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紫茵看著眼前這個複雜的少年,深覺他的心已然超脫了他的年紀。柴榮轉過身去走向一個方向,對身後萬紫茵道:「在下方才在那座遠山亭上望見了另一座亭台,往那邊走或許會有線索。」

萬紫茵抬頭看了看夜空,在這園林中星光熹微,方向難辨,她只好跟著柴榮朝他說的那個方向走去。

柴榮在亭台上辨明了方向,此時他將青冥劍拔出當先行進,兩人一路上加快了腳步。

過得不久,又一座亭台映入眼帘。兩人到得跟前,見亭台上的字跡尚能依稀看清,乃是「寒江亭」三個大字。

mt_adplace_blog_post_img

萬紫茵向來氣盛,方才柴榮躍上亭台而自己失手墜落一事,讓她一路上一直心懷耿耿。此時她環繞四周,見沒有什麼稀奇古怪的東西,便深吸一口氣,三兩步躍上了亭台。

柴榮看萬紫茵如此爭強好勝,性子又急,不禁在亭下啞然一笑。可他隨即想到柳青還未歸來,又心境轉愁。 徐賢沉著小臉看著面前不停往嘴裡塞東西的李曼曼突然有些迷茫。該怎麼辦呢?難道要前輩從此和iu斷了聯繫?這她做不出來,畢竟人都要有自己的朋友,她不想這麼強制的限制李曼曼。那難道就這麼放著不管?當然不行!萬一真要向sunny歐尼那樣說的被偷家了怎麼辦?!

對了,她突然想起來,秀英歐尼當時和自己說過的…

「咳咳」清了清嗓子她突然道:「前輩現在有女朋友沒有?」

要來了要來了嗎?!李曼曼握著筷子的手不自覺地用了用力,然後搖搖頭。

沒有就好,徐賢鬆了口氣小聲嘀咕了一句:「看來初戀還在。」

「…啊?這其實是不在了的。」

「…mo?!」徐賢拍桌而起,看向面前的人眼裡滿是震驚。阿尼,前輩以前談過戀愛?那李柳為什麼沒有和自己說過啊!不對!他什麼時候談的戀愛?!在中國的時候?

突然一股無名之火從她心裡冒出,難得的,她有了想罵人的趨勢。原來自己家早就被偷過一回了啊。

看著徐賢的臉色變化,李曼曼覺得剛剛自己是不是不該接那一句話。

「什麼時候的事?」

李曼曼知道她問的是什麼:「可以不說嘛?」

「不可以!!!」

「……初三的時候,去中國的第二年吧大概。」

「為什麼分的手?」

「被她爸發現找到學校去了。」

……所以這還是迫於外界壓力才分的手是吧?!徐賢有點憋不住了!她現在真的很想砸點什麼東西。比如…面前的人。

強迫自己深呼吸幾口氣后,她慢慢的平復著心情…個屁!阿西,真是想想就煩!前輩怎麼就談戀愛了呢之前?他不知道學生不可以早戀的嗎?!

李曼曼要知道她心裡的想法估計也得喊冤好吧。拜託,他一個大男孩兒,抽煙喝酒都做過了。談個戀愛怎麼了嘛?而且那個女孩兒還是他們班班花來著,真的真的很漂亮。

徐賢現在很煩躁,原本在來之前準備的說辭,全都被李曼曼的那一句『我談過戀愛』給打破了。良久,她才悶悶不樂的開口:「那前輩現在不會又有女朋友了吧?」

「哦,那倒沒。現在哪兒還有精力想這個,天天工作都忙的要死,談個啥的戀愛。」說完,李曼曼偷偷瞥了徐賢兩眼,自己這麼說…她應該能懂吧?

果然聽完這話的徐賢一怔。她發現面前的這個人好像總能打亂自己的所有計劃。原本今晚自己聽了歐尼們的教唆請他吃飯,是想向他表達心意的。不說戀愛吧,起碼讓對方知道自己喜歡他,然後做個類似電視劇里的那種約定什麼的。

可前輩一句『我談過戀愛』、『我現在沒精力想這個』直接就讓她的計劃打了水漂。李曼曼最近真的很累,難道在這種時候,自己還要拿這種事情去給他添亂嗎?徐賢不想做這樣的人。

再等等吧,她在心裡這麼想著。前輩現在不想談戀愛,自己的組合也剛好出於上升期,那就…不急於這一時吧。

「對了,徐珠賢,你把你銀行卡號給我吧。」

「mo?」

「你不是忘了我還欠你錢吧,這都一個月了,我總得還你點吧。」

「阿尼」徐賢趕忙搖搖頭:「前輩不用那麼急的,晚點還也沒什麼的。」

「肯恰那」李曼曼笑著道:「我自己留了生活費的,不會窮到吃不起飯的。」

都說到這地步,徐賢還能說什麼。把卡號發給李曼曼,兩人接下來就只是普普通通的吃飯而已。結束以後自然不可能是李曼曼送她回去嘍,所以徐賢叫來了助理。

只不過…

「洙永歐巴?你怎麼來了?」

「我剛好在這附近呢,所以就過來送你回去。」看到女孩兒身後的人時,他還打了個招呼:「你好啊李曼曼xi,又見面了。」朴洙勇是知道李曼曼身份的,不管他是作為徐賢的朋友,還是李柳的兒子。

「內,你好。讓你特地跑一趟真是麻煩了。」

「分內的事。」

聊了幾句以後,兩人便分開。車上,朴洙勇看著旁邊一臉愁容的徐賢想了一下還是開口道:「小賢啊,你和李曼曼是…」

「歐巴,我們不是…」徐賢急忙向朴洙勇解釋著,只是話還沒說完,就被他攔住。

「不用解釋什麼,你們如果真在談戀愛的話就記得要小心點,別給記者拍到了,畢竟組合還在上升期。」

啊?徐賢被弄懵了,什麼情況,朴洙勇不攔著自己嘛?當紅女團成員,談戀愛,他為什麼能這麼淡定啊?不過徐賢又不傻,很快就試探的從嘴裡報出一個名字:「李阿姨?」

朴洙勇點點頭。上個星期,李柳可是跑公司里去了,和自家社長聊了好一陣,徐賢當然是兩人少不了的話題,可問題是,她還逮著f(x)里的song茜和鄭秀晶使勁誇,還特地帶了些禮物見了兩人。後來,社長也告訴自己說多照顧一點徐賢,尤其是在…某些方面可以放寬一點。

難道徐賢以後要嫁入豪門了?想著想著,朴洙勇看向她的眼神就帶上了一絲怪異。這孩子經常說善良的人會是最後的贏家,看樣還真是了?有個青梅竹馬的財閥二代,偏偏對方家裡的長輩也對她很滿意,看起來也不像會出現電視劇里的那種情況。

嘖嘖嘖,這可真是…

「歐巴,幹嘛這麼看著我?」

「咳咳,哪兒有。」

「就有!歐巴剛剛在想什麼?」

「沒什麼沒什麼,就是想我們小賢也長大了啊。」

???

晚上一到宿舍,徐賢就被她的那些個歐尼給包圍了。

「怎麼樣忙內?你和他說了嗎?他是什麼反應?」

「哎呀,忙內你快說啊!歐尼急死了!」

……怎麼突然覺得歐尼們不是關心自己,只是在單純的八卦呢?徐賢忍不住在心裡想著。

「沒有歐尼,我沒和前輩說。」

???

少女們現在真的滿頭問號。沒說?和著她們之前給這丫頭出謀劃策了那麼久,就屁用都沒是吧? 而且她也沒有帶高領的衣服過來。

喬夜宸給她準備的衣服,全部都是秋裝,沒有一個是高領的。

看樣子她需要一個圍巾,一會兒一定要先買個圍巾再回宿舍,否則被其他的同學看見了,肯定會浮想聯翩的。

尤其是於小婉,她那個八卦的性格肯定喜歡刨根問底,想想都覺得頭疼。

穿好衣服,從衛生間出去的時候就直接撞到了,從廚房出來的喬夜宸。

喬夜宸倒是神色,自然看不出跟之前有什麼不同,只不過臉上的笑容顯得溫柔了不少。

他笑着跟她打了聲招呼,「已經起床了,我做好飯了,應該餓了吧?趕緊過來吃東西。」

只要一看見喬夜宸,她就會不自覺的想起,昨天晚上他們兩個翻雲覆雨的畫面。

她一張白凈的小臉瞬間漲紅,羞愧地低下了頭,完全不知道要怎麼面對喬夜宸。

心裏對他的那些感覺好像又回來了。

面對他的時候,又會有一種砰然心跳的感覺。

有的時候她真的覺得自己挺沒用的,不過是睡個覺而已,又不是沒有睡過,怎麼就又回到之前對他的那種迷戀了?

她低着頭坐到了餐桌前。

今天的飯菜十分豐盛,兩個人竟然要吃六菜一湯。

之前她在這裏住過一個星期,知道喬夜宸做了一手的好菜。

但是之前好像他們兩個一般也就做四個菜而已,為什麼今天做六個這麼多?

為了緩和氣氛的尷尬,路棉心主動找些話題。

「這些菜全部都是你做的嗎?怎麼做了這麼多呀?就我們兩個,怎麼可能吃得完?」

喬夜宸盛了一碗湯,放到了棉心的面前,「嘗嘗這個湯怎麼樣?這個可是老火湯,煲了好幾個小時呢。」

好幾個小時,那他昨天豈不是根本就沒睡覺?

昨天結束的時候,天都已經大亮了。

天亮到現在也不過才短短的六七個小時而已。

就算煲湯要煲兩三個小時,那他也就只睡了三個小時左右而已。

但是還要買食材和準備食材,這也需要半個多小時的時間吧?

她抬起頭看向喬夜宸,倒是從他臉上看不出一點疲憊感。

她真懷疑這男人要成仙了。就算一晚上沒睡覺,而且幹了一晚上體力活都看不出來,一丁點的疲憊感,這有點太神奇了吧?

「你是不是都沒睡覺啊?」

喬夜宸夾了塊肉,放到了她的碗裏,很享受他們兩個現在這樣的相處。

不再冷言冷語,也沒有任何的排斥,她甚至還在關心他有沒有睡覺的這件事?

兩個人現在這種歲月靜好的感覺,卻好像是一對小情侶一樣。

雖然明知道這一切可能都是假象,也知道這一切也許維持不了多久,但是他還是寧願什麼都不想,只享受當下跟她在一起的時候。

「我有睡兩個小時,昨天應該把你累壞了,所以打算做點好吃的給你補一補身子,尤其這個湯特別補,你又要上學,還在長身體,一定要多吃一點,今天這一桌子的菜全部都是為你做的。」

一提到昨天晚上的事情,路棉心的臉色就更紅了,甚至不敢對視喬夜宸投遞來的目光。

「昨天的事……我是喝多了才會發生那種事情的,我希望你不要誤會,可不可以……可不可以當昨天晚上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

紫筆文學 山雨欲來風滿樓!

這是整個函谷關的氛圍,也是三千將士的心情。

天空上布滿烏雲滾滾,彷彿預示一場殺劫!

秦雲輾轉難眠。

有激動,有興奮,同時也有嚴肅和擔憂。

翌日,午時。

陽光下,飄揚的皇旗滾滾。

鴻門外鐵甲森森,刀槍橫立,壓迫力十足!

每一個屹立的士兵,雙眼凝重,面無表情,從身體的每一寸肌膚都表達了緊迫,嚴峻!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