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維傑招招手,讓湯姆和伊蓮娜靠近自己,三人聚在一起,湯姆和伊蓮娜已經抽出了魔杖與彌蘇貝特對峙,秦維傑依舊坐在地上,一手捂著左眼,嘴角露出了玩味的賤笑,彷彿在嘲諷彌蘇貝特。

「啊!!我一定要殺了你們!死……」彌蘇貝特瘋狂了,唾手可得的神格,一次次的與自己失之交臂,這一切都因為眼前的兩個乳臭未乾的小子。

彌蘇貝特這個恨啊,恨不得生吃了兩人。

「嘻嘻,驚不驚喜,意不意外,看來咱們還是有緣啊,這麼快又見面了……」秦維傑嘲諷技能MAX,完全不會彌蘇貝特面子,說著還夠夠手指,使出了傳說中的一陽指與獅吼功:「來啊!你過來啊!信不信小爺我再坑你一次……」

mt_adplace_blog_post_img

不得不說,秦維傑這一詐還真就把彌蘇貝特嚇到了,畢竟三番五次的在秦維傑手上吃癟,彌蘇貝特也擔心秦維傑還有什麼後手,一時間雖然暴怒,但也不敢貿然上前。

秦維傑依舊輕笑的看著彌蘇貝特,隨即低聲喚來湯姆和伊蓮娜:「我們定個計劃啊……」

「什麼計劃!你怎麼現在才想起來定計劃……」湯姆一臉無奈的看著秦維傑。

然而就在此時秦維傑手中突然出現了兩張紙符,趁著湯姆和伊蓮娜不注意,秦維傑一把將紙符拍在了兩人身上,下一秒兩人瞬間消失,原地只留秦維傑一人。

「嘻嘻,不好意思湯姆,你又上當了!」秦維傑輕嘆一聲,隨後嘬了嘬牙花子:「可惜了,時間不夠啊,就做了兩張神行符,不然我也能跑了……」楚凡踏踏實實的睡了一個好覺,一直睡到前台打電話到房間來問還要不要續房才起來。

也沒有什麼行李,結了帳,楚凡準備找個地方隨便吃點,馬上回海星城,玄清小觀門口的油漆都還沒有清洗呢。

還沒有走出酒店門口,秦雲和雷蕾兩人一同走進旋轉門,一看到楚凡,兩人同時笑了。

……

《我是擺渡人》第045章念想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呵呵。」李問笑了笑,「你這種情況乃是因為你所修之功法毒龍怒罡所致,衝心而去的也並非是靈氣,而是的藏匿在靈氣的之中的……毒氣。」

「什麼?!」

葉飛龍瞪大眼睛,毒龍怒罡乃是北炎皇室的蓋世絕學,怎會成為他的桎梏?

「若想解除毒龍怒罡帶來的威脅,恐怕葉道友唯有散去一身玄功,再尋醫聖解毒,等毒氣盡數化解之後,重新修鍊,方才有更進一步的可能。」

散盡玄功!

這四個字就像是一柄大鎚狠狠的砸在葉飛龍的心臟之上。

那可是聖人境界的玄功!

他也是憑藉著聖人境界的修為才活了這麼久的歲月,若是散去玄功……

只怕,頃刻之間他就會老死。

葉太沖只是面色凝重的站在一邊,他始終一言不發。

翻翻北炎的歷史,不難發現毒龍怒罡雖然作為北炎王朝破壞力最強的一門功法。

但凡是修鍊了毒龍怒罡的修士都活不過甲子之齡。

而葉飛龍也是天縱奇才,早早突破了聖人這才免遭此厄運。

看來這天機閣主所說,或許並非虛假。

「閣主……天機閣以測算天機聞名於世,天機亦可觀測,更何況我這功法上的問題,還請閣主明示。」

說到這對於李問能夠測算天機的本事,葉飛龍已經信了八分。

畢竟,如今的北域中敢打著能幫助聖人強者解決事端的地方也就只有這天機閣了。

「呵呵,不急。」

李問又將目光挪移在了一旁默不作聲的葉太沖身上。

「等我將你們兩個的問題都敘述完了,再說解決方法也不遲。」

聽到這話,葉飛龍的心算是放下了一半,畢竟剛剛李問所說的是一併解決,那就說明還是有解決的方法的。

葉太沖差異的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我?我這情況,怕是閣主葉沒有解決的辦法吧!」

聖人境三重與二重之間的差距簡直是天上地下,同樣是閉關三百餘年,但北炎老祖的修為根本就未能臻至聖人境三重巔峰,這又有何解決之法?

「北炎老祖……呵呵,你倒是想的開,閉關了三百年,修為都沒有半分精進,你就沒感覺到奇怪嘛?」

「修鍊之時,你是否覺得你的丹田就像是個無底洞,怎麼喂都喂不飽?」

「你自以為這是聖人境界一重難於一重的關係,只要修鍊的時日達到了,自然就能晉陞。」

「但你餘下的壽元不過百年,百年之內若是沒有辦法衝破聖人三重的桎梏,恐怕唯有坐化一途了吧!」

「這……」

北炎老祖下意識地吞了一口口水。

全中!

天機閣主真乃大能也!

葉太沖當即拱手,請求道:「還請閣主明示!」

李問玩味一笑:「呵呵,莫要著急,天機閣講究公平交易,不過我倒是可以給你們先提點一下,晉陞的機緣,就在十日後的七國排位戰之中。」

「什麼?!」

一聽這話,葉太沖和葉飛龍二人瞬間激動了起來,困擾他們多年的問題終於有了解決之法。

尤其是北炎老祖葉太沖,他如今所剩的壽命,在一個修行者眼中看來已然是為數不多了。

原本葉太沖打算等這次的排位戰過去后,便不在插手世俗之事,作為普通人好好在北域頤養天年,畢竟這些年來除了修鍊就是閉關,根本沒有好好生活過。

而如今李問的一番話,又讓他有了繼續修行的信念。

「閣主……排位戰如何能幫助我們?」

葉飛龍這話剛出口就被葉太沖給拉了一下。

見葉太沖對自己搖了搖頭,葉飛龍頓時明了,覺得自己還是有些唐突了。

「我這天機閣的情報向來是等價交換的。」

李問輕笑一聲,輕輕抿了一口茶。

「怎麼,這些老怪物都這麼不上道嗎?」

此時李問心中不由得升起一絲無奈,自己就差說交錢了!

此時下面的葉太沖和葉龍飛自然明白了李問的弦外之音。

來之前葉鴻天便跟二人說起過天機閣雖然無所不知無所不曉,但是所有的情報都是等價交換的。

剛才葉飛龍一時激動就把這事給忘了,如今在李問再三提醒下自然明白李問話中的意思。

葉太沖想了想,便問道:「閣主,不知我二人所求之事,需要多少靈石?」

「……」

「我天機閣的情報多以物換物,法寶,秘籍,陣法等,至於多少,就看你們自己覺得自己需要的東西值多少了。」

李問掃了一眼面前的兩人,若不是看在這倆人如此肥得流油,不狠狠宰一頓的話,李問才懶得搭理他們呢!

「這……」

葉太沖一時語塞。

片刻后,葉太衝突然咬了咬牙,手中一道亮光響起,一柄長戟便出現在了葉太沖手中。

「降龍戟?」

李問看著葉太沖手中長戟呢喃道,這可是聖級法寶,在李問眼中這更是三十多萬的天道值。

「閣主,若是你能幫我解決我現在的情況,除了這柄跟了我多年的長戟,其餘的我願全部拿來作為交換。」

說著葉太沖便將手中的儲物戒指直接扔給了李問。

不愧是北炎老祖,好大的魄力,這下發財了!

接過戒指后,李問心中可謂是欣喜若狂,堂堂北炎老祖的手中豈能沒寫好東西?

光是李問知道的便有聖級法寶還有不少准聖級法寶。

「5000000!」

經過李問再三的確認,的的確確是五百萬點天道值。

「我擦,果然不愧為老怪物,竟然積攢了如此多的好東西!」

李問看著這一長串的天道值,幾乎就要原地蹦起來了。

「閣主……閣主!」

「不知道這些東西可夠?若是不夠,再容我想想辦法。」

葉太沖看著呆在原地的李問,忍不住開口說道。

還處在興奮中的李問一時之間沒有任何回應,這也讓葉太沖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上。

這可是他近千年所有的家底了,如果這都不夠的話,他可真就沒什麼辦法了。

「夠了!夠了!剛才有些出神,還請兩位勿怪。」

「老祖切莫心急。」

李問回過神來后,對著葉太沖笑了笑。

【石碑,幫我兌換帝國排位戰中葉太衝突破的機緣!】

【叮】

【兌換成功】

【一念花開:葉太衝突破的機緣,消耗天道值五十萬。】

【帝國排位戰結束后,排名第一的會獲得一個秘境的百年使用權,秘境中有一顆悟道樹。】

【北炎老祖葉太沖因為一直缺失道心所以才修為停滯不前,而在悟道樹下修行便能重塑道心,一旦成功還會接受悟道樹的洗禮,對未來有很大的好處。】

「老祖,帝國排位戰的目的,其中之一便是爭奪一個秘境百年的使用權,對吧?」李問問道。

聞言,葉太沖和葉飛龍齊齊點頭:「嗯,不過那也是排名第一的獎勵,想來也挺慚愧,北炎帝國也已經近千年沒有贏過了。」

「那個秘境中便有這你突破的機緣,乃是一顆悟道樹……」

李問將石碑所顯示出的所有消息全部告訴了葉太沖。

葉太沖聽完后眉頭緊鎖起來,他雖然知道了方法,可是他根本接觸不到秘境啊! 葉家可以放棄這次機會,機會和風險並存。

與強弩之末的沈家合作風險極大,周家的勢頭如日中天,花家發展平穩,卻也是千年傳承的家族。

葉家中興,並沒有足夠的時間培養直屬於家族的強大力量。與周家,花家相比還是弱了一點,也是因為這一點,周破天敢聯合其他三家率先開啟東海遺址。

葉老太爺反應了如果林虞能夠說服沈家,他便跟着幹了。當然,他並不覺得林虞能夠算的過沈家那隻老狐狸。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