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刀微微點了點頭,隨後羅刀便和九霄宮,繼續飛行趕路,因為害怕九霄宮出事,羅刀一路上扶著九霄宮飛行,這樣也能減輕一下對方的疼痛,但是現在九霄宮臉色蒼白,證明了這九霄宮正在承受着非人折磨,這種折磨讓他非常難以承受,羅刀也非常驚駭,能夠讓天獅門的獅王難以承受的東西,這究竟是什麼東西,居然能夠讓天獅門的獅王都如此恐怖,難以承受,想來這血的威力,真的不是一般的強大啊,但是現在羅刀也沒有辦法了,既然答應了對方,那他也只能盡全力去向護。

而就在羅刀等人,飛了沒多遠,他們就看到了兩個熟悉的背影,這兩人飛行在前方,然而他們的身體非常疲憊,顯然是剛才剛經歷過了一場大戰,這兩人他們熟悉,這便是天獅門的護法六茲和紫玄玉。

「六茲,紫玄玉。」

羅刀此時突然開口了,這聲音讓他們聽到了,隨後身體一頓,轉頭一看兩人便驚了,他們可是親眼看到了,羅刀被飛鵬王給吃的一幕,但是此時羅刀居然還活着,而且在羅刀身邊還跟着獅王,這也是讓兩人驚喜交加。

mt_adplace_blog_post_img

隨後四人落到了下方,找了一個地方,隨後六茲突然看向九霄宮,開口道:「獅王,你沒事,那真的太好了。」

「六茲,紫玄玉,你們也沒事吧!」九霄宮開口道:「哎,我這條命,還多虧了羅刀兄弟相救,如果不是他冒險,把我從飛鵬王那裏救出來,恐怕我就真的要命喪黃泉了。」

六茲也看向了羅刀,感謝道:「羅刀,謝謝你,獅王便是我們天獅門的唯一希望,如果獅王死了,我們天獅門就更不可能復活了,不過羅刀兄弟,我明明看到你死在飛鵬王口中,怎麼沒死啊!」

羅刀開口道:「哎,這個說來話長了。」

九霄宮也開口道:「好了,我們不要詢問這些了,我看你們這種狀況,是不是剛才和飛鵬堡的人打了一架?」

「不是飛鵬堡。」紫玄玉沉聲道:「準確來說是姬玄力,這小子邀功心切,居然在這裏設伏,讓我們沒有想到,被戰的措手不及,幸虧我利用了自帶的軒紫金線甲,才擋住了對方,然而對方也沒有討到好處,被我們兩個合力斬殺了,只是我的玄紫金線甲也上了本源,如果在這樣下去,我的玄紫金線甲,就要徹底被毀了,」

九霄宮感嘆道:「紫玄玉,實在對不起,這玄紫金線甲,是你們的本源能量,現在居然讓你們損失了玄紫金線甲的能力,我真的愧對你們啊。」

「獅王,不要如此。」紫玄玉開口道:「玄紫金線甲,雖然是我們的本源,但是我們隨着長時間的修鍊,還能在凝聚出玄紫金線甲的,只是沒想到,姬玄力居然會這樣做,完全不在乎我等,曾經都是天獅門護法的一份子。」

九霄宮也點頭道:「是啊,不過現在也無妨了,通過這件事情,我也算是看清楚了一件事情,也算是看清楚了姬玄力的為人,幸虧我沒把小女,託付給他兒子,要不一輩子後悔。」

……

六茲突然有點沉重看着紫玄玉,然而這兩人也是沉痛,他們本來一直在尋找,小殿下的,但是到現在,都沒有找到小殿下,這怎麼能不讓他們有點愧對獅王,隨後兩人突然看向了獅王,獅王看到這兩人。

六茲開口道:「獅王,我們無能愧對了獅王,我們逃走以後,本來準備去尋找小殿下,但是至今為止,未找到小殿下的蹤影,我們愧對獅王的信任。」

九霄宮一聽,隨後看向了羅刀,兩人意味深長的笑了,的確他們不知道,雪兒已經逃出了絕望之深,他們只顧著在絕望之深尋找,殊不知,雪兒已經不再絕望之深了,這也難怪,沒有一個人知道羅刀真實身份,他們當然不知道,葒瑩會把雪兒帶到萬仙刀宗了。

羅刀開口道:「兩位不必太過自責,因為雪兒我們已經找到了,而且前不久獅王,才和雪兒團聚。」

「什麼,真的。」

兩人基本上是同一時間,露出了驚訝之色,他們都找不到雪兒在哪裏,獅王是怎麼找到的,難道都是巧合,其實這也不能算是巧合,當時的葒瑩也明白,雪兒關乎整個天獅門的關鍵,雖然他想要尋找羅刀,但是也要抱拳對方的性命,也就是因為這個,葒瑩把雪兒,在了萬仙刀宗,即便是飛鵬王也不可能想到,雪兒會逃到萬仙刀宗去。

九霄宮開口道:「不錯,兩位對我的忠誠,我豈會不知,我當然知道兩人的忠誠,你沒有找到雪兒也不是你的錯,畢竟雪兒現在正在,羅刀的家裏做客呢,你們就放心吧,羅刀家人善待雪兒,不會虧待她的。」

六茲聽到這話才放心了,畢竟人類對於他們來說,還是非常狡猾的,即便是獅王相信,他們對人族的積怨已深,根本就不可能相信羅刀的話,但是現在聽到九霄宮如此說,也就放心了,只是他們沒想到,人族居然會善待,妖獸的殿下,這的確是讓他們吃驚。

紫玄玉開口道:「既然是如此,我們也就放心了,羅刀真的是謝謝你了,如果不是有你們仗義相救,我們就後悔了,真的是太感謝你們了。」

羅刀搖頭道:「不用如此,雖然我們種族不同,但是我們人族,也不是各個都是你們想的那樣,如果有困難,我們能出手相救,還是會出手相救的,所以你就不用如此了,你也不用太過自責,我們只是做了該做的事情而已。」

六茲點頭道:「好了,接下來我們該怎麼辦,這飛鵬王收服了天獅門,更是讓姬玄力這老雜碎成了獅王,我真的很想把這老雜碎殺了,這老東西,一直以來我們都被他給騙了,如果不是那個時候,他偷襲獅王,我們又豈會如此,獅王又豈會和小殿下落難,這仇我們並不能不報。」。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閎衍的御行實力也同樣極強,一息數里,很快就到了南風瑾的地盤。

「哎,閎衍,你可回來了啊!」

寒易笙慘兮兮,就差一把鼻涕一把淚的控訴了。

閎衍一臉納悶的看著寒易笙,這貨是怎麼變成這個樣子的?怎麼感覺有點慘啊。

「不過,你的實力怎麼提升了,最近提升的速度很快啊。」

「還不都是師兄,不知道突然發什麼瘋,每天都要跟我切磋,那是切磋么!那分明是單方面的純虐待啊!我都快死了。」

寒易笙本來就長了一張白嫩嫩的娃娃臉,此刻看起來著實有點凄慘。

「咳咳,是這樣啊。」

閎衍聰明的選擇沒有說話,心想應該是因為自己帶著顧如玖去了千靈山,所以沒辦法聯繫到顧如玖的南風瑾,就抑鬱了。

事實證明,千萬不要招惹一個欲求不滿的男人,否則會很慘的。

「瑾哥也是為你好,你看你的實力都有提升了,你就不要抱怨了。」

閎衍選擇瞪著眼睛說瞎話。

寒易笙震驚的看著閎衍,一臉控訴,似乎在說,你怎麼可以瞪著眼睛說瞎話呢!你還有沒有良心啊!

「既然實力提升的快,那你也去跟師兄切磋一下吧。」

「呵呵呵。」

閎衍皮笑肉不笑,心想我才找不虐呢。

「我還有事呢,先不跟你說了。」

閎衍面無表情,疾步走了,堅決不接這個話茬!

「瑾哥,我來跟你報告顧如玖的學習情況了。」

閎衍將顧如玖現在的情況告之了南風瑾,其實大多數的情況南風瑾可以看到。

「好。」

「光元素的應用比較廣,就讓她表露出來光元素吧。如果有事我會聯繫你,你看她如果需要的話,就把這個給她。」

南風瑾難得猶豫了一下,他給顧如玖準備了一張昊天卡,裡面有數百萬昊天幣,衣食住行是不用擔心了。

閎衍接過去了,想當初自己一開始也是辛勤打工啊。

「我看小丫頭未必會要。」

雖然接觸的時間還不長,但是閎衍看得出,顧如玖是個十分獨立而且自強不息的女孩子,她比較有自己的想法。

也許對於顧如玖來說,靠自己賺到昊天幣,同樣是一種歷練吧。

另外,閎衍總覺得,顧如玖才不會被昊天幣這點小事難倒。昊天幣其實就是學院防止學生偷懶不修鍊設置的而已。

「你先拿著,如果她需要,你再給她。」

南風瑾一想,心中一嘆,他是不想小丫頭因為這些事浪費時間和煩惱,不過他也尊重顧如玖自己的想法。

閎衍心中差點樂開花了,瞧瞧,您老也有這一天啊。

而顧如玖,到了藥劑學院之後,這節課已經開始了,是一個很嚴肅的老師。

顧如玖因為來完了,很是不好意思。

「老師,對不起,我來晚了。」

許是顧如玖的認錯態度很謙遜,也可能是因為顧如玖的事情劉伯溫跟藥劑學院的老師打過招呼。

總之,這位老師雖然看起來十分嚴肅,卻並沒有訓斥顧如玖,就讓她入座了。

等顧如玖認真的上完這堂課之後,身旁傳來了不和諧的聲音。

「呦呵,有的人就是不要臉,仗著自己三門同修,不是曠課就是遲到,偏偏還沒有人說什麼。」

這個不和諧的聲音,就是來自顧玉琪。

顧如玖微微皺眉,也不知道這個顧玉琪是怎麼回事,簡直就是一隻瘋狗,自己明明都沒有跟她說話。

偏偏就要跳出來。

顧如玖冷冷的看了一眼顧玉琪,她都沒急著報仇呢,偏偏她天天跟自己過不去。

事實證明,她們可能是天生相剋吧。

「老師都沒說什麼,你倒是管的挺寬,有管閑事的時間,不如去好好的修鍊一會兒,或者去跟你的好表哥搞好關係。」

顧如玖也不管周圍人各異的眼神,直接就離開了。

顧玉琪在藥劑方面的天賦確實不錯,又有個表哥靠山,又是皇族,平時又極其囂張,自然也不會有特別多的人喜歡她。

不過大多數也不想得罪她罷了。

氣死我了!

顧玉琪漂亮的小臉蛋都扭曲了,心中覺得顧如玖就是她的剋星,有她在的地方,她就覺得一刻都不好受!

顧如玖直奔葯園子,到了這裡之後,果然看到了韓寶兒和蘇雪歌師姐。

「玖玖!你回來了!我想死你啦!」

韓寶兒興奮的跑到顧如玖的身邊,臉頰上揚起大大的笑臉。朝氣蓬勃的小臉蛋上紅撲撲的。

「玖玖,你回來了,收穫怎麼樣?」

蘇雪歌也一臉笑意的走到顧如玖身邊,兩個人對於顧如玖的回來都很高興。

「收穫頗豐。」

「玖玖,你的老師,嗯,閎衍師叔還在學院里么?」

「他說有事出去一趟,馬上就回來,讓我這幾天不用去上課,去補一下之前的落下的藥劑和煉器的課程。」

顧如玖如實的說。

「這樣啊。」

蘇雪歌無奈一笑。

「什麼?!那個傢伙又跑了!」

一聲嬌媚,但是音量有點高的聲音傳來。

顧如玖看過去,映入眼帘的是豐滿的……

大美人。

只見這個女子應該有二十多歲,身材火辣豐滿,那胸前的豐滿隨著她的動作,有一種呼之欲出的感覺。

尤其她纖腰翹臀,整個身材完全就是s形,一襲緊身的紅衣,越發顯得膚色雪白,身材火辣。

顧如玖覺得,自己是個少女,都覺得這個簡直就是成熟的女人,太性感了啊,迷死人了!

顧如玖看了一眼自己平板到毫無看點的身材,只能安慰自己,她現在年齡還小!

「師父,您冷靜一點,這個孩子就是閎衍師叔帶的弟子,叫顧如玖,就住在我的隔壁,有什麼事情您可以問這孩子。」

蘇雪歌一身白裙,溫溫柔柔的。無論是性格還是形象,跟自己的師父簡直就是完全相反的兩個極端。

她溫柔又無奈的一笑,安撫自己暴怒的師父。不過看的出來,她跟自己的師父關係非常好,連說話也很是親密和隨意。

紅衣女人聞言,氣咻咻的看向顧清璃。 感覺接不上的朋友,請看上一章,上一章做了修改。

「拉下去砍了,這狗賊,必然是那大漢奸的同黨,去告訴小德子一聲,將這狗賊的家也抄了。」馮燁輕描淡寫的說道。

無論之前是多麼大的官員,出身是多麼高貴的勛貴,在馮燁的大軍面前,他們也只能站在下面,瑟瑟發抖,不敢有任何的不滿的表現。

有不滿的想法可以,只要不當眾表現出來,馮燁這麼大度的人,也不會收拾他們。但是他們只要膽敢表現出來不滿,馮燁就敢殺人。

如今的大梁朝廷上下,可沒有幾個官員是乾淨的。馮燁殺起來,也沒有任何的不忍心。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