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了!」

柳無邪的聲音,猶如死神一般,刀氣迸射,切開了白戰的小腹。

鮮血噴射,避免來日還會找魏東等人的麻煩,索性一勞永逸,直接將他解決了。

「噗嗤!」

mt_adplace_blog_post_img

一口鮮血從白戰的嘴裏噴出來,身體軟綿綿的倒下,他的丹田被柳無邪切開了,真氣外溢。

修仙者,失去丹田,意味着從此以後,只能像是廢人一樣活着。

已經跟秦史約定了生死戰,帝國學院的規則對於他來說,已經形同虛設。

「柳無邪,你不得好死啊!」

白戰躺在地面上,發出惡毒的語言,竟然會栽在柳無邪的手裏。

魏東三人怔在原地,一臉不知所措,帝國學院如此可怕嗎,洗髓境強者說廢掉就廢掉了。

「白戰,今日是我廢的你,以後想要報仇找,隨時來找我。」

柳無邪不想連累魏東等人,攬下了所有事情,讓魏東三人感激不已。

他們豈能看不出來,白戰出身不凡,身後一定站着強者。

「柳無邪,你給我記住,白家不會放過你的。」

白戰忍着劇痛,一字一頓的說出來,他是白家天才,白家的高層,一定會替他報仇。

「我一併接着!」

虱子多了不怕咬,已經得罪了一個薛家,不在乎多一個白家,希望他們不要來招惹自己,否則連帶白家一併滅了。

他堂堂仙帝,曾今掌握億萬生靈,揮揮手就能滅掉十個大燕皇朝。

不再理會白戰,轉身朝魏東三人走去。

「柳兄弟,都怪我們,讓你惹了大麻煩。」

魏東一臉自責,這件事情因為他們幾個而起,要不是他們來找柳無邪,也不會發生這種事情。

「此事跟你沒關係,我跟他之間原本就有恩怨,就算你們不來,遲早都有一戰。」

柳無邪心裏很清楚,以白戰的性格,肯定不會放過他。

話雖然這麼說,魏東內心還是過意不去。

「柳兄弟,這是我們帶來的一些特產,還請你收下。」

魏東從儲物戒指裏面拿出一些特產,赤火山莊盛產一種玄炎獸,這種妖獸肉質稚嫩,蘊含強大的火焰之力,對於修鍊火屬性的武者來說,屬於大補之物。

這次來帶了好幾百斤,代表他們的一點心意。

柳無邪也沒客氣,將東西收下,邀請他們到學院坐坐:「我明天就要離開了,我還能招呼你們一天。」

「我們就不打攪柳兄弟了,心意已經到了,以後有機會,柳兄弟可以到我們赤火山莊做客,我們定掃榻相待。」

魏東朝柳無邪抱了抱拳,因為他們三人,廢掉了白戰,再跟柳無邪一起進入帝國學院,估計那些學員眼神就能殺了他們三個。

柳無邪也沒強求,他明天就要離開,留下他們也很危險,隨他們自己,願意留下他歡迎,離開也不挽留。

「告辭!」

三人朝柳無邪抱了一拳,離開帝國學院。

目送他們離開,柳無邪轉身走進學院大門,至於白戰的叫囂,早就被他無視了。

柳無邪廢掉白戰的消息,很快傳遍帝國學院。

幾日不見,柳無邪的實力成長極快,讓很多人意識到了危機,例如紀陽。

當日在煉丹室,遭受柳無邪無情打臉,這口惡氣一直沒有機會宣洩。

上次回來,被秦史捷足先登。

「該死,連白戰都不是他的對手。」

紀陽氣的狠狠將桌子上的瓷瓶摔在地面上,臉色鐵青。

論真正戰鬥力,他還不如白戰,難道這個仇不能報了嗎。

「紀陽公子,我聽說這小子明日就會返回滄瀾城,我們的機會來了,只要找准機會,就能將他殺了。」

一名地字型大小學員湊過來,臉上帶着一絲壞笑。

聽到柳無邪要返回滄瀾城,紀陽眼眸一縮。

在帝國學院沒有辦法將他誅殺,回到滄瀾城那就未必了,可以藉助他師父的手。

禪城論丹害的他跟師父丟盡了臉面,此仇不報,不共戴天。

柳無邪回到居住的院子,破損的地方早已恢復如初,得知柳無邪廢了白戰,李生生還有諶麒麟等人,一臉的無奈之色。

他們已經麻木了,尤其是李生生,從認識柳無邪開始,就沒消停過。

所有事情追究起來,跟柳無邪還真沒太大關係,湊到一起罷了。

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來自愛網。 漫步街頭,索恩在暮光鎮密集的道路上穿行。

寬闊的街道人流如織,勝利的喜悅和逝者的悲傷兩種極端化的情緒混合在一起,在人群里形成一種難溢於言表的氛圍。

路過『鹹魚之殤』酒館門前,索恩停下了腳步,在這個臨近正午的時辰,酒館里像往常一樣人聲鼎沸,有肆意的大笑、也有低沉的抽泣……

明媚陽光下一點都不引人注目的索恩微微抬頭。

他靜靜的聆聽着屋內喧鬧的人聲,隱藏在兜帽內的黑色雙眸凝望着陽光下折射出耀目光芒的醒目招牌,最終抬起沾滿灰塵的靴子,朝着被精緻風鈴遮擋的大門走了過去。

「滴滴滴!」

然而,當索恩的身影浮過清脆的風鈴時,換來的並不是那種彷彿可以洗滌靈魂的愉悅輕響,而是一聲聲刺得耳膜生疼的警報聲。

這警報是如此的刺耳和令人厭惡,以至於傳入旅館嘰嘰喳喳的酒客群中的瞬間,哄鬧的聲響逐漸低沉下去,直至變得落針可聞,死寂一片。

「魔法警報?」始作俑者的索恩並未在意無數道望向自己的目光,反而是饒有興趣的打量門框上閃爍著淡淡法術靈光的法陣。

顯而易見,這座暮光鎮最豪華的酒館已經被它的主人下了禁制,若是不攜帶某種魔法媒介的話,就會像過安檢門一樣發出報警。

那麼,他們這麼做的目的又是為了什麼呢?

第二次來到這裏的索恩不太清楚,他只知道這刺耳的聲響好似在提醒房間內所有有資格踏入的人:這裏來了一位不受歡迎的客人。

「又來一位不長眼的傢伙。」這份死寂並未持續多長時間,很快就被一名喝得臉紅脖子粗的戰士打破。

酒杯碰撞桌面和椅子腿摩擦地板的聲音彼此起伏的響了起來,形成一股有節奏的喧囂。

一部分人繼續忙碌著自己的尚未消化完的食物和未結束的閑言碎語,另一小部分比較好奇的人則開始對門口的遊俠指指點點,私語不斷。

「非常抱歉,這兒不歡迎非暮光鎮居民的外來者。」

一位酒館的管事從櫃枱內走出來,沒好氣的對遊俠說道,精明的目光順勢打量着他的靴子和斗篷,靴子滿是塵土,斗篷上凝結著的血塊。

當他注意到對方掛在腰間的兩柄樸實無華的劍鞘和背在身後的複合長弓與插滿箭支的箭袋時,管事者的瞳孔猛地一縮,豐富的閱歷正在告訴他這很有可能是一位招惹不起的客人。

於是他神色緩和了很多,望着遊俠被陰影遮擋導致模糊不清的面部,好心提醒道:「我建議你去牛尾巴或者灰玫瑰酒館瞧瞧,那裏……」

「我只是來找一個人,並不會耽擱太長時間。」索恩打斷管事者的介紹,說明自己來意,然後挪動腳步將整個身子走入酒館內,叮鈴鈴的清脆風鈴響了起來。

「真的非常抱歉,遠道而來的冒險者,這是暮光鎮……定下的規矩,無數道目光在看着呢,我不能將它破壞了。」

管事者看到遊俠向前走了兩步,不知為何,他的身體彷彿不受控制般的倒退一下,隨即又硬著頭皮攔在客人的面前,當提到暮光鎮的時候,他的語氣故意加重了幾分。

「暮光鎮的規矩?……那算了。」索恩眉梢微微揚了一下,儘管聽出這位管事者沒有說實話,但他不想在這裏浪費時間,隨後丟下一句話,轉身欲走。

不過,竊竊私語的酒館里有人並不想讓他這麼輕鬆的離去。

正當酒館的管事者暗自鬆口氣的時候,一位醉醺醺的彪悍野蠻人起身走了過來,兩個跟班緊隨其後。

「這裏不會歡迎你們的,你這個下賤的狗崽子,貪生怕死的雜碎。」粗俗不堪的聲音混合著酒氣、洋蔥和大蒜的味道從彪悍野蠻人的嗓子裏擠出來。

他似是覺得不過癮,又走到索恩身旁,攔住他的去路,伸手居高臨下的指着他的頭顱,繼續咒罵道:

「暮光鎮是我們的暮光鎮!不歡迎你們這些自私自利的貨色!投機者!混吃等死之人!趕緊滾吧!讓這個酒館保留住整個鎮子的最後一絲體面吧!」

「你聽見我說的了嘛,你個雜碎!」彪悍野蠻人見遊俠被『嚇』的沉默不語,得寸進尺的大放厥詞。

「他聽不見,他的耳朵里塞滿了驢毛,哈哈哈……」一個跟班接話,另一個在一旁鬨笑起來。

「鏗鏘!」

利劍出鞘,鋼魂劍的蒼白藍光在昏暗的燈光下一閃即逝,彪悍的野蠻人和兩個跟班全部捂著因憤怒而扭曲的臉部發出殺豬般的嚎叫。

猩紅的鮮血順着他們的指縫流出,劃過佈滿青筋的手背,滴落到平坦的大理石地面上,濺出朵朵血花。

酒館內頓時炸鍋了。

一張張椅子因猛然起身而被掀翻在地,一柄柄閃爍著寒光的利刃紛紛在燈光下折射出森冷的光芒,一道道憤怒的目光全部匯聚到利劍不知何時已經歸鞘的遊俠身上。

「真TM的是一幫沒腦子蠢貨!」

反應過來的酒館管事者用衣袖擦著額頭的冷汗,瞥了一眼三個倒霉蛋,忍不住破口大罵一句,然後慌忙衝到櫃枱旁翻搗出一個魔法護符,將其啟動。

「給老子剁碎他!」滿面血污猙獰恐怖的彪悍野蠻人抽出武器,大聲起鬨道,喧囂聲頓時又被太高了幾分。

索恩利劍般的雙眸冷冷的掃視一圈,冰冷的恐懼瞬間爬上一張張躍躍欲試的面孔,很快蔓延至他們全身,以至於沒有一人敢抬起發抖的雙腿向前挪動一步。

「都住手!」

忽然,一道淡藍色的法陣光芒出現在遊俠和眾多激進者的中間,當法陣光芒散去的瞬間,一位身段窈窕的紅衣女子邁著輕盈的步伐走了出來。

喧鬧的人群也隨着紅衣女子的到來和冷聲警告慢慢安靜了下來。

「都散了吧,這位遊俠是我邀請過來的客人。」紅衣女子滿是歉意地看了索恩一眼,隨即對圍觀的酒客揮揮手。

「非常抱歉,這只是一場誤會,大家慢慢享用吧。稍等片刻,你們將每人享用一杯免費的蘑菇酒。」

酒館管事者頓時鬆了一口氣,立即從櫃枱內走了出來,帶着歉意的目光將圍觀的吃瓜群眾驅散。

至於那三位捂著臉部深長傷口慘叫的倒霉蛋,則被他狠狠的踹了一腳,直接派人將其趕了出去。

「你好啊,我們又見面了,拯救暮光鎮的大英雄。」看到眾人帶着好奇的目光散去,紅衣女子薇莎拉饒有興趣地打量一眼站在門口的索恩,走上前去,笑着打招呼道:

「來這裏有什麼事嗎?不要告訴我你是來找安德麗娜的,我可以很遺憾的告訴你,她早就離開了。當然,我可以向你透露一下她去了什麼地方。」

「那倒不必了,感謝你的好意。我的確是來這裏找人的,不過不是來找她的。」索恩站在門口,語氣毫不波動的說道。

「進去坐坐?」薇莎拉玩味兒地看了索恩一眼,說道。

「算了吧,你的客人太熱情了,我怕被這些激進派的目光殺死。」索恩掃視着房間內望向這裏的一雙雙眼睛,諷刺道。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