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天。。。到底是15級的女武神啊,這也太強了!」

莫北看著說話間就被米洛爾和女武神合力擊殺的四具大木乃伊,只覺得這件神語甲實在是有些強得離譜了。

不過三孔和三孔以上的鎧甲真心少見,除了全覆式重型鎧甲之外,其他鎧甲不到精華級,出現三孔的概率都極低。

這件連扣戰甲也是達到最大孔數了,算是在巨大的擊殺量,越級殺怪的高爆率,以及人品爆發三重作用下,才幸運入手。

mt_adplace_blog_post_img

此時米洛爾也更能體會到這件戰甲的貼身靈活程度,當真是無可挑剔。

要是這樣還惦記著來個三孔超強,那要求就有些過分了。

「她會說話嗎?」

戰鬥結束后,莫北上下打量著女武神問道。

女武神並未將目光放在莫北身上,而是手持戰槍,在通道兩端的深處來回掃視,顯然是在警戒。

米洛爾面色有些古怪地搖了搖頭,她也用心念向女武神傳遞了同樣的問題,卻並未得到回應。

雖然這女武神給她感覺有些冷冰冰的,似乎只是為了戰鬥而存在,但她也覺得這樣才正常。

若是這樣的召喚物能夠像常人一樣和她對話,甚至是擁有豐富的情感,那還是有些奇怪的。

她不知道召喚物到底能不能到達那個程度,但就算可以,也不是她目前的能力加上一件裝備就能夠做得到的。

眼睛一轉,米洛爾再次揮手釋放技能,又一道身影出現在她和女武神一旁,是誘餌分身。

儘管這道分身沒有絲毫動作,但三個一模一樣的米洛爾站在那裡,還是讓莫北有些傻眼。佩羅娜還上前這個戳一下,那個摸一摸,似乎覺得十分有趣。

那個誘餌分身就曾在對戰巴圖克之時取得了相當好的作戰效果,再加上一個戰力爆表的女武神,莫北覺得要是和現在的米洛爾進行切磋,還真未必能佔得到什麼優勢。

「那她能在你的命令下做點其他事情嗎?」莫北又問。

「啊?比如做什麼?」

「比如做飯的時候幫忙剝個蔥切個菜什麼的,或者打掃衛生?」

「額。。不知道啊,但那樣真的好嗎?」米洛爾一頭黑線,心說這是為戰鬥而生的女武神啊。。又不是女僕。

「會得多一點有什麼不好的?走吧,我們繼續。」莫北呵呵一笑,揮了揮手向通道內繼續走去。

雖然已經達成了此行的歷練目標,但他們還是沒有打算就此回城。

莫北和阿卡莉傳訊時得知,他們至少還需要半個月時間,才能升到25級。所以他們也決定在古墓群眾多停留一段時間。

之前近一個月他們一直都沒有接近眼下最熱鬧的塔拉夏之墓周圍,也就是督瑞爾巢穴所在的地方。

他們在擊殺督瑞爾之後急著將屍體帶回去,就沒有多做停留,也沒有好好看一看那個曾經是阿拉諾克沙漠最為神秘的地方。

前往庫拉斯特在即,他們自然是不想錯過去瞻仰一下的機會。

術士峽谷腹地的幾個大型陵墓從外面看起來都沒什麼區別,而塔拉夏之墓也是混在其中,一點也不起眼。

三人花了大概一天時間,來到塔拉夏之墓所在的地方,卻看到了十幾號人堵在甬道之外,見到莫北三人,頓時就興奮了起來。

「來了來了,又來一支隊伍。」

「你們這麼多人在這幹嘛呢?」莫北問。

「還能幹嘛,當然是決定誰先進去啊,現在一共四支隊伍,我們只要抽籤打兩場就可以了。」其中一個滿臉都是胡茬的男人說道。

「啊?還要打?」莫北愕然。

「就是每隊選一人出來切磋一下,費不了多少功夫的。」

「就按先來後到的順序不就好了?」

「那多沒意思,這樣選出來的隊伍也說明實力更強,更有把握擊殺督瑞爾不是?而且最後勝出的隊伍,對士氣也有提振效果啊!怎麼樣?現在是不是覺得這個主意很不錯?」

「哦。。。」

莫北恍然,雖說不太認同這種競爭是否能真的選出一支最有可能擊敗督瑞爾的隊伍,畢竟單挑並不能看出一支隊伍的配合能力和針對督瑞爾的準備程度。

但關於士氣一說他倒是贊同的,畢竟這個魔王級投影在他們心中還是很有壓迫感的,在挑戰之前來一場小勝,帶著從其他隊伍中脫穎而出的這種光環,或許還真的能發揮得更好。

他回頭和兩名隊友對望一眼:

「要不。。就再打一次督瑞爾?」

米洛爾有些不忍地看了那三支隊伍一眼,不置可否。但佩羅娜可不會客氣,當即就贊同了他的提議。 大年三十的天剛亮,康熙就起身了,換上了一身新的明黃色的龍袍,準備先去書房處理事情,等婉妍睡醒后,用了午膳,在一起接受奴才們請安。

婉妍最近很嗜睡,康熙的心裡總是七上八下的,生怕婉妍會累著。

「主子,皇后讓林嬤嬤送來了消息,請您先去皇后的院落,奴才們都已經準備好請安了。」李德全趁著康熙在換衣服的機會回稟道。

「玳瑁,你準備妥當早膳,我回來后,親自叫嬌嬌起身。」康熙叮囑不遠處的玳瑁,讓她盯著院落,別讓有些奴才太過放肆了。

「奴婢醒的。」玳瑁領命了。

康熙的命令總比婉妍的更重要,婉妍本想著與康熙一起去皇后的院落,最少,不能讓皇后拿捏到把柄,如今,康熙提前說了。

天色大亮時,婉妍睡醒了,坐在了床上,揉著自己的眼睛,發現身邊的床鋪已經冷了,再看下窗外的天色,趕緊翻身下床。

玳瑁和珍珠聽到了殿內的聲音,趕緊從外面走了進來,瞧見婉妍起身,趕緊讓點翠呆著奴婢們進來伺候起床。

「玳瑁、珍珠,爺呢?」婉妍狐疑起來,康熙提前說了,大年三十的早晨,肯定與她一起用膳的。

「回主子,主子爺去了翎坤宮,據說,皇后特意讓人過來請人,說是皇後院落的奴才先請安的。」玳瑁詳細的回報道。

請安?!

婉妍冷笑起來,皇后大概沒了借口,剛與娘家決裂,為了不給康熙留下壞的印象,最終選擇了這個借口。

「主子,主子爺有吩咐下去,讓小膳房準備妥當早膳,等爺回來陪著主子用的。」珍珠趕緊說道。

婉妍瞧著身邊的奴婢們,一個個都是喜氣洋洋的,上至蘇嬤嬤,下道三等宮女全部都是穿著新的宮裝,臉上掛著笑容,整個人都喜氣洋洋的。

「你們倒是樂呵了,今年不能見了家裡人,只能在園子裡面守歲了。」婉妍瞧著玳瑁幾人說道,「夜宵有準備好東西,有包餃子嗎?」

「今日不當值的宮女們,都已經從小膳房領了材料,準備回去包了,奴婢等當值的,就只能吃的現成的了。」玳瑁直接說道。

婉妍聽到了二人的話,懸著的心算是落下了,在避暑山莊附近住著,能去膳房的時間真的不多的。

「奴婢們都準備妥當了,主子,您給奴婢們準備的東西,奴婢們都已經提前送到了院落了。」珍珠感激道。

在婉妍身邊的奴婢們,都已經提前打探了一番,其餘的奴婢們都只有大年三十和大年初一兩個早晨的紅包,這些吃的東西,基本是噶盧岱單獨準備的東西的。

「好了,今日讓你們提前一會回去,守歲回來,若是阿諢去皇后的院落裡面呆著,我會提前休息的。」婉妍可是提前說了,「明日一早,我還要陪著阿諢去祭祖的。」

「主子,您不用….」玳瑁和珍珠趕緊跪在了地上,「奴婢們陪著主子守歲。」

婉妍擺擺手:「難得能早些睡的,你們難得有機會放鬆一下的。」

康熙正好從外面走進來,聽到婉妍的話,無奈的走進來。

「就知道你要早睡,明日不用祭祖,你要不要早些起?」康熙瞧著婉妍問道。

「當然了,明日就算是不祭祖,還是要去給汗阿瑪、額娘請安的。」婉妍早就想好了,早早的起來,呆著長華、哈豐啊陪著太后、佟太后一起用膳。

「晚上要去翎坤宮守歲,等到後半夜,我再回來,明日一早陪著你去皇額娘那邊請安?」康熙交代道。

「不要,你若是後半夜回來,外面的人該怎麼說我?」婉妍堅決搖頭,「你今晚在翎坤宮歇著,等到明日的時候,你再過來了。」

康熙聽到婉妍的話,只能妥協了,她說的沒錯,規定,初一十五、重大的節日,康熙都是要去翎坤宮過夜的。

「若是你身體有什麼不舒服,讓玳瑁或者珍珠去找李德全,早知道嗎?」康熙看著婉妍說道。

「阿諢,知道了。」婉妍樂呵呵的推著康熙往外走著,儘快的吃早膳,讓奴才們來百年。

早膳后,康熙和婉妍並肩坐在太師椅上,李德全和玳瑁領著奴才和奴婢們一起給康熙、婉妍拜年。

在皇后的院落,李德全站在了康熙的身邊,只有佟太後身邊的奴才行禮拜年,與婉妍院落的情況是截然相反的。

「好了,大家去年做的都不錯,你們主子今年有喜了,下半年時,會有一個新的小主子到來,你們要更加用心的照顧主子的生活,若是讓我發現偷奸耍滑的,就別怪我了….」康熙看著地上所有的奴才訓斥道。

奴才們紛紛磕頭稱不敢,康熙聽到了奴才們的話,滿意的點點頭。

「李德全,每人賞賜一百兩的銀子,等你們主子平安生下小主子,爺重重有賞。」康熙承諾道。

婉妍安靜的坐在了旁邊,聽了康熙的叮囑后,心裡算是放心下來了。

拜年後,哈豐啊和長華一人一身紅色的連體裝出現在二人的面前,長華特意學的請安的姿勢,雖說不是很標準,卻讓康熙很是滿意了。

「長華,來年要好好的養好身體,不要生病。」康熙遞給了長華一個紅包,眼神裡面透露著慈愛。

哈豐啊站在了旁邊,卻沒有說話,等著康熙給玩長華紅包,再來找自己。

「謝…..啊啊…瑪。」長華看著康熙,努力的辨認了一會,斷斷續續的說道。

康熙聽到后,耳朵微微動了動,眼神透露著驚訝,他聽到了聲音的第一反應,看向哈豐啊有沒有動嘴。

「阿諢,….這幾日,長華這幾日很努力的在學這句話了。」婉妍直接說道。

康熙樂呵起來:「長華說的很好,阿瑪給你一個大大的紅包。」

「你們伺候小阿哥很是用心,珍珠,每人再多賞賜一個紅包。」婉妍對於兩個孩子伺候的人,約束的都很是嚴格的,長華這邊會牽扯更多一些。

「額娘….過年好…..」長華走到了婉妍的身邊,雖然步伐還是有些踉蹌,他卻在很努力的走。

「長華真的很乖。」婉妍嬤嬤長華的額頭,樂呵呵的說道。

。 選擇就此留下來的這批人,是自從他們逃難開始,第一批主動脫離隊伍的人。

趙福瑞臉上的表情很不好,哪怕之前他已經想明白了,加上鄒有錢也說了不少客觀問題,但,有一就有二,趙福瑞心裡擔心,這樣留下來的後遺症是巨大的。

若是越走到後面,越是碰到像水雲寨不錯的地方,是不是隊伍中還會有人選擇留下?

他們這一隊逃難之人,自上哇村出發,直到了南面,又還會剩下多少人?

趙福瑞對此,心裡更是沒底。

尤其是,他也看的出來,隊伍中的其他人心動了。

眼下不離開,恐怕也是有打算遇到更好的地方的想法。

若真走到了那一步,這些動心之人肯定會做出相同的選擇。

而他,又能阻止幾次呢?

老話說的好,物極必反,慧極必傷,他眼下能做的,無非就是儘力。

儘力拖延這一天的到來。

…………

當時間臨近申時,車隊再一次整理完畢。

趙福瑞吆喝一聲,整個車隊開始緩慢前行。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