經邁出青花樓。「余大人,叨擾了,」

余揚擺擺手,「沒事沒事,我的門童是認識鄭姑娘的,那你們先去,在下處理完這些事就回去。」

「哦。」寧顏忙跟了上去。

「你什麼時候又有病人了?」鄭婉腦子裡有些混沌,似乎有什麼在撕扯著。鄭婉強忍著,好疼。這到底怎麼回事。

「蚩尤亡魂!別太過分。」畢方閉著眼睛,手中積聚著力量,火紅色的光球慢慢變大。畢方突然睜開眼,光球一下打在一個暗處。

「畢方!」無頭黑影一下冒了出來。「哼,這地方本來就是我們互相爭奪之處。我強大多佔一些有什麼問題?」

「哈哈哈!你真當我傻嗎?」畢方環抱著手,「你想的是徹底佔據這個地方。蚩尤亡魂!我勸你還是別痴心妄想了!我本就是天界神獸,與生俱來的神力。而且這地方我們彼此的力量都是限制的,你殺不了我。你真想殺了我,除非我們都出了這地方,倒是可以決一死戰。不過當年你的力量就不足以殺了我,現在更不可能。我可是天選的神獸。」

「哈哈,天選?真是可笑,天道早就忘了你了吧,這些年可曾尋過你。」無頭黑影噗嗤一笑,「畢方,別總是這麼一本正經。」

「閉嘴。我不會讓你有時間單獨控制鄭婉的。現在我們相安無事的呆著,我就不同你計較。外面的一切就看他們各憑本事了。」畢方抬頭瞥了一眼無頭黑影。

「畢方,好好想想你的處境。我們可以合作的。睡了。」無頭黑影消失在黑暗中。

「哼。無聊的挑撥!」畢方也進去了靜思。

「守雲,你臉色好蒼白。不要緊吧。」寧顏發現異常,有些擔憂的看著鄭婉,手不由握住鄭婉的手。「你的手好冰。」

「沒事。」鄭婉疼了一會,倒沒有持續下去,緩了片刻,鄭泠的手溫暖的似乎可以冶愈自己的傷痛。

「應龍的氣息?」畢方從靜思中醒過來,「應龍,是你嗎?我在這昏天黑地中等了好久,久到我都已經忘記了歲月。應龍,我一直在等著你。你什麼時候能救我出去。我快撐不過去了。」淚水緩緩流下。

「沒事便好,你有何不舒服定要同我說的。好歹我還是學了些醫術的。」寧顏鬆開鄭婉的手。

「嗯。」鄭婉勉強露出一絲笑容,帶著一種病態美。

蘇秦看著兩人的動作,說不上來的詭異。

「那女子方才也在青花樓,她說她被化蛇弄傷了,不過應該不是什麼重傷,她命還挺大。」寧顏繼續說話,「話說那女子好漂亮,是我見過的最好看的姑娘。」不知不覺中到了余府,「張二!」

「小姐你怎麼又來了,我家大人呢?」張二往後面瞅了幾眼。

「他等會回來。我先過來。剛才同我一起來的女子呢?」

「安排在客房裡了。」張二帶著幾人前往客房。「奴帶各位去找。那邊到底出了什麼事?感覺很嚴重。我家大人看著很焦慮。」

「放心吧,這些事你家大人自會處理的。」寧顏也不願多說。 狹窄的空間里,一場突如其來的3V2毫無徵兆的開始了。

大約兩分鐘后,兔子一隻眼睛狂流眼淚,膝蓋壓着一個,兩隻手按著一個。

他的同伴鼻血長流,嘴唇被磕出了條大口子,血流了一脖子。

一隻手擰着急眼了用石頭砸他的小混蛋,另一隻手掄圓了武裝帶,照着他屁股就是一通猛抽。

「兔崽子,用石頭砸老子,你要瘋啊!」伴隨着武裝帶啪啪作響,兔子的同伴大聲質問著。

「有能耐你把老子放開,咱倆再比劃一回。」兩瓣屁股被抽的火辣辣的菜鳥扯著嗓子叫囂。

「好好好!放開你,有多大能耐給老子使出來,來,讓老子好好瞅瞅!」兔子同伴見臭小子還是不服,索性鬆開了手,退後一步等對方起來。

「你把武裝帶仍一邊兒!」被擰著胳膊的小子恢復了自由,兩隻手瘋狂的揉着屁股。

原地跳了兩下,忽然轉身撲向兔子。

兔子正看熱鬧呢,見人撲過來了,下意識的就想閃開。問題是身處於防火溝里,兩面都是土牆,只能向後退去。

他這一退,被控制住的倆小子瞬間脫困。被按在土牆上的那個轉身同樣撲向兔子。

地上被壓着的那個剛爬起一半,見兔子同伴衝過來了,直接前撲死死抱住了眼前的大腿。

隨即,3V2的混戰再次開始……

三個菜鳥是真急眼了,手上下死力氣不算,牙都用上了。倆老鳥又不敢下死手,只能用擒拿對敵。

一來二去,逐漸就落入了下風。

先是兔子的手槍被搶,拿到槍的小子不管三七二十一,對着兔子同伴兜頭蓋臉的就扣下了扳機。

兔子同伴趕忙轉身低頭避開要害,結果他這一轉身,剛被武裝帶抽了一頓的小子縱身就撲了上去,直接把人壓在了身下。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