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絕繼續說:「他們當時,應該是在一起了的,而且念念身上有受過傷的痕迹。」

「我當時想辦法把她綁走,想和她聊聊,了解一下這些年發生了什麼事,但她一心只想著找夜琛,精神狀態也很不正常。」

「在她想要離開的時候,我伸手拉她,結果她的手一拉就脫臼……」

「她手腳的指甲,也都長得很奇怪,看樣子是被拔掉過,在重長的過程中沒護理好,結果長壞了……」

mt_adplace_blog_post_img

說到這些,鳳絕身上的氣息變得十分陰森。

他眼裡除了憤怒,還有心疼。

施念的體質,一般的傷她就能自己恢復,不會留下疤痕。

能在她身體上留下疤痕的傷,可想而知有多嚴重。

手一拉就脫臼,明顯是受過重傷,才會造成的。

而對於施念而言的重傷,要比一般人的重傷,還要嚴重很多很多。

至少要比普通人眼中的重傷嚴重十倍以上,才能給她的身體留下傷害過的痕迹,讓她無法徹底恢復。

鳳絕閉上眼睛,壓下眼裡的殺意,繼續往下說:

「因為強行留下她,她會傷害自己,所以我只能把她送回去,什麼都沒問出來。」

「不過,我卻在暗中悄悄的觀察著她。」

「當時她都不能正常進食了,她很排斥有東西進入口中。」

「有一次我看到有人強行喂她吃東西,她都很害怕的樣子,整個人都崩潰了,還開始自殘……」

「我當時偷偷觀察了三個月,在三個月當中,她都沒進過食,都是在打營養針。」

想到當時的畫面,鳳絕仍然覺得無比的震撼和心疼。

同時又控制不住的憤怒。

他們的念念,想寵都寵不到的念念,居然被人折磨成那樣。

她精神失常也許只是正常的犯病而已。

但她身上的傷,還有一進食就恐懼到崩潰,絕對是因為受到過虐待,在她靈魂深處留下了巨大的陰影,她才會即使精神異常了,也還排斥著吃飯那件事。

容傾只是聽著鳳絕說這些話,心就狠狠的揪了起來。

他們的念念,在前世居然被人虐待了?

虐待到連東西都不敢吃?

到底是誰,欺負了他們的女孩?

還把她欺負成那樣?!

怒火瘋狂的燃燒,炙燒著他的理智。

他身上溫潤的氣息,瞬間變得比鳳絕還要陰森。

強烈的殺意,在他眼裡浮現。

「你調查過了嗎?是誰傷害了念念?」容傾陰沉的開口,強大的殺意讓人不寒而慄。

如果知道是什麼人做的,他一定要去把念念身上受過的傷害,百倍的奉還回去!

鳳絕搖了搖頭。

「我當時時間有限,沒調查到多少事情,只調查到前世的這一年,念念被冤枉殺了薄老爺子,之後她徹底失去蹤跡五年,再次出現就一直和夜琛在一起了。」

他也很遺憾,沒有調查清楚是什麼人傷害了念念。

當時他找到施念時,距離獻祭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雖然他一邊偷偷觀察她,一邊去調查她那些年經歷了什麼,但調查到的東西卻少之又少。 有人敲門嗎?

看到亞梓莎的消息,洛塵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麼回復的好。

按照自己所知的劇情,自從亞梓莎滿級魔女的信息泄露出去之後。

來自世界各地的挑戰者雖說名義上是絡繹不絕。

可實際上除了剛開始那隊倒霉的冒險小隊外,其後出現的基本都是萊卡或者史萊姆仙靈這些。

換句話說如果那個世界的走向,還是跟動漫里展現出的完全一致。

那麼這個時候上門挑戰的應該就輪到紅龍萊卡了吧?

[未來的時空使徒]:好,那就等你忙完再說。

「是龍女僕呢!」

洛塵有些忍不住期待着道。

話說…

我為什麼會期待?

咳咳,我永遠喜歡愛蜜莉雅。

洛塵認為真男人就要堅持自己喜歡的事物。

區區龍女僕什麼,絕對無法誘惑到我半分。

[尋找哥哥的旅行者]:說起來差點忘記問你,你那邊的情況怎麼樣?群里叫英梨梨的那個女孩是打算過來找你的吧?

[未來的時空使徒]:英梨梨啊?他要等到傍晚的時候才過來了,至於情況倒是稍微發現了點,等英梨梨到場之後我再一併解釋…畢竟這個時候她應該在睡覺才對。

[才不是金髮小敗犬]:不,我還沒有睡。

英梨梨的充滿怨念消息忽然就冒了出來。

[平成最強騎士]:咦?英梨梨居然還在線。

[未來的時空使徒]:你不是昨晚沒怎麼睡好,怎麼還醒著?

[才不是金髮小敗犬]:那你猜猜這是誰害的呢!上午的我們指導教室的數學課,我根本就沒有機會偷偷睡覺,到了現在午休才稍微有那麼點時間休息。

[才不是金髮小敗犬]:還好下午是家政課,我只要找個理由請假就可以了!

啊這…

那還真是萬分抱歉呢。

洛塵捂著額頭,忽然就感覺稍微有些內疚了。

雖說早上的時候的確是英梨梨主動要求自己透露。

但仔細想想,對區區的普通女子高中生說那麼恐怖的事。

對於英梨梨的殺傷力來說的確是太大了點。

正常來說應該還是找個理由搪塞過去等她到了地方再提起的吧?

「啊…明明之前還想到照顧對方情況所以沒把咒靈的事情說出來。」

「怎麼早上就突然忘記這茬了呢?」

果然還是因為起的太早所以影響到思維緣故。

嗯…

為了身體健康考慮,以後一定要稍微睡久點再起床。

洛塵默默在內心做出這個決定。

[未來的時空使徒]:咳咳…早上的確沒有考慮這麼多,那麼等你來到千葉的時候請你吃好吃的當賠罪怎麼樣?抱歉啦英梨梨。

[才不是金髮小敗犬]:哼~看在群成員的份上原諒你了,到時候必須請我吃好吃的。

[未來的時空使徒]:放心,那麼順帶再提供一條消息。根據我這邊獲得的情報,這個世界在白天是處於絕對安全的日常世界,所以在這期間睡覺什麼的都沒有絲毫問題,能夠安心休息。

[尋找哥哥的旅行者]:日常世界?是指在白天的時候不會遇到怪物例如咒靈之類?

[平成最強騎士]:咦…這好像挺符合恐怖片的定律,畢竟電影里的那些可怕生物也基本只有晚上才會出來。

[未來的時空使徒]:電影里那是為了烘托恐怖效果,至於我這邊的情況純屬因為時空不穩定,或者說兩個世界融合的還不徹底…算了總之具體還是等英梨梨到了再說吧。

既然亞梓莎跟梅普露剛好也不在線。

那就等全部人員到齊之後,再討論今天遭遇的事外加世界融合現象好了。

畢竟有些細節方面的小問題,也的確需要等英梨梨到場之後才能弄清來着。

[才不是金髮小敗犬]:原來如此…早說白天安全我就直接請假再家了啊,虧我還非常着急的跑了出來。不過仔細想想就算一個人在家裏,好像還是有些不敢睡覺來着。

[未來的時空使徒]:啊哈…那還是我的錯。早知道早上就不該說那件事。總之去乖乖睡覺休息好了。

[未來的時空使徒]:傍晚的時候在學校門口見面再聊,你這傢伙可別因為熬夜的緣故進醫院了啊!

[才不是金髮小敗犬]:嘁,我才沒有那麼脆弱。

豐之崎學園…

看到聊天群里浮現出的消息。

英梨梨輕哼一聲,嘴角明顯泛起好看的弧度。

湛藍色眼眸彷彿都隨着心情好轉而變的更加清澈起來。

「哪怕就看在之前幫我隱藏本子畫師身份的份上。」

「對於這種事情,其實我也不會那麼過於生氣來着。」

不過…

既然你直接道歉並且還關心我來着。

「下午過去的時候…」

「帶點東京這邊好吃的零食給他吧。」

英梨梨內心默默做出決定道。

「哈~」

倦意忽然就湧現上來了。

英梨梨抬手打着哈欠,完全無法抵禦的閉上眼睛。

任憑睡意將自己逐漸籠罩起來。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