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誰知沈千珏接下來話都不說二句,手臂突然一發力,鎖住白千羽的脖子就往前走,一路拖着他,像拖一隻小貓崽一樣,白千羽一下子慌了,拼了命地掙扎,瘋狂蹬腿,卻一點要掙脫的跡象都沒有,風魔欽都給看笑了,搖了搖頭,心中沒有緊張,只覺得這倆人有趣。

白千羽已經被勒的話都說不出來了,只能任由沈千珏對他「百般蹂躪」,十幾步,沈千珏又來到了風魔欽的面前,語氣稍稍客氣了一些,問:「你要不要一起?」

風魔欽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搖了下頭,道:「不了,我不喜歡打架,如果能成的話,你們兩個應該也夠了。不過……救人的話我倒是可以幫忙,那個叫董缺得的,我會把他安全帶下來。」

沈千珏便點了點頭:「那就行動吧。」

mt_adplace_blog_post_img

一眾人像看戲一樣目送三個人走到水井蓋跟前,沈千珏抬手移開了水井蓋,風魔欽卸下忍刀,脫下大氅,交到了泠瀧的手裏。

白千羽還想做最後的掙扎,使勁拍了拍沈千珏的手,示意能不能放過他,然而這時候,沈千珏卻忽然間皺起了眉頭,一改之前的狀態,語氣似乎變得有些不高興、嚴厲了起來。

「你夠了,能不能安分點?你可是魔術師,能不能對自己有點信心?之前在我面前吹噓的本事去哪了?拿好你的狙擊弩,裝好你的繩索箭,你聽好了,沒你我也成不了事,男人,別說不行!」

此話一出,白千羽一瞬間就怔住了,心中不知道有什麼東西被觸動,「你可是魔術師」六個字,開始在他的腦海里不停地回蕩了起來。

鄭筱楓等人也對沈千珏這樣突如其來的反應顯得有些出乎意料,只見她一點點鬆開了白千羽,兩個人對視着。後者意識到自己真的惹了她不高興了,一時間竟莫名地覺得自己好像做了一件錯事一樣。

良久,沈千珏忽然湊過了臉,在白千羽的嘴唇上,輕輕地吻了一下。

「我去……」霎時間,後面所有的人全都看驚了,媽呀,怎麼這個時候搞這麼一出?!

尤其各位男士,此刻幾乎全都看得酸了,這樣一個傾世大美人主動送吻,白千羽這小子簡直佔了天大的便宜!

「早知道我就去了。」愛迪生忽然就道。

賀顯弼也連連「嘖」了幾聲,說:「我怎麼從來就沒有過這種待遇呢?」

鄭筱楓不由得表情古怪地看了他一眼,賀顯弼卻還恬不知恥、不覺得尷尬,還補了一句道:「漂亮的女人其實還是靠得住的。」

而此時此刻的白千羽,人已經完完全全處於大腦一片空白的狀態了,這一個吻實在太有魔力了,他感覺自己整個人馬上就要炸掉了一樣。

「你……你……」

沈千珏輕笑了一聲,問:「怎麼樣?現在是不是覺得有膽子了?好好表現,可不是誰都有機會和我一起拚命的。」

白千羽手足無措,拚命地調整著自己的狀態,但不得不說,現在的他還真就不知道什麼叫做緊張了,果然腎上腺素的飆升永遠能帶來意想不到的作用。

風魔欽見這邊沒什麼問題了,就打了個手勢,沈千珏點了下頭以作回應,前者深吸了口氣,二話不說,第一個翻了出去。

「走了!」沈千珏拍了一下白千羽的頭髮,提醒了一聲,也緊跟着離開了,白千羽此時咬了咬牙,看了看手中的銀弩,忽然間想起來,自己明明也曾是那個在塔里木山、鄱茲古國以及沙特大漠大殺四方的人啊。

當鄭筱楓看見白千羽帶着堅定的目光也跟隨兩人翻上地面之後,他的心裏也不自覺地生出了一絲開心的感覺,當然,是為自己出生入死過的朋友感到開心。

「但願他們能成功吧……」鄭筱楓喃喃道。宮宴上,蘇拾和蘇承肆姍姍來遲。

之前在榆林鎮上見到的嘉熙帝,素衣白裳,氣質高貴。

此時身着龍袍,一身威嚴,蘇拾這才覺得,他是一個皇帝,一國之主!

他高高坐在龍椅上,下面是他的子女和文武百官。

蘇九天就坐在他的身側,寵愛的明目張膽。

蘇拾往前走,大皇子,二皇子,五皇子,到八皇子,都端坐在位子上,只有那位彰顯著太子之位的位置,空無一人。

蘇拾收回視線,仰頭去看嘉熙帝,目光微微一顫。

原書里發生的情形那麼清晰的刻在她的腦子裏。< 《穿書後首輔他又奶又凶》130:炸毛 陳寧滿臉平靜,甚至嘴角還微微上揚,露出一抹若有似無的嘲笑。 黃偉強此時終於從震撼中回過神來。 他滿臉驚恐,狠狠的瞪了李坤跟徐海燕一眼,喝道:「你們住嘴。」 緊跟着,他在李坤跟徐海燕驚愕的目光中,迅速的整理了一下軍裝,然後站得跟標槍一樣筆直,昂首挺胸,目不斜視的大聲喊道:「立正!」 「敬禮!」 他身後那對荷槍實彈的衛兵們,雖然不知道怎麼回事? 但服從命令是士兵的第一守則。 二十多個衛兵動作整齊劃一的立正,啪的抬手敬禮。 黃偉強大聲的道:「首長好!」 「首長好!」 二十多個衛兵,也跟着黃偉強,大聲喊道。 衛兵隊立正敬禮問好,這不但讓李坤跟徐海燕看得目瞪口呆,還把酒會現場不少人的目光都吸引了過來。 大家都好奇的望着陳寧,猜測陳寧什麼身份? 徐海燕忍不住叫喚起來:「首長,他們明明是沒有邀請函溜進來的騙子,怎麼就成了首長了?」 李坤也忍不住質疑道:「是呀,黃隊長,你是不是什麼地方搞錯了?」 黃偉強冷冷的斜了李坤夫婦一眼,然後崇拜的望着陳寧,沉聲說:「沒有錯,他就是我們軍人心目中的戰神,少帥陳寧。」 少帥陳寧! 李坤跟徐海燕聞言都不由身體狂顫,滿臉驚駭的望着陳寧。 李坤這才記起來,少帥的名字,好像真的是叫陳寧。 眼前這位,就是他今晚要負責幫忙翻譯外語的少帥? 這是真的,還是碰巧名字相同? 徐海燕也是滿臉震撼的望着陳寧,還有陳寧身邊的宋娉婷。 陳寧若是少帥,那宋娉婷豈不是少帥夫人了? 她心裏瞬間妒忌得發狂,同時也狠狠否定這個想法,宋娉婷怎麼可能是少帥夫人? 眼前這個陳寧,肯定不是少帥,肯定是騙子。 對,肯定是騙子! 徐海燕指著陳寧,大聲的道:「假的,他肯定是假的,他肯定不是少帥。」 李坤也回過神來,冷笑道:「對,少帥出席招待修羅國外交大臣這樣重要的酒會,肯定身穿盛裝,穿軍裝帥袍。」 「而且少帥身邊,肯定跟着大批大批警衛隊員。」 「這傢伙肯定是冒牌貨,是假的。」 黃偉強一幫衛兵們,聽到李坤夫婦這話,也都迷糊了。 一時間,他們也沒法確定,陳寧到底是不是少帥? 而就在這時候,酒會現場門口起了一陣騷動。 原來是外交部長曾仕雄帶着一幫部下來了。 曾仕雄是李坤的頂頭上司! 李坤見到曾仕雄,連忙帶着妻子徐海燕屁顛屁顛的迎上去,一邊討好的說曾部長好,一邊指著陳寧道:「曾部長您來的正好,這傢伙是騙子,冒充少帥……」 徐海燕也諂笑道:「曾部長,快叫衛兵們把騙子抓起來吧。」 騙子? 曾仕雄的目光落在陳寧身上,只見陳寧正面帶微笑,饒有興味的望着他。 他身體一顫,慌忙推開李坤跟徐海燕夫婦,快步的走到陳寧面前,恭恭敬敬的道:「少帥,您怎麼提前到了。」 少帥! 李坤跟徐海燕聽到曾仕雄對陳寧的稱呼,瞬間如同遭到晴天霹靂,徹底傻了。 這個陳寧,竟然真的是少帥。 陳寧微笑的道:「老曾你好,那個李坤是你的部下?」 曾仕雄意識到不對勁,他驚疑不定,點點頭:「是,此人叫李坤,是我們外交部門的翻譯官之一,擅長修羅語。」 「今晚我命令他來給少帥您服務,當少帥您的臨時翻譯。」 陳寧淡淡的道:「他們夫婦揚言我是騙子,還要讓衛兵們把我抓起來,你跟他們解釋解釋?」 曾仕雄聞言又驚又怒,猛然轉頭,聲色俱厲的道:「李坤,你們夫婦給我滾過來!」 「嗡......!」整輛瑪莎拉蒂轎車......猛地提速......猶如一頭瘋狂的猛獸一般......朝着前方數十米外的秦蒼穹,狠狠衝撞而去......!! 面對這恐怖瘋狂的一幕。 秦蒼穹,卻眼眸都未曾動一下。 他,依舊眸光淡漠,冷冷盯着不遠處......那輛飛馳而來的瑪莎拉蒂轎車...... 他的嘴角,閃過了一抹......不屑的冷弧。 數十米遠之距,剎那之間......! 幾乎,只是轉瞬,數秒鐘的功夫......瑪莎拉蒂轎車,便已衝到了秦蒼穹的面前。 下一秒,整輛轎車的渾厚車頭,狠狠朝着秦蒼穹......衝撞了過去......!! 避無可避......! 面對,那恐怖衝撞來的一幕…! 那一剎。 秦蒼穹的右腿,緩緩一抬。 下一秒,前方的恐怖鋼鐵猛獸......瑪莎拉蒂轎車......已經急速飛馳......衝撞而至…!! 「轟T......!!!」 一聲巨響,席捲回蕩......整片工地上空......!! 那一瞬的時空,彷彿凝固,靜止。 空氣,都被恐怖的衝撞波......給撞得漣漪扭曲! 而,讓人震驚的畫面,發生了......! 想像中,秦蒼穹被撞飛的畫面......並未出現! 他整個人,依舊完好無損的......站立在原地。 只是,他的腳下,地面......已經崩裂,凹陷一片! 而他的那條右腿,正狠狠的......轟踹......抵觸在那輛瑪莎拉蒂的引擎蓋上......! 他的右腿,完好無損!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