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完一揚頭,轉身就走。

林東峻:「……」

我實誠我錯了嗎?難道非要騙女孩才能……

走在回去的路上的曾嚟很是不平靜,林東峻這小王八蛋,有女朋友還出去撩撥別人?還接二連三的暗示我?以為我是瞎子嗎?太可恨了……

mt_adplace_blog_post_img

最重要的是自己竟然還差點對他動心了……這簡直讓人沒法接受……

有才華就了不起啊?

長得帥就了不起啊?

讀了幾本書就了不起啊?

會哄姑娘就了不起啊?

……

咦,我為什麼一直想的是他的好處?這人應該缺點不少,讓我想想,好好批判批判……

想了半天,曾嚟愣是想不出除了他有女朋友還撩撥自己之外其他的黑點……

自己拿到這個角色好像他也沒暗示什麼潛規則之類的……

雖然她演戲不多,可是圈子裏的現狀她可是一清二楚的,而且還有同班的元泉被人八卦為了某個角色……

算了,這個小混蛋,還是要離他遠點,要是再跟他親近,肯定被他得手了。哼,爸媽老早教育自己,出門在外,可是要保護好自己呀!

林東峻這小鬼,哎……

空蕩蕩的街道留下一聲長嘆。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劉黎明看事情就要鬧大,沒有辦法,只好拿出電話求張濤幫忙。

「娘的,這傢伙竟然還敢和我們對抗,一定是在叫同夥,快,馬上把他拿下來,我們要把危險宛殺在萌芽之中。」

看劉黎明打電話,胡昌龍急了,馬上命令和兩名手下趕緊上前阻止。

可是,他們剛到劉黎明身旁,卻被他一拳一腳,直接擊倒在地。

胡昌龍傻眼了,頓時愣在了哪裏。

劉黎明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沒有理他,直接對着電話說道:「張隊,我是黎明……」

「黎明兄弟,怎麼想起來給我打電話!」

電話那頭的張濤笑道。

「是這樣的張哥,我跟縣城管派出所的胡隊長的家人起了一點衝突,胡隊長來后不問事情的經過,直接說我是強姦犯,你看這事情咋辦……」

劉黎明將事情的經過,大概給張濤說了一遍。

張濤會不了解劉黎明,劉黎明不僅是一個醫生,而且身邊的紅顏知己無數,他怎麼也不可能會做出這種傷風敗俗的事情,一定是胡昌龍冤枉了他。

「黎明兄弟,胡昌龍這個龜孫,竟敢這麼大膽……你放心,我這就給這兔孫打電話!」

「謝謝了,張哥,那這事就麻煩你了,改天沒事的話,兄弟好好請你一頓。」

說着,兩人便掛斷了電話。

聽劉黎明說話的語氣,似乎也認識公安系統的人,胡昌龍的心裏不由的咯噔了一下,有種不好的預感。

但是,現在這社會人都是狐假虎威,他可能頂多就是認識一個普通的警察而已,而自己呢,雖然官職不大,也是派出所的副所長,他找的人也不可能有自己官位大。

正在他抱着僥倖心理之時,口袋裏的手機響了起來,來電顯示竟然是張濤。

原來是青龍鎮派出所的所長,而不知道什麼原因,去年突然掉到了縣裏,現在是刑偵大隊的大隊長,而且馬上要被提拔為縣局的副局長,主抓林縣的治安工作,而他將成為下面派出所的主管領導。

看着電話上的名字,胡昌龍頭皮一陣發麻,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沒有辦法只好接通。

「胡昌龍,你他娘的,現在在哪裏?」

電話里馬上傳來張濤冷厲的聲音。

「張隊,我……」

「我你娘那個蛋,你別以為你天天在外邊乾的那些勾當我不知道,告訴你,你面前的那人是我的兄弟,你最好不要得罪他,不然老子讓你吃不了兜著走!」

「你兄弟?張隊……」

「我兄弟,怎麼了?他叫劉黎明,我們兩人關係可不一般,而且他和縣長、市領導關係都不錯,我看你真是皮癢^」

「張隊,可是他是強姦犯啊!」

「強姦犯,強你妹啊,你竟敢說他是強姦犯,你的意思是不是老子也是^」

「不,不……我不是這個意思,張隊……」

「事不大,你自己看着辦,不想干,馬上給我捲鋪蓋走人!」說完,張濤便掛斷了電話。

胡昌龍聽了張濤的話,嚇得臉色煞白,全身都哆嗦了起來。

聽張濤的話,眼前這貨不僅和他關係比一般,而且也和縣市的政府部門的領導關係也非同小可,今天要是把他得罪了,那麼這一輩子自己的仕途生涯也就到此結束了。

幸虧還沒有釀成大錯,現在只有誠懇的道歉,祈求他的原諒,有可能還能挽回慘劇。

胡昌龍臉上的笑容,比哭的還難看,低着頭來到劉黎明的跟前,說道:「不好意思啊兄弟,剛才都是誤會!"

「誤會?你確定是誤會嗎?」劉黎明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問道。

「是,是。」

胡昌龍連連點頭,「昨天晚上我值班,一連值班了一夜,到現在還頭暈眼花,剛才沒有看清楚,是我眼瞎,對不起,對不起!」

他隨即轉身對一旁的手下,命令道:「趕快退下。」

幾名手下看着自己的副所長,不明白這是怎麼回事,他們心裏很是糾結,所長的姐姐被眼前這個傢伙打的面目全非,而所長現在對待當事人,竟然笑臉相迎,他們很是不解。

「兄弟啊,你怎麼能這樣啊!你腦子讓驢踢了,你就這樣放過這傢伙了,你讓姐姐我怎麼活啊!」肥婆還是不依不饒。

「姐,夠了,你不要再說了!」

胡昌龍看着自己的姐姐,此刻惱透了。

「為什麼不讓我說,你這個死孩子,怎麼也跟你姐夫一個樣子……」

肥婆還不明白事情到底是怎麼回事。

看着姐姐傻頭傻腦的樣子,如果不是親姐姐的話,胡昌龍恨不得上去一把把她掐死。

「姐,你別以為我什麼都不知道,你好自為之吧!要不然我也管不了你!我雖然是個民警,但只不過是一個副所長,也不是什麼人都能得罪起的!」

看兄弟翻臉,肥婆這才回過神來,平常只要弟弟在,別人只要敢罵她一句,弟弟就會以各種理由將他制服,而今天弟弟的這麼反常,一定是遇到了不簡單的人。

很快,她便明白過來這是怎麼回事,便老老實實的閉上了嘴。

劉黎明也沒有再為難胡昌龍,擺了擺手,讓他們一行人離去。

「玉蓮,收拾一下,咱們今天直接就去買房子,一定再也不住在這個地方了。」劉黎明看着玉蓮,柔聲說道。

「啊?」玉蓮愣了愣,點了點頭。

雖然有點倉促,但心裏很是幸福,看到劉黎明竟然這麼在乎自己,她感覺自己受什麼罪,都值得了。

「黎明哥,謝謝你。」玉蓮忍不住又撲入了劉黎明的懷裏。

這一年來,兩人聚少離多,黑夜一般都是獨自度過,寂寞、孤單幾乎佔據了她的大半個心扉。

平常除了服裝店,就是守着空房,多少個黑夜,她都是矇著被子,偷偷的躲在被子裏哭,可是每當見到劉黎明,她的心裏就很是高興。

「玉蓮,這一年多,委屈你了,以後我一定會補償你。」劉黎明心裏那會不明白玉蓮心裏的苦。「黎明哥,我沒事,只要你心裏有我就可以了!」玉蓮微微一笑,緊緊的抱住了劉黎明。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這個老頭,竟然到最後還沒有忘記就昨晚的事,給景欽道了一個歉。

景欽不說話了。

他竟然還能擺平這件事?

看來,他還真低估了他在這裏的勢力。

而這樣一來,如果連一個小小的參議院把手,都能在這裏有這麼大的本事,那麼,那些隱藏在背後的人,又是怎樣的隻手遮天呢?

男人俊逸的臉龐上,沉得都能滴出水來。

景欽最後還是同意了這個決定,只是,他提出了一個要求,就是不讓景天明帶霍司星回國。

而是由他自己送去機場。

「她性子乖戾,現在又是神智不清的時候,你恐怕帶不回去,我送她走,再聯繫一下她弟弟,到時候兩邊接應就可以了。」

「那行吧。」

景天明同意了。

隨後,他離開了酒店。

而景欽,在他走後沒多久,也找到了房間里正在埋頭看地圖的女人。

「少夫人,你在幹什麼呢?」

「沒長眼睛嗎?我在幫你策劃出逃路線。」

霍司星頭都不抬。

剛才的話,她已經聽到了,但是,讓人驚奇的是,她居然還不相信景天明是真的讓景欽回Y省,而是還以為他要對他下手。

景欽站在她的旁邊,居高臨下看着她這顆正埋在地圖上的腦袋。

忽然,他就覺得心情很好。

「少夫人……」

他又開始叫她了。

似乎,這個稱呼,他很喜歡叫,叫的時候,還帶了一點尾音,像極了就是在叫自己的夫人。

然而女人很不耐:「幹嘛?」

景欽:「不然這樣好了,我們喬裝打扮出去啊,我知道有條小路可以去機場,我們要是變成另外一個人,我爸就不會發現了。」

「你說的是真的?」

這女人果然馬上抬起頭來了。

她確實很好騙。

倒不是說她智商很低什麼的,而是像她這種人,在相信了一個人後,就很容易對他說的每一句話,都不會怎麼去懷疑。

景欽拿着手機把那條路調了出來給她看。

十來分鐘后,兩人就出門了,目標,當然是當地最有名的商場。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