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話雖如此,但只要你死了,聖宗內除了我還有誰適合宗主之位?」南天恆冷笑道,絲毫不懼南天極夜的口頭威脅。

「雷池越過半步便不可回頭,你想清楚了!」南天極夜還在勸說,說到底南天恆也是他親大哥,在心底里他還留存着一抹兄弟情誼。

可南天恆卻並不領情,體內七轉次巔峰至尊的威壓全面爆發,大喝道:「南天極夜,你這幅假惺惺的嘴臉給老子收起來吧,今日勢必要分個生死!」

南天極夜嘆息一聲,任何人都是有脾氣的,更何況是他們這種地位高的嚇人的存在。

mt_adplace_blog_post_img

話止於此,既然說了這麼多依舊沒用,那就唯有戰!

轟!

就在這瞬間,整個天澗聖宗如同有一顆烈陽在炸開,灼熱的氣浪將靈石殿宇生生摧毀,至尊級別的靈石根本無法抵擋南天極夜的能量波動,瞬息間化為一堆粉末。

抬眼望去,在天穹之上,有一道渾身被金光包裹的身影沉浮。

他的氣息毫不掩飾,全面爆發,將他身周的虛空屏障生生轟碎!

南天極夜,同樣是一名七轉次巔峰至尊!

「今日取你人頭,拿回屬於我的一切!」南天恆邪笑道,他的瞳孔中滿是陰狠之色。

「南天極夜,讓我看看你到底憑什麼坐在這個位置,嘿,哈哈哈哈!」南天恆的烏黑長發隨風亂舞,嘴裏的話語囂張又癲狂,看上去很邪肆。

嗖!

下一刻,南天恆動了!

只見他右手成爪,黑衣烈烈,化為一道極光殺向沉浮在虛空中的南天極夜。

即已出手,雙方自然不會再講情面,七轉次巔峰至尊的實力無比恐怖,誰一疏忽,就可能被一擊斃命!

此時不光是南天恆和南天極夜,他們手下之人亦拉開了大戰。

南天恆帶來的數十人中還有好幾名次巔峰至尊,此時就有相應境界之人出手,對上了徐銘和白髮稀疏的老者。

甚至就連守衛長也再次和旭雷至尊大戰了起來,場面一片混亂!

「殺!」

剛復原的虛空屏障再次被轟碎,南天極夜一脈的其餘強者也一併趕來,其中竟然還有一名六轉次巔峰至尊!

不過這等層次的戰鬥終究是不可能在聖宗內展開的,這兩脈無論誰勝了,最終還是要繼承聖宗的底蘊,這就相當於是勝利者的果實,不可能輕易摧毀。

至尊層次的戰鬥都被拉到了天澗簾幕之上,只能看見招式對決,至於碰撞聲音和恐怖威壓則被天澗簾幕阻隔,沒有一絲泄露出來。

如此一來,這塊區域一時間竟然顯得安靜無比,只剩下一些未成就至尊之位的聖宗弟子。

「堂妹,好久不見。」南天恆一脈人中,站在最前方的一名黑衣青年邪笑道,樣貌和南天恆竟有七八分相似!

他是南天恆的獨子,南天無敵!

聽他的名字就知道南天恆對他寄予了什麼厚望,希望他舉世無敵,而南天無敵也確實很強,天賦真要說起來比南天恆和南天極夜年輕時還要可怕。

傳聞他誕生時天降異象,有神性物質融入他的體內,不斷蘊養他的機體,造就了他的一副無雙肉體。

南天無敵和少女年歲相仿,只大了兩歲而已,但是他的實力卻是達到了六階極道!

這也是一名少年帝主!

「天澗聖宗內竟還有這等人,倒是有些出乎意料。」雲逸露出一抹有意思的神色,南天無敵的天賦就算是放在神級勢力內也可以排的上號。

難怪他被南天恆寄予厚望,取名無敵!

「小子,我家少主的天賦你也就只配仰望,在這裝什麼大尾巴狼。」南天無敵身後一名青年嗤笑道。

雲逸也笑了笑,沒有接他的話,南天無敵雖然天賦很強,但還真不曾被他放在眼中。

不說他自己,光是他手底下的太古,其中就有不少成員比南天無敵妖孽得多。

但云逸的神色落在南天無敵那群人眼中則被認為是怯懦,一群人直接放肆大笑,奚落雲逸。

「慢點笑,可別笑壞了身子。」雲逸並不生氣,反而老神在在地說道,隨後轉看向少女,問道,「你們不開戰嗎?」

「閉嘴,別在這丟人現眼!」少女身後有中年一輩的帝主很不客氣,對雲逸沒有好臉色。

少女擺了擺手,示意身後人安靜,她的實力雖然才巔峰玄帝,但是她的威嚴卻是絕對的。

不說雲逸現在和他們這一脈的人或多或少有些關係,光是憑藉他拿出的諸多補償,少女便感覺他很不簡單,但從外表卻又看不出什麼奇特之處。

「我們沒必要向諸位至尊般生死大戰,最終結果還是由上面的戰鬥決定,我們切磋一番就好。」少女指了指天澗簾幕之上的大戰,對雲逸解釋道。

「這倒是有些無趣了。」雲逸瞭然,他們這些至尊以下的弟子大戰根本毫無意義,最終的勝利還是要看高層戰鬥。

說白了,他們根本無法左右戰局的結果。

「無趣嗎?北初,你先陪他玩玩。」南天無敵雙手負於身後,對身後之人命令道,很是狂傲。

「嘿,少主放心,這小子一定會感覺有趣的,我保證。」一名身材勻稱的俊秀青年走出,若不是他臉上掛着一抹欠揍的笑意,倒是更像一名儒雅之人。

「我天賦差勁,才堪堪達到三階玄帝,還請道友指教。」南天北初依舊掛着賤笑,挑釁雲逸。

雲逸撇了撇嘴,道:「說大話小心閃了舌頭,就你這平平資質能有三階玄帝?」

「嘿,小子你怕是沒見過世面,我……啊!」南天北初正想嘲諷一番,但當一縷清風灌進他的口中時,竟如同最鋒利的尖刀,在他的舌頭上劃了一道!

「嗚嗚嗚……!」南天北初連忙閉緊嘴巴,運轉靈力將口中的神秘力量煉化。

「不會吧,說大話真的會閃到舌頭啊?!」雲逸故作震驚,一副誇張至極的表情。

方才的那道風刀自然是他動的手腳,不過此時可不能表露出來。

「小子,你使陰招!」南天北初臉色瞬間變得陰沉,體內氣息在也不加掩藏,氣血翻湧,道威瀰漫!

雲逸佯裝神色慌張,情急之下直接抬手打出一拳,像是豁出去了一般。

砰!

「啊!」

更加凄厲的慘叫聲傳來,南天北初這點實力如何與雲逸相抗衡?此時他直接被轟飛數里,狠狠砸在地上,衣袍破爛不堪,嘴角還掛着絲絲血跡,沒有了那抹欠揍的笑容。

「我好厲害!」雲逸有些不可思議地看着自己的雙拳,好似不相信自己能轟飛南天北初。

下一刻,雲逸直接大叫起來,抱怨南天北初恫嚇他:「我就知道你在吹牛!你明明是三階聖人,還嚇唬我說是三階玄帝!」

「真是三階聖人。」在場的所有人都能夠感受到南天北初的氣息,竟真的是三階聖人無疑。

「不可能,我前幾日親眼看到北初突破的三階玄帝,絕不可能是聖人之境!」南天無敵身後,一名和南天北初差不多年歲的青年立刻否認,他親眼所見之事不會有誤。

「回來吧,這一戰算我們輸。」南天無敵探出一道神識,仔細檢查了南天北初的狀態,竟沒有發現什麼異常,的確是聖人之境。

這倒是有點邪門了!

是那小子做的手腳嗎?南天無敵不知道,但是他留了一個心眼,這種怪事本無可能發生,定然有貓膩。

「你是什麼境界。」南天無敵淡淡地問道,雲逸和慕容憐月身上有密寶,能夠掩蓋他們的氣息和實力,就算是一般的巔峰至尊都看不出!

「嘿,我可比這個愛說大話的人強多了!我乃九階聖人,聖境絕巔的存在,也可以說是天下第一聖!」雲逸拍了拍胸脯,一副不可一世的模樣。

「什麼狗屁天下第一聖,一個毛都沒長齊的娃娃而已,見過什麼風浪。」南天恆一脈人中,一名赤裸著上半身的壯漢不屑地說道,完全沒把雲逸放在眼裏。

然而雲逸可不管那麼多,只怪他入戲太深!

「喂喂,你知道我這是什麼境界嗎?我可是堂堂九階聖人!還有人在聖境比我走得更遠嗎?」雲逸甩給他一個沒見過世面的眼神,毫不客氣地說道。

壯漢一步踏出,隆隆聲音響起:「少主,讓我來教訓一番這小子,讓他知道什麼叫做極致之聖!」

壯漢名為虎澤,不是南天姓氏之人,但他在聖宗的地位同樣不輸給任何嫡系弟子。

因為他是天澗神州極致九聖之一!

當初在千幻城碰到的逆空玄帝,為天澗神州十大玄帝之一,而除了十大玄帝之外,更是還有極致九聖!

「嗯,隨你怎麼折騰,別下死手就行。」南天無敵嘴角上揚,還沒開戰他便認為雲逸已經輸了。

虎澤,這是他最看好的幾名手下之一,畢竟天澗極致九聖可不是浪得虛名的!

整個天澗神州何其大?能夠在聖境排進前九的,無一不是妖孽中的妖孽。南天無敵也是這一類人,他也曾是極致九聖、十大玄帝之一,深知這榜單的含金量有多重。 周大林與周喜蘭二人,是.人.販.子。

在兩個人都沒滿二十歲那一年,他們老家鬧災荒,沒糧食又遇上一群惡徒,搶走了所有錢,無奈,他們兩兄妹一路又是乞討,又是打工,流浪到很多個地方,平時就有小偷小摸的習慣,後來染上了d-癮,更是一發不可收拾,沒錢怎麼辦?

想盡辦法弄錢唄。

那什麼方法來錢快?

除了偷東西搶劫那還剩下……拐.賣.兒.童了。

於是,這兩個人,就干起了人.販.子這種勾當……一過就是近十年,拐走的孩子沒有一百,也有八十。

這次盯上的一戶人家,一是只有一母一子,年輕的母親平時早八點出門上班,晚六點下班回家,而兒子呢,看模樣應該六七歲了,也是早七點多鐘出門上學,中午不回來,晚上五點半放學回家。

年輕母親心也很大,讓這麼小的孩子,上下學都是自己一個人走的。

大概也是因為小學學校,就在這個小區的一千多米遠的地方吧,也挺近的。

但也給了犯.罪.分.子,盯上他們的機會。

他們在這兒連續蹲了一個星期的點,發現了這個母親雖然挺疼愛這個孩子,但有時候也是很討厭她的孩子,這四個人不知道是什麼原因,當然也不會多管閑事,只要把孩子帶走,拿到錢就成……

這個孩子可以換二十萬呢!以往最多也才十萬,一般都是五六萬左右,這次的買家是個大手筆,不孕不育還鬧離婚,男方還是家裏的獨苗苗,誰知道不行啊……

男主人跟妻子結婚快十年,一個孩子都沒生出來,這不……聯繫了他們,想要一個孩子,價錢好商量,嘖……他們幾個獅子大開口,一口氣要了二十萬。

那戶人家雖然有些猶豫,但也挺利索的付了兩萬塊錢定金,等他們把孩子抓走帶回去后……剩下的錢都會打到他們的賬戶,這些錢,夠他們出去好好浪一回了。

幾個人越想越開心,做了一些偽裝之後,在小男孩兒平時喜歡路過的那條道路上,等待着?伺機而動……

青年滄溯從清苓那裏了解到一些,有關於人.販.子們的信息,又得知他們這次的任務目標,也就是那個小男孩兒,他與他的母親,竟然都跟女主昭月有些關係……

一時間也說不清,總之也是一個,總裁嬌妻帶球跑的故事。

既然都聽到了,那肯定也不能坐視不管。

雖然青年滄溯承認自己是一個冷漠無情的人,不喜歡多管閑事,但變成貓咪的他躲在草叢裏,看到那個可愛的男孩子,一蹦一跳的路過這裏,還有那張熟悉的臉……

他心裏一跳,一邊讓系統清苓把剛才聽到的話保存起來,當做人.販.子.們的犯罪證據,一邊從草叢裏跳出來,優雅的邁著貓步,走向了那個,唇邊帶笑,渾然不知自己,接下來會有悲慘命運的小男孩兒……

「喵~~~」

可愛的小貓,晃着尾巴,高貴冷艷的沖着背著書包的小男孩兒,叫喚一聲。。 「這片雨林是個神奇的地方,儘管沒有像艾弗尼斯神樹那般堪稱神跡的景象存在,卻是自然地孕育出了一個類似於人類的種群,就是那些食人族小矮人。」

凱恩再一次擔任起了解說,這讓莫北甚至有種如釋重負的感覺,這要是聽奧瑪斯解釋,沒準會越聽越糊塗。

「你們和這個種族也已經有所接觸,正如你們所見,這個甚至都沒有創造出文字的種族,其中卻有著大量具備魔法天賦的個體。而且對於治療,溝通以及毀滅這些分支都有研究。這可比法維茲耶雷法師們創造出的蛇人能夠掌握魔法還要神奇得多,因為這些小矮人,可沒有學習的對象。」

「當凱吉斯坦的征服者第一次深入這片雨林之時,就發現了這裡的奇妙之處,隨著第一個城市維茲郡的建立,人類也開始嘗試掌控這片雨林,以及充斥其中的強大力量。現在我們不難猜到,在庇護所創造之初,這片區域的某個角落必然也存在著一塊世界之石的碎片,只是埋藏得要比坎都拉斯的那一塊要更加隱秘。」

凱恩所說的並沒有超乎莫北的猜測,事實上以往他們就聊過這個話題,認為庇護所世界的許多個地方,都隱藏著世界之石的碎片,在整個世界構建之初起到支撐作用。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